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88.再再再次來不及的一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88.再再再次來不及的一天字體大小: A+
     

    「最近怎麼了?風這麼大?晴天也開始涼颼颼的。」

    「畢竟是十月,落葉松林也開始變黃的季節。」

    「村上你注意好身體,多穿點,別感冒弄壞嗓子。」

    「嗯。」

    「我開車送你去車站?」

    「不用,還想隨便走走。」

    「那好,晚上見。」

    和釘宮未夕分開后,村上悠在自由之丘走街串巷,東遊西逛。

    起風的天,大部分逛街的人都按著自己的頭髮,要麼裹著衣服。

    在自由之丘廣場上,有一伙人在大聲演講,似乎是在給什麼條例拉票。

    路過步行街時,看到一家小小的白色花店,十月的代表大波斯菊,隔著櫥窗就能看到。

    走進去,店裡放著歌,聲音很輕。

    歌名是什麼、誰唱的,村上悠最後也不清楚,唯一的記憶,只有在店裡聽過一遍而記下的幾句歌詞。

    【星星有多少顆,我其實也一直都記得】

    【長大ChéngRén之後我們就結婚吧】

    【你還記得我們這麼說過嗎?】

    【現在一定成長得更加出落了吧】

    【但你卻已經不認識我了】

    買了幾枝大波斯菊,在【自由之丘站】搭乘電車前往醫院。

    車廂里人很多,村上悠一上車,挨著他的人,都對他的臉還有手裡的大波斯菊橫看豎看。

    不時有或年長或年輕的女性,誇讚花好看,問他在哪買的。

    村上悠把店的位置告訴對方。

    種田梨紗的病房裡,只有佐倉鈴音在。其餘人還有工作。

    兩人在翻一本時裝雜誌,看不清封面,不知道是秋裝還是冬裝。

    種田媽媽坐在窗邊看書,從村上悠進門的角度去看,側臉和種田梨紗很是神似。

    聽到開門聲,絕世美女抬起頭,露出笑容。

    「居然還給我買了花?那昨天吃的水果就不要你錢了。」

    「自由之丘步行街花壇里採的。」

    村上悠拿了一個高度足夠的玻璃水杯,接了水,把花一枝一枝插進去。

    「那裡還有好多,都沒人采,看起來十分寂寞。」

    「你這傢伙......」

    佐倉小姐下意識信以為真,難以置信地打量他。

    「我已經把這個消息告訴了很多人,她們應該很快就會把那裡的菊花全採回去。」

    「問題是這個嘛!」

    種田梨紗噗嗤笑出聲,「鈴音,怎麼他說什麼你就信什麼?明顯就在騙你呀。花壇里採花又怎麼會有包裝呢?」

    「是這樣啊。」佐倉小姐客氣地朝村上悠點頭,「抱歉,村上君,誤會你了。」

    「唔。」

    忽然間,就已經不是{大波斯菊是不是從花壇里采來}的問題。

    他拿著「花瓶」,把它放在遠離病床、但又能被床上的病人看到的矮桌上,然後拿了一本沒看過的書,在角落沙發上坐下。

    「村上君,」種田媽媽看了一眼大波斯菊,「今天有葡萄,要吃嗎?」

    村上悠想了想:「好。」

    放下書,他去衛生間洗了一串葡萄。

    這個時候,翻台本練就的單手翻頁,就派上了用場——他右手拿書,左手把一枚枚水靈靈的葡萄從串上攥下來,塞進嘴裡。

    「噗!」

    幾乎沒有聲音,村上悠只是輕輕扭頭,眼睛都沒有離開書,皮和籽乾脆利落地掉進垃圾桶里。

    這樣的動作有些失禮,所有每當這時,房間的女人們都會用餘光看過來。

    如此這般過了兩分鐘,種田梨紗沒忍住,說:

    「媽,給我洗個水果吧。」

    「好。」

    種田媽媽放下書,拿葡萄去洗了。

    種田梨紗吃的時候,村上悠提醒:

    「雖然葡萄中含有白黎蘆醇,能阻止正常細胞癌變,抑制癌細胞擴散,但這葡萄也不知道誰買的,太甜了,甚至齁。小心嗆著。」

    「我買的。」佐倉小姐語氣沒有起伏,比平鋪直敘還要平,「抱歉,村上桑,不合您的胃口。」

    村上悠吐籽的動作一頓,「我是提醒種醬,我吃著還行。」

    「還行啊,還行就好呢。」

    「鈴音,來嘗一個,真的好甜啊,好好吃。」

    佐倉小姐閉著眼睛,露出十分享受的表情把種田梨紗喂她的葡萄吃下。

    「嗯——真的好好吃!甜的剛剛好!再來一顆,啊——」

    兩人你一顆我一顆,比村上悠還要先把葡萄吃完。

    到了五點半,兩人告辭離開,準備去參加《七人魔法使》電影的舞台問候。

    在下樓的中間樓層,佐倉小姐開始耍小脾氣。

    她四肢無力,臉仰著,在原地打起轉。

    很有乖巧的小孩,心裡生氣了,不吵不鬧,{問她吃什麼,搖頭;問她買什麼,搖頭}的架勢。

    「怎麼了這是?不捨得離開種醬?」村上問。

    「嗯。」應是這樣應了,但她的語氣過於口是心非。

    村上悠看著她,黑色長裙,上面綉有蘭花草和鳥。領口是白色襯衫的樣式,小臉被襯的清純可愛。

    「我幫你請假?」

    「嗯。」語氣不變,只是腳不動了,就站在哪裡仰著臉,把下巴對著村上悠。

    村上悠看時間差不多了,笑道:「走吧,待會我去車站附近看看有沒有花壇,給你摘一朵。」

    「路邊的野花誰要。」佐倉小姐語氣不屑,但總算開始往樓下走了。

    等到了醫院附近的【若松河田站】,進站台之前,她還真左右看了看。

    然後好像要說悄悄話似的貼近村上悠。

    「你速度快一點,被人看到的話,千萬別直接朝我走過來。」

    「......你還真讓我去花壇里採花?」

    「不是你自己說的嗎?」

    「開玩笑啊,剛才。」

    「你......」

    佐倉小姐欲言又止,抑制憤怒般抿著雙唇,閉上眼睛。良久睜開眼,噔噔噔地走進剛靠站的都營大江戶線車廂。

    在前往新宿電影院,參加電影首映見面會的路上,她一直擺出{我們不熟,別跟我說話}的表情。

    到了後台,工作人員準備了精緻的便當,給各位聲優當做晚飯。

    這個休息間沒有「角落沙發」這麼好的配置,只有一排化妝用的桌椅。

    白色而不耀眼的燈光點綴在鏡子上方。

    村上悠坐在最裡邊的一個座位上,吃著自己的一份。

    「村上桑,今天也請多指教。」

    「嗯。」

    「村上桑,你的便當都有什麼呀?」

    「沒什麼。」

    「村上桑......」

    「噢。」

    ......

    佐倉鈴音和釘宮未夕、梨依熊、東山柰柰聚在一起吃飯,餘光盯著村上悠。

    看到他對女聲優的搭話,不理不睬的樣子,於是滿是面帶笑意的和梨依熊她們聊天。

    「鈴音,」梨依熊說,「你今天的飯量好好啊。」

    「是嗎?」佐倉鈴音低頭一看,果然,自己的便當居然不知不覺已經吃完了。

    在外面的時候,櫻花庄的人很少把正餐吃完。

    現在坐一旁的東山柰柰,就只吃了一點,借口減肥沒吃了。

    用這個理由,沒人會說浪費食物。

    首先是女性,其次還是聲優,保持身材除了愛美的天性,也是工作的需要。

    「鈴音,種醬今天怎麼樣了?」東山柰柰問。

    「嗯,情緒很穩定。我和你說柰柰,今天我買了葡萄去看望種醬,結果讓村上那傢伙一個人全吃了。」

    「啊?」東山柰柰驚訝地捂著嘴,「怎麼可以吃病人東西呢?」

    「他還嫌棄太甜呢!」

    「村上君,太過分了!」梨依熊都聽不下去了。

    釘宮未夕問道:「種田到底怎麼了?怎麼突然宣布病休?」

    「是這樣的。」佐倉鈴音把事情說給她聽。

    說完后,四人圍繞著從種田梨紗聊到聲優嗓子,又聊到女聲優生存的艱難,最後不知道為什麼又開始抨擊村上悠。

    「新人聲優一開始沒有工作,不是也要在事務所露面嗎?就是帶著身份牌,和經紀人、前輩們打招呼。那傢伙,一次都沒有過。」佐倉小姐抱怨道。

    「村上君在節目里唱的歌,比我的專輯還要受歡迎。當初我自己練習的時候,他還故意說我唱的比他好聽!」東山柰柰氣憤地雙手叉腰,努著小嘴。

    「我當初也是好不容易才接到主役角色呢!」梨依熊完全是出於湊熱才跟著吐槽。

    「畢竟是我調教出來的後輩。」釘宮未夕滿意地點點頭,「是不是,村上?」

    「噢——」

    「釘宮桑!」佐倉小姐主動「幫忙」翻譯,「他說{噢——},是不想理你的意思!」

    「是這樣的嗎?」釘宮未夕驚訝道,「村上,給我過來一下。」

    「吃飯。」

    ......

    釘宮未夕回頭,對看著她的三名女聲優說:

    「在吃飯的話,就不要打擾他了。要不然又會傳出我社內欺壓後輩的消息。」

    「噢——」佐倉鈴音下意識應道。

    「鈴,音。」

    「抱歉抱歉!」她連忙捂住嘴,指著村上悠:「都怪那傢伙!被他影響了!下意識說了這個!沒錯,都是他的錯!」

    「你不是說你們關係不好嗎?怎麼會被影響?」釘宮未夕問。

    「這個,那個,」佐倉小姐艱難地組織語言:「越·是·敵·人,越·是·要充分了解對方。沒錯!必須了解對方!我和他是敵人,所以必須了解他,甚至向他學習,然後才能超越他!」

    她正為自己想到絕佳理由感到得意時,卻看到釘宮未夕笑吟吟地注視她。

    「怎,怎麼了?」

    「沒什麼。鈴音真可愛。」

    「嗯?」

    吃完飯,化完妝,聲優開始進場。他們將坐在前排,和觀眾一起看電影。

    觀影結束后,是聲優的訪談直播。其他影院同一時間觀看《七人魔法使》劇場版的觀眾,也能同步收看。

    片尾曲結束,村上悠領頭,帶著九位女聲優走上舞台。

    自我介紹完,主持人請十人就坐。

    主持人:「首先,先請各位說一下觀后感。村上桑,請。」

    村上悠舉起話筒。

    「各種意義上都很厲害。」

    話筒放下。

    電影院里沉默三秒,隨後爆發出{好像比賽誰的聲音大一樣}的笑聲。

    主持人無奈:「不愧是村上桑,《七人魔法使》的團長,總結的很好呢。原由實桑,請。」

    「好的。這部劇場版的音樂,還是和以前一樣震撼。另外,就是......」

    主持人:「釘宮桑,請說一說您的想法。」

    「一直都說《七人魔法使》是一部賣肉的動畫,裡面的確有很多爆衣的場面。但是,怎麼說呢,我感覺它並沒又達到我想象中那麼H。」

    佐倉鈴音插了一句:「是不是因為配這種動畫配多了?」

    觀眾笑起來。

    「有可能呢。」釘宮未夕無所謂地點點頭,「村上君,你還記得我們兩個配音的那個畫漫畫的動畫嗎?不是有電梯里撒尿的場景嗎?雖然露的不多,但我感覺那個比較刺激,是吧?」

    村上悠想了想,「我感覺早見桑揉自己胸部的場景更刺激。」

    「誒?!」

    「哈哈哈!」

    東山奈央不敢置信地說:「早見桑,是早見紗織桑嗎?」

    村上悠點點頭。

    「她會.....」東山柰柰沒有那話筒的左手下意識握爪,「我不信!絕對不可能的!」

    「等活動結束后再和你說。」村上悠跳過這個話題。

    下面的觀眾不樂意了。

    「誒——!!!」

    「說啊!我們想聽!」

    釘宮未夕轉化話題:「我們兩個在電梯上,你給我把尿的場景不刺激嗎?嗯?」

    「那是角色之間發生的事,釘宮桑你這樣說會引起誤會的。」日常強調完,村上悠才解釋:「釘宮桑的這種場景見多了,但早見桑用清冷的嗓音,做那種事情,我個人會感覺會更刺激。」

    「翻譯」佐倉小姐再次上線:「釘宮桑,他在嫌棄你呢。」

    「哈哈哈!」觀眾捧腹大笑。

    釘宮未夕瞪了村上悠一樣,用軟乎乎的本音威脅:「結束后再收拾你,你給我等著!」

    所有人說完觀后感,主持人說:

    「接下來,因為今天舞台問候的女性聲優很多,所以想請九位從女性的角度,說一說男主角春日新帥氣的地方。村上桑也請在一旁補充。」

    佐倉鈴音雙手手背叉腰,低頭沉思,擺出{想要找到這人的優點,是相當費腦才能勉強找出一個}的表情。

    主持人:「佐倉桑在認真的思考呢,有什麼想說的嗎?」

    「嗯......有什麼優點呢。真奇怪,春日新的確應該是一個很棒的男人,但,一時居然想不到。」

    「我知道原因了。」釘宮未夕手搭在佐倉鈴音肩頭。

    「嗯?」

    「是因為你討厭他的聲優吧?」

    原由實驚訝道:「是這樣嗎?開玩笑吧?」

    其他女聲優也在說{明明一直共演了這麼長時間}之類。

    東山柰柰和梨依熊兩人手臂搭著手臂在笑。

    「哈哈哈!」觀眾再次爆發出大笑。

    佐倉小姐瘋狂地擺手:「啊!!!別說了啦!再這樣我又要上推特熱搜了!」

    場面一時間極度混亂。

    主持人趕緊圓場:「也許是因為春日新的優點太多了,佐倉桑才很難說出最優秀的那一點。」

    「是這樣嗎?」梨依熊問。

    「是是是。我想到要說的了。」佐倉小姐趕緊應下來,「感受不到春日新作為男性的魅力,但作為魔王的魅力有好好讓人感受到——平時愛開玩笑,又能避開女孩子的誘惑。」

    「嗯嗯~」東山柰柰可愛地點頭附和,「在被我的角色舔上面的時候,也能一臉平靜的和人聊天呢。」

    「沒錯,這種程度他都能坐懷不亂,果然不能把他當人類來看。有種很可怕的感覺。」佐倉小姐說。

    「這一點很像村上君呢。」東山柰柰總結道。

    「誒?」

    所有人看著她,除了佐倉小姐。

    她的第一反應,自己哪裡暴露了?

    「啊!不是的!不是的!」

    東山柰柰反應過來也開始擺手,小臉急得通紅。

    「我的,我的意思是,村上君對女性也能遊刃有餘。

    剛才在後台,大家一起愉快的吃飯,但村上君一個人默默的在角落吃飯,我們和他搭話,也被完全無視掉了。」

    「哈哈哈!」觀眾的笑聲里,透露著{我懂!就知道會這樣!}的空氣。

    女聲優說:「真的!真的!被無視了好幾次!」

    釘宮未夕點點頭:「也包括我這個直屬的前輩。」

    又有女聲優說:「真的很過分誒,到了{怎麼會有這種人}的程度——無視女生的搭話哦,各位!」

    一時間,舞台上的女聲優,趁著這股風勢,一個勁地開始討伐村上悠。

    下面的觀眾也不甘落後。

    【唯一神!!!】

    【村上桑!嚯~~!】

    【悠悠!!】

    主持人:「村上桑,你有什麼想說的嗎?要不要和大家解釋一下?」

    村上悠舉起話筒,「吃飯的時候,只吃飯。我這個人很專一。」

    「哦,原來是這......」

    主持人場還沒圓完,佐倉小姐盯著村上悠,用童言無忌的語氣說:「可是,你在櫻花庄的時候,明明都是一邊吃飯,一邊看書的啊。」

    「哈哈哈!」

    主持人:「這,這個,那個,村上桑?」

    「......」村上悠再次舉起話筒,「我和佐倉關係很好,她是在開玩笑。」

    「誒——原來關係很好啊,鈴音?!」真厲害,梨依熊一句話,把「一聲、二聲、三聲、四聲」各種聲調反覆用了個遍,語調起伏之滑稽,讓人驚嘆。

    佐倉鈴音仗著學過舞蹈,腰肢柔軟,把自己上半身仰到與地面成45度。

    晶瑩的雙唇時而緊抿,時而促成一團,時而生氣,時而高興。

    良久,她搖搖頭,嘴角帶著控制不住的笑意說:「不清楚啊。」

    「哈哈哈!」台上台下笑成一團。

    「到底是好還是不好啊!」釘宮未夕起鬨。

    「嗯......那就和他好一會會兒吧,就一會會兒。」說完,佐倉小姐立馬解釋:「看在觀眾還有節目中的份上。」

    「一會會兒?」梨依熊大聲說道,「你是小孩子嗎?!」

    佐倉鈴音想解釋,但嘴角一直在笑,所以只能用手掩著嘴,念叨{不是,不是}、構不成完整語句地無力反駁著。

    村上悠對主持人示意,讓他開始下一個話題。

    主持人:「接下來想問的是關於配音的事。有什麼故事能分享給大家嗎?」

    東山奈央接過話題:

    「劇場版收錄是根據大家自己的行程安排去配,所以很多時候都是分開。我的台詞比較援氣,所以我特別希望我去配音的時候那天沒人。」

    在場經驗豐富的女聲優都點了點頭,比如釘宮未夕之類。

    「結果,那天正好村上君也有空,兩個人一起收錄了。啊——」東山柰柰害羞地捂著臉,雙腳直跺。

    「哈,柰柰醬,哈,可愛,哈。」佐倉小姐發出痴漢的聲音。

    釘宮未夕問村上悠:「你對她做了什麼嗎?被抓進監獄可別說我是你前輩哦。」

    「柰柰!他對你做了什麼嗎?!」佐倉小姐關切地大聲問道,大有村上悠碰了東山柰柰一根頭髮,就要把他沉進東京灣的氣勢。

    「嗯——」東山柰柰發出害羞的聲音,只捂著臉,不說話。

    所有人把目光看向村上悠。

    「東山的演技,十分出色。」村上悠如此評價。

    他總不能,把東山柰柰給他展示高級絲襪的事,當場說出來吧?

    所有人只當他在說東山柰柰呻吟配的好,發出男人都懂,女人更懂的紳士笑聲。

    「太羞人了。」東山柰柰總算忍住「羞意」,繼續說幕後小故事:「為了配好這種劇情,我還偷偷在電腦上搜索了【H遊戲、聲音素材】,然後跟著練習呢。」

    主持人忍不住笑著說:「這會留下歷史記錄吧?真的沒問題嗎?」

    東山柰柰一邊做出戴耳機聽聲音素材的動作,一邊無所畏懼地擺擺手:

    「沒關係,沒關係,我用的是村上君的電腦。男孩子搜索這些東西,是可以被原諒的吧?」

    「喂。」

    「哈哈哈哈!」

    主持人:「村上桑,回去后快點刪掉吧,哈哈。」

    「不要啊。」東山柰柰阻止道,「最近不知道為什麼,援氣角色的試音通知越來越多了,我還要用呢。啊,村上君你要用的話,請隨意,我都已經付了錢了。」

    「在客廳?」佐倉小姐不可思議地問道。

    「我會把我的眼睛暫時閉起來的。」東山柰柰可愛地遮住自己雙眼,用小女孩的聲線喊道:「村上君,好了嗎?柰柰要睜開眼睛咯~」

    「喂。」

    下面有觀眾喊道:「直播——!!!」

    「做什麼我們都會支持你的!悠悠!!!」這是女觀眾。

    佐倉小姐「唰」地站起來從座位上站起來:「你敢這樣做!我殺你了!」

    村上悠無話可說,只希望之後的電影宣傳,能和這些分開。

    ——————

    《!!》推特:【近藤妃】一角聲優變更通知——種田梨紗病休,代役者水樹奈奈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
    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