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76.今日是否能放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76.今日是否能放晴字體大小: A+
     

    港區這個地方坡道很多,在經過反覆的上坡下坡后,繞過芝公園,司機把車停在三得利音樂大廳噴泉前。

    村上悠和司機道過謝,下了車。

    周圍穿著端莊的路人,對他行注目禮。他卷著自己1000日元出頭的襯衫袖口,淡定地走進場館。

    三田圖書館沒去成,來的自然比計劃的早很多,給聲優的休息室里一個人都沒有。

    這次的《四月》活動,是以「聲音」為主題——聲優現場配音、聲優角色歌、鋼琴獨奏、小提琴獨奏、鋼琴和小提琴合奏。

    村上悠只在配音和合唱片頭曲要上,但作為註定壓軸講話的男主角,提前走是怎麼都不可能的事情。

    就在他想著是睡一覺,還是趁著還有點時間,出去買本書或雜誌回來時,中野愛衣和佐倉小姐兩人走進了休息室。

    「悠哥哥~」悠沐碧從兩人身後探出頭。

    「你怎麼來了?」村上悠問。

    「她下午沒課,」中野愛衣笑著解釋,「就拿了你丟柜子里的票過來,說要給你驚喜呢。」

    「嘿嘿!」悠沐碧一臉得意。

    村上悠點點頭,注意到她背的包,「凹醬,你包里有筆和紙嗎?」

    「有啊。」

    「借我用用。」

    反正沒事幹,他決定用畫漫畫來打發時間。

    悠沐碧把包給他,隨後跟著中野愛衣和佐倉小姐一起進了化妝室——今天的活動,節目組給男聲優準備了西裝,給女聲優準備了花花綠綠的蓬鬆裙子。

    村上悠無視包里的小零食和女性用品,從可愛筆袋裡拿出貼了貼紙的可愛自動鉛筆。

    按了按,鉛筆芯沒有出來,應該是用完了。他又在筆袋裡翻了翻,找到備用的筆芯。

    裝好之後,他拿出今天的活動台本,準備在後面被浪費的一面上作畫。

    因為並不在意能否連載,所以他也沒費心思去構造人物,唰唰幾筆,梳著丸子頭、面無表情的少女走出人頭攢動的豐洲二丁目車站。

    她慢慢走到東京灣邊,對著郵輪拍照,緊接著,被一個騎自行車的冒失少女撞倒。

    就這樣,{梳著丸子頭,性格冷淡,喜歡坐電車旅行,剛結束初中生活,即將進入私立櫻丘女子高中}的東山奈央,與,{喜歡騎自行車亂逛、性格冒失、即將進入私立櫻丘}的佐倉綾音相遇了。

    之後出場的人物,有專門負責發福利,以欺負人為樂的高二學姐茅野愛衣;

    個子矮到在畫面里經常只出現頭皮的悠木碧;

    瞧不起只在東京免費景點旅行四人組、卻又主動幫忙提供路線並且經常偶遇的散步社二人組——水瀨祈、大西沙織;

    還有旅行社和散步社的共同顧問——美術老師種田梨沙;

    赤崎千夏......

    老實說村上悠甚至沒有和她單獨說過話,對她感情停留在——知道對方的面孔、名字和性格,但並不關心。

    但她畢竟是中野愛衣的閨蜜,所有人都寫,只漏掉她,怎麼也說不過去。

    村上悠突然自嘲的笑了笑,連是否能連載都不確定,就在想這些。

    「你一個傻兮兮地笑什麼?」種田梨紗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休息室,並且走到能讓他聞到她身上香味的距離。

    「你來得正好。」村上悠把台本給她,「我記得你是女子美術大學設計系畢業,而且還有教師資格證,幫我看看。」

    種田梨紗疑惑地接過台本。

    「畫得不錯嘛,是你畫的?」

    「別管這個。」村上悠直接說:「就以漫畫而言,有哪些不足的地方?」

    「那你就找對人了,」她一邊細緻的翻看,一邊回答,「我從小就想做漫畫家,雖然沒成功,但了解不少呢。」

    村上悠把自動鉛筆像耍飛刀一樣在手中把玩著,等待「專業人士」的評價。

    過了一會。

    「村上,」種田梨紗沒好氣地放下台本,盯著他說:「你能不能不要轉筆,會分散我的注意力。」

    像電風扇一樣因為殘影而變成圓盤的筆,非常突兀地停下來。

    種田梨紗重新拿起台本,在看的之前,嘴裡還念叨著:「我最討厭轉筆轉的好,還有抖腳的人。」

    「......抱歉。」

    中野愛衣幾人在化妝室里已經待了很久,花花綠綠的蓬鬆裙子對女性的吸引力看來非同小可。

    沒幾頁紙,準確的說只有開局第一幕以及各個人物的草圖和設定,就連村上悠一開始打算打算畫的「焚燒衛生巾」都沒出現,種田梨紗卻花了很長時間才看完。

    這時間裡,其他幾位男聲優也到了休息室,各自拿著台本在確認活動流程。

    最後趕到的早見紗織,對他招了招手,也一溜煙地鑽進化妝室。

    等到種田梨紗用手背敲打台本,村上悠收回不知去哪兒的思緒,做出洗耳恭聽的樣子。

    「怎麼說好呢,」種田梨紗想著措辭,「作為漫畫而言,畫技已經夠了,人物設定也過得去,只是鏡頭感不足。」

    「鏡頭感不足?」

    「就是分鏡有問題。」種田梨紗注意到時間已經過去好一會,趕緊把台本還給他,一邊往化妝室走,一邊說:「你畫的跟插圖一樣,就像一張照片配了一段故事。」

    說完,她也進了化妝室,有裙子在,想必一時半會也出不來了。

    村上悠只好自己琢磨。

    過了好一會兒,女聲優們穿著淺粉色、淡綠色、大紅色等等顏色的裙子出來,看她們表情,應該十分滿意。

    男聲優這時才進去換西裝。

    村上悠沒有做髮型的打算,換好衣服第一個出來。

    「哦!」悠沐碧豎起大拇指,「悠哥哥真帥氣!」

    「是嘛。」

    他的語氣過於敷衍和平淡,好像悠沐碧在騙他一樣,這讓她很不滿。

    悠沐碧轉身對幾個女青年說:

    「愛衣姐,鈴音姐,梨紗姐,早見前輩,你們說是不是?悠哥哥穿西裝真的很帥,對吧?」

    「說的是呢。」中野愛衣打量著村上悠,笑著點頭。

    「凹醬,」佐倉小姐語重心長,「你是因為和他關係好,才感覺他長得帥,其實這傢伙也只是一般般。」

    「這麼說,」早見沙織面帶著笑意,「佐倉你和村上君的關係不好咯?」

    「前輩!我們都是YM的聲優吧!為什麼要說這種話!」

    「哈哈哈,正因為都是YM的聲優,才能這樣說啊。」

    「我也是我也是!」YM新人悠沐碧高高的舉起手。

    種田梨紗把看同類的目光從村上悠身上挪開,對中野愛衣說:

    「我們兩個小澤事務所的,好像被排擠了呢。」

    「誰讓他們YM人多勢眾呢。」中野愛衣無奈的笑道。

    說笑結束后,眾人又好奇地聊起村上悠的《搖曳旅行》。

    「你這傢伙,」佐倉小姐笑罵著說,「就不能花點心思好好想個名字嗎?再這樣下去,我要問你要名字的版權費了!

    還有自行車!我最討厭兩個輪子的車,一點都不安全!」

    村上悠攤開右手,做了一個「隨你,請便。」的手勢。

    佐倉小姐沒好氣地打了他手一下。

    對於佐倉小姐這種擅自把自己代入角色的行為,村上悠不知道說什麼好。

    「畫的很好啊,透視和寫實上處理的很不錯,看過很多書、練習很久了吧?」早見紗織說,「現在在用什麼工具畫畫?」

    「什麼工具?」村上悠一愣,「早稻田女大學生的自動鉛筆。和普通文具店裡賣的沒什麼不同,硬要說有什麼特殊的,就是上面貼了個人喜歡的貼紙。」

    穿花裙子的少女和女青年,被他一本正經的回答逗笑了。

    早稻田畢業很久的早見紗織又問:「村上君喜歡早稻田?」

    「談不上喜歡,《西北之都》倒是會唱。」

    「我教的!」剛成為早稻田一年生的悠沐碧十分驕傲。

    「《西北之都》啊,如果不聽到曲調,現在都唱不出來了。」早見紗織語氣充滿追憶。

    種田梨紗說:

    「村上君,我那裡有漫畫專用的稿紙,像針管筆等工具也有,你要的話下次帶給你,反正我也用不上了。」

    「如果你以後真的用不上的話。」

    「另外我還有一些經典漫畫,可以借你看,多學習優秀的分鏡處理。」

    「這就不用了。」村上悠說,「這些東西都是你的收藏吧,我去諮詢那些除了畫漫畫什麼都乾的專業漫畫家就行。」

    「怎麼可以這麼說別人呢?」中野愛衣笑著拍了他一下。

    「這是實話。」

    「那也不能在這種地方說。」中野愛衣注意到其他男聲優已經從化妝室出來。

    「得得,遵命。」

    ——————

    在後台也能聽見,觀眾進場館的聲音。

    活動就要開始了。

    其他人要麼確認流程,要麼互相幫助整理衣服和妝容,村上悠也不再無所事事,而是鑽心修改{東山奈央}與{佐倉綾音}的相遇場面,務必使它「動起來」,而不是精美的插畫。

    得益於《屆不到的愛戀》,村上悠在故事和場景上,有著淺薄的經驗。

    修改了兩三遍,他再次拿給美術老師看。

    「都快上場了!你在幹什麼啊!」絕世美女對於村上悠無時無刻不想接近自己的行為,真的是毫無辦法。

    她接過台本,注意力剛放上去。

    「進步這麼多?!」

    村上悠一開始的畫風,背景和人物雖然精緻,但非常死板,好像一張一張插圖,然後給人感覺像是在看幻燈片。

    「我也沒做什麼,只是增加了幾個動作。」

    「增加幾個動作?」種田梨紗鸚鵡學舌重複這句話,表達自己的不可思議,「你這動作分鏡可以算是華麗了,懂嗎?整個漫畫一下就活過來!」

    「什麼意思?」只會畫畫的村上悠問。

    「說的簡單點,就是讀者看得很舒服,看你的漫畫就像在看一場電影。」

    「這麼說,按照這個思路畫就行了?」

    種田梨紗沒回答他,不甘心的看著手裡精緻的畫稿。

    「我從小時候就開始學漫畫,這麼多年,一直想做個漫畫家,結果只考了美術的教師資格證書。」她抬起頭,望著村上悠:「不準撒謊,老實告訴我,你學漫畫多久了?」

    「挺久的。」村上悠用早稻田女大學生的自動鉛筆的尾部,在自己眉心撓了撓。

    「畫漫畫果然還是要看天分嗎,唉。」

    「哪裡,沒有你的指點,我也開不了竅,況且這一頁也是我改了兩三遍的成果。」

    「兩三遍?」

    村上悠回答的有些遲疑:「兩三遍,很正常吧?」

    「是很正常,但你這麼短的時間改了兩三遍?而且,」種田梨紗看著畫稿,「工程量還不小,中間多了一副{佐倉綾音從遠處騎車過來}的圖,背景里大樓的窗戶都畫出來了。」

    「這大樓現實里存在,不用思考,照著畫就行,用不了多少時間。」

    「你剛才說學漫畫學了挺久,這個{挺久},具體是多久?從臨摹開始算。」

    「臨摹?」

    「嗯。」

    「......」

    「你好像不是很樂意和我分享?」種田梨紗用絕世美女應有的漂亮眼睛看他。

    「不是不樂意,而是很複雜,一時半會說不明白,以後有空再和你說。」

    村上悠拿回自己的台本,結束這場請教。

    ——————

    觀眾全部進場,聲優們走上拉著幕布的舞台。

    在舞台上,唱《四月》主題曲——《若能綻放光芒》——的樂隊組合Goosehouse已經擺好架勢。

    聲優們有自信的可以大聲跟著合唱,沒有自信的小聲唱,實在沒辦法就對口型了事——這是節目組寫在台本上,然後村上悠用自己的語言表述出來的句子。

    一旁的工作人員:「3,2,1!」

    幕布被緩緩拉開。

    【雨過天晴的彩虹】

    【凜然綻放的花朵】

    【色彩隨之滿溢繽紛】

    ......

    女青年們花花綠綠的蓬鬆裙子,跟海藻似的,弄不清楚為什麼會喜歡這種款式。

    個人而言,他更喜歡緊身裙和本身裙。

    對著口型划水的村上悠,心裡想著這些。

    「悠悠!悠悠!」

    「悠悠唱啊!!!」

    「我們要聽悠悠唱歌!」

    女粉絲的吶喊聲,整齊的像是冬天屋檐上那一排冰棱。

    先是幾個,然後幾十個,數百個,最後場館上下三層,數千人都在喊。

    舞台上的歌手也好,聲優也好,還是吉他,貝斯,架子鼓、電子琴也好,一下子全都安靜下來。

    ......

    「我們要悠悠!」

    「唯一神!唯一神!唱歌!」

    「我們是來聽悠悠唱歌的!」

    ......

    領唱的女歌手顫抖地拿著話筒,陷入不知所措和慌亂中。

    在後面對口型的村上悠,只得從穿花花綠綠蓬鬆裙子的女聲優後面走出來。

    一個人,一根麥克風,耳機里沒有伴奏,台上也沒有樂器在響。

    「是你,是你告訴我」

    「若能在黑暗中綻放光芒」

    「便能化作星空」

    清越的嗓音,穿透力十足的高音,典雅的三得利音樂大廳,五千多名的觀眾。

    外面是九月末十月初的秋日下午,大廳內的所有人,都被這如潮水一般的歌聲,送往想去的地方。

    隨後就是足以掀翻屋頂的尖叫聲。

    「啊——!!!」

    「悠悠——!!!」

    「唯一神!!!」

    「村上!最強——!!!」

    他,她,他們,她們,心甘情願被村上悠征服。

    聲優也好,歌手也好,吉他、架子鼓、電子琴等等,所有聲音再次響起。

    不同的是,這次的聲音像是被賦予了生命,像雨天有傘,夏日起風,徹底自由放開,成了音樂真正的樣子。

    女主角種田梨紗,站在男主角身邊,在歌曲間歇處,聽到某人的嘀咕聲。

    「假唱的機會都不給,不會來的是我的黑粉吧?」

    絕世美女噗嗤笑出聲,等到再次開口的時候,她望著村上悠,好像要和他比誰的音量大一樣唱道:

    「是你,是你帶給我笑容」

    「淚滴若能綻放光芒」

    「便能化作流星」

    「這傷痕纍纍的雙手」

    「請別再鬆開」

    ......

    《若能綻放光芒》一曲終了,台上台下的人都是意猶未盡的表情,恨不得繼續唱下去和聽下去。

    但節目終究是節目,接下來是掃興的自我介紹環節。

    向來面不改色,就算剛才唱得再熱烈,仍然像是平安時代六歌仙一樣俊雅的村上悠,嘴角掛起笑容。

    合唱結束,之後是配音環節,然後就再也沒有他的事。

    他可以在後台安靜地畫他的漫畫。

    「大家好,我是井川繪見役·早見紗織,很高興,真的很高興,今天能聽到這麼棒的歌聲。

    我媽媽年輕的時候是爵士樂歌手,這次活動因為有很多音樂表演,所以我特地邀請她來。

    真是太好啦這個決定,真是太好啦這樣的音樂能讓她聽到。」

    「大家好,我是相座凪役·中野愛衣,和早見桑一樣,我也邀請了母親來看。她平時忙於工作,幾乎沒有來過音樂廳這種地方......」

    「大家好,我是澤部椿役·佐倉鈴音,哈哈!我也邀請了母親過來......」

    「大家好,我是宮園薰役·種田梨紗,很巧呢,我也把關係者席的門票給了母親......」

    ......

    「村上桑?村上桑!」導演在耳機里喊人,「輪到你自我介紹了。」

    「大家好,我是有馬公生村上悠,我的話......」

    關係者席位上,除了各位女青年的母親們,悠沐碧正沖他揮著雙手。

    在她身邊,是對他拋飛吻的東山柰柰。

    再旁邊,是架著腿、正滿意點頭的東山父親。

    「.....我妹妹來了。」

    悠沐碧站了起來,展現出最燦爛的笑容,使勁對觀眾和聲優揮手。

    如果這次活動不出事的話,今年年末大獎的十個億,村上悠願意捐給關愛孤寡老人基金會。

    唯一的希望,配音環節能按照台本走。



    上一頁 ←    → 下一頁

    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
    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