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73.北海道的摩托車之旅(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73.北海道的摩托車之旅(4)字體大小: A+
     

    凌晨四點,村上悠醒過來。

    酒店有看雲海的服務,入住時會每人發一張所謂的「雲海券」,起不來或者不想去,可以在餐廳抵1000日元。

    「島崎,你去不去?」

    「嗯?什麼?」

    「看雲海。」

    「不去不去!我要睡覺!你們去吧。」

    島崎信長拉起被子,把整個腦袋蒙住。就是這樣的他,明明昨天還特別期待去看雲海的行程,和村上悠聊到很晚。

    村上悠沒再叫他。

    終究只是一個景點,想看的話,總有來北海道且起得來的一天。

    刷完牙,他去佐倉小姐她們住的大套間,悠沐碧給他開門。

    客廳里還殘留著昨晚「狂歡」后的各種垃圾——拖鞋、食品袋、沒了氣的氣球、彩帶,甚至還有不知道誰的浴衣。

    「怎麼不收拾一下?」

    「太困了,」悠沐碧揉著眼睛,「大家直接睡著了。」

    村上悠踩著能落腳的地方走到牆角的沙發上坐下,在他對面是一間很小的榻榻米飲茶室,那裡倒是乾淨得很。

    「她們人呢?」

    「穿衣服。化妝。洗澡。哦,愛衣姐和千夏姐已經去吃早飯了。」

    「你叫她們快一點,我們也去吃......」

    「早上洗個澡果然清醒很多!」佐倉小姐穿著浴衣從浴室走出來。

    前面沒有繫上,也就是正視圖沒有遮掩的意思。

    村上悠坐在角落,貼著牆壁,只能看到側視圖上超過浴衣極限的地方。

    「啊——!!!」

    佐倉小姐尖叫著縮回了浴室。

    「......早飯。」村上悠回過頭,若無其事地對悠沐碧繼續說。

    「啊哈哈......好的,我去催催其他人。」

    悠沐碧嗖地一下鑽進關著門的卧室,隨手把門關上。

    與此同時,浴室門再次打開,把正視圖擋住的佐倉小姐沖了出來。

    「變態!你怎麼進來的?!色狼!下流!!!」

    村上悠看著手錶,「快去穿衣服吧,趕時間。」

    「啊?你!」佐倉小姐用食指居高臨下地指著他,咬牙切齒:「你就不說點什麼?!」

    說點什麼?

    村上悠一愣,手無意識地調整手錶位置。

    很快,他搜尋到合適的字眼。

    一邊點頭表達肯定,一邊說:「形狀很好看,看起來像雪一樣白皙,卻又給人熱乎乎的感......」

    話沒有說完整。

    不是村上悠的問題,而是佐倉小姐跨坐在了他身上,然後用手箍住他的脖子,所以按照道理,村上悠自然沒了繼續說下去的膽量。

    「你再說啊!」佐倉小姐抿著嘴,嘴角說不好是氣是笑,還是得意。

    村上悠打量佐倉小姐紅得剛剛好的臉蛋,那雙眸子清澈而多情,讓人怦然心動。

    「......覺,不僅僅是小腹,全身心都好像泡在......」

    「你還真敢說!我掐死你!」

    「咳咳,你沒感覺到嗎?咳!」

    「什麼?!」佐倉小姐氣勢洶洶,手上還在使勁。

    「我不是,沒拒絕過你的要求嘛。咳咳。」

    村上悠脖子上的雙手,更加用力,好像真的要把他勒死。

    只是,姿勢由箍變成了摟。

    她滾燙光滑的側臉,貼著村上悠的側臉,好像要用他的臉來給自己降溫。

    但根本沒用,溫度越來越高,甚至開始發燙。

    她不得不和村上悠分開,喘著能打到他臉上的呼吸,像是準備做什麼似的凝視他的眼睛。

    村上悠漆黑的眼珠子瞥了眼卧室的門,又迴轉過來,繼續和佐倉小姐對視。他笑道:

    「佐倉桑,她們已經起來了哦。」

    就像演唱會上,歌手開口前那一刻一樣的安靜,在客廳里上演了。

    一秒的時間都沒有,佐倉小姐雙手迅速鬆開他的脖子,抓著自己大敞開著的浴衣領口,跳開。

    往卧室跑了幾步,又回過頭,氣呼呼地踹了{嘴角帶著笑意、看笑話}的某人一腳。

    佐倉小姐到了卧室門前,還沒伸手去打開,門就自己開了。

    悠沐碧眨眨眼,「鈴音姐,你洗好了啊,快穿衣服吧,梨紗姐她們也起來了。悠哥哥也來了啊!早上好~~!」

    佐倉小姐繞開她,鑽進卧室。

    「早上好,凹醬。」村上悠再次若無其事地對悠沐碧說。

    悠沐碧一步一回頭的到村上悠跟前,悄聲問他:「悠哥哥,你沒把我供出來吧?」

    「當然不會。」

    「那就好,那就好。」

    收拾好后,一伙人去吃早飯。

    走過長長的玻璃廊道,來到名字叫【森林】的餐廳。

    半個足球場那麼大的空間,四周是五六米高的落地窗,落地窗外是杉樹林。

    天還沒有亮,燈光下杉樹的綠色,像是色彩對比度被調高的照片,鮮艷得不行。

    吃的方面,日料、中餐、美餐、意餐、拉麵、甜品店,各種口味,應有盡有。

    村上悠端了一碗拉麵,找到正在吃甜品等他們的中野愛衣和赤琦千夏。

    「村上君,早上好。」赤琦千夏打招呼。

    「早上好。」

    中野愛衣把他從頭到腳打量一邊,「昨晚睡得還好嗎?」

    「還行。你呢?」

    「我也是,雖然只睡了三個小時,精神卻很好呢。對了,島崎桑呢?」

    「起不來,就沒叫他。」

    對話到此結束,中野愛衣繼續和赤琦千夏聊天,時不時撫摸一下鬱金香髮夾。

    而村上悠坐下來,把叉燒、海苔、溏心蛋等配料,一咕嚕全倒在拉麵里。

    中野愛衣一直注意著他,看到這一幕笑了一下。

    沒過多久,其他幾人也端著吃的過來。

    最後面的水籟祈嘴裡,已經含著天婦羅蓋飯里的炸蝦,小嘴鼓鼓囊囊,一邊走一邊咀嚼。

    佐倉小姐挨著中野愛衣坐下,「愛衣,你們走的時候有沒有關門?」

    「關門?關了吧好像?」中野愛衣看向赤琦千夏。

    赤琦千夏想了想:「應該關了的......但被佐倉這樣一說,我也不確定。怎麼了?東西沒了嗎?」

    「沒有。」佐倉小姐用筷子在鰻魚飯里戳了戳,看起食慾不太好,「我起來發現門開著。」

    「哦,那就是我們忘記關了,抱歉。」

    「沒事沒事。」佐倉小姐挑起十幾粒米飯,文雅地放進嘴裡,看她表情好像已經在想著其他事情。

    眾人只以為她昨晚睡得晚,早上又起得早,沒什麼精神。

    一旁悠沐碧默默埋頭吃自己的早飯。

    到了四點半,想去看雲海的客人在大廳集合,然後由酒店大巴送到山腳,最後坐纜車到山頂的展望台。

    在纜車上,可以看到青山起伏,平坦如草原的山谷,運氣好,還能看到幾隻鹿在吃草。

    等纜車過了半山腰,溫度驟降,寒風刺骨,空氣也變得濕潤,所有人穿上酒店準備的長款棉衣。

    村上悠從纜車上下來,被冷空氣一吹,早上因為和佐倉小姐旖旎而燥熱的身體,瞬間清醒。

    俯瞰還沒成形的雲海,眺望天際,心胸開闊。

    觀望台上的人不少,但可能天氣冷或者沒睡醒,所以沒有人大聲說話,給人一片清冷靜謐的和諧氣氛。

    九人窩在一角,吃捏成雲朵形狀的棉花糖,喝難喝的熱湯,等待今天成形幾率只有50%的雲海出現。

    到了七點,一無所獲,喝了一肚子西北風,只能用悲慘來形容。

    下山回到酒店,把這件事和島崎信長說了。

    「我就說我今天怎麼起不了,原來冥冥之中神明在庇佑我。告訴我今天去了也白費!哈哈哈!」

    村上悠搖搖頭,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等島崎信長吃過早飯,稍作休整后,坐飛機的幾人拉著行李箱、背著包,乘坐JR去富良野。

    而摩托車三人組自然還是騎摩托車。

    儘管富良野是非常出名的景點,但不管是二層高、稀稀落落的居民住宅,還是不遠處的山頭,亦或是走兩步就有的農田,都給村上悠這裡是鄉下的感覺。

    但這對於東京來的幾人來說,反而是稀罕的景色。

    水籟祈騎摩托車的速度都不由自主的放慢。

    自從來到北海道,除了一條貝殼壓碎后鋪成的小路,她從都到尾都是90以上的速度在行駛。

    等進了富田農場所在的中富良野町。

    水籟祈興奮地呼喊:

    「旅遊書上說的是真的!站台是紫色的!摩托車也是紫色的!到處都是薰衣草主題!」

    然而她期待不已的薰衣草,在八月就已經被收割一空。

    十個人每人買了一隻薰衣草味的甜筒,聊以慰藉。

    但五彩斑斕的花田也足夠美麗,田埂邊,樹蔭下,坐了不少遊客。

    大概因為免費,所以他們看起來一點都不急,所有人都一副隨時間怎麼樣的神情,享受這陽光下、花海邊聊天的樂趣。

    村上悠他們大概走了一圈,拍完照后,也在田埂上成一排坐一起。

    兩個男聲優直接坐地上,女聲優要麼用紙巾,要麼坐行李箱或者背包上。

    隔壁是一對情侶,女孩正給男孩彈著尤克里里;

    另外一處,一個中年大叔把外套悶在臉上,大睡午覺;

    再遠處,有拿著相機的人,趴在地上給一朵金盞花在拍照;

    道路盡頭,四個騎自行車的小孩相互追逐,呼嘯而過,對他人不遠萬里來欣賞的花田不屑一顧;

    ......

    村上悠手裡拿著一根結滿種子的鼠尾草,打量著這一切。

    「村上,」佐倉小姐坐在杉樹林蔭下,朗聲喊他的名字,「你也給我們唱首歌,和沖繩那次一樣!」

    「對對對!前輩!唱歌!前輩!唱歌!」大西紗織拍手起鬨。

    其他人也都笑著看他,只有水籟祈食指指著自己鼻子,十分不解:

    「我才是歌手吧?你們確定不讓我唱嗎?水籟祈的免費演唱會?真的不聽嗎?」

    「你閉嘴。」

    「就是,誰要聽你的演唱會。」

    「這裡沒有人是你的粉絲。」

    「村上桑!村上桑!你看,她們又在嫉妒我了!」水籟祈得意地笑起來,「真是沒辦法啊,水籟祈就是這麼一個讓人嫉妒的女人。」

    「臭不要臉!」

    「快讓姐姐看看,你的臉皮怎麼這麼厚?」

    「這樣吧,」中野愛衣一合掌,「大家輪流唱一首歌,怎麼樣?」

    「誒?你們確定要和我一起唱嗎?和水籟祈一起?來真的嗎?我怕你們......」

    「你閉嘴啊!快唱!」

    「真是的,這麼凶幹什麼。」水籟祈薄薄地嘴唇一扭,以一個相當好看的弧度擺出生氣和嫌棄的樣子。

    【那個啊,你突然有點羞澀的開口訴說那大大的夢想】

    【橘紅色印染的側臉擋住你凌亂的髮絲】

    ......

    村上悠抬頭望著杉樹的樹梢。

    天空湛藍,白雲朵朵,這是九月中旬一個周日的午後。

    ——————

    結束富良野之旅,飛機組之後打算去札幌的白色戀人工廠,然後晚上在那裡坐飛機回東京。

    而摩托車三人組為了明天的工作,只能立馬走上回程的路。

    「inori~」大西紗織揚起友善的笑容,馬尾搖晃,是高中女同學的樣子,「路上注意安全哦,我會把你的那一份,一起愉快的度過。」

    「閉嘴。」

    水籟祈大人帥氣的戴上頭盔,輕轟油門,瀟洒而去。

    「村上,我們在櫻花庄等你哦~」佐倉小姐也嬉笑著奚落。

    正要去追水籟祈的村上悠停下來,從頭盔里盯著她。

    「嗯?」佐倉小姐一揚小臉。

    村上悠伸手,把還在得意中的她按在摩托車油箱上,直接帶走。

    「啊——!!!」

    佐倉小姐嚇到膽破、尖銳到快要沒有聲音的叫聲,在富良野的花田上空徜徉。

    「哈哈哈~拜拜~鈴音姐!」悠沐碧對著摩托車揚起的灰塵大喊,「我們會在櫻花庄等你的——!!!」

    其他幾人也笑得不行。

    中野愛衣笑得肚子疼,勉強控制住后,拉著佐倉鈴音的行李,說:「走吧,出發去札幌!」

    「走咯~~」

    「我想吃鈴音想吃的巧克力!」

    「我想吃鈴音想吃的冰淇淋!」

    「我想買鈴音姐想買的茶具!」

    ——————

    佐倉小姐畏縮在村上悠懷裡,眼睛緊緊的閉著。

    嘴裡念念叨叨,說什麼想吃的沒吃,想買的還沒買,還不想死之類的話。

    「你怕什麼?」村上悠問。

    「當然怕了!你知道去年摩托車的死亡率嗎?!二輪車一點安全感都沒有!!」

    「你不是想和我一起死嗎?」

    「我才不信你呢!你把頭盔脫了!我就睜開眼睛!要死一起死!」

    「哈哈哈。」村上悠被她逗笑了,把頭盔脫下來戴她頭上。

    「你幹什麼?」佐倉小姐在他懷裡抬頭,望著他。

    「你死了太可惜了。我感覺啊,還是活著的佐倉桑比較美麗。」

    佐倉小姐鼓起勇氣,鬆開拽著村上悠衣服的雙手,把頭盔脫了。短髮被風一吹,一下子全打在村上悠脖子和下巴上。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
    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