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67.9月7日,周一晚上的一個插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67.9月7日,周一晚上的一個插曲。字體大小: A+
     

    「我回來啦。」

    「辛苦了愛衣姐。我去給你熱菜。」

    「謝謝凹醬。」

    中野愛衣在玄關處換好鞋,進了客廳,把包放好。

    「村上君呢?」她左右看看。

    「吃完飯去遛狗了,說晚點回來。」東山柰柰解釋道。

    「這樣啊。」

    中野愛衣這才發現自己的【杏杏】也不在。

    不過想到今天下午的聊天,他真的是去遛狗嗎?還是說找借口逃避看台本呢?

    「愛衣姐,飯好啦。」

    「謝謝凹醬。」

    吃完飯,把碗筷洗掉,她按照習慣,把台本拿出來,攤開,然後一邊磨咖啡豆,一邊看兩眼。

    把咖啡豆磨成粉,才發現滴濾咖啡的濾紙已經用完了。

    「我出去一下。」

    「怎麼啦,愛衣?」佐倉小姐正把明天要用的東西放進包里。

    「濾紙沒了,我去買一些。」

    「需要我陪你嗎?」

    「不用了,我記得附近有一家小賣鋪有,很快回來。」

    「好,路上小心。」

    「嗯,你們要吃什麼嗎?」

    「恩……算了算了,昨天剛採購了一些零食。」

    「那我出門了。」

    把台本合上,磨豆機還是任由它放在那裡,她換上鞋出了門。

    八點過十一分,初秋的夜晚。

    上次【東京聲優窮游群】一起出去游泳,在櫻花庄附近巷子一家小賣鋪里買冰棍的時候,她注意到有賣濾紙。

    小賣鋪的裝飾、老冰櫃,乃至冰櫃里的冰棍,和這條全是老人的街道一樣,全是年代的氣息。

    就連賣的濾紙,也是可以重複使用的紗布類。

    中野愛衣買完出來后,正準備回去,不知怎的,總之就是莫名其妙一般,感覺村上悠有可能就在這條巷子里。

    乾脆走走吧,就當飯後散步。

    拿定主意,她把裝有濾布的袋子塞進衛衣外套口袋,懷著愉悅地心情走在交錯縱橫的電線下。

    村上困,到底在不在呢?

    如果能遇到就好了。

    走到坡頂,還沒下去,村上悠也好,【杏杏】也好,就在坡下面。

    一人一狗正好掀開【藤田麻將館】的門帘,出現在街道路燈下。

    「村上君。」

    「哦,中野啊。」

    中野愛衣淺淺地露出笑容,看著他的臉。

    「你上來,還是我下去?」她略微大聲,語氣卻又輕柔地問。

    上坡是回櫻花庄,下坡則是繼續散步。

    「你下來吧。」村上悠回答,「我還有一個地方要去。」

    中野愛衣下了坡,走到他身邊,跟著一起往前走。

    「輸錢了嗎?」

    「正經麻將館,不賭錢的。」

    「這樣就好。不過村上君,你雖然打牌厲害,但還是少打牌,而且一直讓業內人士輸,難免會有對你有意見的人產生。」

    「我可一次都沒主動打過牌,都是他們主動找我。」

    「真的?」

    「四國兩次除外。」

    「四國?和四國有什麼關係?」中野愛衣可愛地把手縮在衣袖裡,側臉好奇地看著他。

    「這件事忘了跟你們說。」

    村上悠把在四國打麻將賺路費的事,緩緩和中野愛衣談起。

    「村上君你可真壞啊,」中野愛衣露出燦爛的笑容,「連老人的錢都不放過!」

    「我可只贏了路費,連給你買帽子的錢都是自己出的,怎麼能說壞呢。」

    中野愛衣乾脆哧哧地笑起來。

    兩人說笑間來到村上悠想去的地方——花店。

    這次裡面依然沒有一個客人,好在大概是因為「家店一體」的緣故,所以姑且還在半營業中。

    「你要買花嗎?」中野愛衣問。

    「還沒想好。」

    村上悠率先走進店裡。

    店主老婆婆正一邊打毛衣一邊看電視,看到兩人進來,招呼了一聲就不再管。

    裡面最多的是叫不上名字的綠植,此外還有少許鮮花——玫瑰必不可少,還有桔梗、茉莉花等。

    「中野,你喜歡什麼花?」村上悠回頭,看著正蹲在地上,逗弄幾盆含羞草的中野愛衣。

    「是要給我送花?」

    「是啊。」

    「......」中野愛衣楞了下,「是真的嗎?好好的為什麼要送我花?」

    「生日禮物。」

    「……原來是這個啊。」

    「嗯?」

    「沒什麼。」中野愛衣站起來,打量起鮮花,「花的話,我最喜歡鬱金香。用舊報紙包著,一大堆綠葉中小小的一朵。每年初春買回來,可以在家裡放很久。」

    「鬱金香啊。」

    這個季節,這種小店,自然沒有冬植春開的花。要想買到鬱金香,恐怕只有去大花店找找。

    兩人回去的路上,中野愛衣說:

    「村上君,花就算了。現在溫度高,鬱金香買回去很快就會壞掉。13號那天我們不是去北海道嗎,就當是給我過生日才去的好了。」

    「我倒是無所謂,不過這樣好嗎?」

    「為什麼不好?話說回來,你能想到給我送生日禮物,讓我很驚訝呢。」

    「至於嗎?」

    「去年,還有上次種醬過生日,你不都沒打算送嗎?你可是有前科的哦。」

    「人總是在慢慢成長,螺旋式也好,直線也好,我可不會在同一件事上吃兩次虧。」

    「這就是你最近開始看五子棋類書籍的原因?」

    「這件事就別提了。」

    「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嗯?」

    很奇怪啊,自己,中野愛衣想。

    社內前輩也好,整個聲優界的大前輩也好,自己都不喜歡她們稱呼自己「醬」——不管是「中野醬」,還是「愛衣醬」。

    而自己也一直盡量保持穩重,成熟。

    為什麼和村上君獨處,就下意識把手縮進袖子里、蹲在地上像小孩一樣撫摸含羞草,現在說話語氣又變得這麼、這麼嬌氣呢?

    克制自己流露出對一個人的喜歡,比克服惰性還要困難嗎?

    此時她抬起頭,忽然發現,夜晚的空氣變得格外的舒適。

    就像是在炎熱和清冷之間,找到了那巧妙的平衡。

    明明下班回櫻花庄、出來買濾紙的路上,都沒有這樣。

    「村上君。」

    「好吧好吧,我承認我看棋譜是為了不想再輸給別人。」

    「我想說的不是這個。」

    「恩?」

    「能遇到你真是太好了!」

    「東京雖然大,但遛狗而已,我還能跑遠了?」

    「真是的!」

    中野愛衣奪過【杏杏】的狗繩。

    「走,杏杏,我們把村上君丟在外面!」

    自己的確已經喜歡他喜歡的不得了,那麼,為他考慮一下吧。

    不再逼他短時間內下定決心;

    逼他離開櫻花庄這個舒適圈;

    優柔寡斷的男人是非常差勁,但如果是個村上君的話......

    既然這樣,對有些事情的態度就必須改變了。

    中野愛衣站在坡上,在夜色下回頭。

    「村上君,我果然還是想收到你的禮物呢。請你,費一點心思吧~」

    不知為什麼,她身後東京都原本晦澀的銀河突然大放光明,「嘩啦」一聲傾斜而下,直衝著坡底那人心坎去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
    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