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61.秋日裡傳來春日的氣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61.秋日裡傳來春日的氣息字體大小: A+
     

    村上悠2015年秋日的第一天,是以悠沐碧的歌聲為序幕拉開的。

    「看啊那裡,常磐的森林

    心之故鄉,我們的母校

    (從這裡開始,已經從早稻田畢業一年多的東山柰柰也唱起來。)

    聚集又離散,人雖有変

    仰望不変的,理想之光

    一起同聲,響徹天空

    讚揚我們的母校

    早稻田早稻田......」

    後面好多好多早稻田。

    洗漱的時候,她嘰嘰喳喳,炫耀自己還記得四月份開學時學的校歌,現在依然能輕鬆唱出來。

    隨後又談起自己新學期的打算。

    「我要在所有課程上都拿下A!

    到時候退學的時候,別人奇怪得問起來,就用酷酷的表情說{哈,A而已,隨隨便便就拿到了。不心疼不心疼,完全不值得珍惜,無所謂啦。}哈哈哈!」

    東山柰柰和佐倉小姐兩人在一旁配合她。

    「啊,凹醬,你成績那麼好,為什麼要退學啊!你可以讀修士、讀博士的呀!為什麼!」

    「就是就是,我一直憧憬悠沐前輩你才努力學習的呢。不要退學啊!」

    「我可是要成為聲優之神的人啊,再見,早稻田。」

    「別走啊,悠沐前輩!」

    「凹醬~~~」

    「永別了。忘了我吧,因為我是不會眷戀過去的人啊。」

    「......」

    「你們好吵啊。」

    正在刷牙,一到秋天就想睡覺的村上悠剛抱怨一句,佐倉小姐立馬回敬他。

    「到底是吵啊?我可只聽到你在說話!」

    「沒錯沒錯,悠哥哥你太吵啦,耳朵都快聾啦!」

    「村上君,你真啰嗦啊。」

    中野愛衣在一旁笑著不說話,因為洗臉而打濕的幾縷秀髮貼在臉上,勾勒成花瓣的形狀。

    得。

    一切準備就緒,出門后,慢悠悠騎著自行車陪著走路四人的悠沐碧,又再次談起自己的九月份打算。

    她聽說六本木那邊有吉他學校,不知道可不可以嘗試去應聘老師,不行的話就再想辦法。

    總之得鍛煉自己在人群前的應變能力和膽氣。

    村上悠問她:「你在高中不是上舞台表演過嗎?」

    她的回答了些「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的大道理。

    出了巷子。

    「晚上見,悠哥哥,愛衣姐、柰柰姐、鈴音姐~~」

    不等幾人回答,她便飛快地騎著自行車朝著學校的方向去了。

    嘴裡又開始唱起早稻田校歌的第一句:

    「西北之都,早稻田的森林

    高聳的瓦舍,我們的母校」

    由於《村上食堂》和《請品嘗吧,村上桑!》的播放量超乎想象,《食戟之靈》官方投入了更多資金,讓村上悠參與各種活動。

    東京二十三區跑了個邊不說,接下來還要去東京周圍的城市宣傳。

    城市與城市之間的交通足夠便利,便利到住在橫濱、埼玉,比部分住在東京的人逛東京還要方便。

    「由於這次一次要去不少地方,活動時間也不確定,所以我們團隊租了一輛中巴,方便時間上的靈活安排。」

    於是在九月一日這天的上午九點,村上悠得以坐在中巴的最後排,欣賞沿路的農田。

    終點是埼玉縣。

    中巴內沒有開空調,窗戶大開著,風吹的他毫無髮型可言。

    坐他前排座位的絕世美女轉過身,微笑道:

    「村上君,你去過埼玉嗎?」

    「沒有。」

    他的確沒去過。

    「想去春日部看看呢,不知道可不可以。」

    「時間來得及的話,大家一起去逛逛也沒問題。」工作人員說。

    「太好啦,一直想去看看。」

    春日部是《蠟筆小新》的取景地,位於埼玉縣東部的一座小城市,名氣卻很大。

    一路風光迤邐,雖然難免還有些殘暑的炎熱,但正因為如此,才能更加享受窗外吹進來的秋風。

    車行駛半小時之後,車上除了駕駛員和村上悠,其他人都已經睡過去。

    種田梨紗戴著眼罩,露在外面的鼻樑挺翹,形狀好看的唇緊閉,胸膛均勻的起伏著。

    車速緩緩降下來,半天不見啟動。

    沒有高速行駛帶來的風的涼爽,車內的人一個接一個醒過來。

    工作人員走到駕駛位旁邊說了幾句,車門打開,他下了車,往前方走去。

    過了一會兒,帶著愁容回來。

    雖然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但恐怕一時半會走不了了。

    「怎麼啦?」種田梨紗也醒過來,脫下眼罩,梳理弄亂的秀髮。

    「堵車了。」村上悠說。

    她頭下意識朝前面看了看,自然除了前車車尾什麼也看不到。

    「也不知道會堵到什麼時候。」

    村上悠沒接她的話,車內溫度一高,清醒一路的他反而昏昏欲睡。

    「村上桑!」

    就在他要睡著的時候,車窗外一個陌生的聲音叫醒了他。

    睜開眼偏過頭一看,是一個騎摩托車的路人。

    對方正從大開的窗戶外,透過頭盔驚喜地望著他。

    「我還以為我好不容易中籤的活動門票要報廢了,哈哈!想不到村上桑居然被堵在路上了。」

    那人也不知道是在自言自語,還是在和村上悠搭話。

    村上悠被吵醒,也沒打算繼續睡,再加上沒事幹,就和那人搭話。

    「去哪啊?」他問。

    「去埼玉啊。你和種田桑在超級大會場的那場活動!」

    「怎麼騎摩托車去?坐電車不是更快嗎?」

    「我平時就喜歡騎摩托車旅遊,到處跑,這次也是。」

    「喔,說說看。」村上悠來了興趣,摩托車自駕游他只聽說過。

    「我計劃去埼玉看完活動,就去高崎,然後一路騎車到新潟縣。在那裡坐輪渡去北海道的小樽,順時針騎車環遊北海道。」

    村上悠想了下,因為島國是靠左行駛,這人安排的行程,凡是海邊公路幾乎都可以確保海在他左邊最近的地方。

    「挺不錯嘛。」他由衷地讚歎。

    「哈哈,其實我也是第一次去那麼遠。」那人撓撓頭盔,「以前都是在東京附近逛。為了這次旅行,準備了不少東西。」

    他扭身拍拍車尾,那裡綁了很多大大小小但都鼓鼓囊囊的包,有帳篷、鍋,甚至椅子。

    摩托車油箱處,貼了桐人、亞絲娜、【空白】的貼紙。

    「騎摩托車感覺怎麼樣?」

    「有好有壞,不過迎著風狂擰油門的感覺我太喜歡了!」

    村上悠點點頭,聽起來的確不錯,對於男人來說,也是一件值得嘗試的事。

    「完了完了。」

    車內的工作人員急的在座位上坐一會兒就要去前面觀察情況,額頭上已經布滿一層汗。

    「這樣下去時間根本不夠!」

    騎摩托車的那人聽到他的話,斟酌著開口:

    「那個,我可以用摩托車帶村上桑先去埼玉。」

    工作人員聽完,爬在窗口上,急切地確認道:「可以嗎?這種情況?」

    那人看了看車與車之間的縫隙,點點頭說:「慢慢騎,肯定能過去的。」

    「好!好啊!」工作人員轉頭對村上悠說,「村上桑,拜託了!這場活動不能泡湯啊!」

    他還有貸款要還,誰也不知道因為他策劃租車去,會不會導致他被開除。

    「沒問題。」村上悠正想感受一下摩托車的風馳電掣。

    「那個,」種田梨紗坐直身體,指著自己:「我呢?」

    「......」

    工作人員怎麼也不可能讓突然出現的路人粉絲載女聲優單獨去埼玉。

    他平穩語氣,滿含歉意地說:

    「種田桑,做摩托車會印象髮型,你坐過去也沒有化妝師,上舞台太損形象了。」

    種田梨紗思忖,的確是這回事,而且摩托車最多只能載一個人。

    她和村上悠之間,肯定村上悠去更符合製作組和活動舉辦方的利益。

    她點點頭:「好吧。」

    工作人員鬆了口氣。

    騎摩托車的人突然說:

    「村上桑,你有摩托車駕照嗎?」

    他一說,其餘三人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種田梨紗和工作人員都期待地看著村上悠。

    「有是有。」原主的確考過摩托車駕照。

    「那是可以載人的嗎?」

    島國摩托車駕照中「原付」是不能載人,其他都可以。

    要是想要出遠門,肯定要考大排量可以載人的駕照。原主的駕照雖然不是「最大的駕照」——騎所有排量摩托車,但也是能載人。

    「可以。」

    「那你和種田桑去吧!我坐你們的車,到時候埼玉見。」

    「村上桑!」工作人員的聲音像是在乞討的乞丐。

    「我是有,但是那種東西不可能隨身攜帶啊。」

    「沒關係。」那人下了摩托車,「我問過人,這一路上都沒有檢查駕照的。」

    這話已經明顯違反交通規定!

    「村上桑!」工作人員一個中年人快要哭給他看了。

    「好吧好吧。」

    為了工作,大家也都不容易。

    村上悠和種田梨紗下了車,走到摩托車前。

    那人把行李拿下來,工作人員熱情地從窗戶口幫忙接住,然後在車內放好。

    種田梨紗好奇地打量摩托車,問道:

    「怎麼沒有{幸平創真}和{薙切繪里奈}的貼紙?」

    這兩角色是《食戟之靈》里她和村上悠的角色。

    「啊!那個......還沒來得及買!」

    她這一問,把對方弄得一身是汗。

    村上悠跨坐在摩托車上,種田梨紗拿著備用頭盔,「嘿喲」一聲坐在後座上,雙手攥住他的衣服。

    「村上桑,給你頭盔。」那人剛想起來似的把自己頭上的{刀劍神域·桐人}周邊頭盔脫下來。

    「謝謝。」村上悠接過,看到他的臉:「你不是{足立區機車帝王}嗎?」

    「{足立區機車帝王}?」種田梨紗微微撐起身體,絕世美女的臉從村上悠肩部探出,好奇地看著那人。

    「村上桑!您居然記的我!對對對,我是那個拿水果刀的{足立區機車帝王}!」

    「水果刀?」種田梨紗的秀髮散亂在村上悠后衣領里,問道:「什麼水果刀?遊戲嗎?」

    「那個,那個......」那人支支吾吾。

    村上悠沒理她,打量那人的右腿。

    他說:「恢復得不錯,沒有後遺症?」

    「沒事沒事!」

    村上悠點點頭,雖然很好奇這幫「性格惡劣的釘宮鐵粉」什麼時候這麼好說話,而且還成了自己粉絲,但這都無所謂。

    他把頭盔戴上。

    「走了。」

    「村上桑!」那人又喊道。

    「嗯?」

    「我是《遊戲人生》的粉絲!我永遠支持你和中野桑!」

    村上悠還沒說話,種田梨紗戴到的一半頭盔又脫了下來。

    「你說什麼?當著我的面?這樣說?」

    「啊?」那人一愣。

    種田梨紗指指村上悠,又指指自己。

    「看到沒有?現在是我坐在他的後面,我才是女主角。還有,你不是去看《食戟之靈》的活......」

    村上悠輕擰油門,車竄了出去。

    「......我還沒說完呢,讓我...撞上去啦!靠右靠右!等等!讓我戴頭盔!等等!你這傢伙!真的會騎摩托車嗎——?!」

    【駕駛lv1:11/100】

    【駕駛lv1:12/100】

    【駕駛lv1:13/100】

    ......

    在島國摩托車個別駕照考試里,有這樣一項測試:把倒地的教練車扶起來。

    由此可見力量在騎摩托車裡也佔據不小的分量。

    村上悠從擁擠的車流中穿梭,幾乎可以說是在推車。

    再加上他自己早就會騎,【駕駛】熟練度漲得飛快。

    出了堵車隊伍,再往前騎一點,呈現在村上悠面前的,是筆直延伸到天際的道路。

    他把車速提到限速點。

    分不清是晚夏還是初秋的風,呼嘯而起。

    他敞開的黑襯衫被吹得獵獵作響,裡面的白T恤緊緊貼在他腹部。

    【駕駛lv2:32/100】

    【駕駛lv2:33/100】

    【駕駛lv2:34/100】

    種田梨紗的頭髮幾乎被吹的與地面成了平行線。

    她想到待會兒還要上舞台,連忙伸手想去收攏。

    但雙手剛鬆開,風一吹,她感覺整個人似乎要被吹下去一樣。

    「啊!」

    驚叫一聲,她下意識死死地摟著村上悠的腰,連著原本正在飛舞的黑襯衫一起,貼在了村上悠身上。

    「慢一點!騎慢一點!」

    她大喊著。

    村上悠充耳不聞。

    他盯著道路盡頭的藍天白雲,耳邊是身下125cc黑色雅馬哈發動機的轟鳴。

    今年年假,乾脆叫上信長他們,也騎摩托車從東京出發,一路騎到北海道去滑雪吧。

    種田梨紗喊了一會,見他沒反應,只好任由頭髮亂去了。

    她緊緊摟著村上悠的腰,雙腿夾著藍色連衣裙的裙擺。

    兩側細緻的風景根本看不清,只有到了大片農田時,才能看個大概。

    抬頭望天,天高遼闊,白雲依舊慢悠悠地前往風去的地方。

    她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要被這風卷到天上去。

    她更加用力地摟著村上悠。

    像是要把自己揉碎、和他融為一體一般的用力。

    微微低頭,頭盔抵在村上悠的背上。

    她似乎能從他身上,聞到熟悉的味道。

    栗山公園裡松樹的香氣、夜晚玉藻公園櫻花的芬芳,甚至那條清澈溪水的氣味......

    這個那個,一下子涌到她鼻子里。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
    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