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63.無聊的日子響起歌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63.無聊的日子響起歌聲字體大小: A+
     

    又過了一天。

    根據昨晚村上悠邊看書邊聽來的天氣預報,最近島國都開始放晴。

    難得的一段好天氣。

    「這樣的天氣居然不能出去玩。啊!不想上班!」

    明明是九月,也沒有安逸的暑假,佐倉小姐的厭工情緒比大學生悠沐碧還要大。

    比起出去玩,村上悠更樂意待在家裡看書,手邊放著酸味足夠的黑咖啡——這是沒得選,如果可以的話,村上悠更喜歡喝冷藏過的牛奶。

    在y事務所會議室角落,兩人等著開會。

    因為總習慣跟著上學的悠沐碧一起出門,他們來得很早,會議室里還沒有一個人。

    佐倉小姐在桌上爬了一會兒,感到無聊,把會議桌上放糖果的盒子拉過來。

    剝掉糖紙,速度很慢。

    一看就知道,這人是因為無聊,純粹想要打發時間才吃糖。

    「村上,你吃嗎?」她沒有坐起來,就懶洋洋地趴在桌上問。

    「不用。」

    「我喂你,啊——」

    「我說不」

    「閉嘴!啊——」

    佐倉小姐心滿意足地把該死地威士忌巧克力,喂進該死的村上悠的嘴裡。

    雖然她可以直接和他說{村上,這是有酒的巧克力,我剛才沒發現,你幫我吃了吧。}

    果然啊,還是欺負他更讓自己開心,哼哼。

    佐倉小姐這次看準了,找了一顆牛奶的巧克力,歡快地剝去糖紙。

    直接放進嘴裡,牙齒一咬,甜中帶苦的滋味,讓人吃著嘴裡的時候,就想剝下一顆。

    佐倉小姐把糖翻了一翻,又找了一顆威士忌酒巧克力。

    「啊,倒霉,村上,又是有酒的,喏,給你。啊——」

    村上悠是看著她精挑細選的。

    佐倉小姐看他望著自己,身子微微一矮,像是要撲進這會議室另外一個人懷裡一樣的撒嬌道

    「我不吃酒的嘛~,你知道的~。幫我吃了吧,求你了,我的村上桑~」

    「」

    「村上君~」

    「」

    「村上~」

    「」

    佐倉小姐突然扭捏起來。

    「悠,悠君~」

    「」

    「喂!」她猛拍了下桌子,「你少得寸進尺啊!給我吃下去!」

    濃重的酒味,該死的甜味,還有淡淡的杏仁,再次充斥村上悠的口腔。

    佐倉小姐滿意地把上半身伏回桌面,給自己挑了一顆包裝精緻、不知道牌子的糖果。

    她一邊含著糖,一邊玩著糖紙,哼起歌。

    「但我愛著這個城市,並又憎恨著這座城市」

    「曾令我憧憬得要死要活的,東京的混蛋們!」

    「啊,幸福的蜻蜓啊,往哪裡」

    「你往哪裡飛去」

    「啊,幸福的蜻蜓,你瞧」

    「正伸出舌頭在笑呢」

    從九點十五到十點的事務所會議,就比佐倉小姐無趣的太多太多。

    許久不見的藤田安康社長,說了一通{快要年底,大家都要做加把勁騎士}之類、看底下聲優反應,應該是能激勵人心的無聊話。

    然後又是對個別聲優大力誇讚。

    如果可以的話,村上悠希望他能像無視{站著開會,試音從未成功的聲優們}一樣無視自己。

    總之,就是一場無聊到根本沒有必要的會議。

    要不是他記憶力實在太好,往後餘生根本不會再想起任何關於9月2日上午發生的事。

    除了那該死的威士忌酒巧克力。

    此外,就是佐倉小姐唱的那首歌了。

    兩者都足夠甜。

    兩人又一起乘坐電車,趕到《overlord》的試音會。

    現在都已經九月份,預定十月播出的動畫,現在還在舉行試音會,給人十分不靠譜的感覺。

    但正是由於《overlord》製作組靠譜過了頭,所以才導致這樣的場面。

    男主角總計邀請了200位男聲優參與試音,一輪又一輪。

    其他角色也是精挑細選。

    今天上午的試音會,是針對男主角所在勢力角色的最後選拔。

    悠沐碧試音的「反叛角色」要等到下午。

    佐倉小姐接到多個女角色的試音,但現在只留下一個戲份不多的小配角。

    「你沒問題吧?」她說,「這都最有一輪了,還剩三個人,可別關鍵時刻輸了哦。」

    「偶爾輸一次也沒什麼吧。」

    「那可不行!你可是試音會破壞者村上啊,神話是不可以被打破的。給我好好加油!」

    「別人實力比我強呢?」

    「怎麼會!你的實力肯定是最強的!」

    「以前是,但今天吃了威士忌巧克力,影響了發音也不一定。」

    「你好討厭啊。」佐倉小姐小聲自語,「你這樣要是輸了,我本來就會難過,現在還要內疚。」

    她的音量一般人是聽不清楚,而村上悠只當沒聽見。

    9月2日又是開會,又是試音會,註定是一個無聊的日子,總得有點可以消遣的開心事吧?

    村上悠只是低,人生沒什麼追求,又不是有病,需要樂子的。

    到了準備室,裡面有不少人。

    一如既往的緊張空氣迎面而來,佐倉小姐臉立馬白起來,不再和村上悠說說笑笑,安靜地看起台本。

    畢竟還是一個新人聲優。

    村上悠看向角落,東京都一如既往地善良——從不奪人所愛。

    另外兩個進入第三輪的男主角聲優,都是進入聲優界多年的前輩,各自有著經典角色,倒沒有像其他「新人」一樣,看到村上悠就露出負面情緒。

    儘管村上悠這一年多,「披荊斬棘」,無意中擊敗的大前輩早已數不勝數。

    前面試音的是其他角色,就在他閉目養神睡過去不知多久后,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給你。不知道有沒有用。」

    佐倉小姐的手裡是潤喉葯和礦泉水。

    她沒有潤喉葯才對。

    參加事務所面試那天,她送給他的潤喉葯,其實也是中野愛衣為她準備的。

    也許是從哪位女聲優那裡要來的吧。

    村上悠接過兩樣東西。

    「可別輸了哦。」佐倉小姐再次叮囑。

    村上悠早就知道到她固執到近乎死板的求勝欲。

    「放心吧。」他把潤喉糖放進嘴裡,細細品味藥味中的清爽。

    「那就好。」

    佐倉小姐準備回去繼續看台本,村上悠叫住她。

    「把你手機和耳機給我。」

    「幹什麼?!」

    她的手機里可是有很多不能被女性以外的人看到的秘密。

    比如說她和水籟祈、kua只穿內衣跳舞的視頻之類,還有各種羞恥的s照。

    雖說給村上悠看也完沒問題,但絕不能這樣交出去。

    至少得讓她把其他人不合適的照片挪到其他設備里。

    「聽歌。你早上哼的那首歌很好聽。」

    「聽歌?」佐倉小姐花了三四秒才反應過來,「你緊張了?真是沒出息啊,嘖。」

    她走回自己的座位,直接把包拿了過來。

    「給。」

    她遞給過來一隻耳機,顯然打算和他一起聽歌。

    「我手機里有很多秘密,不能給你看。只能這樣!」

    比起說服完無所謂的村上悠,她更像是在給自己找理由。

    她挨著村上悠坐下來,把包塞到自己背後,點開手機播放器。

    一邊滾動歌單,一邊說「我今天唱的哪首歌來著?」

    「曾令我憧憬得要死要活的,東京的混蛋們!」

    「哈哈哈!你唱成這樣子,會被長渕剛的粉絲罵死的!」

    「為什麼?」

    「那麼滄桑的一首歌,都快被你唱成情歌啦。」

    「你就是這樣唱的啊。」

    「不可能!」

    「真的。」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佐倉小姐甚至搖起頭,短髮輕輕飛揚,把洗髮水的味道散發出來。

    要知道這首歌她一直很擅長,和大西她們去ktv,她只要唱了這首歌,一定會有「哇,和長渕剛唱的好像啊」的評價!

    村上悠唱的語調快要甜死人,才不可能是她唱的!

    她找到原曲,點擊播放。

    光聽前奏,就已經顛覆村上悠對這首歌的印象早上佐倉小姐唱的什麼東西?

    這話自然是不能說出口的,因為會帶來很多麻煩。

    一首《とんぼ》有六七分鐘長,中途佐倉小姐被喊去試音了。

    走之前再三警告村上悠,不準翻相冊和搜索記錄。

    她弄得村上悠很好奇但他更怕麻煩,況且真要看,總有在不招惹麻煩的前提下,看這些東西的方法。

    他點了隨機播放,就把手機放一邊,繼續閉目養神。

    今天果然很無聊。

    佐倉小姐過了好一會兒才回來,大概試音中途,被監督提出更加細緻的演技要求,進行了多種嘗試。

    「回來啦~」

    語氣輕快,看來結果不賴。

    「還在聽那首歌嗎?」她把耳機戴上,「我果然沒看錯你,這首歌我很」

    她沒了聲息。

    村上悠睜開眼看她,很厲害,居然還真有人能做到一動不動。

    就這樣兩三秒后,佐倉小姐慢慢蜷曲身體。

    雙手攤開放膝上,然後把臉埋在手心裡。

    村上悠唯一還能看到的,只有她短髮散落,露出的通紅耳朵。

    耳機里現在放的是另外一首歌。

    到底在哪裡呢,我所喜歡的人

    到底要到哪裡去,才能和你相遇呢

    去了湘南的海,也去了夜晚的新宿

    去了大阪,也去了名古屋

    去了南邊的博多,也去了北邊的小樽

    音質很差,只有三味線的簡單伴奏,但很好聽很好聽,好聽到超出人類的極限。

    除了村上悠,再也沒有第二個人能唱出這樣的歌了。

    一首歌結束,佐倉小姐臉抬起頭,食指指著村上悠,滿臉通紅惡狠狠地盯著他。

    「我不是說了嘛!不準動我的手機!」

    「不,你說的是不準動相冊和搜索歷史記錄。」村上悠糾正道。

    「你?!一般人這樣說,肯定是不準亂動手機的意思啊!你笨蛋嘛?!」

    「我只是點了隨機播放。」

    「你」

    佐倉小姐話還沒說完,曲子與曲子之間的間隔正好結束。

    討厭吵架

    也不想看到

    依然是簡單的三味線。

    佐倉小姐雙眼變得水汪汪,像是滴了眼藥水,然後慢慢變回剛才「自閉」的姿勢。

    「村上桑!村上桑!」

    輪到他去試音了。

    他進配音室后,佐倉小姐趕忙拿起手機,下意識想要切歌,但又改變了主意。

    這首歌很短,肯定能在村上悠出來之前聽完。

    可惡!

    明明自己平時隨機播放的時候,總是隨不到這兩首歌,還要自己伸手主動來點,現在怎麼一下子兩首連在一起播放了!

    還有!

    那傢伙也有責任!

    唱歌這麼好聽,明明事務所說要給他專門錄製,推出單曲,卻說什麼聲優是夢想,絕不分心其他事業。

    你要是推出單曲,自己還可以說是為了支持同期,專門花錢下載,現在手機里的音質,一聽就是自己偷偷錄的。

    可惡!

    可惡!比起這個,我更愛你啊

    佐倉小姐一下子笑出來。

    「笑什麼?走了。」

    「啊!你幹什麼!嚇我一跳!」

    佐倉小姐慌亂中,也不去細想自己究竟有沒有設置{耳機拔出,暫停播放},直接一股腦連手機帶耳機線塞進袋裡。

    「你怎麼這麼快?失敗了?」

    「贓物」藏好,情緒整理好,佐倉小姐重新恢復趾高氣昂。

    「也許吧。」村上悠拿著試音台本,往休息室外面走去。

    「切。」

    佐倉小姐的個人經驗村上悠每次試音完,都是這副優等生{啊,這次好像不能滿分了,真是太差勁了我。}的語氣。

    她讀書那會就最討厭這些人。

    出了大樓,走在是中午出來吃飯、穿著白襯衫上班族的街頭。

    「去吃什麼?我昨天在網上看見一家甜品自助,我們去試試吧!能吃甜品吃到飽誒!」

    聽她說甜品,村上悠嘴裡立馬開始不舒服。

    「不。」村上悠語氣很堅決,「不去。」

    甜品自助意外的便宜。

    一個大桌子上放了兩條履帶,上面有裝各種甜品的盤子在循環傳送。

    顧客想吃自己拿下來就行,和旋轉壽司一個道理。

    村上悠盡量挑奶油少,就算這樣,他也只吃了一盤,就再吃不下去了。

    佐倉小姐興緻勃勃地吃了四盤,也膩得不行。

    這時候,村上悠沒有故意說「你不是很行嗎?不是說要吃回本嗎?」之類的話,要不然以佐倉小姐的性格,說不定拼著胃病發作,也要吃給他看。

    「趕緊!趕緊找點其他東西吃!」佐倉小姐第一次這麼討厭甜品。

    村上悠帶她去吃了麻辣燙。

    夜。

    樹葉枯黃卻不輕易掉落的季節終於過去,年關已至。

    我買了菜,一個人煮了壽喜鍋。

    喝廉價威士忌,看紅白歌會。

    看完后,外面又是煙花和人群喧嘩聲,只好戴上耳機,點了隨機播放。

    {曾令我憧憬得要死要活的,繁華都市大東京}

    {我提著癟癟的波士頓包,一路向北奔去}

    長渕剛出生鹿兒島,往東京走是「北奔」。自己是北海道的話,應該正好相反,是「南奔」吧。

    在這個冬夜的出租屋裡,第一次和一首歌產生這麼深的共鳴。

    只可惜不是為了愛情,而是生活。

    再見2013,希望能在2014過得好一點點。

    村上悠放下筆,伸了懶腰,端起酸味足夠的黑咖啡。

    「今天其實還算不賴嘛。」

    「啊——!!!我試音通過啦!」

    悠沐碧突然的尖叫,嚇了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村上悠一跳。

    「恭喜你,凹醬~」

    「謝謝愛衣姐!」

    「太好啦!凹醬!這下子正式出道了呢!」

    「嗯嗯,謝謝柰柰姐。」

    「我也通過啦!這下子,柰柰、凹醬,我們可以三個在一個片場啦雖然不一定能見上面,畢竟是小配角」

    「沒關係!好的開頭是成功的一半!對了悠哥哥,你呢?通過了嗎?」

    「咳咳。」

    「怎麼啦?悠哥哥!沒事吧!悠哥哥!!!」

    「咳咳,別說話,嗆鼻子里了!咳咳!」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
    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