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84.夜景二重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84.夜景二重奏字體大小: A+
     

    晚上回到櫻花庄,私立櫻丘輕音部的幾位少女,正在客廳與悠沐碧、東山柰柰閑聊。

    還有一個沒見過的女學生,大概是今年新入部的學妹。

    村上悠偶爾聽悠沐碧談起過這件事。

    她們大包小包的樂器——除了架子鼓——都擺放在客廳一角,正在商量明天,也就是周五,去哪裡的街頭表演。

    村上悠點頭打過招呼后,坐在自己直播用的電腦前。

    先查看川端編輯的回復,確認《搖曳旅行》后二十頁的分鏡和線稿都沒問題后,拿出中野愛衣送他的數位屏。

    調整好高度和位置,熟悉了一番軟體后,從第一頁開始,埋頭大畫特畫。

    中途貓兒弓著身子,跳到他膝蓋上,怡然自得地在這安了窩,睡起覺來。

    等他再次注意四周時,客廳里一個人也沒有,電腦桌邊放了咖啡,還有一些零食。

    右手習慣性地捏捏脖子,抬起左手,12:35。

    寫的時候,靈感時有時無,斷斷續續。現在畫漫畫,劇本和分鏡都確定好的情況下,一旦畫起來,竟然忘記了時間。

    五十頁正文,兩頁彩色插畫,還有一頁目錄。

    總計五十三頁,儘管只有線條,插畫沒有上色,正文也沒有填充黑色。

    但【島國最強輕作家漫畫家之家!!!】再次競爭{島國最快漫畫家}的時候,嘗試參賽,說不定能抬高自己作為{不能出版·三流}輕家的地位也不一定。

    村上悠喝著咖啡,撫摸著貓兒越來越柔順的毛髮,想著這個那個,放空大腦。

    接下來,他準備一鼓作氣把這個月的任務全部完成。

    短時間不睡,對他來說,沒有任何問題。

    況且在這十月的第一天,不,現在已經是第二天——也沒什麼區別,把這個月所有的任務完成,能讓他重溫從前:假期作業提前完成,成就感與空虛感交雜的異樣心情。

    「還沒睡嗎?」佐倉鈴音穿著深海色長袖絲綢睡衣,走進客廳。

    女人的睡衣不可思議,寬鬆又好像貼身,這讓她身材顯得玲瓏又豐潤。

    「還有一點。你呢,怎麼還沒睡?」」村上悠椅子轉了半圈,和她面對面。

    貓兒打了一個哈欠,然後繼續睡。

    「上廁所,正準備睡呢。」她湊到村上悠身前,看著數位屏,「需要幫忙嗎?」

    「嗯?」

    「不要瞧不起我,填充黑色還是會的呀!」

    「不是這個,」村上悠放下咖啡杯,「好端端地怎麼幫我?直播的時候不還看我不順眼嗎?」

    佐倉小姐給了他一個{明知故問}的白眼。

    「讓開。」

    她想伸手去抱貓,但貓卻不領情,立馬跳開,鑽回自己的小窩裡。

    佐倉小姐一邊在椅子上坐下,一邊憤憤不平地罵道:「是我把你帶回來的!沒良心的傢伙!」

    說完,她拿起筆,先是研究了一番,然後給角色的頭髮填充上黑色。

    「是這樣吧?」

    站在椅子邊的村上悠看了一眼,拿過筆。

    「這裡,加一點漸變;這裡,畫上明暗交界線,高光陰影,這樣就......你在聽嗎?」

    「啊?啊!在在在,你畫的真好啊。」佐倉小姐目光從村上悠的嘴唇上離開。

    等靜下心,她才認真打量村上悠改良后的頭髮。

    「人物的頭髮都要這樣畫嗎?」

    「旅行類的題材,讀者可能注意不到,但一旦少了光線,給人的感官就大大不同,景色也不生動了。」

    「但感覺好費時間啊。」

    「工作上的事,沒有費不費時間的說法。」

    「哦。對了,我聽說漫畫家都有很多助手,」佐倉小姐仰起小臉,「我給你做助手吧?怎麼樣?」

    村上悠笑道:「人氣聲優做助手,我可沒多麼錢。」

    佐倉小姐伸手拍了他一下,又把筆拿過去,給另一個格子里的人物頭髮填充顏色。

    「這次怎麼樣?」她驕傲地說。

    儘管被這傢伙迷惑,但大概的東西還是記住了,再加上有基礎,很容易就還原出來。

    「這次【佐倉綾音】站的位置又不同,你得在這裡加漸變。」

    「好煩啊。」佐倉小姐氣惱地用額頭,撞了她腦門前的村上悠的胸口一下,「而且怎麼可能記住每次位置時的光線角度啊!」

    角落裡的貓兒叫了一聲。

    貓的語言很奇特,很難直接轉換ChéngRén類語言,經過村上悠的加工后,大概意思是:

    「你們好吵啊,能不能讓我好好睡個覺。」

    「畫漫畫沒你平時畫著玩那麼容易。」村上悠捉弄道,「你知道漫畫家的標配是什麼嗎?」

    「暢銷漫畫書,還有好的設備?」

    「是女性時裝雜誌。」

    佐倉小姐乾涸而小巧的嘴唇微微張著:「為什麼?難道都是跟你一樣的變態?」

    「為了給女角色的衣服穿搭取材。」說完,村上悠姑且解釋一句,「我沒有時裝雜誌,無論男女。」

    「這樣啊,每一行果然都不容易呢。」佐倉小姐突然像是想起什麼似的說,「怪不得這些角色的便服都這麼熟悉,仔細看看,不都是我們平時的穿搭嗎?」

    「是啊。現實就是創作者任取任求的素材庫。」

    「那,畫那種漫畫的人,也會取材?」

    「大概。」村上悠也不確定,「《漫畫家與助手》里,不就有男主角為了畫好那種情節,想從女助手身上取材的情節。」

    「那只是單純的好色!」

    「上面不也說了,在取材之後,畫出了受歡迎的情節嗎?多少有點用處吧。」

    「你什麼意思?」

    佐倉小姐捂著自己睡衣領口,一臉警覺。

    「你做漫畫家的理由,不會就是為了這個目的吧?以後畫到我們去泡溫泉之類,真的讓我們泡在池子里給你取材?!」

    「雖然理由同樣很荒唐,但不是這方面。況且,」村上悠伸出一根食指,敲敲自己太陽穴,「你什麼樣子,我已經取材好了。」

    「你!立馬給我忘掉!」

    話是這樣說,村上悠知道她沒有真的生氣。

    在這個濕氣加重,起風了的秋夜,佐倉小姐的聲音輕到只給他一個人聽的程度。

    「佐倉,你看過川端康成的《雪國》嗎?」

    「那個開頭第一句是【穿過隧道,就是雪國】?」

    從她表情,可以得出她並沒有看過。

    只是像很多人聽過【這個妹妹我曾見過的】一樣——對作品只知道世人熟知那句。

    開始下雨了,外面。

    貓兒舒適地調整睡姿。

    【杏杏】猛地睜開眼,望著窗外下得稀里嘩啦的雨看了半響,然後又什麼事都沒發生似的重新趴下,尾巴一搖一晃。

    「原話是【穿過縣界長長的隧道,便是雪國。】。」

    「嗯?」佐倉小姐說,「你在《屆不到的愛戀》第三卷第二章里,就有一句【穿過區與區的交界,便是世田谷區】。你抄襲!」

    村上悠笑道:「寫怎麼能說抄襲呢?借鑒、引用,再不行,致敬也可以。」

    「狡辯!」佐倉小姐抿嘴笑起來。

    風聲越來越響,雨打在落地窗上的聲音也不小。

    村上悠看時間不早,讓她拉起來,自己重新坐下,拿起筆開始給畫上色。

    「你還沒說完的呢?好好的,突然提起什麼《雪國》?」佐倉小姐拉過旁邊的椅子,坐他旁邊。

    「裡面有一個情節。」

    「嗯?」佐倉小姐用鼻音問道。

    她似乎更享受此時此刻的莫名氣氛,對什麼《雪國》,什麼川端康成,統統不感興趣。

    「男主人公島村在第二次前往雪國時,再次遇到藝伎駒子。他伸出食指,對駒子說:'它最記得你呢'。」

    「什麼意思?」她問。

    「大概,島村哪怕隔了很久,仍然記得撫摸時的手感。」

    聽完這話,佐倉小姐逐漸把眼睛瞪得老大,表情一度讓人發笑。總之,不管是精緻女青年,還是人氣女聲優,都不該作出的表情。

    「你變態!你變態!你變態!」

    「畫稿,小心畫稿!」

    和外面雨水一般急的小拳頭,不斷落在村上悠身上。

    好一會兒,佐倉小姐才氣喘吁吁地停下,紅著臉說:

    「大變態!什麼島村,什麼村上,名字裡帶【村】的,都不是好東西!」

    「你說我變態就算了,島村不一樣,他可是若貝爾文學獎獲得者筆下的男主人公,他是藝術。」

    「狗屁藝術!就是變態!」

    「得,得,我是變態,島村是變態,川端康成也是變態,所有男人都是變態。」

    「不,就你一個人是變態。」

    村上悠笑道:「還不是你說了算。」

    佐倉小姐滿意地伏在桌上,凝視村上悠認真給角色上色。

    過了一會,就在她要睡著的時候,她然想起來:兩個人到底是為了什麼,才提起《雪國》來著?

    櫻花庄外雨密風急,沒等她想清楚,就已經睡過去了。

    過了一會兒,貓兒也終於發出均勻的呼吸,【杏杏】的尾巴不知什麼時候不再晃動。

    村上悠找了毯子給她蓋上,仍然在夜色中俯首工作。

    十月二日,晴,周五,昨晚的雨已經停了,但風還是很大。

    「村上君,昨天晚上什麼時候睡的?」東山奈奈一邊刷牙,一邊問。

    「三點。」

    「為什麼睡那麼晚?」中野愛衣停下擦臉的動作,「月刊的話,還有很多時間吧。」

    「工作量不多,就想著乾脆一次解決,接下來一個月可以不用再煩這件事。」

    「這樣啊。但也要注意身體哦。要不要我給你沖泡一杯咖啡?」

    「不用那麼麻煩。」

    「今天就不要騎摩托車了吧?在電車上休息一會兒。」中野愛衣一面囑託,一面側著臉,對著鏡子把髮夾夾在左耳上方。

    這不經意的動作,非常自然地散發出她特有的溫柔氣息,如同二十歲出頭的母親,在撫摸自己剛出生的嬰兒。

    包容間帶著性感的一面。

    「好。」村上悠點頭。

    「早上好。」佐倉鈴音打著哈欠,一搖一晃地走進洗漱室。

    「鈴音,怎麼了?昨晚下雨沒睡好嗎?」中野愛衣關心道。

    「昨晚下雨了嗎?」佐倉鈴音給牙刷擠了牙膏,有一下沒一下地刷著。

    東山柰柰雙手抱胸,努嘴肯定道:「鈴音昨晚肯定又在被窩裡偷偷做了壞事情。」

    「壞事情?」悠沐碧疑惑地問。

    「嗯?」中野愛衣也一臉疑惑。

    佐倉小姐把牙刷含在嘴裡,就去捏東山柰柰的臉。

    「啊!」

    「別跑!」

    「小心點,地上撒了水,別滑倒啦!」

    「鈴音姐!我的凳子!我還要用呢!」

    「喂。」

    一群人吵吵鬧鬧,等村上悠脫掉被牙膏弄髒的衣服,換上黑色襯衫,才總算出了門。

    十月番開始放送,村上悠參演的動畫,凡是有開播宣傳活動的,不管他戲份多少,出場前後,都有他的份。

    雖然活動出場的酬勞,比之前上漲很多,但考慮到他正火熱的人氣,對於資本來說,仍然是最好、最划得來的選擇。

    忙忙碌碌一天,到了晚上,吃完晚飯後,村上悠坐上電車,準備和島崎信長他們去喝酒。

    也許是白天颳了颱風的原因,天空中明明已經看不到太陽,卻仍是橙紅一片。

    到了銀座數寄屋,走進他們常去一家店。

    島崎信長和內田雄馬已經在等他。

    三人坐在吧台前喝酒,和打算重新裝修店面的店主閑聊。

    「為什麼,現在不是很好嗎?」島崎信長說。

    「不好不好。」店長直搖頭,「現在消費更多的是年輕人,我這家店的裝修不符合他們的風格。」

    「嗯,如果現代化一點,簡約一些,再私密一些,應該會有更多客人上門。」內田雄馬倒是很贊同。

    「我感覺挺好的。」島崎信長問村上悠,「村上,你感覺呢?」

    「裝修一下也不錯,要麼現代化,要麼古色古香,最怕的是沒特色。」村上悠把杯子里的瑪歌堡紅酒往嘴裡一含。

    市川春子因為《寶石之國》大賣,送給他的這瓶紅酒,味道的確不賴。

    醇厚圓潤的口感,沁人心脾。

    這酒原本也打算送給中野愛衣,但因為《毛衣品酒》錄製太慢,送酒的又太多,她就讓他拿著和朋友一起喝掉算了。

    「村上桑說的很有道理,現在就怕沒有特色。」店長拿起酒瓶,給村上悠斟酒,血一樣的硃紅色,倘入又圓又大的葡萄酒杯。

    「謝謝。」村上悠把杯子拿到鼻下,能聞到醇香。

    三人外加一個店長,把瑪歌堡喝光后,才離店。

    天色已經全部黑了。

    「下次去淺草寺那邊的一家店吧,聽說有三味線表演。」內田雄馬被風一吹,在店裡沒反應的臉,反而通紅起來。

    「聽起來高端,但欣賞不來呀。」島崎信長面色如常,只是情緒有些高昂。

    「要的是那個氛圍,我請客!」

    「你早說啊,我最喜歡三味線了!」

    「得了吧你!」

    「哈哈哈!」

    和他們告別後,村上悠獨自走路去皇居,賞夜景的同時,準備給自己《搖曳旅行》取材。

    皇居外苑也是著名的免費景點,內苑則要提前預約。

    這次興之所至的取材之旅不用說,過了參觀時間,進不去,倒是看到不少圍著皇居外夜跑的人。

    去而不得,結果看到這旅遊書上沒寫的場景,這一幕,也可以畫進漫畫。

    現實就是創作者任取任求的素材庫。

    在二重橋站,他搭車回了櫻花庄。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
    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