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85.秋天捎來的兩條消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85.秋天捎來的兩條消息字體大小: A+
     

    十月三日,周六,【東京聲優窮游群】開始討論吃什麼,去哪玩,但最終時間安排上沒有達成一致。

    村上悠、水籟祈、佐倉鈴音三人得參加《刀劍神域》的遊戲宣傳;

    悠沐碧繼續和她的小姐妹一起去街頭表演。

    昨晚有人朝她們原本為了氛圍而擺上的琴盒裡扔了錢,雖然不多,也讓她們積極性一下子上來,回來炫耀了好久。

    今天出門時,她走路都是一蹦一跳。

    遊戲宣傳沒什麼好說的,佐倉鈴音和水籟祈一會兒姐妹情深,一會兒又互相嫌棄,要不就欺負「台上觀眾」村上悠。

    結束后,石田彰打來電話,說一起吃午飯,有事商量,約在築地市場見。

    築地市場是東京最大的批發市場,特別是海鮮。每天早上五點半之前,會有當天打撈到的新鮮且個頭極大的海鮮拍賣活動。

    兩人在一家以海鮮為主題的餐廳見面,吃的是毛蟹會席。

    螃蟹豆腐、蟹腳刺身、醋拌蟹腳、螃蟹小火鍋、焗烤螃蟹、炸螃蟹燒賣、螃蟹太卷壽司……

    「村上,這是剛從北海道運過來的,再加上是十月,正是好季節,說是全島國最肥美的螃蟹也不誇張。」

    村上悠點點頭,看蟹黃蟹膏,的確濃郁的可以。

    「商量什麼事?」村上悠吃了一個螃蟹燒麥,這東西他以前沒有吃過。

    石田彰笑了笑,沒直接說,而是給他斟酒。

    酒蠱是薄而淺的白瓷,酒水流進去后呈琥珀色。

    「我打算自立門戶,自己開一家事務所。」石田彰壓低聲音,雙眼不放過村上悠的任何錶情。

    村上悠沒什麼反應:「你想讓我和你一起離開YM?」

    「你、大西,還有凹醬那孩子,你們的合約我都能搞定。」

    「事務所是不是YM,怎麼都無所謂。但是釘宮桑對我一直很照顧,現在有了點名氣,就讓我帶著後輩離開YM,自立門戶,不太好吧。」

    「是很為難。」

    石田彰點頭,想起緋聞**會議上,釘宮未夕寧願自己名氣受損,也要支持村上悠的事。

    「如果你能說服釘宮桑,一起移籍去你的事務所,我這邊就沒有任何問題。」村上悠一邊吃螃蟹雪白的肉,一邊笑著提議。

    石田彰苦笑:「你倒是會給我出難題。」

    「今天叫我出來吃飯的,不是石田桑你嗎?」村上悠也給對方倒酒。

    兩人碰了下,把白瓷里的酒一飲而盡。

    「那好,釘宮桑那邊我去談。」一口酒下肚,石田彰下定決心,「不過我有一個請求:必要的時候,你得配合我。」

    「可能幫不上實質性的忙。」村上悠答應下來。

    石田彰信心滿滿地大笑起來:「村上君,別低估了你自己的魅力!」

    「現在正吃飯,從你嘴裡聽到這話,有點噁心。」

    「那好,那好,我們談工作。」

    「還有其他事?」

    石田彰指著餐廳門口:「前方直走,右拐,那家叫【大壽司】的店,待會兒去嘗嘗?」

    「我不是說了,壽司廣告讓給專業人士嗎?」村上悠又給兩人倒上酒。

    「就去嘗嘗,味道好我們再說廣告的事,可以?」

    「行吧。」村上悠嘆氣。

    兩人吃完看起來挺多,但完全填不飽肚子的毛蟹會席,拎著外套,徒步往壽司店去。

    壽司味道的確相當不錯,3分以上。但因為新開業,外表很不起眼,店裡沒幾個客人。

    儘管不喜歡{自己豎著大拇指,傻兮兮地說:「大壽司,好味道!」}的視頻被循環播放,但這麼好的東西被埋沒,讓那些難吃的傢伙們賺錢,未免可惜。

    村上悠答應了廣告的事情。

    「謝謝。麻煩了,村上桑。」店主鞠躬道謝。

    「我能起到多少作用,還很能難說。貴店有這樣的水平,有沒有廣告,客人絡繹不絕是早晚的事。」

    廣告的事暫且不說,移籍的事村上悠也可有可無,到頭來,石田彰反而在這個休息日,給自己找了一堆事做。

    分開前,石田彰問村上悠:「佐倉鈴音那邊,你能說服她一起過來嗎?」

    「這事你自己跟她說,都比我去要強。」

    「你們關係原來真的差啊?還以為只是說說而已。」石田彰大吃一驚。

    「是啊。」村上悠敷衍一句。

    佐倉小姐的彆扭性格,很難一時半會說清楚,他也懶得解釋。

    和石田彰分開后,村上悠沒有立即回去,就在駐地市場漫無目的地走街串巷。

    標有「最鮮」字樣的秋刀魚,「肥美」的鰻魚,同樣「肥美」的紅葉鯛......中途在一家811超市買了一袋糖栗子。

    《搖曳旅行》到了秋天,就有很多東西能寫了。

    滿腦子靈感的村上悠一邊吃著栗子,一邊期望自己的漫畫能從「春天」連載到「秋天」。

    ——————

    周日這天,原本計劃一起出去玩,但佐倉鈴音被家裡強制拉去定期檢查身體,所以一群女聲優乾脆也去檢查身體。

    村上悠十分困惑,上廁所也就算了,檢查身體居然也能湊成堆,女生真是不可思議綜合體。

    無所事事,《屆不到的愛戀》又沒有靈感,只好繼續畫《搖曳旅行》。

    花了一個小時,把劇本和分鏡確定好,發到川端編輯的郵箱。

    又畫起人物彩圖,中間有了靈感,就拿過筆紙,寫一點。

    半個小時后,川端編輯發來信息。

    芳文社編輯川端:劇本·通過;分鏡·通過

    芳文社編輯川端:如果明天發售後,讀者反饋十分好,改成周刊

    村上春樹:?

    川端沒有回復他。

    不過怎麼都無所謂,漫畫畫技好雖然有用處,但終究還是看故事。

    村上悠不認為自己的故事,能得到「十分好」的評價。

    把第二話畫完,上完色,村上悠滿意地點點頭。

    感謝我吧,十一月的村上悠。

    然後他又看到一旁的《屆不到的愛戀》。

    喂,你這傢伙在幹什麼,九月的村上悠,自己的事情自己解決啊。

    自娛自樂的時候,手裡響了。

    「嗡~」

    是中野愛衣。

    村上悠拿起手機的第一句就是:「不檢查身體,我好的很。」

    今天早上,他費了好大的勁,才得以擺脫組團去檢查身體的邀請。

    「不是的,村上君。」中野愛衣的聲音沒有早上出門時的輕快。

    村上悠預感到接下來她說的事,可能會不妙,問了之後,果然如此。

    體檢的時候,種田梨紗的喉嚨被檢查出問題。具體是什麼癥狀,還在做進一步的檢查。

    掛了電話后,他換了衣服,騎摩托車趕到東京女子醫大的附屬醫院。

    小澤事務所的社長、經紀人,種田梨紗的母親,居然都在場。

    村上悠皺了皺眉,病情恐怕不是想象中那麼簡單。

    他走到中野愛衣她們在的位置,不等她們開口打招呼。

    「怎麼回事,這?」

    「好像,是腫瘤。」佐倉鈴音語氣遲緩,「醫生說,如果檢查是惡性的話,就有可能是甲狀腺癌症。」

    「癌症?」村上悠重複一句。

    然而沒有人再接他的話。

    一時間,等候廳里,只有遠處小澤事務所的經紀人打電話的聲音。如此死寂的氛圍下,這聲音顯得十分吵鬧,讓人心煩。

    種田梨紗很快出來,皺眉摸著喉嚨。

    眾人迎上去,種田媽媽立馬問道:「什麼情況?」

    「真的有問題嗎?這家醫院不會是在騙錢吧?我沒感覺自己有問題啊?」種田梨紗疑惑道。

    「你這孩子!」

    「真的沒問題,我用其他聲線給你們看看。」

    她當場用了各種以前用過沒用過的聲線,的的確確沒問題。

    「瞧,沒事吧。」

    她正說著,一個穿大白褂的醫生拿著單子走過來。

    「種田梨紗?」

    「我是。」

    「腫瘤惡性,可以初步確診是甲狀腺癌,具體病理和分期,還需要進一步確診。」

    「......」

    「如果準備在本院住院,立馬辦理手續吧。這種病,手術越快越.....」

    「醫生,」種田梨紗打斷他的話,「會不會檢查錯了,我沒感覺我哪裡不舒服。」

    「【體檢的普及,導致甲狀腺癌發病率越來越高。】知道為什麼會有這句話嗎?說的就是前期癥狀不明顯。再過段時間,你就會出現脖子疼、吞咽困難、聲嘶等等癥狀。」

    「聲嘶?」社長和經紀人臉色難看,眉頭緊皺。

    小澤事務所費了很多資源,讓種田梨紗剛剛拿下《fgo》的主要角色【瑪修】,另外她身上還有jump女主角——《食戟之靈》的薙切繪里奈。

    如果面臨不得不換人的結局,代役的聲優還是小澤的還好,如果換成其他事務所的,前面的努力全部白費。

    種田媽媽不關心這些,急聲問醫生:「能治嗎?」

    「甲狀腺癌有四種病理,前三種預后都很好,最後一種死亡率高,但通常發病在老年人身上,而且只佔甲狀腺癌的5%。以種田梨紗的年紀和狀況來看,最後一種的幾率很低。」醫生耐心地回答。

    「那前三種呢?預后的壽命、還有影不影響正常生活?」

    「壽命多少會有影響。除了營養不良,會比之前瘦一些,正常生活和普通人沒有區別。好了。」醫生不再回答問題,「一切都要在詳細檢查、手術后,才能下定論,家屬趕緊辦理住院手續吧。」

    醫生走後,佐倉鈴音舉著手機說:

    「我剛剛問了認識的醫生,她說甲狀腺癌是癌症里預后最好的。像種醬這樣很早就檢查出來的,一周說不定就能出院,生存期也非常好。」

    「一周啊,嚇死我了。」種田梨紗拍著胸口:「休假一周也不錯。我要把遊戲機拿過來!」

    「不允許!」

    「媽媽!」

    氛圍暫時輕鬆起來,但結果,終究要等進一步檢查。

    四種病理類型,到底是哪一種?生存期長,到底又有多長?

    還有聲音是否能恢復?恢復的程度又怎樣?

    正常人說話?還是能像以前一樣變換聲線,長時間工作?

    中午的時候,小澤事務所的社長再三交代種田梨紗好好養病,事務所不會讓工作上的事影響她,讓她儘管放心。

    經紀人被留下來等結果。

    種田媽媽辦理好手續,帶著種田梨紗去換衣服,入住病房,其他人去醫院食堂吃飯。

    巨大的彷彿防空洞一般的空間,一排排餐桌餐椅冷凄凄的反著光,每人用餐盤取了東西。

    中野愛衣用筷子把味增湯攪拌好之後,一口沒喝的又放在那裡;

    佐倉鈴音一粒一粒地夾著米飯;

    ......

    大家幾乎都只吃了一半,便草草結束午飯時間。

    種田梨紗住的病房是單間,空間比櫻花庄的客廳還要大,廁所洗漱室和村上悠的卧室差不多大小。

    走進去的時候,種田梨紗正和她媽媽爭執,一定要把遊戲機帶過來。

    「為什麼不能帶?」

    「你是來住院的!玩什麼遊戲,安心養病!」

    「我是喉嚨上的病,為什麼不能玩遊戲?玩遊戲才能不說話,讓喉嚨更好的修養!」

    「我給你帶幾本書,遊戲別想了!」

    「憑什麼!」

    眾人不知該做出什麼表情的時候,一個護士進來。

    「醫院請保持安靜!還有病人現在的情況,不要大聲說話,最好不要說話。」

    母女倆安靜下來。

    護士又說了一些住院須知:醫院以外的東西不要再吃,每天會有護士送來營養餐等等之類。

    等護士要走的時候,種田媽媽拉著她,去走廊上說話。

    女孩們成一圈把病床圍起來,一邊小聲安慰,一邊制止種田梨紗說一句。

    村上悠看了看,沒有他說話的餘地,乾脆轉身出去了。

    走廊上,沒看到種田媽媽和護士。

    他走到拐角處的自動販賣機前,隨便買了一聽飲料,然後坐在一顆綠植旁的長椅上喝起來。

    不經意回頭,拐角后的長廊里,種田媽媽和護士說著話。

    她的手指不時地放在眼角的位置。

    飲料喝到一半,她走過來,看到村上悠。

    「村上君,」她眼角已經恢復正常,但聲音依然有些顫抖,「這段時間,拜託你經常來看望梨紗。」

    「醫生說了什麼嗎?」

    種田媽媽搖了搖頭:「沒有,結果還沒出來。剛才我問了護士,梨紗這個病,就算運氣好,不是第四種癥狀,也有很大概率會影響壽命,10年,20年,30年,誰也不知道能活多久。」

    10年不短,30年很長,也許有些人感受不到什麼,甚至巴不得在衰老之前,在不能享受美食和生活之前,結束這一生。

    但作為母親而言,10年,20年,30年,自己還活著,孩子卻要死了。

    村上悠輕聲安慰:「會沒事的。」

    種田媽媽只是點點頭,往病房走去,到了門口的時候,村上悠又看到她把手指放在眼角處。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
    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