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78.再次來不及的一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78.再次來不及的一天字體大小: A+
     

    時間回到村上悠離開東山家的那一刻。

    東山父親手裡握著兩枚棋子,讓它們在掌心擠壓翻滾,眼睛盯著殘留的棋局。

    「父親。」送完村上悠的女兒回到客廳。

    「他走啦?」

    說著,東山父親攤開手,讓手裡的兩枚棋子滑落進棋盒裡,然後把棋盤的的棋子也一一收好。

    他已經弄清楚,村上悠在哪一手給自己下的套。

    「嗯。」女兒的興緻不高,沒了平時的活潑語氣。

    東山父親看了她一眼。

    對於女兒到底有多喜歡村上悠這個人,他今天算是清楚的認識到了。

    一年前,她說為了夢想努力奮鬥,要和佐倉家的女兒出去合租,自己只當小孩子感情好,同時對在外面住在一起很新奇,所以沒有反對就同意了。

    自己年輕的時候,不也時不時和佐倉雅文背著背包出去旅行,晚上睡一張床嘛。

    一開始,女兒每周都會回來一次,說上音樂課、上舞蹈課、參加同期聚餐等等話題。

    那時候,關於村上悠的事情,她只提了一句「遇到了朋友的人渣前男友。」

    六月,還是每周回來一次。

    自己照常中午回來和她一起吃飯,她滔滔不絕地說了好多話。

    租房的洗衣機壞了,她去洗衣店洗衣服,像傻子一樣唱了歌,找到了新曲的靈感。

    「父親,黑人真的很喜歡音樂呢,對了,那個人渣男友也在。」

    「我們去集訓了,放了煙火,去神社許願,真好玩!早知道我高中就不努力學習了,多參加社團活動。」

    到了七月,女兒就很不對勁,兩周才回來一次,話題也總是離不開櫻花庄。

    這也沒什麼,只是那個叫村上悠的小子出現的頻率太高了。

    女兒在說到他的時候,會不自覺的露出笑意。

    「父親,上周日晚上,為了唱好歌,大家陪我坐新幹線去尋找靈感,你知道怎麼了嗎?一出門就下雨啦!哈哈!結果害的村上君跑出來給我們送傘!」

    「之後他被我們拉著一起去了,他當時只穿了短袖短褲,哈哈哈,想起來就好好笑哦!」

    「村上君在院子種的土豆發芽了,說不定以後我們能吃上自己種的土豆。」

    八月。

    「村上君種的土豆為什麼發芽后就不繼續長大呢?」

    九月。

    「村上君種的土豆死掉了,真可惜。不過他的朋友一直給他寄蔬菜,很新鮮。」

    「村上君......」

    「村上君......」

    要不是女兒從小在女校長大,進入大學后也沒有提起過任何男性,他真要懷疑,女兒出去合租是在騙他——根本不是和佐倉家的女兒一起,而是和這個叫村上的男人一起。

    村上悠這個的人資料,在住進櫻花庄的那天,他就已經看過。

    東京出生,埼玉大學畢業,無父無母,徹徹底底的窮小子,也沒什麼本事。

    女兒對他的印象也是「人渣」之類的壞印象。

    之所以讓他住進櫻花庄,是看在他是好朋友的前男友,再加上原本的出租屋發霉,不能住人的原因。

    自己因此也沒說什麼,只是提醒她注意安全。

    時間慢慢過去,那個叫村上悠的男人,的確沒有對他女兒做什麼,但他開始懷疑,自己女兒是不是要對別人做什麼?

    「父親,你說我們家就我一個女兒,以後找丈夫,找二男或者無父無母的怎樣?」

    「無父無母?」

    「對啊,這樣可以讓對方改姓,東山家的姓就可以延續下去了!」

    「......」

    今天,女兒回來,儘管是周一工作日,但他仍舊回家準備一起吃飯。

    結果看到在東山家大門口,東山家的女兒,坐在地上,抱著一個男人的腿死活不鬆手。

    那個男人他也見過,下過一回五子棋,對方的水平對於偶爾玩玩的普通人而言,已經是相當不錯。

    他的怒火足以把庭院里所有的松樹燒得精光。

    但他又不得不忍耐,因為坐在地上的女兒的表情,不是他想象中的哭泣、傷心難過,而是在故作可愛。

    儘管動作讓他看不懂,但這的確是女孩在向男孩撒嬌的場面。

    這就把人帶家裡了?

    算了算了,她喜歡上對方自己也早有感覺。

    況且自己也從沒有想過,從自己女兒的婚姻上得到什麼。

    但是,他們在一起之前,村上悠埼玉大學畢業也好,孤兒也好,沒錢也好,通通無所謂;和自己女兒在一起之後,聲優絕對不行。

    自己好心安排他從政,為他鋪路,對方卻不領情。

    對於這種自以為是的年輕人,他是沒什麼耐心的……前提是女兒不喜歡對方。

    接著自己提出下五子棋,女兒為對方加油,贏了之後高興地歡呼。

    但現在,把村上悠送走的她,卻一臉失落。

    是因為對方走了?不,他們今晚就能見面

    那只有剛才的棋局了。

    女兒表面在為對方加油,其實還是認為自己父親能贏吧?

    東山父親沒有懊悔自己的失敗,反而高興起來——女兒也想讓對方從政?只是不想逼自己喜歡的人做決定?

    這個惡人,他做父親的當定了!

    既能讓女兒在對方心裡更溫柔體貼,又能讓東山家的事業得到繼承,何樂而不為?

    「柰柰,」棋子都收拾好后,他開口說:「村上君今天下午是什麼活動?」

    「一部動畫的音樂會。」

    「他還會唱歌?」東山父親對這個並不感興趣。

    「當然啰!」東山柰柰得意著小臉,「村上君唱歌可厲害了,比我都厲害!」

    「這樣啊,那我們一起去聽聽?」

    「可是父親,你下午有空嗎?不需要工作嗎?」東山柰柰疑惑道。

    「最近首相又和東京知事吵起來了,想讓我去當和事佬,我才不去。」東山父親哄小孩一樣裝出滿不情願的樣子,「這個時間,陪女兒去聽一場音樂會不是更好嗎?」

    「真的嗎?太好啦!走吧父親!」

    「誒,等等,司機還沒回來呢。」

    「對哦,誒嘿嘿!」

    ——————

    司機回來后,他在女兒的催促下換好衣服,一起趕到三得利音樂廳。

    這家音樂廳就算在整個亞洲也非常出名,他進去聽過幾次。在裡面演奏的音樂,就算是不懂音樂的他,也知道是偏高雅的類型。

    所以他很奇怪,一部動畫為什麼能在這裡、會在這裡,舉辦音樂會。

    兩人坐在座位上,他問了女兒這個問題。

    「父親,動畫名字叫《四月是你的謊言》,講的是天才鋼琴家和小提琴演奏家之間的故事。裡面有很多鋼琴曲和小提琴曲。」

    「原來是這樣。」他點點頭,「村上君也會彈鋼琴?」

    「恩……沒聽他彈過,但他肯定會!」

    對於女兒被愛情沖昏頭腦的自信,他不置可否的點點頭。

    對於將來的女婿,能不能看懂五線譜他都不在乎,更何況彈鋼琴。只要在欣賞的時候,能說出幾句不失體面的點評就可以。

    政客多才多藝固然富有人格魅力,但根本性的東西不是這些。

    遠處走來一個熟人。

    「志伸阿姨?」東山柰柰喊道,「你也來啦?」

    「好久不見。」東山父親點頭。

    「你們好。」佐倉志伸笑著打招呼,坐在東山柰柰旁邊,「柰柰醬,你也來看鈴音表演嗎?」

    「嗯嗯,是啊!」東山柰柰親切地挽著她的手,乖巧地回答道。

    「最近雅文怎麼樣了?」東山父親比較關心自己的好友。

    「在國外談生意。」志伸小姐說,「對了柰柰,他說過兩天給給鈴音寄些國外的最新款秋裝,你要嗎?」

    「好啊,麻煩雅文叔叔了。」

    「尺碼沒變吧?」

    「沒有沒有,還是和以前一樣。」

    「年輕就是好,聽鈴音說你們吃的不少呢,居然一點都不長胖。阿姨我為了保持身材,不知道付出多少努力呢。」

    「我唯一的夢想,就是到了阿姨這樣的年紀,有阿姨一半的身材就好了。」

    志伸小姐親昵地捏捏她的小鼻子,雖然女兒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但她更喜歡柰柰這樣的可愛風格。

    和女兒在一起的時候,兩人穿一件衣服,誰要是穿不下,或者不好看,那肯定少不了一陣嘲諷。

    可憐她四十幾歲,生過孩子的人,還要和年輕姑娘比身材。

    活得十分辛苦。

    「對了,今天不是周一嗎,你怎麼有空來這裡看我家女兒表演?」志伸小姐對東山父親說。

    「來審查女婿。」東山父親不無得意地說。

    兩家關係好歸好,誰女兒更出色是永遠不能妥協的。

    現在自己女兒已經有了對象,長相還萬里挑一,雖然在他看來沒什麼用,但也是倍長面子的事。

    特別是對方女兒沒有對象的情況下。

    「女婿?」志伸小姐看著東山柰柰,笑著問:「柰柰有男朋友啦?」

    「父親!」東山柰柰氣惱地對父親抱怨一句,然後對志伸小姐解釋:「還沒有在一起,只是,有那個意思,嘿嘿。」

    她羞澀地笑了笑。

    「挺好啊。」志伸小姐笑著點頭,「不像我們家鈴音,現在還是一頭熱。」

    突然想起來的東山柰柰:「恩……」

    百無聊賴,原本不想和女人聊天的東山父親,在座位上撐起身體:

    「一頭熱?看來還是我家柰柰比較出色嘛。」

    「父親……」東山柰柰。

    志伸小姐倒沒什麼,笑著說:「柰柰本來就比鈴音懂事。」

    「志伸阿姨……」東山柰柰。

    「哈哈,我們兩家就雅文那傢伙最沒眼光。」東山父親舒坦地再次把身體在座位上放軟,「對了,鈴音喜歡哪個小子?她雖然沒有我家柰柰可愛,但也不差啊,怎麼會一頭熱呢?」

    「父親……」東山柰柰。

    志伸小姐嘆氣:「一個叫村上悠的聲優,人嘛,倒是挺有趣,長得也夠帥……」

    「你說什麼?」東山父親再次坐直身體。

    志伸小姐一愣,隨後說道:「怎麼了你?這麼大年紀還像以前一樣大驚小怪?」

    東山父親準備說點什麼,卻被自己女兒拉了拉衣袖。

    他心中荒誕的情緒暫時被壓制住,隨後想到:鈴音一頭熱、村上悠上了自家的門……村上悠為了自己女兒拒絕了佐倉鈴音?

    得出這個結論后,東山父親明白了女兒的苦楚,雖然他心中非常得意,但這種事反而不好炫耀了。

    他架起腿,鞋尖畫著圈,十指交叉,淡定地說:「沒什麼,只是聽柰柰說起過這個名字。」

    「就是和她們合租在一起的那個村上悠,很優秀的一個年輕人。」志伸小姐笑著說。

    「哦,這樣。」東山父親漫不經心地點頭,對於接下來兩個女性之間的話題不再參與。

    他一開始還想著怎麼在佐倉雅文面前安慰式的炫耀,現在卻為兩個孩子的友誼擔憂起來。

    他的女兒已經無藥可救,非那小子不嫁。現在,唯有希望佐倉鈴音那丫頭陷得不深。

    過了一會兒,一個叫悠沐碧的小孩彎著腰跑過來,和自己女兒、還有佐倉雅文他老婆抱在一起。

    三人看起來像是三姐妹。

    燈光暗下來,所有觀眾自覺的不再發出聲音。一蹦一跳的悠沐碧也乖乖地坐在兩人中間。

    大幕拉開,歌聲響起,十幾個人出現在舞台上。

    志伸小姐第一時間去看自己女兒,但不得不被女兒身邊,那個穿西裝的年輕人吸引。

    村上悠的長相,不管見過幾次,下次一見面,準保又會讓她感到舒適。

    就像風吹動窗帘的午後,她要睡不睡,沉浸在漫無邊際的思緒中。

    東山父親作為一個男人,對村上悠的長相不為所動,但站在父親的立場,他滿意的點了點頭。

    或許因為知道這是動畫的音樂會,先入為主的原因,歌曲在他看來一般。

    剛聽了沒兩句,還沒等他理清從哪開始思考公務,場館內響起喧囂聲。

    「悠悠!悠悠!」

    「悠悠唱啊!!!」

    「我們要聽悠悠唱歌!」

    這是假唱被當場抓住了?東山父親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身敗名裂,退出聲優圈,沉寂一年進入政壇,這樣的不是最好的安排嗎?

    他抬起頭看向舞台。

    那些剛才還光彩奪目的聲優歌手們,現在一個個像被拎著脖子的鴨子,領唱那個年輕女歌手更是已經慌亂了陣腳。

    「放心吧。」他聽到那個矮個子小女孩對佐倉志伸說,「悠哥哥很厲害的!」

    多麼熟悉,剛才自己女兒也是用這樣的口吻,和自己說村上悠肯定擅長彈鋼琴。

    東山父親搖搖頭,想起上學時學的一片中國古文:【君美甚,徐公何能及君也】

    果然身邊人的話,不能盲目相信,那這次,東京知事和自己說財政上沒錢資助中央政府,到底是真......

    「是你,是你告訴我」

    「若能在黑暗中綻放光芒」

    「便能化作星空」

    他的思緒一下子被打斷,渾身上下的血液像是要倒流而出,然後心臟跳動,充滿年輕活力的新血開始支配血管。

    由此,他不得不忘掉東京知事與首相的矛盾,看向舞台上的小小聲優。

    「啊——!!!」

    「悠悠——!!!」

    「唯一神!!!」

    「村上!最強——!!!」

    靜止不動,渾身上下又全是一定要做點什麼的想法的東山父親,被大廳里五千多人的「悠悠!!!」聲嚇了一跳。

    這些人簡直瘋了。

    他拉回站起來歡呼的東山柰柰,問她:「他是偶爾這樣,還是一直這樣?」

    「什麼?」東山柰柰沒聽清楚。

    「我問你,村上他是只有唱歌的時候這樣,還是一直這樣?」

    {這樣},就是聽到他一人獨唱,被他鼓動,情不自禁要皈依他的情緒。

    「看他想不想吧。」

    女兒偏心的話,讓他清醒過來——他不想承認,其實原因是舞台上村上悠不再獨唱。

    自己什麼樣的演講沒聽過?

    到了這個年紀和地位,就算那些演講界數一數二的人物,發揮到極致的演出,也動搖不了的自己想法。

    有時候甚至感覺他們很可笑。

    村上悠能讓自己激動,應該是唱歌了得的原因。

    要不然,隨便一通演講,都有這種煽動人心到自己被影響的本事......

    ......民主投票,還有存在的意義嗎?

    他笑著搖了搖頭,平復心情,不再想這件不可思議的事情,但也沒去想政務上的事,開始安心聽歌。

    另外一邊,佐倉志伸努力在合唱中,捕捉自己女兒和村上悠的聲音。

    這是一件很辛苦的事,特別是在大家的情緒被村上悠帶動,每個人都在狂呼亂喊的情況下。

    但又是無法讓人拒絕的一件事,每當聽到他們兩個的聲音,她都會感到欣慰。

    歌唱完的時候,佐倉志伸注意到,包括那個領唱的女歌手在內,舞台上所有女性下意識都想和村上悠對視。

    但村上悠卻誰也沒看,只是嘴角帶著笑容,似乎很高興能給大家帶來一場酣暢淋漓的演出。

    看來自己的女兒,最近的進展不是很順利。

    等過了自我介紹完,東山父親和佐倉志伸再次陷入驚訝中。

    佐倉志伸不知道自己女兒到底在做什麼?舞台上故意捉弄村上悠來表達愛意?

    這樣做,什麼時候才能等到村上悠唱完歌,下意識和你對視?

    她開始想著,要不要在音樂會結束之後,找女兒談談。但不想過多干涉女兒的事情。

    而東山父親,驚訝於村上悠言語的力量。

    他自以為除了女兒,沒有任何東西能撼動的內心,卻輕易跟著他的聲音高興、難過,甚至感受到{心裡喜歡的人,喜歡著朋友}這種荒唐的煎熬。

    什麼彈鋼琴,什麼唱歌,能得到民眾支持的嘴皮子功夫,才是政客需要的!

    村上悠再專門學習一段時間,煽動人心,拉到選票,不過是易如反掌的事。

    到時候加上自己的資源、財富,三十歲競爭知事也不是不行。

    「柰柰,你和村上君的事,我同意了。」

    「誒?柰柰姐,你和悠哥哥什麼事?」悠沐碧好奇地問。

    「這個.......」東山柰柰。

    佐倉志伸看了眼東山父親,又看了眼東山柰柰。

    東山父親坦白道:「志伸,很抱歉,其實村上君早就喜歡我家女兒了,讓鈴音那孩子早點放棄吧。」

    「誒——!!!」悠沐碧跳下座位,眼睛瞪得比東山柰柰還要大。

    「父親,」東山柰柰摟著父親的手臂,「其實我也是一頭熱。」

    「什麼?!」

    東山父親一把拉住自己女兒,「你給我過來!」

    東山柰柰被他拽起來,臨走前對還瞪著眼睛的悠沐碧說:「不要告訴其他人啊!噓!」

    兩人來到外面。

    「怎麼回事?」

    「其實是追求中,而且村上君也喜歡我,不能算一頭熱的,爸爸~」

    「你追求他?」

    「是啊。」

    「一個女孩子主動追求男人?」

    「現在男女平等。」

    「男女平等?」東山父親氣笑了,「那好,我問你,你是和佐倉鈴音一起追求村上悠?」

    「嗯......我是悄悄地追。」

    「那小子同時吊著你們兩個?」

    「還有......好幾個。」

    「好幾個......呵,你們是在演電視劇嗎?」

    「優秀的人,為什麼不追求呢?傻乎乎等在哪裡,讓給別人嗎?父親你不是常說,【等待是愚蠢的行為,智者都是主動出擊】嗎?」東山柰柰問。

    東山父親看著自己女兒的眼睛。

    「你的真的喜歡他?」

    「喜歡。」

    「一定要嫁給他?」

    「不能嫁給他,給他做情人我也願意。」

    東山父親的大腦嗡嗡作響,他再次確認道:「村上那小子的為人怎麼樣?」

    「保證善良!」

    「善良有......」東山父親收回髒話,問自己女兒:「我的意思是,私生活怎麼樣?」

    「哦,這個啊。」東山柰柰拍著胸脯保證,「他還是處nan!」

    作為男人,東山父親瞧不起二十四歲的處nan;但作為岳父,簡直太滿意不過了。

    「走。」

    「去哪啊,父親?」

    「你不是都說了嗎?【等待是愚蠢的行為,智者都是主動出擊】。」

    東山柰柰興奮地跟著自己父親往後台走去。

    「父親!你打算怎麼做?」

    「那小子在煽動情緒上很有一套,我可以全力支持他,告訴他可以在三十歲的時候成為都道府的知事。這樣的誘惑沒有男人都抵擋住!」

    說完,東山父親想起一件事,停住腳步,回頭對女兒囑託道:

    「你就不用摻和了,繼續扮演好順從的女人,溫順一點,爸爸給你做壞人。」

    「好的!」東山柰柰捏著拳頭,「放心吧父親,不管如何,我會讓我和村上君的孩子,一定姓東山。」

    從不會想,也不願意想女兒會和自己玩文字遊戲的東山父親,點點頭,繼續往休息室走。

    廳內,佐倉志伸從自己女兒又多了一個競爭對手的事情中回過神。

    女兒去年冬天憔悴的樣子,再次在她眼前閃過。

    「凹醬,」她笑著說,「休息室在那邊,我有事找鈴音。」

    「那邊。」悠沐碧仍沉浸在{鈴音姐和柰柰姐同時喜歡悠哥哥}的驚訝中。

    佐倉志伸站起來,走出大廳。

    雖說很喜歡東山柰柰,但……

    作為母親,自己女兒的終生幸福,是無論如何也不能退讓的;

    作為女人,女兒和自己長一個模子,一輸就是兩個人輸。

    她走進休息室,正好聽到剛才怒氣沖沖,好像要讓女兒和村上悠斷絕關係的東山父親在「誘惑」村上悠。

    知事權利的誘惑,可不是多少男人能抵擋。管不了太多,志伸小姐走上去就說:

    「不答應正好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
    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