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79.不想飛翔的情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79.不想飛翔的情緒字體大小: A+
     

    村上悠本人感覺這件事相當無聊,但這並不妨礙事情到臨頭,他依然感到十分棘手。

    要是換了不相干的人,他當然可以一走了之,畢竟這是他們自己的事情,沒有義務對任何人解釋或者保證什麼。

    但眼前的這兩位,雖說和他本人沒有太多聯繫,但卻是必須慎重對待的人。

    如何開口呢,這麼複雜的心理。

    對於佐倉鈴音,事到如今,不僅僅是愛不愛的問題。

    村上悠感覺自己對她抱有一種責任——讓這麼喜歡自己的她,不再遭遇14年冬天那般寒冷的責任;

    而東山柰柰,平時一副可愛單純的樣子,但在他一個人面前卻又小心思滿滿。

    那份只想把最真實自己展現給他的情意,他已經深深感受到,甚至有了不讓其他人看到她這一面的想法;

    還有中野愛衣,她是自己與這個世界的橋樑:是她讓自己進入熱鬧的櫻花庄,是和她一起主持廣播的過程中,喜歡上聲優這個職業。

    她雨天打傘送自己,微笑的場景,是無論如何,怎麼也忘不了的;

    ......

    開不了口。

    但緘口不言也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如果我現在做出選擇,兩位長輩難道不會失望嗎?」村上悠開口道。

    東山父女,還有佐倉志伸,三人都看著他。

    「現在選柰柰有權,但要入贅;選鈴音有財,不用改姓;但這些,不應該成為這件事走向的影響。」

    「那是當然。」東山父親點頭,「我答應給你政治資源,前提就是你喜歡我女兒。要不然我栽培誰不行,非要找你一個從事聲優的傢伙。」

    「父親!不管村上君從事什麼工作,我都喜歡他!」

    東山父親冷著臉,心裡卻感嘆自己這麼多年的教育沒算白費。

    但一想到女兒現在心中排在第一的男性,已經不是自己,就怎麼看村上悠怎麼礙眼,臉上的冷意真實不少。

    「抱歉。」村上悠說,「請給我時間,思考、判斷的時間。我唯一能保證的,就是在明確自己的心意之前,絕不做任何對不起她們的事。」

    「男人的保證......」

    父親的話還沒說完,東山柰柰就開口道:「我相信村上君!」

    村上悠對她歉意地點點頭,東山柰柰沖他一笑。

    東山父親冷著臉,算是默認了。

    村上悠又看向佐倉志伸。

    從他說話開始,就一言不發的佐倉志伸,突然嫣然一笑。

    「好啊,我相信鈴音的眼光。」

    她看著村上悠的臉。

    「只是,村上君,思考時間長短倒是無所謂,但如果,最後鈴音被傷得很厲害,一蹶不振了,我希望你也能負起責任,把她恢復原樣后,再去找其他女人。」

    「......」村上悠一時間真的無話可說了。

    「我也是!」東山柰柰舉起手說,「我也要恢復原樣的保證!」

    如果現在只有村上悠和她兩個人的話,他一定會把她的丸子頭揉亂,讓她披散頭髮。

    「你這小傢伙。」志伸小姐不滿地揉捏著東山柰柰的小臉。

    「嗯——」東山柰柰閉著眼睛,仍由她捏自己的臉蛋,擺出{我是晚輩,我很乖巧}的樣子。

    「走吧,陪我去看看鈴音。」

    「嗯~!」

    「對了柰柰,你可別為了村上君,就不和鈴音好了。」

    「當然不會!我和鈴音要永遠在一起!」

    「那就好,阿姨和你說,男人只有需要依靠的時候才需要,平時還是閨蜜......」

    ......

    角落裡兩個男人,注視著兩個女人離開休息室。

    「村上君,作為男人,我能理解你。」東山父親在他身邊坐下,「但我也希望你能理解一個父親。要不是柰柰非你不可......」

    他手指眼神凌厲了一瞬間,隨後又鬆開皺起的眉頭,只是說了一句:「我不想看到她傷心委屈的樣子。」

    也許他是在給自己行為做出解釋,也許是給村上悠警告。

    「我也是。」村上悠說。

    東山父親側過臉盯著他,「希望你能說到做到。」

    「我保證不了什麼,只能,儘力而為。」

    東山父親點點頭,眼睛看向休息室的某處。

    過了好久,就在村上悠以為對方結束對話,默默等待女兒歸來,自己也準備開始繼續畫漫畫的時候。

    「我……算了。」

    東山父親欲言又止,嘆息一聲,起身微微佝僂著身體走了。

    山一樣重的責任感,壓在了村上悠的心上。

    一個小時之後,表演結束的女聲優陸陸續續回到休息室,沒有去換回自己的衣服,而是扎堆拍照。

    舞台上鋼琴和小提琴的聲音,傳到村上悠耳朵里。

    《愛的憂傷》,作曲:克萊斯勒,動畫十二話。

    村上悠記得很清楚。

    ——————

    活動結束后,櫻花庄的女人們和長輩一起去聚餐,村上悠拿著畫稿,獨自走出音樂廳。

    正是地平線把夕陽分成兩半的時分。

    村上悠不知道最近的車站在哪,也懶得導航,朝著左手邊發出盈盈橘色光芒的東京塔走去。

    那裡怎麼也能搭到車吧。

    抱著這樣的想法,等他七拐八拐,在一條河邊找到一個公交站台時,天色已經完全黑了。

    黑色的長發、挺翹的臀部、婀娜的背影,絕世美女站在公交站牌下,遙望著東京塔。

    村上悠走過去,和她同樣的角度看過去,沒發現什麼值得注意的東西。

    「啊!」種田梨紗嚇了一跳,包都從肩上滑下來。

    回過頭看到是村上悠,氣惱地捶了他一下:「你要死啦!嚇死我了!還以為有痴漢對著我做什麼呢。」

    她把包重新挎好,驚魂未定地拍著胸脯。

    「做什麼?這大庭廣眾下,能做什麼?」

    「別說了,昨天我看到一部電影,上面一個猥瑣男就在大街上偷偷對著女人背影那什麼什麼,現在都有心理陰影了。」

    「什麼{什麼什麼}?」

    「你故意的吧!」種田梨紗的美眸,在黑暗中透露著不是很和善的光芒。

    村上悠笑了笑,「沒和你母親去吃飯?」

    「吃了。」

    「吃了?」

    雖然他不認識路,走到這裡的確費了不少時間,但怎麼也不至於花上女人吃一頓飯的功夫。

    「吃到一半,我媽就開始說相親的事,煩死了,吃完直接走了。」種田梨紗解釋。

    「又是豪德寺嗎?那裡的梔子花開得很好,是一個相親的好地方。」

    「花開得好?人就不美嗎?」

    「美。」

    絕世美女沒好氣地說:「真敷衍。」

    「那你要去相親嗎?」村上悠問她。

    「男人真是喜歡吃醋,放心吧。」她無可奈何地搖搖頭,「我會替你好好保護自己的。」

    「......」村上悠轉換了話題,「晚上還有工作?」

    聲優在晚上經常會有直播、廣播等安排。

    「沒有,你呢?」

    「一樣。」

    「既然這樣,不如直接去我那裡拿漫畫工具吧?你自己挑選用得著的,省了我帶給你的麻煩。」

    「現在?」

    「對啊,怎麼了?」

    種田梨紗理所當然的表情和語氣,讓村上悠很難把她,和剛才擔心公路痴漢的膽小形象聯繫起來。

    不過既然對方無所謂,自己也沒有成為痴漢的打算,再加上沒事可做,村上悠答應下來。

    好像商量好似的,兩人剛說完,公交車就來了。

    兩人上了車,種田梨紗直奔最後面的座位,村上悠跟上去。

    她坐定后,促狹地看著村上悠:「知道我為什麼坐這裡嗎?」

    她擺出一副你肯定猜不著的表情。

    「你要去醫院?」村上悠問。

    《四月是你的謊言》,有女主角乘坐公交車回醫院的一幕,坐的就是最後排的位置。

    「你居然能猜到?」她笑起來,「不過不是去醫院,而是我是女主角的意思。而你,村上君,你是男主角。」

    「我倒是會彈鋼琴,問題是,你會小提琴嗎?」

    「會啊,不過不好聽而已。」

    「得,得。」

    「哈哈哈,你什麼語氣?怎麼跟講相聲一樣!」

    「有嗎?」

    「沒人和你說過?」

    「你是第一個。」

    「我是你的第一個?」種田梨紗好奇地問。

    「說我說話語氣奇怪的第一個。」

    「你好慫哦。」種田梨紗整理一下自己秀美烏黑的長發,「是不是因為沒錢沒房,所以不敢大膽追求我?」

    村上悠雙手抱胸,背靠著座位,閉上眼,悠閑著嘆息:「累了。我要睡了。」

    「膽小鬼!」

    從後窗傳來的東京塔的橘色光芒突然變了,種田梨紗回頭看去,粉色的光暈,上面碩大的愛心看的清清楚楚。

    車到惠比壽,種田梨紗叫醒居然真的睡過去的村上悠。

    「真有的你,村上。」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村上悠伸了懶腰,回道:「可不是。」

    種田梨紗搖搖頭,領著他上了公寓電梯。

    公寓既不豪華也不氣派,中規中矩,一室一廳。

    客廳里只有一張矮桌,矮桌下鋪了毛茸茸的毯子。

    此外,既沒有供客人坐的椅子,也沒有沙發,好像主人預料到肯定不會有客人這種東西上門似的。

    「我去換下衣服。」種田梨紗走進卧室。

    村上悠在客廳里還沒走兩步,她又探出頭,叮囑道:「毯子不準踩,要上去記得脫鞋。」

    不等他應答,又縮了回去。

    村上悠沒打算久留,也就不去脫鞋。他走到窗前,看著夜晚的東京都。

    澀谷距離這裡不遠,那裡的車水馬龍,熱鬧夜景,村上悠看得很清楚。

    種田梨紗很快出來,穿了一身估計是高中時的運動服。

    幹練了,也年輕了。

    她撩起袖子,露出雪白的手腕,打開一個柜子:「東西不知道放哪,得好好找找。」

    「需要幫忙?」

    「別搗亂。」種田梨紗動作不停,「穿白襯衫能做什麼?」

    1000日元的襯衫,能得到絕世美女這樣的珍重,也不算白過了這「衣生」。

    「這是網點紙。」

    「這是蘸水筆。」

    「這是各種尺子。」

    ......

    很快地上擺了一大堆東西。

    村上悠拿著網電子和蘸水筆:「這兩個東西,怎麼用?」

    種田梨紗停下翻找的動作,客廳里一下子安靜下來。

    「你不知道?」

    「......懂一些。」

    「怎麼用?」

    「嗯......」

    「東京人?」

    「是。」

    種田梨紗無奈地嘆了口氣,指著矮桌:「把東西搬到桌上去。記得脫鞋。」

    村上悠把地上所有東西都搬到桌上,無所事事地坐在毯子上。

    矮桌上放了雜誌,村上悠看了下,全是遊戲情報,哪款遊戲得了什麼獎,哪款遊戲這個月發售之類。

    「我送你的書呢?」他對還在翻找的種田梨紗問。

    「怎麼了?」

    「沒事幹,打發時間。」

    「在卧室床頭櫃,自己去拿。」

    村上悠起身,懶得床上寫,穿著襪子走進卧室。

    卧室布置和客廳風格完全不一樣。

    軟椅、電視機、遊戲機、電腦等等,雜亂地擺著;

    床上,剛換下來的外套、裙子、上身內衣,堆放在一起;

    房間里唯一整齊的,只有那幾排粘土人。

    村上悠走到床前,也不管第幾卷,隨便拿了一本。

    等他出來,種田梨紗正好結束翻找,抱著一堆東西走到矮桌邊。

    他拿書打發時間的意義在哪裡?

    「坐我邊上來。」種田梨紗說。

    村上悠坐過去。

    「你看這個蘸水筆,它的筆觸很靈活;

    碳素墨水的話,可以使稿件長時間存放下依然能保持線條的黑度,使用圓珠筆或油性筆的話時間久了可能會出現變色的情況;

    網點紙......」

    種田梨紗把一大堆工具的各種用途,都和他說了一遍。

    「畫漫畫真的用得上這麼多工具?」村上悠問。

    「當然不是。分手繪和電腦繪畫,手繪多一些。而且工具這種東西,怎麼說呢,你一開始一支鉛筆和一本習題冊就能畫,但隨著你慢慢畫下去,就會想著換上更好的工具。」

    「這樣。那我還是選擇電腦繪畫吧,手繪看起來很麻煩。」

    「都可以。」種田梨紗無所謂地說,「我卧室有一套完整的觸控板,你拿去用好了。」

    「放在卧室里,你自己也在使用吧?」

    「閑的沒事,想畫畫的時候,會用一下。」

    「那我還是自己去買一套。」

    「你知道買什麼?哪個牌子好嗎?」種田梨紗問。

    「想買的話,總有辦法知道吧。」村上悠老實回答。

    「也對,你認識很多漫畫家朋友。」種田梨紗點點頭,又突然想起似地說:「那你今天不是白來了嗎?」

    「沒什麼,反正回櫻花庄也沒事可做。」

    「吃飯了嗎?」

    「沒有。」

    「我請你吃!」

    「你不是吃過了嗎?」村上悠問。

    「沒吃飽,你稍等。」種田梨紗利落地站起來,胸前沒有束縛的事物抖了抖。

    「等等,你做飯?」

    「對啊,放心好了,保證味道不錯!」

    「有拿手菜?還是後來練習過?」

    「你等著就行。」

    很快,種田梨紗端著兩桶泡麵過來,然後又從冰箱里拿了雪碧。

    「怎麼樣?味道肯定不錯吧?不過要再等兩分鐘才可以吃。」

    「你平時都吃這個嗎?」

    「對啊,又沒有人給我做晚飯。」種田梨紗遞了一聽雪碧給他,「怎麼樣,要不要和我合租,給我一個人做飯?」

    「你這裡也沒有第二個卧室吧?」村上悠慢慢喝著。

    「睡一起啊。」

    「你媽不是還讓你相親嗎?和我睡一起不會影響你?」

    「相親對象是你不就好了?」

    村上悠無話可說,只好默默地低頭喝雪碧。

    種田梨紗又說:「要不要一邊看點東西,一邊吃飯?」

    「可以。」

    她走進卧室,再次出來的時候,手裡捧著筆記本電腦。

    「看什麼電影?」她的手指在觸摸板上撥弄著,「要不要看我跟你說的那個?變態在馬路上對女孩子做那種事?」

    「真有你的,種醬。」

    村上悠說完這句話,種田梨紗手立馬離開電腦,伸了一個懶腰,打著誇張的哈欠:「可不是。」

    做完這套動作,她問村上悠:「欠揍嗎?」

    「不至於。」

    「我感覺很欠揍!」

    兩人吃泡麵的時候,就看那部馬路痴漢的電影。

    其實也沒怎麼,{什麼什麼}的時候,是從背部拍攝,觀影者只能通過動作和表情猜測發生了什麼事。

    「知道{什麼什麼}是什麼了吧?」

    「撒尿?」

    「走的時候!記得把垃圾給我扔了!」

    「唔。」

    ——————

    回到櫻花庄,已經八點。

    其他人都還沒有回來,村上悠洗完澡,一面聽著貓兒說著他的【白】有多好,一面餵了【落湯雞】荷蘭豆,給【杏杏】剝了火腿腸。

    等到九點,外面傳來開門聲。

    「悠哥哥!我們回來啦!」

    「村上君~!」

    「村上君,吃晚飯了嗎?我給你帶了東西。」

    「外面的東西真是難吃,村上,你給我做一點吃的吧,求你了~~,面也可以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
    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