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81.一開始養成的習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81.一開始養成的習慣字體大小: A+
     

    「村上桑,中野桑,請測試一下麥克風,如果沒有問題的話,可以開始了。」

    「好的。」

    兩人接過工作人員遞來的領夾式麥克風,別在衣服領子上。

    「喂喂,村上君在嗎?今天我想吃炒飯!」

    「遵命。」

    測試結束,沒有問題。

    村上悠率先走進廚房,等工作人員比了「OK」的手勢,開始十月第一個下午的第一份工作。

    「歡迎來到村上食堂!我是店長村上悠!」

    「今天依舊在經營我的小店。高興的是,因為大家的支持和宣傳,本店的生意越來越好,甚至有人預定了座位!」

    「所以,我也要鼓足趕緊——準備兩道開胃小菜!蜂蜜拌魷魚須,以及,花生醬拌魷魚須!」

    ......

    「村上桑今天的情緒很好啊。」

    「有嗎?」中野愛衣問說話的女工作人員。

    「嗯。當然,村上桑工作一直盡心儘力,節目效果也很好。也許是我個人的感覺,只能從他身上感受到對工作的認真負責。問他本人樂意不樂意做這件事,恐怕會得到否定的回答。今天就不一樣了。村上桑有發生什麼高興的事嗎?」

    中野愛衣看著把給魷魚須淋上蜂蜜和花生醬,饒有興緻把它們攪拌成糟糕形狀的村上悠,嘴角笑了起來。

    「副業上取得一點小小的成功~」

    「村上桑真是了不起。」女工作人員眼神痴迷:「明明聲優的工作已經很辛苦了,還要去打其他工。」

    ......

    「小菜已經準備好,客人會什麼時候登門呢?」

    「不好意思,在營業嗎?」中野愛衣像一隻小鹿一樣,蹦進鏡頭裡。

    她今天的情緒也很好。

    「當然,請進。」

    中野愛衣哐當哐當直接走進廚房,湊到村上悠跟前。

    「村上君,你看,我帶什麼來了?」

    「這是?」

    「大·米·果·酒!」中野愛衣把瓶子對準攝像頭。

    「......」村上悠說,「白天還是晚上倒無所謂,但中野桑,現在是工作時間。」

    「有什麼關係嘛。反正喝不醉吧,我們兩個。」

    中野愛衣的酒量,只要不是喝到凌晨一兩點的酒席,通常來說是不會醉的。

    「《毛衣品酒》嗎?」

    中野愛衣失笑道:「村上君!沒有經過允許,不要提其他節目的名字啊!」

    「沒辦法,中野桑你站在我面前,而且還有酒的情況下,《毛衣品酒》四個字很自然的就會從嘴裡蹦出來。」

    「這樣啊,那你把酒放冰箱里吧,今天就不喝酒了。待會我給你沖泡一杯咖啡~」

    村上悠看著她的眼睛。

    「嗯?」中野愛衣偏過頭,也望著他。

    「沒什麼。」開始後悔的村上悠把酒放進冰箱,回頭看她還站在廚房裡。

    「中野桑,不用一直站著這裡,坐在客廳就好。」

    「我幫你打下手啊,和平時一樣,一個人坐在那裡好沒意思的。」

    不等村上悠解釋說明之前的嘉賓都是坐客廳,中野愛衣已經打開水龍頭,在嘩嘩的水聲中洗起手。

    「村上君,我中午飯特地沒吃呢,你可要好好發揮,多做一點。」

    「你不說要吃炒飯嗎?」

    「那是測試麥克風啊!真是的!」

    「得,得。」

    「哈哈哈。」中野愛衣低頭笑起來,她的臉上非常適合笑容。

    等她抬起頭時,用眼睛閃了村上悠一下,「得保證我滿意哦,要不然我會在其他客人那裡打差評,讓你的飯店經營不下去。」

    「真是一位挑剔的客人。」

    在做飯之前,兩人要一起品嘗開胃小菜。

    「嗯......」中野愛衣吃了一根花生醬魷魚須,半晌后,{這不行}地搖搖頭,「村上君,你感覺,怎麼樣呢?」

    她的嘴還在咀嚼,製作組採購的魷魚須,韌性依然出乎意料的好。

    「難吃。」

    「好直白!」

    總之,難吃到連吃了好幾次的村上悠都依然不想吃的魷魚須放一邊,兩人開始烹飪今天的料理。

    中野愛衣削著土豆,問道:「村上君,關於你這家店,我也是有所耳聞哦。」

    「哦?」村上悠在池子里殺魚。

    工作人員連續兩次,被村上悠做的料理饞得鏡頭裡全是「咕嚕咕嚕」吞咽口水的聲音,被觀眾一致好評,說{只能看不能吃,工作人員真可憐,我們好歹還能一邊吃飯一邊看}后,他們索性不買處理好的食材了。

    對村上悠,他們隨便找了個理由,說{處理過的新鮮程度,肯定比不上沒處理的,而且處理食材也是料理的一步啊。村上桑,麻煩你了。}

    「從種醬、未奈美醬她們那裡,聽了很多傳聞哦。」

    「說了什麼?」

    「未奈美醬說,吃了你的料理感覺到了天國。」

    「食材是製作組準備的,死了可別找我啊。」

    「村上君!去天國的方式錯啦!」中野愛衣停下削土頭,笑的極其開心地看著他。

    「種醬呢?她又說了什麼?」

    「她說,想住進櫻花庄呢。」中野愛衣笑著說:「可惜沒有多餘的房間了,要不然種醬一起住進來,感覺會更熱鬧!」

    「有道理。」

    村上悠用清水沖洗處理乾淨的魚,撇了眼中野愛衣美不勝收的腰部曲線,很奇怪她的態度。

    這不像是說出「男孩子猶猶豫豫可不好」的她。

    「她們兩個都給你的料理水平很好的讚揚呢。對了村上君,你的料理水平這麼高,為什麼不考慮這方面的打工呢?時薪會很高吧?」

    「雖然想買房子,但怎麼說好呢,我對於努力獲取財富,過上所謂的好日子,並沒有太多的追求。」村上悠回答。

    「為什麼呢?」

    「為什麼……」村上悠把魚放上烤架,火苗一瓢,吱吱作響,「一時間想不起合適的語言……就借用一句歌詞回答你吧。」

    「要唱歌嗎?好期待!」

    中野愛衣放下土頭和刀,輕輕鼓起掌,其他工作人員也跟著鼓掌。

    原本只是打算把台詞念一遍的村上悠......不過也無所謂。

    【花花世界,鴛鴦蝴蝶】

    【在人間已是顛】

    【何苦要上青天】

    【不如溫柔同眠】

    因為原曲是中文歌,被村上悠用島語的順序和語句唱出來,有些奇怪。

    還好他唱歌水平還過得去,不至於難聽和彆扭。

    而聽者,卻彷彿看到六歌仙縱歌歡舞的一生——晴是一天,雨也是一天。

    「好瀟洒啊!」中野愛衣敬佩地說。

    村上悠唱得和原版不一樣。

    原唱像追逐富貴名聲不得,看透后的驀然回首。而他卻像是身穿補丁,也要調戲路邊小娘子的洒脫不羈。

    「算不了什麼。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觀點。那些有追求、想站在高處的人,會罵我這樣的人不上進、沒出息;我這樣的人,會感覺這些人很可悲。就這樣。」

    中野愛衣很有共鳴,打算說兩句的時候,卻被導演阻止了。

    「人生道理你們晚上喝酒的時候再說,拜託了!」

    錄音棚里笑成一片。

    兩人也一起笑起來,然後削土豆的削土豆,烤魚的烤魚。

    隨著村上悠把調料撒上去,烤魚的香味蕩漾。

    攝影師吞咽著口水把鏡頭聚焦過來。

    微黃的魚皮泛起好看的褶皺,調味料均勻的鋪灑在上面,紅的褐的。

    油脂時不時滴落在烤架里,這時火苗一旺,滋滋聲就更響了。

    中野愛衣把土豆泡在水裡,湊過頭來看。

    「想吃?」村上悠問。

    「現在可以嗎?」

    「反正都是我們兩個吃,什麼時候不可以?」村上悠用筷子夾了一條魚給她。

    中野愛衣看著熱氣騰騰的魚,按照慣例給鏡頭前的觀眾「嘗一遍」,然後用嘴唇輕輕把金黃微焦、有些褶皺的魚皮,整張吃進嘴裡。

    「嗯——」她一臉滿足,「村上君,你也吃一條吧,真好吃!」

    「好。」

    「這多的一條,就給別人吧。」中野愛衣這話一說完,所有工作人員都看著她。

    三期節目,加上這期四期,每一次他們都一邊拍一邊流口水,想吃又吃不到——連剩下的都沒有。

    「請嘗嘗吧。」中野愛衣把多餘的那條烤魚,給了剛才說話的女工作人員。

    女工作人員小聲謝過後,先是各個角度拍照,然後在別人{我不好意思開口,但請你給留我一點}的眼神中,一個人全吃了。

    吃完后,她把筷子含到沒了味道,才依依不捨地拿出來。

    這樣的料理,也只有經常吃到的人,才會捨得分享給別人吧。

    中野愛衣原本就喜歡吃烤物,現在吃了烤魚后,癮一下子上來。

    「村上君,乾脆我們這次吃燒烤吧?」

    「燒烤?」

    「對啊,你看,這裡有茄子、土豆、五花肉還有和牛,」她每說一樣食材,都會用手指指著,真的和小孩一樣,「我們把這些烤了,然後再炒一碗飯,最夠搭上我的咖啡,怎麼樣?」

    光是說,中野愛衣自己已經露出迫不及待的表情。

    如此可愛活潑的中野愛衣十分少見。

    導演沒有出聲阻止,於是村上悠說:「怎麼都行。」

    「那就開始吧~!我先幫你處理需要處理的食材,然後你燒烤和炒飯,我來沖泡咖啡!」

    接下來,村上悠一會兒在菜板上切東西,一會兒在烤架前撒調料和翻滾食材。

    活像打擊樂的演奏者,且每一個動作都敏捷而準確的同時,又顯得遊刃有餘。

    導演及其他工作人員,都出神地看著這生活和藝術感併兼的一幕。

    「該洗的都洗好了,接下來就交給你了,村上君~」中野愛衣彈了彈做了美甲的手指,撒去上面的水珠。

    「好。」村上悠應道。

    中野愛衣開始準備沖泡咖啡,用製作組提前準備的工具。

    她一邊磨咖啡豆用,一邊問道:「村上君,你料理做得這麼好,有什麼訣竅嗎?或者說,料理的製作,最重要的是什麼呢?」

    「食材、刀功等基礎的就不說了,最主要的還是喜歡吧。」村上悠說。

    「原來村上君你喜歡料理啊?」

    「不喜歡。」

    「誒……」中野愛衣磨咖啡豆的動作都停止了,「那你之前說的,[最主要的還是喜歡],是什麼意思?」

    「有沒有天分另當別論。」

    「恩……那你感覺我在咖啡上有天分嗎?」

    「有的。」村上悠手裡的五花肉「pia」的一聲,油爆開來,火光把土豆、茄子映照得非常好看。

    中野愛衣繼續磨咖啡豆,姿勢更加隨意自然,看起來很有一手的樣子:「那拋開天賦,要想學好料理,最重要的是什麼呢?」

    村上悠想了想,刷選著辭彙。

    「對做菜無比的熱愛,對客人感同身受,抱著客人很有可能是坐了很久的車,專門來吃你做的菜的心態,如果能做到這些,就算一開始不行,將來也不會差。」

    「總之就是要對對客人懷有愛意吧?」中野愛衣總結道。

    「話是這樣說沒錯……」

    「嗯嗯,我理解了,這話題就到此為為止吧,我們來說說其他事情。」

    「其他事情?」

    「機會難得,讀一讀觀眾來信吧?怎麼樣呢?」

    「都可以。」

    中野愛衣便先拿了一封信,在桌上攤開,然後一面讀,一面磨咖啡豆。

    「感謝【風來的貓助】桑來信,哦~,村上君,這位觀眾好熟悉啊。」

    「恩,從我們出道開始,就一直支持我們,我在各個廣播里,讀過她很多來信。」

    「我和鈴音主持廣播的時候,她也會給我們寄信呢。看看這次她寫得什麼吧。

    【悠悠、中野桑,你們好。】

    你好!

    【聽到中野桑是這次《村上食堂》的嘉賓,我立馬寫了這封郵件,希望能夠被採納。】

    謝謝,已經在讀啰~

    【悠悠做的料理一看就非常好吃,現在我每天吃飯的時候,都會打開視頻,一邊看一邊吃!太羨慕中野桑每天都能吃到悠悠親手做得料理了】

    哈哈哈,的確很好吃哦~

    【兩位和其他聲優在九月底出席的活動,我也去看了,兩位唱歌好厲害!配音也好厲害!期待兩位的下一部作品!】

    謝謝。村上君你感覺呢?」

    「我感覺?」村上悠一愣,「什麼感覺?」

    中野愛衣忍不住無奈地笑起來,嬌嗔道:「人家一直支持我們,你說一聲謝謝啊!」

    「這個感覺啊。」村上悠還琢磨著,對方沒有提問題,自己能有什麼感覺,「多謝支持。」

    「【貓助】桑,真是抱歉。」中野愛衣對著鏡頭雙手合十,「村上君平時在生活中也是這麼遲鈍的一個人,但一直記得你哦,請繼續支持我們!」

    ……

    在村上悠一直保持下來的華羅庚燒水定律行為模式下,燒烤和炒飯同時做好了。

    另外一邊,中野愛衣在讀了三封信后,也把咖啡沖泡好。

    兩人把東西都挪到桌上。

    「我開動了。」

    都沒吃中飯的兩人,同時拿起勺子,在各自炒飯里同一角度挖了一勺,然後不分先後的放進嘴裡,最後同步放下勺子。

    錄音棚里其他人突然鼓起掌。

    中野愛衣不明所以、摸不著頭腦地對他們笑了笑,然後轉頭對村上悠說:

    「村上君,接下來是定價環節吧?前幾位嘉賓給你做的料理定價多少?說出來讓我參考一下。」

    「種醬是一萬日元。」

    「恩。」中野愛衣贊同地點點頭。

    「高橋桑是願意拿出身上所有的錢。」

    「那她當天身上帶了多少錢?」

    「三千日元。」

    「哈哈哈~,未奈美醬真可愛!」

    「內天真理桑,出價一萬五千日元。」

    「好高啊。恩……我應該定價多少好呢。」想著想著,中野愛衣又把一塊五花肉放在金黃的炒飯上,然後一起放進嘴裡:「恩——好好吃!」

    她微微鼓著腮幫子,暢快的咀嚼著。

    村上悠更喜歡吃素的,所以盯著烤出黃色硬殼的土豆吃。

    不管哪樣,和炒飯搭配起來都非常美味。

    「我決定了!」中野愛衣又吃了兩勺炒飯,一塊和牛肉后,「六千日元!」

    說完,她轉頭看向村上悠,解釋道:「考慮到成本,所以我才定這個價。而且客人都是經常合作的聲優們啊,不能太貴。」

    「六千日元的話,你和佐倉、東山,至今為止欠我多少錢了?」

    「要給錢嗎?!」

    「當然。」

    「恩……那村上君你感覺我的咖啡值多少錢?」

    「想用這個抵債?」

    「沒錯哦!」中野愛衣嫣然一笑,「說不定你還欠我錢呢!」

    「大概三千日元吧。」村上悠為了不讓這話顯得假,連喝了兩口最多200日元的咖啡。

    「我只是你的一半啊。以後得繼續努力才行,說不定會和玉子醬一樣厲害!到時候就可以償還債務了。」

    村上悠點點頭:「加油。」

    「對了,村上君,我們兩個一起做的,如果推出套餐的話,定價多少呢?」

    「一萬?」

    「為什麼?套餐不是應該便宜一些嗎?算了,這些問題就留著等我們一起開店再說吧。」中野愛衣對著鏡頭揮手,「今天就到這裡了,多謝款待~」

    村上悠對著鏡頭點點頭。

    兩三秒后。

    「村上君!」

    村上悠也只好傻兮兮地揮手:「多謝款待。」

    「哈哈哈~,抱歉,大家。」中野愛衣笑著對鏡頭道歉。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
    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