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87.起風時,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想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87.起風時,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想法字體大小: A+
     

    「對不起。」種田梨紗緩緩鬆開村上悠的肩膀,「也不知道為什麼,從昨天開始,我就突然變得這麼膽小。」

    「的確不太像你。」

    「是因為太在乎你的原因吧。」

    兩人不約而同地笑起來。

    村上悠點點頭道:「這才像你。」

    種田梨紗拿過漫畫,一面往《搖曳旅行》所在的頁碼翻,一面說:

    「你的輕呢?我更喜歡那個。

    【我打定主意: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不管別人說什麼,我都要不為所動,做我自己。另外,絕不同情自己。】

    我很喜歡這句。」

    她的聲音仍帶著嘶啞,但語氣不像剛才那般冰冷沒有生氣,慢慢冷靜下來。

    「儘力了,寫不出來。」

    「為什麼會寫不出來?寫的不是你自己的事嗎?」種田梨紗看著《搖曳旅行》的彩色封面。

    起風的渡口,新潟前往北海道的渡口,【佐倉綾音】拉著【東山奈央】往船上跑,再後面,是拉著行李的【茅野愛衣】、【悠木碧】和【種田梨沙】。

    「正因為是自己的事,所以才更難寫。」

    種田梨紗抬頭看他一眼:「糾結誰是女主角?」

    「厲害,一語中的。」

    「你也很不容易......我的事情,你想怎麼寫就怎麼寫好了,生病的事也可以。」

    「多謝。」

    種田梨紗不再說話,安靜細緻地看起漫畫。

    村上悠拿了一個蘋果,咔嚓咔嚓地吃起來。

    他吃的聲音相當漂亮,在這費用昂貴、環境清幽的病房裡,顯得清脆悅耳,讓人一聽就知道蘋果汁水的豐富。

    吃了一半,他問道:「你要吃什麼嗎?」

    「蘋果。」種田梨紗撇了他一眼,似乎在嫌棄他問晚了。

    村上悠把自己的蘋果放下,又拿了一個,用刀把果皮像一圈圈彈簧一樣完整地削去。

    他把蘋果遞給種田梨紗,她卻眼睛不離漫畫,嘴朝他微微張著。

    「你不要把自己真的當成病人。」村上悠說,「醫生說是小病,那你就要維持良好的心態。」

    「蘋果是我的,香蕉是我的,獼猴桃是我的,葡萄是我的,草莓是我的,你看的書也是我的。」

    「唔。」

    村上悠沒想到被人群圍著的種田梨紗,居然能把自己吃的東西一樣樣說出來。

    「你在哪裡把病人的東西吃得那麼香,不怕我萬一是未分化癌,別人把事情怪在你身上嗎?」種田梨紗抬起頭,看看他。

    「沒辦法,餓呀。早上到中午就吃了兩個麵包。煎火腿芝士麵包,吃過嗎?170日元一個的那種。」

    村上悠把蘋果切成方便吃的小塊,用水果刀叉著餵給種田梨紗。

    種田梨紗咀嚼著蘋果:「你這人真是奇怪,說你太無知還是太冷漠?對周圍的事好像一點都不上心。」

    「既不是無知,也不是冷漠,只是無所謂罷了。別人怎麼想我都無所謂。」

    「我怎麼想也是無所謂的嗎?」

    村上悠問:「你怎麼想的?」

    「我想:這傢伙自己大吃特吃,也不知道給我這個病人來一點。唔,等等,嘴裡的還沒吃完。」

    種田梨紗吃東西咀嚼的次數比一般人多很多,速度很慢。

    「我還以為你會很生氣,怪我不關心你。」

    「一開始看你吃香蕉的時候,是很驚訝生氣,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就不生氣了,甚至感覺你這坐在那裡就很好了。」

    「你腦子要不要順便檢查一下,說不定也出了問題。」

    「打開一看,醫生肯定會驚訝的,」種田梨紗張開嘴,示意村上悠再喂她一塊。

    然後一邊咬著村上悠餵給她的汁水豐富的蘋果,一邊說:

    「【啊,瞧,多麼美麗的腦花!】」

    村上悠一怔,不無欽佩地感嘆:「不愧是你。」

    「肯定啊!我長這麼好看,腦花也必須萬里挑一。就連長出來的腫瘤,也肯定漂亮的不得了。」

    「噢……」

    蘋果吃完,種田梨紗繼續看沒看完的漫畫。村上悠拿起自己的蘋果,坐在角落沙發上。

    一旁就是窗戶,外面的風很大,本就不多的白雲被吹得絲絲縷縷。

    電線杆上鳥兒聳拉著腦袋,閉著眼睛,任由風吹亂羽毛。

    風吹不到他,所以他感覺天空一派澄澈,是一個好天氣。

    咬了一口蘋果,感覺味道有些古怪。低頭一看,外表一層已經氧化。

    種田梨紗的父母哥哥,櫻花庄的閨蜜們,陸陸續續回到病房。

    種田父親和哥哥有工作,再加上醫生已經再三保證不是什麼大病,先行離開了。

    種田媽媽把種田梨紗周圍的位置讓出來,給女兒和朋友輕鬆聊天的空間。

    她本人坐在村上悠對面,拿了一本叫《一個人的好天氣》的書,在翻開書頁之前,盯著村上悠邊上垃圾桶里的果皮果核看了好一會兒。

    四點多的時候,水籟祈、大西紗織和赤崎千夏來了。

    種田媽媽說回家拿這些東西,離開了病房。

    大西紗織立馬開始傾訴不滿:

    「真是的,你們請假過來為什麼不通知我們!要不是凹醬在群里發了消息,我們三個都還不知道!我們也很擔心種醬啊!」

    「沒錯,不通知saori我能理解,為什麼不告訴我和赤崎桑呢?」水籟祈眼珠子一眨不眨地盯著幾人,不自覺用上質問語氣。

    「誒?inori你這是什麼意思?」

    「你太吵了。」

    「哪有!我很安靜的!」

    「不,你很吵。」

    「才沒有!」

    「別吵了,大西。」

    「大西醬,聲音輕一點哦。」

    「大西,噓——」

    「沒事的。大西,我知道你只是想逗我笑,故意吵吵鬧鬧,謝謝你。」

    「我,我……前輩!前輩!村上前輩!」

    過了一會兒,悠沐碧也來了。

    眾人聊了會兒病情,又對村上悠的漫畫指指點點,說什麼人設根本不符合現實,根本是亂畫之類。

    等種田媽媽來了之後,所有人告辭離開。

    種田媽媽把衣服掛好,給種田梨沙倒了杯水。

    「那個村上悠真是不客氣,這一下午吃了快一垃圾桶的東西。」

    「明天讓他給錢。」種田梨紗漫不經心地說。

    「少在這裡給我打情罵俏!」種田媽媽拿過女兒喝完的水杯。

    「怎麼就打情罵俏啦?」

    「你不就是想跟我炫耀和他關係好嗎?當初在豪德寺看你們兩個在一起,就感覺不對勁。」

    種田梨紗上身湊到媽媽跟前,「站一起是不是很有夫妻相?」

    「這村上悠是沒錢沒勢,但只說外表,就你還和他夫妻相?我看你做手術不僅要開脖子,腦袋也打開來看看才好。」

    「……」種田梨紗說,「媽,想不到你眼光和村上一樣差,怪不得當初買了牧村三枝子桑的茶碗。」

    種田媽媽克制住把手裡杯子剩下的水,潑在自己女兒臉上的衝動。

    ——————

    種田梨紗的手術時間,安排在周五下午兩點。

    在周二這天,也就是十月的第六天,小澤事務所官網和推特上,同時宣布她病休的消息。

    【敬啟者

    平素承蒙分外照顧,在此謹表謝意。

    敝社所屬聲優種田梨沙,這段時間為了治病將會暫時休業。

    為了專心治療,茲敬告休業之事。

    我們為**對粉絲,以及諸位關係者所造成的擔心和困擾,由衷致以深切歉意。

    關於復出工作的時間,將會再度發出通告。

    惟今後能繼續賜予聲援和支援。感謝大家。

    敬上

    小澤事務所】

    動畫監督、劇本作家、漫畫作家、聲優,轉發、送上祝福、慰問。

    粉絲還在種田梨紗出演的動畫里,以彈幕的方式留言。

    東山柰柰推特:絕對會再一起踏上旅程的!——東山柰柰&佐倉鈴音

    中野愛衣推特:慢慢休息吧,大家會一直、一起等待你回來的消息。——中野愛衣&悠沐碧

    水籟祈推特:會寂寞的,沒有你朝氣聲音的話。所以,請快點好起來吧!——inori&saori

    赤琦千夏推特:當你回來的時候,我們會露出最燦爛的笑容!

    發生這些事情的下午,《那就是聲優村上啊~》第二回也開始錄製,嘉賓是釘宮未夕。

    「......觀眾來信.....對村上配音蘿莉桐子的想法?......想看他穿洛麗塔!」

    「......外部傳言的社內欺壓是否存在?......存在。村上就是最弱戰鬥力......不對啊,釘宮桑,我聽說鈴音姐才是......凹醬,你剛進社,以後就會懂了......」

    「【撒——,開始遊戲吧】......我選《怪物獵人》,最近我一直在玩,肯定能打敗村上!......各位觀眾,因為釘宮桑的遊戲時間過長,所以會在後面公布結果......」

    「【村上桑,老實說這個算受歡迎嗎?】」

    「嚯嚯。」釘宮未夕發出不明意義地笑聲,「這個環節很出名呢,雖然只有一期。」

    「是嗎。」村上悠拿起第一封信:「【......作業總是借我抄......】男同學抄女同學作業不是正常的事嗎?

    這位觀眾可以仔細觀察,這位女同學絕對不止借給你一個人抄過。男人真的很容易陷入{這個女人會不會喜歡我}的自我滿足中,清醒一些。」

    「問一個無關的話題。」釘宮未夕說。

    「嗯?」

    「村上你讀書的時候,有沒有抄過女生作業?」

    「一直。」

    「誒——?村上,差勁!」

    釘宮未夕的聲音很軟,可惜村上悠不吃任何病毒。

    「我來讀第二封信。

    【......玩遊戲會第一時間找我,我不來的時候,她也經常不會再玩,但我們平時又不聊天,請問這種情況算歡迎嗎?】

    這位觀眾是笨蛋嘛!怎麼能讓女孩子主動呢!只要你和她聊天,你們就有機會啊!」

    「太天真了,釘宮桑。」

    「什麼?」

    「女人,特別是喜歡玩遊戲的女人,絕對不要相信她們的話。她們只是看你技術好而已,現實並不需要你。男人,清醒點吧。」

    「村上......」釘宮未夕欲言又止。

    「怎麼?」

    「......沒什麼,什麼都沒。凹醬,最後一封信你來讀吧。」

    「哦,好!【......和一個女生聊天,她經常給我發類似愛心、心動的表情包。請問村上桑,這算受歡迎嗎?】」

    「發個表情包,就是受歡迎?」

    「不是嗎?」釘宮未夕疑惑道,「那些開放的女孩不說,一般女孩子的話,只對有好感的男孩子發這個吧?」

    「釘宮桑,你的年紀已經不容許你理解當下年輕人的行為方式。」

    「你說什麼?!」

    「現在的年輕人,為了讓自己顯得可愛,幾乎和誰聊天後面都帶愛心。我身邊就有很多這樣的人,不管是私聊還是群聊。

    這並不是不好,相反,這正真是年輕的體現。無奈如何,這種行為不是受歡迎的標誌,愛情沒有這麼廉價。」

    「呼——」釘宮未夕發出長長的吐息,問他:「那村上,你告訴我,到底怎樣才是受歡迎?愛情怎樣才不算廉價呢?」

    「最起碼......」

    「嗯?」釘宮未夕發出{說的不讓老娘滿意,你就死定了}的鼻音。

    「......女性的一方,願意和你一起死吧。」

    「啊,啊?」

    「這是基本,也是最能說明受歡迎的標誌。」

    「那,怎麼才能知道,女孩願不願意和你一起死呢?」

    「當她真願意的時候,自然就能明白。」村上悠回答。

    釘宮未夕搖搖頭:「以後不會有人再寄信給這個環節了。」

    「原因?」

    「還能是什麼?當然怪你。」

    「怎麼也不至於吧?我只是實話實話。男人太容易被挑逗,所以必須讓大家清醒。

    這樣才能不給女生造成不必要的困擾,也不讓自己傷心難過。我是為了大家好啊。」

    「......算了,你高興就好。」

    錄製結束后,釘宮未夕說找他有事,他就讓悠沐碧自己先回去。

    釘宮未夕開車,帶著村上悠來到自由之丘,進了一家叫古桑庵的咖啡店。

    從外表來看,很難看出這是一家店:古宅隱於高大松樹后,裡面是島式庭院,圓石鋪的小路,處處透著禪意。

    和咖啡店完全搭不上邊。

    兩人坐在可以看到庭院的榻榻米包間里。

    「想喝什麼?」

    「都可以。」

    釘宮未夕幫他點了抹茶拿鐵,還有一些甜品,餐具是古舊的茶碗,看起很別緻。

    村上悠喝了一口。

    「怎麼樣?」釘宮未夕笑著說。

    「不賴。」他想起豪德寺那套真正老舊的茶具。

    庭院松柏蒼翠,起風時,枝丫搖曳,樹縫醬能窺到的秋日晴空,也跟著忽大忽小。

    釘宮未夕露出滿意的笑容,愉快地攪拌起自己的咖啡,偶爾吃一口甜品。

    就在村上悠以為,對方這次約自己的目的,只是想把這家店推薦給自己的時候,釘宮未夕放下勺子,正經臉色。

    「你要離開YM?」

    原來是這件事。

    「你不走的話,我是不會走的。」

    釘宮未夕再次露出滿意的笑容:「不過當初社內有雪藏你的打算,你心裡,還是想離開吧?」

    「是。」

    當初的事情,他並不怎麼放在心上,如果石田彰沒有獨立的想法,他就這樣待在YM也無所謂。

    但石田彰有獨立的想法,而且邀請了他,自然沒有繼續留下來打工的道理。

    前提是,能顧及到一直照顧他的釘宮未夕的心情。

    「有一件事,我想先弄清楚。村上,你是討厭YM事務所?還是當初做決定的藤田安康社長?」

    「藤田安康社長當初的決定,也有他自己的利益考慮,是無可奈何的事。但那是他的事,作為我而言,當然是討厭他。」

    「不討厭YM,不討厭YM的氛圍?」

    「YM的氛圍?」村上悠一愣,「什麼氛圍?」

    釘宮未夕右手拍在自己腦門上,「我都忘了,你這人都沒怎麼關心過這些。好了,總之我理解你的想法了。現在說說我的想法。」

    「洗耳恭聽。」村上悠喝了一口好似水面綠色浮萍的抹茶拿鐵。

    「藤田安康社長年紀已經很大了。」

    村上悠想起去年入社聚餐時的場景,點點頭。

    「他的孩子另外有事業,對接手YM事務所沒有興趣。西北那傢伙一直鞍前馬後,就是打著在社長隱退後,成為社長的打算。」

    「你的意思,我們去和西北競爭?」

    「西北是靠感情,我們就靠錢,用錢從藤田安康手上把YM買下來。」

    「這恐怕要不少錢吧?」村上悠說。

    「其一我有錢,石田彰積蓄也不少,當時候你也可以參股,銀行也可以貸款;其二,YM事務所不值錢,值錢的是人,是聲優,是我,是你。」

    「石田他願意接受這個提議?他心裡還是想自己成為社長好一點吧?」

    「是這樣沒錯。但他能獨立的自信在哪裡?」

    「多年積累的人脈,能拿到更多的試音、遊戲、旁白、吹替等等資源?」

    「沒錯。」釘宮未夕點點頭,「但這些都無足輕重,他的真正王牌是你,村上。」

    「我?」

    村上悠還從沒想過這些問題,他滿腦子只想著女人的事情。

    「是啊,你是他新事務所一切的基礎,甚至他還有通過你,把大西、凹醬、佐倉,甚至我,拉到他事務所的打算,我怎麼讓他白白占這個便宜?」

    「是這樣。」

    「所以,我拿你反過來威脅他,讓他加入我們。然後我,來成為社長。」

    釘宮未夕十指交叉,撐著下巴。

    這沒有給她帶來哪怕一點點氣勢和威嚴,只是讓她成熟的女人味更濃。可惜她一張口,蘿莉音立馬破壞了這一切。

    「沒有任何問題。」

    比起石田彰,自然是釘宮未夕對他的「恩情」更重。更何況一個是男人,一個是釘宮未夕。

    釘宮未夕笑著說:「那就這樣說定了,這件事我會和石田談。」

    「嗯。」

    「真好啊,以後釘宮系傳承就不僅僅是名號,還有基業了。」釘宮未夕說這話的時候,意氣風發,像極了夜晚關越高速上,騎摩托車去北海道的三人。

    「你要把YM給我?」

    「我不給你給誰?你可是我唯一直屬後輩啊,是我釘宮的傳人。不過你這傢伙能不能少一點緋聞?」

    「唔。」

    「還有,你那個後輩,大西紗織,要想得到我的承認,以後繼承YM事務所,還必須再努力才行。我看凹醬都比她強。」

    「同感。」村上悠把抹茶拿鐵一飲而盡。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
    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