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65.村上總是在迎合別人的期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65.村上總是在迎合別人的期待字體大小: A+
     

    ()對於定期來淺草寺送貨的村上悠來說,除了陽光下金碧輝煌的雷門,還有那兩個大燈籠外,這個遊客必來打卡的旅遊景點,已經無吸引力。

    「又麻煩你了,村上君。」

    「沒什麼,我也算股東。」

    儘管錢到不了他自己本人的卡里。

    「聽愛衣說,你們這周要去北海道旅遊?」

    「嗯。」

    「路上當心一點,在外面什麼人都可能有。愛衣麻煩你照顧一下了。」

    「這是自然。」

    「算算時間,愛衣的生日就是下周日,村上君你打算送什麼禮物給她啊?」

    「......還沒想好。」

    村上悠是一個毫無節日儀式感的男人,既不會主動給別人送禮物,也不需要從別人那裡收到禮物。

    吃一頓飯,出去玩一玩,就是他對節日最大的尊重。

    更多的時候是當做普通的一天,普通的度過。

    但現在被中野媽媽當面詢問,考慮到禮貌問題,同時也為了避免麻煩,冒充東京人也是無可奈何的選擇。

    中野媽媽深有感觸地好笑道:「給女孩子送禮物的確是一件傷腦筋的事。」

    「阿姨知道她喜歡什麼嗎?」

    「那孩子很喜歡喝咖啡。」

    「我已經送了磨豆機給她。」

    「也喜歡喝酒呢,很少見吧?」

    「確實,不過我各種清酒、紅酒,也送了不少。」

    這是最近的事。

    村上悠把贏來的酒,一瓶不留地拿給她做《毛衣品酒》去了。

    儘管是他贏來的,中野愛衣在節目里依然說,是某某監督、某某作家,因為和村上君關係好,或者自己出演了某部動畫,所以友情贈送給她。

    這導致他們和村上悠打牌的時候,哪怕是輸了心態也不錯——兜底還能上《毛衣品酒》宣傳一下自己的動畫、或者漫畫。

    「村上君,你也不容易呢。」

    中野媽媽突然笑起來,笑得很年輕,帶著揶揄,完讓人感受不到她經歷的那四十多年歲月。

    好像她依然是一個對什麼都感興趣的少女。

    「嗯?」村上悠一愣。

    她伸手拍拍村上悠的肩膀,「剩下的活交給我吧,你在收銀台休息一下。」

    ......你還沒告訴我送什麼生日禮物。

    算了,到時候問赤琦千夏也一樣。

    孩子與父母之間,肯定有互相隱瞞而閨蜜卻恰好知道的喜好。

    村上悠繞到收銀台後面,在軟椅上坐下,發現除了中野愛衣給她買的的濱崎步最新專輯,桌面上還多了一束花。

    很小的一束,散發出來的香味淡而清新。

    很樸素,應該不是別人送的;又放在收銀台裡面,肯定也不是給客人看的。

    那就純粹只是給自己欣賞的了。

    村上悠嘴角笑起來,他想起中野愛衣每天都在客廳看完台本后,都會喝酒、磨咖啡,嘴裡輕哼曲子的情形。

    中野媽媽也好,中野愛衣也好,她們失去了丈夫和父親,卻依然熱愛生活。

    送什麼樣的禮物才能代表熱愛生活呢?

    他望著門外夜色下人來人往的淺草寺發起呆。

    到了八點,他拿起頭盔告辭離開。

    「村上君,路上騎車請注意安。」

    「嗯。」

    雅馬哈一路狂吼亂叫,從淺草寺飛馳到大木學院。

    在村上悠逐漸精湛的車技下,成為都市傳說恐怕缺的只是一個契機。

    回到櫻花庄,唱完歌回來的四人還在討論下周日的北海道之旅。

    「明天是周一,你們不好好看台本,在聊什麼?」他走進客廳。

    「村上!」佐倉小姐伸出手,「快給我。」

    村上悠把替她在淺草寺抽的簽遞給她。

    幾個女孩也好奇地圍到她身邊。

    「不知道這次旅行會不會順利~」一面說著,她打開紙條。

    「半吉啊。」

    「淺草寺抽到吉很不錯了,看看寫的什麼。」

    「舊愆何日解,戶內保嬋娟;要逢十一口,遇鼠過牛邊。」

    「什麼意思?」

    「後面有釋義,快看看!」

    「{擔心過去的錯誤什麼時候才能消失;身邊有了新的美人加入,想要向外界公布,是沒有節操的事情,請用心在家庭和睦上。}」

    「啊!」東山柰柰兩根食指對戳,可憐兮兮地說:「鈴音你肯定又和哪個女孩子一起玩了。」

    「沒有!」佐倉小姐心虛的笑著否認,「怎麼會呢!我最愛柰柰你了!」

    「這簽上面都寫了。」

    「看下一句!看下一句!」

    「{十一和口重疊起來看的話,會變成吉字,所以想要遇到吉事,就要像在人們沉靜入睡的夜晚也起床工作一樣地努力。}」

    「努力一定會有回報呢。」中野愛衣好像人生價值得到肯定一般長吁一口氣,合掌笑著說,「那麼現在開始,我們立馬看台本吧!」

    「好——!」悠沐碧第一個響應。

    「村上君,你也要一起哦。」

    「我?」

    村上悠剛把下午看了一半的《overlord》第四卷拿在手裡。

    「是啊。」中野愛衣認真地點點頭,笑著說:「觀音簽上已經寫了呀,要想遇到吉事,必須勤奮努力才行。村上君晚上騎摩托車,比我們更需要吉事,當然也需要比平時更努力才行。」

    「那是幫你們抽的簽,我從來沒指望從觀音那裡得到指示。」

    「但畢竟是你親手抽的呀,你肯定也被包含在裡面了。」

    「這樣的話,」東山柰柰左手撐右手,右手摸著自己的小下巴,用名偵探的口吻說:「身邊多了美人,做了這種沒節操的事的人,會不會是指村上君呢?嗯...可疑。可疑。會是誰呢?難道......」

    「等等等等!」村上悠連忙打斷,「你不感覺把這事扯到我身上是很奇怪嗎?」

    「悠哥哥肯定在外面養女人了!」

    「村上君,你看吧,果然得努力才行,快點過來看台本。」

    「哈哈哈!」

    這天晚上,名為《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的台本,打破了村上悠看台本次數和時長的記錄。

    整整一個小時,上面甚至被逼著寫了不少心得。

    除此之外,還看了《落第騎士英雄譚》的台本,並且和在這部動畫里擔任女二的東山柰柰,對戲了一個小時。

    實在苦不堪言,且無聊至極。

    9月7日,周一。

    「早上好,井口桑。」

    「早上好,水籟桑。」

    「早上好,堀江桑。」

    「早上好啊,水籟醬。」

    水籟祈左右看了看,今天的配音室人比往常少了很多。

    她把包放下,拿出台本看起來。

    過了一會兒,男主角的配音小林裕介來到配音室,打完招呼后,對她說:

    「今天也拜託蕾姆你了。」

    「不不。」水籟祈連忙擺手,「我只是代替蕾姆發出聲音而已。」

    井口裕香插進來:「話說回來,今天的戲份真是悲傷啊,這一周我每次看台本都想哭。」

    「蕾姆對昴的愛太讓人感動了!」小林裕介說。

    「這點也是,但我更在意的是那個叫貝特魯吉烏斯的變態。」

    「知道是誰配音嗎?官網上顯示的還是{???}。」

    「不清楚呢,如果子安武人桑沒有出演羅茲瓦爾的話,我會猜製作組請他來配。」

    「顯示{???}好像是在做活動,猜中聲優的觀眾有機會拿到先行上映的門票。」

    「各位早上好。」音響監督明田川仁走進來。

    「早上好仁桑(明田桑)!」

    「今天的戲份很難,所以各位做好配音到下午的準備。」

    「放心吧仁桑,我們已經和經紀人溝通好了。」

    「麻煩各位了。」明田川仁微微鞠了躬。

    「明田桑。」水籟祈喊了一聲。

    「水籟醬啊,不是說了嘛,叫我仁醬就好啦。」

    「呵呵。」水籟祈禮貌地笑了笑,「我們剛才在討論,今天貝特魯吉烏斯的聲優是誰,能麻煩你提前告訴我們嗎?」

    「是啊,我也很想知道,仁桑。」小林裕介說。

    明田川仁看向配音室角落,空無一人,低語了一句:「還沒來嗎?」

    隨後朝著好奇的眾人說:「應該馬上來了,你們都認識,村上悠啊。」

    「村上桑?!」水籟祈吃一驚。

    儘管村上悠的演技十分出色,被暗地裡稱為試音會破壞者,但人們對他的印象還是停留在「帥氣」、「熱血」、「後宮」等正面人物形象。

    連《旭丘偶像是勇者》都很少有人提及,現在突然要配一個反派角色。

    反派倒沒什麼,主要是這個反派人物不帥氣這一點和他一點都聯繫不起來。

    「沒錯,就是他。上次我不是和你說過嗎?他會來擔任配角的事?」

    「我還以為他出演某個騎士呢。」

    「放心吧,他的演技監督和我,還有原著長月達平老師都親眼看過來了,完沒問題。」

    距離配音開始還有一段時間,明田川仁離開配音室,回調音室和監督、作者商量今天的配音注意點。

    「啊——居然要和村上桑對戲。」小林裕介的笑容已經緊張起來。

    也許村上悠根本不認識他,但他已經參加過很多次有村上悠的試音會——業界大多數男聲優都有的經歷,親身體驗過多次被支配的挫敗感。

    尤其是《刀劍神域》的配音,他信心滿滿,打敗很多前輩、同輩,進入了到還剩五個人環節。

    最後失敗,他很失落,但不意外。

    但事後得知,其實監督們早就從第一輪開始,就中意其中一個男聲優,直到最後都沒改變意見。

    這算什麼?後面幾輪他僅僅是個陪襯?湊數嗎?

    他對這個陌生聲優感到憤怒、排斥、不滿。

    《刀劍神域》放送的第一時間,他就守在電視機前觀看,想看看自己到底哪裡不如他。

    不得不承認。

    那完完就是一個十四歲秀氣男孩的聲音。

    是一個對潛行遊戲充滿熱愛,懼怕死亡卻又毅然沖著死亡奔去,揮舞刀光的少年戰士聲音。

    根本就是本人嘛。

    這不是作弊嗎?

    不僅僅是這一次,後面還有好多好多次。

    無論自己如何準備,怎麼鼓起勇氣,那個人強大到連背影都看不到。

    周圍的男聲優開始抱怨,晚上喝酒的時候甚至說出惡毒的詛咒。

    他也不甘心,非常不甘心,超級不甘心。

    他是辭掉公司白領工作,為了愛好和夢想踏入聲優界,誰知道在養不活自己的新人階段就遇到一個怪物。

    這個怪物還是一個新人,酬勞比他還廉價。

    同時他也有很高興。

    配音工作是一個沒有模板的工作,在得到監督、業界、觀眾肯定之前,誰也不知道你到底配的怎麼樣。

    但這個人不一樣,聽完他的配音,人們就會下意識認為「啊,就是這樣的聲音,肯定不會錯了。」

    學習別人優秀的演技技巧,是每個聲優的必修課,他在這方面算是很有天賦,要不然也不會直接放棄一般社員的身份。

    但越是努力,越是對一個道理深信不疑。

    「我想超越村上悠」,這句話說給其他人聽,是一種肯定會招來嘲笑的行為,是徹徹底底的奢望。

    他立馬放棄追趕,轉換目標。

    人的精力可以無窮無盡,人的演技也可以無人可比,但人與人之間,一個季度能用的時間肯定是一樣的!

    一個季度,一個人註定不可能當所有動畫的主角,那其他人就還有機會。

    他讓經紀人幫忙收集情報,對村上悠沒有參加的試音會努力——業界聰明的、實力弱的、懶得拼搏的,早就已經放棄和那個人死磕的打算。

    顯然努力的不僅僅他一個,很多人在學習技巧的時候也悟出了那個道理。

    當初村上悠出現在《從零開始》試音會時,轉身又離開,休息室很多人誇張地鬆了口氣的樣子,至今歷歷在目。

    以男主角的身份和村上悠對戲,是男聲優很少有的體驗,也是一種很大的壓力。

    特別今天的這一話,是一場十分考驗演技的戲份。

    他心裡有個念頭,萬一村上悠只適合配「帥哥」的聲線呢?

    自己說不定可以在他不擅長的領域打敗他?

    小林裕介興奮起來,甚至有些迫不及待。

    距離{試配}環節開始還有十分鐘的樣子,配音室的門被推開,試音會破壞者一手拿著台本,一手拿著飲料走進來。

    他朝著所有人點點頭,說一句早上好,就往角落走去。

    小林裕介注意到,不知為何,一向「舉止大方」的井口裕香居然偷偷縮在位置上,用台本擋住臉。

    兩人坐的位置靠著,他聽到她嘀咕著「看不到看不到我!」、「我才不是那個說給你當狗......」

    後面聽不清楚,總之今天的她非常奇怪。

    不過這個女人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個男人。

    小林裕介用餘光觀察他,企圖從他的臉色、行為上看出不安。

    他注意到村上悠和水籟祈兩人在說話,連忙豎起耳朵。

    「村上桑,請你別坐這裡!」

    水籟祈的位置在正坐的最右邊,緊鄰著角落。

    村上悠坐角落的話,從位置上來說,是和她挨著的。

    儘管角落那把椅子是村上悠單獨拉過去,和正坐隔了有半米的距離。

    「怎麼?」

    那個男人說話還一如既往地言簡意賅。

    「你在這部動畫里出演的是怠惰大罪司教,我出演的角色很恨你,所以在這個片場我們要保持距離。」

    「......嗯?」那個男人。

    「嗯?」偷聽的小林裕介。

    「抱歉了,村上桑,今天請你坐...嗯...那邊吧。」水籟祈指著小林裕介的左手邊,也就是正坐最左邊的位置。

    怪不得水籟祈明明還沒滿二十歲,就能有這麼好的演技,原來體驗派聲優啊。

    這種類型的聲優,演技再怎麼好也是理所當然的。

    但是早上用蕾姆稱呼她,為什麼會拒絕呢?

    明明在片場這樣做,有利於體驗派更早進入自己角色的呀?

    不管了,這個女孩也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個拿著椅子,被「呵斥」到他身邊的男人。

    「嗯哼。」他微微清了清嗓子,開口打招呼:「早上好,村上桑。」

    「早上好,小林桑。」

    兩人之前沒有合作過,只在試音會待在同一間休息室,對方居然記得自己?

    看來自己的名氣也不小嘛,還是說對方是一個很謙虛,很有禮貌的人?

    對方在喝飲料,配音前喝飲料?難道是潤喉類型的?

    檸檬魷魚汁

    這是什麼飲料,從來沒聽說過。

    村上悠沒有在看台本,而是在對著飲料的原材料在看,難道裡面真的有魷魚汁?

    不,這都不重要。

    「那個,村上桑,你的台本能借我看看嘛?」

    對方沒說話,直接把台本給了自己。

    「謝謝。」

    對方依然沒說話,還在研究原材料。

    小林裕介帶著聖徒打開《聖經》的心態,打開了村上悠的台本。

    貝特魯吉烏斯·羅曼尼康帝:原來如此,這還真是令人感興趣,你,莫非是{傲慢}嗎?

    這是怠惰的第一句台詞,在它下面,有它三倍數量左右的註釋。

    如何斷句,音調又如何。

    三個小短句,每一句都寫了用怎樣的聲線和情感。

    小林裕介越往後翻,越是心驚,這個人到底是有多努力?!

    在最後的留白處,居然還寫了一則關於怠惰的人物心理小傳。

    小傳下面,有四種不同筆記的讀後感,對此提出不用的看法。

    那些不明就裡、像是嘲諷、像是開玩笑的看法不管它,光是村上悠本人認真努力的敬業態度,自己比不上他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虧自己還以為已經足夠努力了呢。

    原來,努力在聲優界真的只是最基本的東西啊。

    小林裕介的臉色變得平靜,笑著對村上悠說:

    「村上桑,很高興今天能和你對戲,以後也請多關照。」

    「嗯。」

    眼前這個男人,從前自己還帶著一絲絲{對方只是長得比自己帥,所以一直試音成功}的僥倖想法的男人,值得自己身心的尊敬啊。

    「這個飲料好喝嗎?」

    「味道還行。」

    「真的有魷魚汁在裡面嗎?」

    「沒喝過那玩意,不清楚,原材料上倒是有寫。」

    「真是奇怪的飲料,待會我也去買一瓶嘗嘗。對了村上桑,我們交換一下聯繫方式吧,以後有空一起吃個飯,也方便工作聯繫。」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
    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