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66.配音的一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66.配音的一回字體大小: A+
     

    「從姐姐那裡奪走角,從蕾姆這裡奪走活下去的意義還不夠......」

    「......現在!」

    「連我在這裡奔赴死亡的理由......都要奪走嗎——!!!」

    水籟祈輕步離開麥克風,接下來,是小林裕介和【怠惰】擔當村上桑的戲份。

    後面她還有幾句台詞,需要對【怠惰】充滿殺意,甚至面目猙獰地去配音。

    於是她不發出一點聲音地合上台本,開始盯著站在最左邊那根麥克風前男人的背影看。

    村上桑穿了衣服看起來顯得有些瘦削,完全看不出他會有一副健碩的身體。

    不過就算這樣,肩和腰的比例也已經完美無缺。

    還有臀部,的確和鈴音說的一樣,是非常......

    等等!我在想什麼?!眼前的人是【怠惰】,不是【貝爾君】啊!

    你得恨他才行!inori!

    水籟祈閉上眼睛三秒,然後睜開眼,死死地瞪著村上悠的背影,心裡想象對方實施各種惡行,以此來激發自己對他的怒氣。

    「唔呃~~」小林裕介驚嚇出聲,男主角菜月昴隨之驚醒。

    「哦呀?」

    村上悠發出一種戲弄的疑問,像是溫和的父親在和女兒玩過家家。

    但其中卻似乎有著一股說不清道不明,只能通過感受才能察知的惡意和瘋狂。

    非要訴諸於文字的話,只有通過場景描寫才能間接的讓人感受到。

    {列車乘務員走到一位盲人乘客面前,讓他抓住自己的手腕,親切地告訴列車已經到站,叮囑他小心。

    盲人感激地謝過,慢慢跟著乘務員走到車門口,鬆開手,朝著聲音的來源再次道謝,然後笑著走出高速行駛中的列車。}

    小林裕介感覺胸口沉悶,怎麼也說不出話來。

    還好接下來不需要他說話,這是作為聲優、以聲音為工作的他,此時此刻,下意識的唯一想法。

    「原來如此...」

    「這還真是,令人感興趣呢。」

    【舔舐】

    聲優也好,調音室里的監督們也好,腦海里蹦出這個詞。

    此時此刻,村上悠的聲音像是一隻突然出現的手。

    一隻粗糙、長滿濃黑汗毛、指甲里全是污垢的手。

    從她們的背後,先是太陽穴,然後是耳朵,緊接著是臉龐,肩部、雙臂、腰部,一路撫摸下去。

    不僅如此,還有液體留下。

    腥臭的口水?還是死人的血液?

    安靜卻又從來不安靜的配音室,此刻再也沒有第二種聲音。

    「你,該不會,是【傲慢】吧?」

    「呼姆恩恩~~」

    那個男人把自己那雙剛剛「舔舐」過她們身體、骯髒無比的手,含進嘴裡,連皮帶骨咀嚼起來。

    由於那雙「撫摸」過所有人,所以她們感覺像是自己在被一寸寸吃掉。

    就是如此可怕,讓人寒毛戰慄的聲音在配音響起。

    女聲優們反胃的捂著嘴,側過臉去。

    男聲優也都皺眉齜牙,好久才敢去看聲音的來源一眼。

    「看來是不會回答我呢——」

    聲音突然尖銳瘋狂起來,就像那乘務員嫌棄盲人走得慢,一腳把他踢下列車,血液、糞便、衣物,通通糊在列車車窗上。

    「啊。啊。」小林裕介無感情的呻吟中,帶著強烈的嘔吐感。

    「啊啦啊啦」

    「我也真是的,竟然還沒有自我介紹呢。」

    「我是」

    「魔女教·大罪司教」

    「【怠惰】擔當」

    「貝特魯吉烏斯·羅曼尼康帝......」

    「desu——」

    配音室陷入雨夜一般的寂靜里。

    按照配音前說好的,在這裡可以告一段落。聲優或者監督感覺哪裡需要改進,可以要求暫停。

    沒問題的話則繼續。

    監督沒喊,村上悠和小林裕介也沒喊。

    「抱歉!」井口裕香突然舉起手,「真的非常抱歉!我身體不舒服,出去一下!」

    明田川仁感到意外,但在這裡暫停也在計劃之內。

    「那大家一起休息十分鐘,放鬆一下。」

    井口裕香捂著嘴跑了出去,其他幾個聲優也連忙跟出去。

    原作者長月達平手指在桌上敲得「噠噠」響,很不樂意休息,十分迫切想要繼續聽下去。

    村上悠的【怠惰】聲線和演技,簡直就是他的理想,是怎麼用筆也描繪不出的瘋狂。

    自己不應該把【怠惰】那麼早寫死的。

    可惜可惜可惜,唉!

    調音室和配音室里,剛被村上悠醞釀出來的沉悶氣氛得到緩解。

    小林裕介不動聲色地做著深呼吸。

    村上悠的演技,像是要把他這艘小船衝垮,拖進不見光亮的深海淤泥里。

    「村上,小林君,」明田川仁開口,「剛才那一段很好,直接過了,待會而直接從9分50秒開始,沒問題吧?」

    身為《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男主角,聲優組團長的小林裕介,下意識看向村上悠,等待他來做主。

    「都可以。」村上悠回了句。

    他發現給反派的配音很有趣,比正統主角有趣多了。

    男主角帥氣的台詞,對邪惡的斥責,亦或者是和女聲優的「打情罵俏」,他都已經沒有了新鮮感。

    以後接一些變態、邪惡角色調劑胃口也是不錯的嘛,他想。

    十分鐘休息時間過去,井口裕香她們沒回配音室,這在明田川仁的預料當中。

    「嗯?」配音室里居然還有一位聲優,他說:「水籟醬,你不出去休息嗎?到你的時候,再進來也不要緊。」

    「不。」水籟祈搖搖頭,「不用了,我就待在這裡。」

    「好吧。村上,開始吧。」

    村上悠點點頭。

    「啊——真是可笑呢」

    「真是,真是真是真是真是真是......」

    「......相當可笑!」

    「實在是,實在是實在是實在是實在是......」

    「......大腦顫抖......」

    「......desu!」

    燈光明亮,地面整潔的配音室,轉眼間變成陰森滴水、有恐怖笑聲迴響的洞窟。

    但又突然如疾行的列車急剎,一切都停止了。

    【怠惰】溫文爾雅,語調悠揚輕鬆,卻又怎麼聽怎麼怪異地看著【昂君】,對手下問:

    「他是什麼人?」

    ......

    水籟祈許久沒有和村上悠在一個片場里。

    那演技一如既往地征服她的身體;

    那聲音也一如既往地溫暖她的心。

    她緊握雙手,把視線投向村上悠,就像溪水注入湖泊,江水衝進汪洋。

    ......

    「艾爾修瑪!」

    水籟祈嘶吼著釋放出冰潔魔法。

    魔女教的教徒被虐殺。

    「啊,啊~,美妙,太美妙了,妙不可言!」

    「大腦......」

    「蕾姆......」

    「昂君......」

    「......在顫抖。」

    三人中,唯一一個把一句話說完整的人,繼續開口。

    「怠惰的權能——不可視之手......desu。」

    眼前的場景何其勤勉與美妙?

    要不然連剛才那樣瘋狂的人,都用上神聖的語氣呢?

    蕾姆。

    藍色短髮,黑白的女僕裝,惹人憐愛的臉蛋,笑起來好像四月櫻花飛舞似的少女;

    最近開始因為胸部變大,衣服穿不了而煩惱的少女;

    一心一意,為了心上人【昂君】可以做任何事的少女。

    被擰斷了脖子、手腳。

    像破爛娃娃一樣被吊在空中。

    獻血躺過她白色的長筒襪,黑色的鞋子,在下面匯成血泊。

    「請看,為愛殉情的少女。」

    村上悠的聲音一如博物館的解說員,好聽卻又不苟言笑。

    「這是你行為導致的後果。」

    「因為你什麼都不做,過於怠惰。」

    「所以!少女死啦!」

    村上悠一下子從博物館來到三流話劇舞台上,開始表演拙劣的獨角戲。

    「是你!是你!是你!......殺了她!」

    「這是,何等,何等......」

    「給我......」小林裕介的聲音,彷彿是在嗓子斷裂的那一刻發出來的。

    「......是你通過我的手!我的手指!這都是因為你,是你,是你,是你,啊......是你殺了她......」村上悠聲音悲愴,聞者落淚。

    「......住口。」

    【怠惰】的獨角戲還在繼續,「......啊,啊!嗚啊!!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隨著他的慘叫聲。

    少女嬌弱的肌肉,如慢慢被收緊的琴弦,一根接一根的斷裂。

    少女粉嫩的脖頸,如半圈、半圈被擰上的發條。

    「救我,救救我,救我救我救我,啊~~~」

    慘叫聲戛然而止,好像少女才剛剛被擰斷脖子一樣。

    村上悠用低劣的聲線,模仿現在如一塊破布一樣吊在那裡的少女的聲音。

    語氣輕快,就好像剛剛還生離死別的片場,隨著導演一聲「卡」,少女被威亞放下來,演員們互相笑著寒暄,商量著待會去吃燒烤還是火鍋。

    「昂君~~」村上悠喊。

    像是水滴進熱油里,被鎖鏈鎖住的【昂君】像是一條蝦米一樣折騰起來。

    嘴裡也終於開始大聲說話。

    「貝·特·魯·吉·烏·斯!」

    「殺了你!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欸~」【怠惰】因為給變成爛肉的少女配音,聲音都變得有點累了:「你終於叫我的名字了,真是感慨萬分呢。」

    「殺了你!殺了你!啊——」小林裕介的聲音早已經嘶啞,手上的台本也被拽成一團,

    「嗯哼,嗯哼~,嗯哼哼~~,喔嚯,喔嚯~,哦嚯嚯~~。」

    在村上悠輕蔑的笑聲中,【怠惰】走到少女堆積的血泊前。

    「哦呀。」

    像是剛想起似地抬起頭,他欣賞著這隨意扭動關節的「人偶」。

    「啊,你也是愛的信徒。為愛犧牲,與宿命抗爭。」

    「然而思念未能傳達便煙消雲散,愛無處可去,夙願沒能達成漂流於虛空。」

    他全身心地稱讚,好像一個路人面對犧牲掉的無名英雄,雖然不認識,但也敬佩。

    然後。

    「你呀,」村上悠嘴角一裂,笑嘲般地否定少女犧牲的意思:「真是怠惰啊。」

    「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

    如果力量足夠,少女誓死守護的【昂君】,應該已經用鏈條扯斷自己的手腳,爬著過來找【怠惰】報仇。

    可惜的是,他連扯斷自己手腳的力量都沒有。

    「嘿呀嘿呀,啊哈哈,啊哈哈———」

    「——!!」

    洞穴里,只剩下【昂君】如野獸慘叫般的無言咆哮。

    ......

    配音工作進度,順利的超乎巨大多數人的想象。

    「村上,中午不留下一起吃嗎?」

    「不用。你們吃吧。」

    和他們一起吃飯也沒什麼,只是今天從配音室出來后,眾人一直用異樣的目光看他。

    讓他有些不自在。

    「村上桑,我和你一起吧。」

    「誒?水籟醬你也要走嗎?」

    「抱歉了,明田桑。」

    兩人出了大樓。

    「村上桑,你中午準備吃什麼?」

    村上悠想了想,「一蘭拉麵吧。」

    要不是配音工作提前結束,下午的時間富裕起來,去吃彷彿永遠都在排隊的一蘭拉麵,對他也是一種很難得的事。

    「一起吧,我也好久沒吃拉麵了。懷念餃子、燒麥、叉燒、海苔了。」

    懷念的是拉麵套餐里的其他東西嗎。

    ———————

    上午10:45

    【《從零開始》工作群】

    三宅健太:現在的年輕人真是厲害啊

    木島隆一:我快成村上桑的粉絲了

    井口裕香:不知道我有沒有給監督還有村上桑、小林桑添麻煩

    堀江由衣:別放在心上

    堀江由衣:其實大家都快待不下去了

    內山夕實:沒錯,監督會理解的

    井口裕香:希望這樣

    高橋李依:怎麼啦?今天片場發生什麼事了嗎?

    井口裕香:【貝特魯吉烏斯·羅曼尼康帝】的聲優是村上悠桑

    高橋李依:真的嗎?

    高橋李依:太好啦,又可以和村上桑合作了

    井口裕香:......

    堀江由衣:.......

    高橋李依:誒?怎麼啦?

    內山夕實:今天在片場,我們被村上桑的演技嚇到跑出了休息室

    梨依熊:嗯嗯嗯?

    赤琦千夏:怎麼回事?

    堀江由衣:太噁心了

    堀江由衣:我感覺我十七少女的身體受到他粗暴的蹂躪

    堀江由衣:o(╥﹏╥)o

    堂本海斗:等等,堀江桑你這個月20號不是要過39歲生日了嗎

    堂本海斗:我禮物都準備好了

    堀江由衣:(⊙_⊙)

    堀江由衣:請一定來參加我的生日會,海斗君~~

    堂本海斗:是!

    江口拓也:唉

    內山夕實:唉

    高橋李依:哈哈哈

    ——————

    中午12:00

    【《從零開始》工作群】

    井口裕香:@小林裕介@村上悠

    井口裕香:配音怎麼樣了?我沒有影響你們吧?

    仁醬:很順利,已經提前結束了

    仁醬:小林君現在在舒緩情緒,村上已經走了

    井口裕香:那就好,不好意思了仁桑

    井口裕香:小林桑沒事吧?

    仁醬:沒事,只是太沉浸在這場精彩的戲里

    仁醬:他、還有水籟醬,發揮的都非常出色

    仁醬:製作組一致看好這一集的收視率呢

    赤琦千夏:村上桑呢?

    長月達平:村上那傢伙就是天才!

    長月達平:我現在很後悔把【怠惰】那麼早寫死了!!!

    高橋李依:長月老師好

    長月達平:哦!高橋桑啊,放心,愛蜜莉雅仍然是我心目中的第一!

    高橋李依:謝謝老師

    高橋李依:我現在也很期待村上桑的【怠惰】呢

    高橋李依:早知道今天就去片場了

    ——————

    下午12:30,經過漫長的排隊后,兩人終於吃上拉麵。

    「嗡~」

    「喂,聽梨依熊說,你在片場又出風頭了?」

    「梨依熊的話你也信?」

    ......

    line

    中野:村上君,果然呢,努力是有用的

    中野:以後也一起看台本吧

    村上悠:也是梨依熊告訴你的?

    中野:看來鈴音已經找過你了

    中野:你們感情比我想象的要好啊

    村上悠:赤琦也在《從零》?

    中野:是在哦,但其實是仁桑在《遊戲人生》劇組群里說的

    中野:你偶爾也看看劇組的群聊啊

    中野:有很多有趣的事情

    村上悠:沒興趣

    村上悠:還有

    村上悠:這次演技依然是平時的水平,只是這個角色比較出彩

    村上悠:和我昨晚的努力一點關係都沒有

    中野:Σ(°△°|||)︴



    上一頁 ←    → 下一頁

    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
    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