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89.無限堆積的心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89.無限堆積的心意字體大小: A+
     

    十月七日,周三這天晚上,川端編輯約村上悠在新宿的居酒屋見面。

    【櫻花庄群聊】

    佐倉鈴音:我要宣傳到很晚,可能要晚點去醫院了(13:28)

    東山柰柰:了解(13:29)

    悠沐碧:鈴音姐辛苦了(13:30)

    中野愛衣:好的,我們會陪著種醬的(13:33)

    村上悠:漫畫編輯找我有事,晚點到(17:15)

    發完消息,村上悠騎上摩托,趕往約定的地點。

    趕到時,川端已經坐在包間里,喝著生啤等他。

    「晚上好,村上老師。」對於已經開始連載的村上悠,可以說是真正的漫畫家,川端編輯也改變了稱呼。

    「晚上好。」

    村上悠在位置上坐下。

    這家居酒屋的包間,矮桌下是一個方形凹坑。客人坐在桌邊,像坐在高高的田埂邊一樣。

    「村上老師,這裡有讀者寄來的信。」

    川端從一個好像裝衣服的手提袋裡,拿出一把信,估計有三十封左右。

    他把信放在村上悠面前,解釋說:

    「這只是一部分,還有很多讀者的信沒有拿過來,也有在網站上留言的。」

    「謝謝。」

    儘管粉絲信對他來說早已不是新奇的事,但作為漫畫家而言,畢竟還是第一次,所以他一封一封的拆開來看。

    畢竟不看信,就要和川端聊天——他不擅長找話題。

    讀信的這段時間,男服務員敲了敲門,然後拉開木門,雙膝著地,跪在門口給兩人點餐。

    村上悠點了鱸魚和威士忌;川端點了烤鴨,另外又續了一杯生啤。

    等一位長相不美,但看得舒服的女招待,把菜端進來后,村上悠也看完了信,兩人這才開始一邊吃一邊談事。

    「如您所見,《搖曳旅行》很受歡迎。」川端用刀切開烤鴨。

    村上悠沒有動鱸魚,而是用刀叉叉起作為配菜的西蘭花,放在嘴裡嘗嘗。

    新鮮的蔬菜,哪怕簡單的水煮,在他這裡評分也不會低。

    「所以,如果可以的話,能不能在周刊上連載《搖曳旅行》呢?」

    「沒問題。」

    畫漫畫比村上悠想象中的要簡單。

    此外,沒書看或者書看完的晚上,畫漫畫也是不錯的消遣。

    接下來,兩人開始商談周刊需要注意的事情。

    得知村上悠對周刊一無所知后,川端把各種需要注意的事情,詳細地告訴他。

    「周刊是以一星期為周期。周一和我商定劇本,如果以後可以出單行本,還需要和出版社一起商量。」

    「嗯。」村上悠喝了一口加冰的威士忌,開始吃淋了醬汁的鱸魚。

    輕家和漫畫家的作品一旦連載,背負的意志就不僅僅是作者個人的。為了市場,劇情被改的面目全非的情況,也是常事。

    「周二是線稿;周三要完成原稿;周四到周日,這段時間可以開始構思下一話的劇本和線稿。」

    ……

    兩人把事情商量的差不多,鱸魚和烤鴨也吃完。

    臨走之前,村上悠把酒杯里融化的差不多的冰塊,全倒進嘴裡。

    一邊「咔吱咔吱」咬著,一邊戴上頭盔,往東京女子醫大病院而去。

    走進住院樓時,村上悠注意到樓下擺放了很多花,還有種田梨紗出演活動的照片,配音過的角色。

    天色昏暗,走進了,還能看到花里塞了祝福卡片。

    【沒有未來的未來,不是我想要的未來!】之類的句子,被寫在上面。

    就在他一個個看過去時,遠處傳來喊他名字的聲音。

    「村——上——」

    他循著聲音看去,三樓窗戶,有幾個人影背著光朝他揮手。

    是種田梨紗的病房。

    村上悠上了樓,幾個女孩把他角落的位置搶了,圍著矮桌在打牌。

    種田梨紗披著和服,除了嘴唇有些白以外,精神看起來倒是不錯。

    看到村上悠進來,她指著床,笑著說:「你先在上面坐一會兒吧。角落的位置,暫時歸我了。」

    「隨你。」

    村上悠雙手枕在腦後,上半身躺在床上,準備閉眼休息一會兒。

    「對了,只打牌沒什麼意思,來點賭注吧。贏了的人,可以命令任何一個人做任意一件事,怎麼樣?」佐倉小姐眉目飛揚,笑顏如花。

    「很有趣哦,贊成~」東山柰柰兩隻小手一起,才能把牌抓穩,大眼睛滴溜溜的。

    種田梨紗拉了拉披在身上的和服,氣勢滿滿地說:「可以呀。但別因為我是病人,就小瞧我哦。」

    盤膝坐在兩個墊子上的悠沐碧,警覺地左瞅右看。

    鈴音姐和柰柰姐的視線很不對勁,總是往病床那邊看。再看愛衣姐,她面帶笑意,似乎也在打量其他幾人的眼神。

    兩人的視線突然對上,中野愛衣溫柔地笑了下,悠沐碧趕緊垂下目光。

    難道愛衣姐也......

    櫻花庄到底什麼時候淪為修羅場的?!

    接下來的牌局,一改之前大家互相謙讓,甚至故意搞笑的輕鬆氛圍,每出一張牌都小心謹慎起來。

    三分鐘后,中野愛衣率先放下最後一張手牌。

    「太好啦。贏了!嗯......該讓誰,做什麼好呢?哼哼~」

    「啊——輸了。」佐倉鈴音屁股往前一滑,整個人凹進沙發里,沒有了幹勁。

    「剛才不應該那樣打的啊。」東山柰柰小嘴促成一團,還在皺眉總結自己剛才的失誤。

    種田梨紗蜷縮在印有蘭花草的和服里:「愛衣,我是病人,你該不會命令我做什麼吧?」

    「愛衣姐,如果不是太為難的事情,我,我可以。」主動站出來的悠沐碧,臉上也帶著最好命令別人的表情。

    「嗯......想好啦!」中野愛衣回頭,「村上君,過來一下。」

    正在構思《搖曳旅行》第三話劇情的村上悠,睜開眼睛。

    「怎麼?」

    「我現在要命令你做一件事情。」中野愛衣儘力擺出國王的架勢,嬌小的身體、溫柔的月牙卻不允許,「我們約定的是任何一個人,你也沒有反對,現在可不許拒絕哦!」

    「得,說說看,什麼命令?」村上悠在佐倉小姐說出那個提議的時候,就已經做好心理準備。

    佐倉小姐牌技爛的可以,卻想靠這個來捉弄他,看來也需要打開腦袋好好檢查一下。

    只是不知道她的腦花是否像她的小臉一樣,精緻迷人。

    「啊——」癱在沙發里的佐倉小姐再次呻吟,「我本來贏了之後,想讓這傢伙跪著給我捶腿的。今天去川崎宣傳《七人魔法使》電影,居然沒有椅子,整整站了一天。」

    「我是想讓村上給我們洗水果,削水果皮,然後看著我們吃。」種田梨紗對於自己每次看到村上悠吃水果,都感到饞這件事,耿耿於懷。

    「我只是想讓村上君穿種醬的和服。」東山柰柰的語氣,好像自己的要求,只是讓村上悠把牌收拾了一樣簡單。

    「誒——?」四個女聲優看著她,然後:「嗯......好像,不錯啊。好想看看。」

    「喂。」

    「哈哈~」中野愛衣笑著說,「放心吧村上君,我不會讓你做這種事的。喏,請用最好聽,最溫柔的聲音,給我們讀這本書吧。」

    村上悠接過書。

    《小王子》。

    中野愛衣解釋:

    「一直有聽說,這是一本很了不起的童話故事,但沒有機會看呢。今天你就讀給我們聽吧。對了!」

    她一手合,對種田梨紗說:

    「種醬你快躺回床上吧,就把這個當睡前故事聽。」

    「恩恩恩~」種田梨紗點頭,「很新奇的體驗。我小時候,父母都沒有給我講過睡前故事。」

    佐倉小姐聽完,「村上,你得好好表現哦,這可是種醬寶貴的第一次。」

    「鈴音!」

    「鈴音?!」

    「鈴音姐!」

    「我的第一次,拜託了。」

    「喂。」

    ......

    結果,除了村上悠,其他五人都躺在了貴賓病房的大床上。

    種田梨紗被夾在中間。

    「真好,」她閉著眼,十分享受溫馨的氣氛,「就像從小長大的姊妹一樣。」

    村上悠坐在枕頭邊的椅子上,翻開書。

    「我六歲那年......」

    《小王子》只有三萬字,村上悠像演廣播劇一樣,把它讀完了。

    他用輕柔的本音,說【小王子】的台詞。

    【我可喜歡黃昏了。我們去看日落吧......】

    用佐倉小姐的聲線,說同樣傲嬌的【玫瑰】的台詞。

    【別拖拉了,這樣很煩人。你決定了要走,那就走吧!】

    用中野愛衣的聲線,說【狐狸】的台詞。

    【還有,你看!看見那邊的麥田了嗎?我不吃麵包。麥子對我無用的。麥田不會讓我想起任何東西......可是,你有一頭金髮......等你馴養了我......金色的麥子,會讓我想起你。我會愛上風吹過麥田的聲音......】

    用東山柰柰的聲線,故意粗著嗓子,說什麼也統治不了的滑稽【國王】的台詞。

    【「我命令你打哈欠......」「這讓我好為難,我打不出來。」「好吧,好吧!那麼,我命令你,有時打哈欠,有時......」】

    用種田梨紗的聲線,說【愛虛榮的人】的台詞。

    用悠沐碧的聲線......

    他說的抑揚頓挫,繪聲繪色,但事與願違,沒有一個人睡著。

    童話畢竟都是寫給大人看的。

    五個人甚至紅了眼眶,說著,小王子到底有沒有回到自己的星球,重新見到玫瑰;有沒有馴服狐狸......

    到最後,躺在最外面佐倉小姐,嘟著小嘴,踹了村上悠一腳。

    「都怪你,害得我們心情都不好了!」

    「是你們讓我讀的吧。」

    「我不管!你給按腿!快!大腿小腿,還有腳趾頭!都要按!」

    「削水果!我要吃獼猴挑!蘋果!梨!葡萄!」

    「穿女式和服!」

    「唱歌!唱《西北之都》!」

    「哈哈哈~村上君,抱歉。我不該選這本書的。」

    穿女式和服是不可能的,其他要求村上悠倒是一一做了。

    最後,眾人吵吵鬧鬧離開病房,約定明天再來。

    「到時候再讓村上這傢伙給我們讀書!」

    「那打牌我也參加。」

    「不允許!」

    「原因呢?」

    「沒有原因!就是不允許!」

    ......

    十月八日的凌晨兩點,種田梨紗再次發來消息,說想見村上悠。

    「怎麼了?擔心明天的手術?」

    房間依舊沒有開燈,夜色像雨水一樣包裹兩人。

    「村上,」種田梨紗的聲音很輕,「你說,我和你們,是不是最好的朋友?」

    「毫無疑問。」

    「也就是說,以後只能走下坡路,不能再繼續加深了?」

    「你要是想和佐倉加深,她應該很樂意。」

    種田梨紗沒理他的玩笑。

    「做手術前,就算是請假,你們都堅持每天來看我。

    我很感動。今天很開心。你們走後,我開始期待你們早點過來。

    但是,我突然想:做完手術后呢?如果真的需要休養一年,你們還會再來嗎?多久來一次?會堅持多久?」

    「會的啊。」

    「那你還能像現在這樣,我說想見你,你就半夜趕來見我嗎?」

    不等村上悠回答,種田梨紗繼續用緩慢平靜的語氣,說:

    「這樣任性的要求,也只有現在,你才會答應我吧?我不想失去你們,不想失去你。」

    村上悠陷入沉默。

    櫻花庄的人都是人氣聲優,以後只會比現在更忙。

    等種田梨紗確認沒有大問題,只需要時間慢慢恢復嗓音的時候,他們真的還能在本就繁忙的工作中,跑來見種田梨紗嗎?

    就像今天站了一天的佐倉鈴音。

    她不來醫院,想早點回去休息,誰也不能說什麼。

    一年的時間不長,也不短,種田梨紗有這樣的擔憂,是自然的事情。

    村上悠自己也不能給她保證。

    說什麼友誼天長地久,每周都來看她,等好一點了,就每周出去玩之類的話。

    「為什麼就我這麼倒霉呢?好不容易成為jump系女主角,好不容易和你關係慢慢變好,以後明明還有很多共演的機會,還可以兩個人去好多好多地方做活動。」

    「《食戟之靈》的女主角,還是你啊。」

    「你也看到了吧,村上,《》的通知。今天《BreakOut》的解說工作也沒了。早晚,《食戟之靈》,會發同樣的通知。」

    「jump一直在,以後再拿其他角色好了。你要相信自己實力。能一次,就能做到第二次。」

    「但他們會用一個喉嚨出過問題的聲優嗎?就算現在好了,萬一收錄過程中,會不會突然出事?還是永遠治不好的癌症?如果我是製作組,不會,不會用我這樣的聲優。」

    種田梨紗的聲音,沒有朝氣,沒有哀傷,好像在說某個不相干的人的事情。

    但黑暗中,村上悠看到她,像她媽媽一樣,把手指放在了眼角。

    然後再也沒有拿下來。

    村上悠好像聞到一陣香風,看到新宿街頭,黑色的長發、挺翹的臀部、婀娜的背影,轉身離去絕世美女的背影。

    ——————

    《地錯》外傳《劍姬神聖譚》推特:【里維莉雅·利歐斯·阿爾弗】一角聲優變更通知——種田梨紗病休,代役者川澄綾子

    這是周四早上十點的消息。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
    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