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75.村上悠的雪恥與麻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75.村上悠的雪恥與麻煩字體大小: A+
     

    「最近過得怎樣?」

    「湊合。」

    「湊合?周刊《文春》封面上都寫著,說你和好多好多女聲優去了北海道。」

    「所以說湊合。」

    「那什麼才是不湊合?」

    「大概,和一個女聲優去?兩個也行。」

    「這種話從村上你嘴裡說出來,讓人驚訝啊。」石田彰打量村上悠,「我說,你最近怎麼也開始開這種玩笑了?不像你啊,還是說受了什麼刺激?」

    「別提了。」村上悠擺手,「對了,諮詢你一件事。」

    「哦?終於,我這個經紀人除了安排日程,也能派的上用場了嗎?說吧,不管什麼事,我都會盡全力幫你解決。殺人?交通肇事逃逸?還是弄大了誰的肚子?」

    「那些都是小事。」村上悠說,「最近我打算畫漫畫。」

    「畫漫畫?」

    石田彰愕然,隨即正色。

    「村上,不是我打擊你,雖說漫畫的受歡迎程度,畫工不是最重要的因素,但就你那和水籟祈不分伯仲的水平,是絕對沒戲的。

    有那時間不如多接兩個廣告。最近築地市場那邊新開了一家壽司店,想請你代言,你只需要對著鏡頭說兩句,錢就來了。比畫漫畫不知輕鬆多少。」

    「不是錢和輕鬆不輕鬆的問題,現在的我只想畫漫畫,非畫不可的那種。」

    「夢想?」

    「沒那麼高尚,迫於現實。」

    石田彰不著頭腦地看他一眼。

    「算了,你自己的事,我也不多問。你想諮詢我什麼?」

    「投稿的事。」

    「漫畫雜誌編輯我也認識一些,考慮到你的情況,我建議你去集英社。」

    「有什麼說法?」

    「沒什麼說法,只是集英社對畫技......拙劣的新人比較友好,至少會耐著心思看完你的故事和分鏡。」

    「那就集英社吧。」【畫技】只有lv3的村上悠,很樂意聽從專業人士的建議。

    「雖然我感覺你肯定過不了,但還是問一句,你畫的什麼類型?」

    「女高中生旅遊的故事。」

    「百合?」

    「友情。」

    「百合的話,你可以同時嘗試著給芳文社投稿。反正集英社再怎麼寬容,你這樣的水平也是不行的。芳文社說不定有萬分之一的機會,看重了你的故事。」

    結束談話,村上悠正要走出YM事務所的辦公區,石田彰再次叫住他。

    「村上,神樂坂讓我催你趕緊把這個月的稿子給她送過去。」

    村上悠揮揮手,示意自己知道了,頭也不回地離開事務所。

    九月二十一日,星期一的上午,《屆不到的愛戀》最新卷已經寫了一半的村上悠,感覺時間還很充足。

    結束上午的配音,他乘坐臨海線電車,準備去三田圖書館看書,順便參加下午《四月》的活動。

    雖然已經知道畫漫畫不是畫技高明就可以,但他仍然沒打算看其他相關的書籍。

    漫畫嘛,有筆就能畫,有筆就去畫。

    至於是否能連載,出名,漫改,就是怎麼都無所謂的事了。

    鑒於《屆不到的愛戀》至今沒有動畫化的消息,村上悠對於自己的創作能力也沒抱太大的希望。

    當然如果能連載的話,是最好的,這樣說不定可以擺脫看台本的命運。

    村上悠對於一件事想不明白:以前中野愛衣明明不管他的,為什麼突然要求他看台本呢。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九月六號,晚上八點半,地點不需要他超強的記憶力也知道是在櫻花庄。

    當時自己去淺草寺送貨,佐倉小姐便順便讓自己給她抽籤,預測北海道之旅順利與否。

    抽獎用掉的一百日元至今還沒有給自己。

    研究完觀音簽,中野愛衣提議看台本,悠沐碧第一個響應……

    原因在這裡嗎?

    是為了給悠沐碧營造努力工作的氛圍,不允許他做出{明明沒有努力,卻在聲優事業上輕而易舉取得成功}的事情?

    還是讓他在悠沐碧面前樹立榜樣,當好一個前輩和哥哥?

    村上悠決定找機會,直接乾脆地問中野愛衣本人。爭取弄明白一切,好讓自己掙脫{在沒有必要的事情上浪費時間}這件事情。

    村上悠坐在電車座位的角落,午後秋日的陽光被玻璃濾去渣滓,只把暖意給了他。

    注視窗外一會兒,漸漸起了困意,於是他就閉上眼睛。

    但閉上眼睛后,反而沒了睡意,眼帘里全是太陽的刺眼白光和暖意。

    就這樣不知道過了多久,哪怕周圍時不時響起拍照的「咔嚓」聲,他也沒有睜開眼睛。

    「猜猜我是誰?」

    一個把嗓子故意亞粗的聲音打擾了他,眼睛也被一雙柔軟的小手遮住。

    「皮卡丘?」

    「哼!」東山柰柰把自己摔坐在村上悠身邊,扭過頭,裝作生氣不看他。

    村上悠的眼睛,像是寶石被揭去蓋在上面的絲綢一樣,迷亂了電車上其他人的心神。

    他笑著對東山柰柰說:

    「你這是去哪?」

    「哼!」

    「【哼】是什麼地方?沒聽說過。」

    「哼!」

    「再哼,鼻涕就要被哼出來了。」

    東山柰柰下意識用手摸了摸鼻子,確定沒有之後,再次雙手抱胸,臉抬得更高。

    「哼!」

    「好吧好吧。」村上悠不得不用雙手遮住自己眼睛,「我猜,一定是可愛的東山柰柰吧?」

    「哼~~」

    村上悠再次問她,「去哪啊?」

    「回家,哼~」

    東山柰柰的家在港區,三田圖書館也在港區,村上悠今天要去的活動場地——三得利音樂大廳——也是在港區。

    「下午沒工作?還是中午抽空回去?」

    「下午沒有工作。」東山柰柰不再「哼」了,恢復一如既往地活潑可愛,她大大的眼睛直勾勾地望著村上悠的眼睛,「你呢,村上君?」

    「先去圖書館看書,下午有一場活動。」

    「圖書館?」

    「谷歌上看到的,名字叫三田。」

    「那家啊,藏書很多呢,我還有借書證,可以幫你借書!」

    「我就在那裡打發時間,借書幹嘛?」什麼書也經不住他看,還書還浪費時間。

    東山柰柰說,「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那家圖書館可以借兩周,我每次回家可以幫你還的。」

    「不用那麼麻煩。」

    「村上君,你這次去三田除了看書,還有其他事情嗎?」

    「沒啊。」

    「那我帶你去一個書更多的地方!」

    「哪裡?」

    「是一家私人修建的圖書館呢,只有熟人才能帶人去哦。」

    「怎麼和上次去的爵士樂酒吧一樣?」村上悠笑著說。

    東山柰柰也笑起來。

    八月的某個周六晚上,佐倉小姐帶著他們去了銀座,進了一家只接待熟客的爵士樂酒吧。

    那家店到點就不再允許客人進入,會有一群潮流感十足的老頭老太現場表演爵士樂。

    聽了沒十分鐘,櫻花庄五個人睡過去兩個,剩下三個也昏昏欲睡。

    「放心吧,」東山柰柰拍著胸脯說,「這次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

    「隨你,反正在活動開始前,我也無所事事。」

    兩人在浜松町下車,東山柰柰直接喊了計程車。

    「去南青山四丁目。」和司機說完,她又轉頭對村上悠說,「村上君,看完書能不能陪我逛逛街,我想買點東西。」

    「你不是回家嗎?」

    聽到回家兩個字,司機從車內後視鏡看了兩人一眼。

    「買完東西再回家,你陪我嘛~,好不好?」東山柰柰整個人貼在村上悠身上,大眼睛可憐兮兮地望著他。

    「沒問題。」

    「嘿嘿~」東山柰柰高興地笑起來。

    下了車,村上悠原本準備主動付那可以抵他三四天午飯的車錢,東山柰柰卻堅持她來付。

    「放心吧,」她摸著平坦的小腹,「我已經寶寶商量過了,他說為了爸爸花錢沒事的。」

    兩鬢斑白的司機,朝著村上悠豎起大拇指。

    村上悠跟著東山柰柰走過品牌專賣店、各種精品店,人流越來越少,青翠蒼勁的松樹越來越來多。

    「這是哪?怎麼看都快到住宅區了吧?」村上悠問。

    「哎呀~」東山柰柰伸手挽著村上悠,拉著他往前走,「私人圖書館,當然很私密啦,原本就是高級公寓改建的嘛!」

    「是嗎?」

    「嗯~!」

    然後村上悠就被帶到一個種滿松樹的寬大庭院,門牌上寫了【東山】兩個字。

    「圖書館是你家建的?」

    「對啊!」東山柰柰眨眨大眼睛,丸子頭微微偏著,疑惑地看著村上悠。

    村上悠把她手從自己手腕上拿開,「也送你到家了,我該走了。」

    「不要啊!」東山柰柰一下子抱住他的腰,把他往庭院里拉,「真是圖書館!我不騙你!」

    她死活不鬆手,村上悠怕弄疼她,也不敢使勁。

    就在兩人「糾纏不休」的時候,一輛一看就很高級的轎車駛過來。

    在緩緩經過兩人時,後車窗落下來,東山父親看著兩人。

    「鬧完了就進來。」

    庭院大門打開,車勻速駛了進去。

    村上悠低頭,對坐在地上,像考拉抱樹一樣抱著他腳的東山柰柰說:

    「你父親也是來看書的?」

    「是啊,我們家都喜歡看書!」東山柰柰拚命點頭,圓圓的小臉蛋在他腿上蹭來蹭去。

    「......」村上悠伸手把她拉起來,「走吧。」

    「嘿嘿~」她整理著自己鬆散了的丸子頭,「幫我拍拍屁股,上面肯定有灰了,都怪你!」

    村上悠使勁對著她軟乎乎的屁股拍了兩下,算是報了她騙自己的仇。

    但和長輩也算交流不少次的他,也不是很擔心。

    聊生活,聊演技,聊奮鬥史,他都有大把大把可以浪費時間的備稿,而且保證風趣幽默,繪聲繪色。等到了時間,低頭看錶,「不好意思,工作時間到了。」,結束。

    在種滿松樹的庭院里繞了一會兒,兩人進了一棟三層的一戶建。

    裡面的裝飾一如全是松樹的庭院,簡約,但又很大氣。

    沒有村上悠預料中的女僕和管家來打招呼,東山柰柰直接領著他進了客廳。

    東山父親已經脫掉外套,喝著茶。

    「坐吧。」

    村上悠在他面前坐下。

    東山柰柰本想挨著他坐,卻被她父親的眼神盯著,只好放棄,坐在了靠近村上悠的單人沙發上,手裡抱著抱枕,笑嘻嘻的,一會兒盯著村上悠看,一會兒又看看她父親。

    村上悠靜靜等著對方開口,心裡猜測對方會問哪方面,做好「演講」的準備。

    以前的經歷?現在的工作?未來的打算?

    「村上君,」作為議員而言,東山父親的聲音沒有相匹配的威嚴,反倒是嚴厲父親的感覺多一些——把村上悠當兒子那種,「你把工作辭了吧。」

    「嗯?」村上悠一愣,這開場白並不在他的押題範圍內。

    「去參加公務員錄用考試。」

    「......」

    「最好是外務省。在國內進修一年,然後去國外待幾年,長長見識,同時正好讓人淡忘你聲優的身份。回來后再跟著我做事。」

    「......」

    東山父親放下杯子,架著腿。

    「我聽柰柰說,你很聰明,在聲優這份工作上也小有成就,所以我希望,你明年能一次性通過考試,沒問題吧?」

    「父親!」東山柰柰直接把抱枕砸向他的腦袋,「你說什麼呢!村上君要不要從政,要看他自願!」

    東山父親把抱枕接住,一副{你怎麼不講理}的委屈模樣:「我這不是和他談著嘛?沒逼他呀?是不是,村上君?」

    「......是啊。」

    「瞧瞧?」東山父親又擺出{你胡攪蠻纏,我很有道理}的樣子。

    「反正你不能逼村上君做任何事!」

    「皿煮!我最提倡皿煮!」東山父親說完,放下架著的腿,給村上悠到了茶,親切地問他:「懂幾門外語啊?英語應該會吧?不會也不要緊,慢慢學。討厭英語,可以學漢語、德語、法語,西班牙語也行。這些地方都很好安排。」

    「父親!!!」

    「我在和村上君說學習的事!沒逼他!真沒!」東山父親十分委屈,「是吧,村上君?」

    「......」半晌,村上悠發出聲音:「嗯。」

    「你看~」東山父親立馬指著他,對自己女兒說。

    接下來,東山父親親切而友好地和村上悠分享各國的風情,這個國家不吃什麼,那個國家見面如何行禮等等。

    最後,他說:

    「待會我們三個一起去吃頓飯,第一次隨便一點,就去叫什麼coast的海邊餐廳,將就一下。」

    「那個,東山叔叔......」

    「叫父親。」

    「......我好像,沒有立場叫您父親吧?」

    「嗯?」東山父親一愣,「柰柰告訴我,你現在已經把工資給她管了,沒有嗎?」

    「是有這事,但.....」

    「那不就行了?登記啊,婚禮啊,形式主義少來,年輕人,就要實際一點。」

    「......啊。」

    「哼哼~~」東山柰柰低低地笑出聲。

    「但我下午還有工作。」村上悠說。

    「你剛才不是和我說,要辭掉聲優的工作,專心備考明年的外務省公務員錄用考試的嗎?」

    「我沒說過。」

    「你說過。」

    「沒有。」

    「你·說·過。村上君,年紀輕輕,怎麼記性不好呢?」

    「這樣吧,東山父親,」村上悠找了個大家都能接受的稱呼,「我們來一盤五子棋,我贏了,您讓我去工作,輸了,我留下來吃飯。」

    「輸了,你就說過。」

    「......好。」村上悠點頭。

    「哈哈哈。」東山父親暢快的笑起來,「柰柰,去把棋拿過來。」

    「是!」

    兩人採用當前五子棋比賽時使用的規則,「三手交換,五手兩打」,減少先手的優勢。

    熬過關鍵的第三步和第五步,等到需要計算力的十手以後,村上悠仗著腦子好用,找到機會擊敗東山父親。

    「好棒啊,村上君!居然下贏了我父親!」

    「哪裡。」村上悠看錶,「我得走了,這次多有打擾。」

    「我讓司機送你去。」東山父親眯著眼睛,打量村上悠。

    「謝謝。」他只想快點離開。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
    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