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64.變化是計劃的宿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64.變化是計劃的宿命字體大小: A+
     

    中野愛衣抽了紙巾,遞給村上悠,關切地問道:「沒事吧?」

    「咳咳。」村上悠用紙巾遮住口鼻,揮手示意自己沒事。

    「對不起,悠哥哥。」悠沐碧不好意思,說:「是我太激動了。」

    「沒事。」

    他緩過來,鼻子里沒了要流出水的感覺。

    這種情形也是許久未有了,上一次發生這種事,久遠到他下意識以為自己肯定想不起來。

    「那試音結果呢?」東山柰柰給他倒了清水,趁著其他幾人不注意,快速對他努了努嘴。

    紅潤的雙唇蹙成小小的一點,然後無聲地「么」了下,她的大大眼睛像是美人魚身上最好看那枚魚鱗在反著光。

    這傢伙,在客廳都這麼大膽。

    村上悠喝了口水,衝掉嘴裡的咖啡味:「剛才收到郵件,已經通過了。」

    「哼哼,多虧我的潤喉糖!」佐倉小姐擺出居功至偉的表情和姿勢,嘴角帶著笑意。

    「我們去慶祝吧!」悠沐碧一下子跳起來。

    「現在嗎?」

    此時已經是深夜九點多,【落湯雞】和貓兒都已經閉上眼,只有【杏杏】在中野愛衣懷裡,單方面和村上悠商量偷火腿腸的可能性。

    「周日吧,叫上種醬她們一起。村上君和小祈不也正好要去買摩托車嗎?」中野愛衣說。

    「買不買還不確定,到時候租一輛也行。」

    「總之先去看看吧,而且凹醬正式出道也是一件值得慶祝的事。」

    事情就這麼說定。

    到了九月六日周末這天,天氣卻不配合,下著中雨。

    櫻花庄五人趕到集合地點的時候,島崎信長正孤零零的站在遠處玩手機,時不時看向路口。

    見到村上悠的時候,他由衷地露出笑容。

    和種田梨紗她們打完招呼,村上悠走到他身邊,兩個男人就這樣跟在女生們身後。

    「村上,你要再不來我都打算回去了!」

    「怎麼?」

    「種田桑和大西還好,水籟桑她太可怕了!」

    「水籟桑可怕?有嗎?」

    村上悠感覺水籟祈是一個真性情、率真的女孩,毒舌這一點雖然很少見,但也和可怕這個形容詞沒有任何關係吧。

    「她時不時用看垃圾的眼神看我!好像在說{你這種社會的殘渣,怎麼還不跳軌自殺}!可怕可怕!超——可怕!」

    「你不會看錯了吧?」

    「不是!絕對不是!我和你說......」

    一行人在上野站下了車,步行十幾分鐘,到了一條專門賣摩托車還有相關配件裝備的街道。

    沒人懂摩托車牌子,村上悠只騎過雅馬哈,感覺不錯,所以乾脆就直奔雅馬哈店。

    店員先是詢問他們買摩托的主要用處,知道是旅遊還沒什麼,當聽到他們打算冬天騎車去北海道時,直呼「自殺之旅」。

    「怎麼回事?能說一說嗎?」島崎信長問。

    「摩托車旅行很常見,但基本是夏天。冬天路面滑,更何況是北海道,車停在停車場,第二天醒過來,車都被雪埋了!」

    「好像挺有趣的啊!」島崎信長比村上悠還要無所謂,興緻勃勃地說:「沒關係的,你給我們推薦冬天用的裝備就行,實在不行我們也不會拿我們的命開玩笑。」

    「好的。」店員沒有不賣的道理,「請跟我來。」

    兩人準備跟著去的時候,發現水籟祈不在。

    「抱歉。」島崎信長喊住店員,「我們還有一個朋友也要買,她應該就在外面,我去喊一下她。」

    「好的。」

    兩人走出去,發現水籟祈和女生們在隔壁本田摩托車店門前,圍著一輛水藍色「小綿羊」式摩托車看。

    村上悠看兩眼,的確是女孩子喜歡的類型。

    他把剛才店員說的風險轉述給水籟祈。

    「還打算去嗎?」

    「算了吧inori,太危險了,和我們一起坐飛機過去吧。」大西紗織說。

    她們幾個已經商量好,等村上悠和島崎信長騎車到北海道的前一天,坐飛機去,然後一起滑雪。

    「嗯......」水籟祈陷入沉思。

    她喜歡刺激,但可不喜歡危險,雪天騎摩托不是蹦極,沒有看得見的保險。

    她想了想,說:「這樣放棄太不甘心了,我先和村上桑一起出發,到了北方的時候,堅持不下去就放棄。」

    「你可別逞強哦。」大西紗織擔憂道。

    「放心放心,我又不是鈴音那種固執的女人。」

    「你什麼意思!」

    正躍躍欲試對著貼有{請勿觸碰}提示語摩托車的佐倉小姐,投來不滿地眼神。

    本田店裡的店員聽到聲音走出來,對她說:「您好,這是本田...50cc...如果您需要...」

    「不,不用了!哈哈,抱歉!」

    佐倉小姐尷尬地回應幾句,趕緊跑到村上悠身邊,示意他趕緊帶路進店裡去。

    走回雅馬哈店裡的短短時間裡,村上悠仔細思考年假去北海道的安全問題。

    他姑且不說,被摩托車甩出去,大概拍拍灰塵站起來繼續騎就是了。

    但島崎信長和水籟祈都是普通人,光是下雨和雪天就有夠他們受的。

    但就這樣放棄摩托車旅遊,他心裡也不爽快。

    「這樣吧,」他對島崎信長和水籟祈說,「下周五晚上你們兩個有工作嘛?」

    「我沒有,怎麼了?」島崎信長問。

    「我有一個廣播,八點結束。」水籟祈說。

    「下周五,也就是13號,我們晚上九點出發,從高速公路走大概四個小時,也就是晚上1點到新潟。

    晚上在那裡休息,第二天早上坐第一班輪渡去小樽。

    接下來的路線還要仔細規劃,總之最後確保能在周日晚上12點之前回到東京。

    你們感覺怎麼樣?」

    「這麼瘋狂嘛!」

    水籟祈白嫩的小臉一下子貼到村上悠臉上,亮晶晶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他,滿是迫不及待。

    村上悠往後退了一步,解釋說:

    「冬天去北海道還是不太現實,是我之前欠缺考慮了。」

    「我沒問.....」

    島崎信長還沒說完,水籟祈再次前踏一步,對村上悠大聲說道:

    「村上桑!村上桑!我很期待呢!晚上飆車!」

    「......哦,那就好。」

    「這比一開始計劃要好啊。」中野愛衣望著村上悠,笑著說,「冬天騎摩托車,太讓人擔心了。」

    村上悠看著她月牙一般好看的眼睛,點了點頭。

    「我們也很擔心呢。」東山柰柰摟著佐倉小姐和種田梨紗的美不勝收的腰肢,嘟著嘴說。

    這傢伙。

    摩托車很快買好。

    村上悠的整體暗灰色,只有輪胎是檸檬一樣的黃色,讓整體不顯得那麼單調和陰暗;

    島崎信長的是一輛白色摩托,他直接乾脆明了的取名「大白」;

    水籟祈個子小,又是一個女性,店員給她推薦女式摩托車。

    「沒關係,就給我大排量的,顏色最好是水藍色。別小瞧我啊,考駕照的時候,我可是把教練車扶起來了。」

    「騙人吧!」

    幾經辛苦,勉強扶起教練車(400cc),差點只拿到普二(50—125cc)駕照的島崎信長完全不信。

    水籟祈看了他一眼。

    這一眼,島崎信長似乎看到,電車站站牌上緩緩打出「因前方突發人身事故,電車延遲」,第二天,周刊文春報道{聲優島崎信長卧軌自殺!!!}的未來。

    就是這樣的眼神。

    水籟祈最後和另外兩人一樣,買了400cc整替偏水藍色的摩托車,取名「小祈」。

    一人一車站一起,給人美女與野獸的畫面感。也很有英姿颯爽氣概。

    另外他們還買了手套、頭盔、騎行服、鞋子、雨衣等等。

    沉甸甸的一大堆,還沒開始,就已經讓人迫不及待,恨不得接下來的一周能直接跳過去。

    中午吃飯的時候,女孩們開始給三人規劃路線。

    既要讓三人騎行的路程不無聊——靠海邊或者經過景點,又要保證周六晚上抵達她們選好的溫泉酒店。

    她們先給自己預定酒店的行為,讓村上悠費解。

    「鈴音,這家溫泉酒店是每個房間一個溫泉哦,你完全不擔心和其他陌生人混浴。」

    「那就好!」

    佐倉小姐接受不了公共女澡堂。

    「私人溫泉啊......」東山柰柰吃飯的筷子停住,想著什麼。

    「第二天早上還可以直接坐纜車上山上看雲海呢!」

    「然後酒店出門就可以坐一個半小時一趟的電車,去富良野農場看花海!」

    「你喜歡花海啊,凹醬?」

    「不!我喜歡一個半小時一趟的電車!」

    「不愧是大學生,很有文藝的憂鬱氣息呢。」

    「嗯嗯。」

    「誒?」

    「千夏,你男朋友不是在北海道嗎?下周要不要去和他見面?」

    「他最近又去了熊本,別管他。」

    ......

    三人摩托車之旅的路線被粗略的規劃好。

    她們商量更多的,是周六周日兩天,她們最大化利用時間能去幾個景點。

    「我實在太期待了!」買好周五晚上去北海道的機票,佐倉小姐興奮起來。

    「很有小時候春遊的感覺呢。」中野愛衣也笑著說。

    一頓飯吃了很久,中途島崎信長中途有事先走了。

    「喂,你別真跳軌了。」村上悠心情不錯,開玩笑道。

    島崎信長的心情更不錯,他說:

    「放心,死也要死在一個半小時一趟的北海道電車軌道上。東京都的軌道哪裡都被人佔了,我才不想和別人死一塊呢。」

    「角度不錯,厲害。」村上悠拍手道。

    水籟祈吃著米飯,奇怪地看了眼島崎信長離去的背影。

    「他怎麼了?為什麼會有跳軌的想法?」

    「誰知道呢。」村上悠喝著橙汁,「也許是社會叫他不痛快。」

    「噢——」

    水籟祈恍然大悟,手上筷子夾了蘆筍,配一大口飯。

    薄而小巧的嘴咀嚼得相當快,讓看她吃飯的人,也想跟著這樣吃一口試試。

    她把飯吃下去,又夾了魚,在吃進嘴裡前,說了一句:

    「希望電車開快一點,不要讓他太痛......嗚嗯!這個好吃!」

    吃完飯,女孩們要去逛街,晚上還打算去看電影或者唱歌。

    村上悠目送她們遠去。

    東山柰柰突然悄悄回頭,嘟嘴對著他,閉著眼睛搖晃幾下腦袋。

    丸子頭、小女孩的行為,都過分可愛。

    睜開眼后,又對他招了招手,笑眯眯地回過頭和絕世美女說了什麼,兩人嬉笑嫣然地把頭湊一起。

    等看不到她們后,他獨自坐在商場的休息凳上,一會兒看窗外的雨,一會兒百無聊賴地打量四周。

    周日的商場人不少,有推著嬰兒車的年輕夫婦,也有互相依偎的熱戀情侶。

    在村上悠身旁,兩個女生在排隊等餐,聊個沒完沒了。

    其中一個相當可愛的女孩,雙手十分乖巧地把自己的包摟在懷裡,時不時和同伴對視的空隙,偷看村上悠一眼,雙腮微紅。

    另外一個看不到正臉,只是偶爾撩起長發,鼻子很高,穿著也很時尚。

    有兩個小男孩坐自動扶梯上來。

    站前面那個穿短褲的給後面剪鍋蓋頭的,一本正經講解格鬥遊戲的連招方式,儼然一副老師教學生的樣子。

    兩人很快又站到去更高一層的自動扶梯上,消失在村上悠的視線里。

    應該是去了頂樓的遊戲室。

    此外還有三三兩兩的學生,初中生、高中生、大學生。

    他們聊著轉眼就忘的話題,互相嬉笑怒罵推攘。

    一如既往的周末光景,每個人看起來都很開心。

    至於他們是真的開心,還是村上悠自己心情不錯,一廂情願認為他們開心,就是怎麼都無所謂的事了。

    村上悠看了看窗外的雨,絲毫沒有變小的意思,他只能繼續坐在那裡消磨時間。

    他的傘被抱著「反正一直坐電車,要麼就在店裡,不帶傘也沒關係」的島崎信長擅自偷偷拿走了。

    等到一旁排隊吃飯的兩個女生進去后,他打算結束這場無意義的等待。

    他開始在商場里閑逛起來,企圖找到抽獎送雨傘的活動。

    終究還是沒找到,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他只能淋雨回家。

    回到櫻花庄洗了澡,穿著短袖沙灘褲,在客廳里慢慢翻看《Overlord》第四卷。

    一陣翻箱倒櫃的聲音,【杏杏】熟練的叼著一根火腿腸走到他身前。

    「汪汪~」(幫我打開!丑鬼!)

    「喵~」(真是無可救藥啊,被食慾控制的低等種族。我的小白現在又在幹什麼呢?是不是也在想我呢。)

    「主人最漂亮!杏杏是條蠢狗!」

    下午四點的時候,門鈴聲響起。

    「抱歉,打擾了,我們是雅馬哈店的店員,來給您送摩托車的。」

    「哦,好,謝謝。」

    「不用客氣,這是您買的......如果確認無誤,請您在這裡簽字。」

    「沒問題。」

    「謝謝,如果有任何問題,請打這個電話,祝您生活愉快。」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
    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