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83.歲月累積,她們變得不客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83.歲月累積,她們變得不客氣。字體大小: A+
     

    「最可愛,佐倉。」

    村上悠說完這句話,坐回沙發。

    手撐額頭的同時,把台本給了女主角種田梨紗,揮了揮手,示意這主持人他不幹了。

    「哈哈哈!」現場再次呈現出歡樂的氣氛。

    「嗯,就這樣,」種田梨紗把台本放膝蓋上,雙手在胸口合十,對著鏡頭,「接下來的活動,由我種田梨紗給大家主持,請大家多多關照。」

    其餘三位女青年熱烈地鼓起掌,發出{終於迎來真正領袖}一般的歡呼聲。

    「沒事吧,村上君?」中野愛衣笑著問。

    早見紗織打量著村上悠,說:「感覺精神上受到了不得了的傷害。」

    「恩?」佐倉小姐熠熠生輝的眸子滑到最左邊。

    被她視線注視著的某個傢伙,坐直身體:「沒有的事。只是......眉心不知道為什麼疼起來。也許來的路上,被風吹了。沒事,種醬請繼續。」

    佐倉小姐噗嗤一下,水仙花都要提前開啦。

    【村上:把,把刀放下!佐倉!】

    【眉心:是的,我疼了,真的。】

    【風:我又得罪了誰?】

    【YM事務所官方推特,剛說唯一神遵守交通規則,現在本人又暗示自己沒帶頭盔,哈哈哈!】

    【悠悠!!!】

    「既然村上君沒事了,那我們繼續吧。」種田梨紗笑著說,「下一個環節是:各位有沒有在生活中,因為不得已的原因或者善意而謊言。」

    中野愛衣對觀眾解釋:

    「有這個企劃的原因,是因為在《四月》這部動畫里,喜歡男主角十年的女主角,因為某些,嗯,不和大家劇透了——今天來看直播的觀眾應該有沒看過的吧,大家自己回去看哦,總之就是女主角對男主角撒了善意的謊言。」

    「嗯。」種田梨紗點頭,「還害得男主角,以為自己愛上了喜歡自己朋友的人呢。宮園薰你倒是直接一點啊,真是的!反正都要死了,先享受了再說啊!」

    「享受?」早見紗織一愣。

    「哈哈哈!」佐倉小姐的笑色把話題拐向奇怪的方向。

    「快住手啊!」中野愛衣笑著擺出不忍直視的表情,「有馬君和小薰還是初中生啊!」

    「哦?!」佐倉小姐指著顯示屏,「有觀眾說:【在初中已經享受過了】......現在的年輕人是不是太厲害了?到底怎麼回事?」

    「還有人說......【小學就開始享受】?!」

    「報警!立馬報警!這是犯罪!」

    「你們,給我純潔一點!!!」說出{反正要死,不如早享受}的種田梨紗,雙手抱胸,義正言辭地批評教育屏幕對面的觀眾。

    村上悠看她一眼,心悅誠服了。

    顯示屏上全是【是!】的彈幕。

    種田梨紗滿意地點點頭,「讓我們繼續話題吧,你們誰先來?」

    「撒過的謊嗎?」佐倉小姐問。

    「是啊。」種田梨紗點點頭。

    「嗯......」中野愛衣思忖一番,「好像沒有呢。突然之間,都不記得自己撒過哪些謊了。」

    「愛衣是不會撒謊的,是天使。」佐倉小姐的語氣神聖到沒有任何起伏,莊嚴地宣布。

    中野愛衣笑著輕輕拍打佐倉小姐的腿。

    早見紗織也說:「雖然肯定有,但一時間,嗯,還真想不起來自己撒過的謊。」

    「村上君,」種田梨紗不無看好戲地喊到村上悠的名字,「你肯定有吧?而且你記性很好。」

    對村上悠任何事情都很感興趣的佐倉小姐,立馬站出來:

    「沒錯!你連《四月》第十五話,早見桑台本有沒有拿錯都記得,肯定記得自己撒過的謊!」

    「村上君,拜託了。」早見紗織也不懷好意。

    村上悠看向唯一的希望:「中野桑......」

    「村上君,一個就好,請~」中野愛衣笑著攤開手。

    「......」

    【無依無靠!我家村上到底做錯了什麼!請加大力度!】

    【期待村上的謊言!哈哈!最好是能挨打的那種!】

    【村上能挨打?你在開玩笑?】

    【關鍵是,他不敢還手啊。】

    【這樣的話,我希望是能和唯一神成為醫院床友的那種毒打!】

    身邊人也好,屏幕對面的粉絲也好,沒有一個想幫村上悠。

    「善意的謊言......」村上悠陷入沉思。

    佐倉小姐提醒:「不得已撒的謊也行哦。」

    「有一件關於早見桑的事情。」村上悠說。

    「早見桑?」

    「我?」

    四人都好奇地看著他。

    村上悠解釋:「起因還要說到《漫畫家與助手》,我配音的【愛徒勇氣】是個變態……」

    「別說的你本人不是一樣。」

    「……而早見桑配音的【足須沙穗都】,雖然喜歡【愛徒勇氣】,但時不時會露出看人渣的眼神。」

    「這又怎麼了?」種田梨紗疑惑地問。

    「早見桑在配音的時候,也會跟著角色一起,用看人渣的眼神看我;角色說要殺掉愛【徒勇氣】時,她也一臉殺氣……」

    村上悠話還沒說完,幾人還有工作人員都「嘻嘻哈哈」毫無同情心地笑起來。

    直播間快活的像春天。

    「……早見桑的演技非常出色,所以我被看的很不自在。後來《春物》舉辦試音會,早見桑在事務所遇到我,問我為什麼沒有參加,我回答活動行程已經滿了。」

    「原來你騙我啊。」早見沙織笑著說。

    「抱歉。」村上悠老實認錯,「早見桑哪怕在體驗派里,演技也十分出色,每次聽你配音,我都感覺在和我說話一樣。」

    早見紗織對於自己被騙和村上悠的誇讚都毫不在意。

    前者不是什麼大事;

    後者業界眾所周知,村上悠夸人只有「演技好」一句,儘管他的語氣既不敷衍,也不應付,但也不是什麼值得高興的事。

    「那後來,為什麼又參加了呢?」她問。

    「渡航那傢伙,在我面前唱了一個多小時的歌,汗都快甩我臉上。」

    「哈哈,」早見紗織掩嘴而笑,「這倒是很符合渡航老師的風格。」

    在《春物》廣播和活動里,早見紗織也好,東山柰柰也好,都和這位多才多藝、唱跳都過得去的作者,打過不少交道。

    村上悠更不用說,除了寫輕剛入門這一點略差,唱歌可以,喝酒可以,打牌可以,被渡航看做自己人,引為知己。

    每次作家會後的二次會,都會被迫傾聽{他想娶聲音好聽女聲優}的遠大抱負。

    「我說完了,輪到你們。」

    「下面一個環節......」

    「喂。」村上悠不允許種田梨紗就這樣糊弄下去。

    「我們寶石一樣的少女,怎麼會說謊呢?」

    「沒錯!」佐倉小姐學著東山柰柰,在下巴下比了「八」。

    種田梨紗立馬跟上。

    隨後中野愛衣和早見紗織,也生疏地擺出同樣的姿勢。

    四張臉湊一起,在比尋常亮一些的燈光下,一起看著村上悠。

    三四秒后,村上悠無奈道:「得,得。」

    「哈哈哈~」四人扭作一團。

    「好了好了,」種田梨紗坐直身體,「最後一個壓軸節目,來了哦,大家。」

    「喔~~!」

    種田梨紗換上魔術師要讓觀眾見證奇迹的語氣和表情:「節目名字是......《四月是你的告白》!!!」

    「喔!!」其餘三位女聲優發出捧場的歡呼。

    村上悠在喝水。

    等聲音安靜下來,種田梨紗解釋:

    「《四月》因為小薰的謊言,變得讓人感動,但也有很多悲傷和遺憾。

    如果最後一段時間兩人互相表明心意,說不定小薰因為心情變好,病情也跟著好轉也不一定。

    所以,為了不讓大家錯過喜歡的人,接下來由我們,給大家展示如何對喜歡的人告白。」

    她合上台本,問:「在這之前,大家有過告白的經歷嗎?」

    「誒?」早見紗織驚訝。

    「誒?!」佐倉小姐也很驚訝,漂亮的眼珠子時不時偷看村上悠一眼,活像一隻老鼠去騷擾一隻貓時的神情。

    「嗯......」中野愛衣不知道說什麼。

    村上悠還在喝水。

    種田梨紗反應過來,自己的問題對於在座哪怕不走偶像路線的聲優來說,也不是能隨便聊的事。

    「這個問題就留著晚上一起吃飯的時候,我們私下裡聊吧。」

    【還不如不問呢,不問我就不會好奇了!】

    【好想知道早見桑有沒有談過戀愛!】

    【我想知道種田和佐倉】

    【其他我不管,我只想知道村上和中野以前在一起,是誰告白的】

    【悠悠!!!】

    「那要在怎麼演?」早見紗織問,「抽籤匹配嗎?但我們是五個人。」

    「我看看。」

    種田梨紗再次打開台本,翻了幾頁,才找到剛才那頁。

    「【由四位嘉賓對主持人輪流告白,主持人可以根據自己對對方告白的滿意程度,選擇答應和不答應。最後不答應的嘉賓,必須對著鏡頭再次表白一次。】」

    村上悠放下水,伸出右手,示意這個主持人的位置該還給他了。

    「幹什麼?」種田梨紗把台本緊緊抱著,胸部都被壓下去的程度,「剛才嫌棄麻煩,就把這孩子拋棄,現在有好處了,就想要回去?渣男!」

    「就是!」佐倉小姐摟著種田梨紗,也是胸部壓下去的程度。

    「哈哈~」中野和早見兩人笑個不停。

    「要不要設定一個場景呢?比如說教室,咖啡廳,公園之類?這樣好表演一些。」早見紗織提議。

    「好啊,我想想。」種田梨紗側臉離開佐倉小姐的鎖骨,「就相親會上,我被逼著相親,然後你們終於鼓起勇氣,衝進來跟我表白。」

    「這個場景很棒,很有感覺呢。」中野愛衣攥起小拳頭。

    「那,從誰開始呢?」

    「猜拳吧,輸了的人第一個,給大家示範一下。」早見紗織說。

    「喂——」村上悠發出被命運玩弄的嘆息。

    「哈哈哈哈!快快,石頭剪刀布!」

    村上悠站在鏡頭看不到的地方,假裝是要從房間外面走進來,準備去別人的相親會上告白。

    佐倉小姐臨時充當相親對象。

    她一手按在種田梨紗左肩沙發上,一手按在右肩沙發上,讓種田梨紗直面她的胸部,故作帥氣地說:「梨紗醬,我們結婚吧。」

    早見紗織在一旁笑著說:「這是相親嗎?尺度太大了吧。」

    「請不要這樣。」種田梨紗推開佐倉小姐,嬌弱地抱著台本。

    「梨紗醬!相信我!我會給你幸福的!」

    「那,柰柰、梨依熊、愛衣她們呢?」

    「呃......這個,那個,」佐倉小姐眼睛滴溜溜地轉,猛地說道:「我一個也離不開你們!如果你願意的話,請和我一起去說服她們好嗎?」

    「那種事情,不可能的!」種田梨紗傷心絕望。

    「為什麼不可能!你們都是我的翅膀啊!」

    【草】

    【村上:嗯?是誰在說我的台詞?】

    【真·人渣·後宮之王·佐倉鈴音】

    「村上君,快上呀~」中野愛衣看兩人快想不出台詞了,催村上悠上場。

    為了擺脫尷尬,村上悠使出渾身演技。

    他揮揮衣袖,這個動作,立馬讓人產生他穿著和服的錯覺。

    隨手拉了一下,好似那裡真的有一道門。信步進攝像頭,也給人走進房間的感覺。

    場景如下:

    【有個俊雅穿和服的年輕人,沒有敲門就走進屋子,他沒管任何人,只盯著人群中種田梨紗,站在門口就笑著說:

    「今晚的風不是梔子花香呢,但十月桂花也不賴,要不要一起去看看,說不定還能瞧見螢火蟲?」】

    「好。」種田梨紗用好像剛睡醒一樣迷濛語氣應道。

    咚咚咚提示告白成功到聲音響起。

    「難度太高了吧!」早見紗織都不能保持溫順的語氣,「我們後面還怎麼表演啊?」

    「不用了。」種田梨紗說,「我的心已經跟著他走了,你們不用表演了。」

    「喂!我不允許。」村上悠說。

    「怎麼了?」種田梨紗疑惑地問。

    「你只是想讓我一個人表演是不是?今天從頭到尾就我一個人在表演。這種事絕對不允許。」

    種田梨紗伸出右手,掌心朝著村上悠,一本正經地說:

    「相信我,我沒有這個.....哈哈哈!抱歉,憋不住了!哈哈!」

    「不管怎樣,你們每人必須表演一個。」

    「啊~」佐倉小姐伸了懶腰,「今天的《村上一人藝》真是精彩呢。」

    「是啊,不過好累啊,是不是該結束了呢。」

    「說的是啊,有點餓了,想吃飯去了。」

    「喂。」

    「今天的直播差不多結束了,接下來是宣傳時間。」種田梨紗開口,「《四月是你的謊言》今天晚上,從9:30開始,會在nico重播,請沒看過的觀眾一定要去看。」

    村上悠還準備說什麼。

    中野愛衣舉起動畫光碟:「動畫CD和BD都可以在亞馬遜上買到,裡面有聲優的評論音軌哦。大家如果想和我們一起看動畫,就請多多支持。」

    算了算了,這種活動早點結束也好。

    「活動CD也可以預約了。」早見紗織說,「屏幕下方現在出現的就是官網,預付金1200日元,CD會在11月開始陸續發貨。」

    「最後!」佐倉小姐小心翼翼地捧起宮園薰和澤部椿摟在一起的手辦,「就是角色手辦,同樣需要預約,預約地址也是......哇!這個角度不妙!」

    眾人被盯著手辦底部看的她吸引了注意力。

    原本攝像頭對準她手上的手辦,立馬被她用手擋住。

    「這可不能給你們看。」她說,「種醬,你看一下。」

    兩人像是在白天,看一件熒光物品似的捂著手辦,只把兩隻塗了指甲油的手展示給攝像頭。

    種田梨紗看了一眼,立馬捂著嘴,用訓斥的語氣說:「這,太不純潔了!」

    「村上,給你看看。」佐倉小姐說著,把手辦遞過來。

    「可以看?」

    「你是有馬公生啊,小薰和小椿被你看無所謂的呀。」

    「角色是角色,聲優是聲優。」村上悠一邊老生常談,一邊接過手辦。

    他信手把手辦倒過來,看了一下底部,也沒什麼,無非是樹脂的堆砌罷了。

    種田梨紗和佐倉小姐穿泳衣的樣子比這露的還多,沒有大不了的地方。

    話是這樣說,畢竟是宣傳工作,他配合道:「確實,很不妙這個角度......」

    「你個變態!誰讓你看下面了!」

    「......」

    當時這種語境,怎麼聽也是讓他看下面吧?

    村上悠抬起目光,四位或溫柔、或可愛、或漂亮、或兼具的女青年,立馬收起笑意,紛紛對他怒目而視。

    「老師,很討人厭呢。」早見紗織,《漫畫家與助手》,主角女助手【足須沙穗都】聲線。

    「哥~,H。」中野愛衣,《遊戲人生》,主角妹妹【白】聲線。

    「真是,饞嘴的孩子。」種田梨紗,《食戟之靈》,神之舌擁有者【薙切繪里奈】聲線。

    「抱歉。」村上悠,本音,無動於衷地把手辦放回去。

    活動結束后,五人準備去吃釘宮未夕代言、位於高島屋的那家壽司店。

    女聲優乘坐出租,村上悠一個騎摩托車。

    天已經徹底黑了,霓虹的光暈取代日光,支配了東京都。

    比起率先趕到等人,村上悠更喜歡慢慢騎摩托車,欣賞夜景。

    所以等他趕到高島屋,四位女聲優已經在商場飾品店和化妝品里逛起來,他們去吃飯的時候,是村上悠抵達半個小時以後的事情。

    不要等女人,也不讓女人等,在去往負一樓的電梯上,村上悠自我反省。

    負一樓里的人,比樓上化妝品、服飾店的人還要多。

    五人走過一家甜品和一家生鮮店,就看到了那家壽司店。

    釘宮未夕的代言視頻,在一塊小電視上循環播放。

    門口排著長隊,因為佐倉小姐提前預約,五個人直接進去。

    吃飯的時候,不時有人過來要簽名。等店長過來幫忙結尾,五人才算好好地吃一頓。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
    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