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60.季節更迭,夏季就此結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60.季節更迭,夏季就此結束。字體大小: A+
     

    從八月中旬開始,東京就一直在下雨。

    秋意似乎跟著這雨也開始逐漸加深。

    村上悠坐在紀伊國屋書店二樓靠窗的位置,天還沒黑,外面已經燈火通明。

    商鋪燈牌、路燈、汽車燈,全亮了個遍。

    天氣預報說,傍晚到夜裡雨勢會變大。

    雖說無所謂,但他已經準備收拾東西回去。

    把手裡名為《圖解五子棋》的書放回書架,走到雜誌區,給櫻花庄幾人買了她們需要、在一般便利店雜誌區買不到的時尚雜誌。

    結完帳,在去車站的路上,看到和書店同一條路上的優衣庫店裡擠滿了人。

    回到櫻花庄,在換鞋子的時候聽到佐倉小姐的聲音。

    生氣的那種。是真的生氣。

    生氣這種事自然每個人都會,且肯定經歷過,但日常生活卻並不如想象中那麼常見。

    佐倉小姐沒有生過氣,甚至活得很開心。

    除了偶爾厭惡人類和自己的莫名失落外,她既沒有生活上的困頓,也沒有大部分女孩子有的痛經困惱。

    但現在村上悠在玄關處,就能聽到她充滿怒氣的斥責聲。

    他把傘放好,拎著裝有雜誌的袋子走進客廳。

    所有人都在。

    佐倉小姐看到他進來,罵聲停頓一下,隨後又繼續。

    村上悠聽了一會,弄明白她生氣的原因。

    她今天和大西紗織以《想和佐倉做的大西》主持人的身份,參加廣播電台AG主辦的全明星活動。

    在活動里有一個(說出令對方心跳不已的一句話)的節目環節。

    一個叫外崎友亮的聲優面對高麗菜,說出「我很喜歡你,如果我紅了請跟我來一發!」的話。

    這件事在業界和關注聲優的圈子裡,已經引起嘩然。

    「我當時就立馬就罵了那個畜生,{你一輩子也別想紅了!滾出聲優圈!}。真是氣死我了!」

    「消消氣,鈴音,那個人沒有好下場的。」

    東山柰柰給氣得喘氣的佐倉小姐捶肩膀。

    據村上悠所知,佐倉小姐和高麗菜私底下關係說不上壞,也不算好,只能說普通。

    她如此生氣的理由,大概是:男性對女性的輕視和騷擾,還有見不得漂亮女孩受委屈。

    「聲優圈裡,這種事多嗎?」悠沐碧問。

    中野愛衣摸摸她的頭,低聲笑著說:

    「各行各業都有見不得光的事。但凹醬放心好了,你悠哥哥會保護你的。你看大西醬,沒有人和她這樣說吧?」

    「嗯!」凹醬點點頭,捏著小拳頭:「誰要是敢這樣和我說,我直接把他打進醫院!不過那個高麗菜前輩太倒霉了,遇到這種人渣。」

    「村上!」佐倉小姐突然喊了一句。

    村上悠正在電視機下翻《overload》第三卷。

    「嗯?」

    「你怎麼看這件事?」

    「罵得好啊。」

    這句話是按照{女生生氣的時候,附和她就好}原則做出的回答,但也是村上悠的真實想法。

    「真是氣死我了!一輩子沒見過這麼齷齪的人!人渣!畜生!」

    「好啦好啦,鈴音別生氣了。」

    也許是東山柰柰的安慰起效,也有可能是罵夠了,佐倉小姐雙肩不再緊繃。

    村上悠拿著書坐下,沒有翻開,對中野愛衣問道:

    「高麗菜是你們事務所的吧?打算怎麼處理?」

    高麗菜是《刀劍神域》里的女聲優,也是相關活動的鐵打主持,村上悠和她算是很熟悉。

    他對這女孩的印象,停留在美不勝收的腰部——彷彿在發育期,其他地方都在生長,只有腰部的時間靜止一般。

    就是如此盈盈一握、美不勝收的腰。

    另外她還喜歡戴貝雷帽,愛穿洋裝、洛麗塔和短裙,嬌嫩的像是暴雨中的花骨朵。

    但也僅此而已,不說櫻花庄、水籟祈、絕世美女,連大西紗織的腰也足夠細。

    中野愛衣說:

    「今天剛發生,而且事務所決策層的事,應該不會告訴我吧。」

    村上悠點點頭,翻開書的扉頁。

    「村上君,你打算怎麼做呢,這件事請?」中野愛衣又問。

    「我打算怎麼做?我能怎麼做?」

    「村上君想做的話,應該多少能幫到她一些吧。」

    「這事已經傳揚開來,再怎麼也不至於讓她受委屈吧?」

    「這可說不定。」佐倉小姐氣呼呼地說,「外崎有亮那個人渣的前輩是關智一。說不定到時候關智一說自己指使的,業界看在他的能力和輩分上,大事化小,隨隨便便道歉了事。」

    「高麗菜被逼著說{他只是開玩笑,為了節目效果,大家不要介意}也很有可能!」東山柰柰煞有其事地點頭附和。

    「不至於吧?」村上悠說。

    「村上君,高麗菜平時很喜歡你啊,很多活動都照顧你,在個人廣播也努力給你宣傳呢。」中野愛衣伸手把他翻著的書直接蓋上,「你不幫她說兩句嗎?」

    村上悠感覺她們杞人憂天,無奈道:

    「我說兩句有用嗎?這世上我辦不到的事情太多了。」

    中野愛衣立馬回他:「那是村上君你平時不會主動去做吧。」

    ......話是這樣說沒錯。

    「好吧。」村上悠嘆了口氣,雖然感覺事情根本不可能像東山柰柰說的那樣發展,「我就......發推特,告訴大家我的看法?」

    「好啊。」中野愛衣把他的《overload》壓在胳膊肘下,拿出自己的手機:「我會用我自己的官方推特轉發的!」

    比起村上悠無聊時候偶爾看看,中野愛衣對自己推特的態度,保持在賬號密碼都要用筆紙記下來的程度。

    也不知道她是在支持自己事務所聲優,還是為了防止女聲優再遭受這樣的待遇。

    亦或者,就像她嘴上說的,僅僅是因為高麗菜一直支持村上悠?

    「我也來!」東山柰柰拿出手機。

    「村上!你發推文後面記得把我的名字也署上去。」佐倉小姐只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私人推特。

    「我也要!」

    「凹醬你認真看台本,正式出道再說。」中野愛衣直接否決了房東的意見。

    賬號:村上悠

    時間:2015年8月30日,下午5點24分

    正文:【今天回到櫻花庄,看到同期佐倉桑很生氣。問她什麼事,她告訴我白天親耳聽到一個聲優對另外一個聲優說:{我很喜歡你,如果我紅了請跟我來一發!}。

    我大吃一驚,還有這樣的事?

    我趕忙翻了島國法律,沒有相關記載。又翻了翻聲優的相關規定,也瞧不到類似的許可條例。

    回過神,才感覺自己的舉止十分荒唐:人類怎麼會有「紅了就可以和女孩子來一發」的規定呢。

    那這個叫{外崎友亮}的東西,又是什麼時候披上人皮混進人群的呢?】

    「村上君!」中野愛衣看到他發的,笑著嬌嗔。

    「罵的好!但我說了帶上我名字的呢?」

    「正文里這樣寫了,還不夠嗎?」

    「我就是要讓所有人知道!我看不起他!」佐倉小姐嫉惡如仇。

    中野和東山兩人轉發后,村上悠終於拿回自己的《overload》第三卷。

    另外幾人一直刷著推特,看事情如何發展。

    「啊!釘宮桑轉發啦!種醬和小祈也轉發啦!...大西這傢伙也來湊數。」

    「川原老師、渡航老師、戶丸老師......還有好多和漫畫原著老師都轉發了呢。」

    「梨依熊、島崎信長、內田真理還有她弟弟,海斗和界人也轉發了。」

    「......」

    「......我關注的人都轉發了。」

    村上悠當然是沒有這麼大的能量,業界看他不爽的男聲優不在少數。

    只是和他關係好的人更多。

    當這些人中的一部分轉發表明態度后,剩下的圈內人士不轉發、不站出來的行為,其本身就會成為一種錯。

    由不得他們。

    村上悠沒有道德綁架的打算。

    但倘若真得能像中野愛衣她們說的,能幫到高麗菜的話,也未嘗不可。

    維護高麗菜的利益,不也是維護現在所有人未來的利益嗎?

    道德綁架也好,「就你愛管屁事」也好,被人看輕或者誹謗,村上悠向來通通一笑了之。

    反倒是中野愛衣她們,不知什麼時候有了「他不做某件事,是因為懶;只要他想做,什麼事都能做好給你看。」的固有觀念。

    這讓他感到很棘手。

    八月三十一日,最低氣溫22攝氏度,下著陰雨,偶爾吹起風,能讓穿著夏裝的人感到一絲寒意。

    悠沐碧臨近開學,開始第二學期,下次寒假就要等到聖誕節。

    村上悠在片場遇到嬌滴滴的高麗菜。

    「村上桑!謝謝你為我說話!」

    「這事本來就是對方的錯,我說出來只是湊熱度。千萬別把我想的太了不起。」

    村上悠自認為自黑式的發言,卻讓原本神情嚴肅的高麗菜哧哧地笑了起來。

    她今天又是貝雷帽,白色洋裝裙子,依舊十分窈窕的腰肢。

    笑起來的時候裙擺飄飄揚揚,臉蛋紅撲撲的。

    她嬌弱的身軀上,確有一種讓男人呵護或者玩弄她的柔弱。

    「嗯,我知道啦,謝謝村上桑~」

    你知道了什麼?

    村上悠很擔憂對方的國語學得好不好。

    為了把話挑明,他只好補充一句:

    「剛才其實是開玩笑。是中野、佐倉和東山她們讓我發的。」

    高麗菜若有所悟地乖巧點頭,笑的很甜地說:

    「村上桑真是溫柔呢。」

    村上悠直視對方,下意識強調:

    「我說的都是真的。」

    「嗯嗯~~」

    對方肯定是誤會了什麼!

    但該說的村上悠已經全部說完,該強調的也強調了。

    人類就要到什麼時候,才做到互相理解呢?村上悠突然陷入如此哲學的思考中。

    一旁的高麗菜非但沒感覺自己被冷漠對待,反而感覺村上悠真是一個用功的人呢——又在鑽研台本。

    配完音后,村上悠走出配音室,高麗菜拿著貓咪手提布包追出來。

    「村上桑,村上桑,稍等一下,我中午可以請你吃飯嗎?」

    「不用。高麗菜桑,那真的是中野桑她們讓我發的。千真萬確。」

    村上悠說得很嚴肅。

    高麗菜卻沒當回事地用撒嬌語氣說:

    「我知道啊,村上桑你已經說過一遍了。但村上桑你也的確替我說話了呀。如果不是你的話,我現在可能已經很委屈地發了{希望大家把這件事當開玩笑}的推特了。」

    「怎麼會?那個人說的話,說是屬於犯罪的發言也沒問題。再怎麼也不至於能用開玩笑糊弄過去吧。」

    「村上桑~」

    村上悠明明在淡化自己的作用,為什麼對方會這麼深情地喚他的名字。

    還是那句話:被人討厭,他一笑了之;再被人喜歡,他就沒法置之不理了。

    「高麗菜桑,不管你信不信,其實我沒打算為你的事發推特。」

    「......這,哈哈,這樣啊。」高麗菜傷心地說。

    村上悠沉默一會。

    這總比讓對方守望一枚雲英雞蛋孵出小雞一樣,守望著根本不可能的事要好吧。

    他看了下手錶。

    「那麼,就這樣,再見。」

    「......嗯,再見。有空再一起吃飯。」

    「好。」

    高麗菜目送村上悠離開,眼神如同在白晝里搜尋夜晚的星光。

    ——————

    夏季的最後一天,收到北海道久違的信。

    【村上君:

    悶熱東京都的你是否還好?不過看你仍然在動畫里活躍,應該很好吧,哈哈~

    我想著考到駕照再給你回信,結果一直熬到夏天結束,都沒去上幾節課。

    沒辦法了,算啦算啦,哈哈哈!

    另外,我相親啦!是鎮上便利店的收銀員,我們談的很來。

    給你寫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在加油站找了一個工作,距離便利店很近,走路就能到。

    最近動漫都不怎麼看了,感覺慢慢沒了興趣。但你的聲優活動和廣播,我可是一次沒有落過!

    「也看看西莉卡啊」的高麗菜桑;

    「變態,大變態」的佐倉桑;

    還有中野桑、種田桑、水籟桑,甚至有大西桑......

    村上你也在苦惱著吧,哈哈哈!

    佐藤我可是要奔著結婚去的,努力減肥中!!!

    鄉下井水冰鎮的西瓜和西紅柿很美味,送給你一些,等到秋天給你寄栗子。

    栗子飯是怎麼做都好吃的東西!你一定不會失望!

    附新收信地址:小樽市色內五丁目一番五號

    佐藤良馬·筆】

    【佐藤君:

    寒暄省略

    真是一份字裡行間都是喜悅的來信。

    北海道花海盛開,正是戀情開始的季節,期待你的好消息。

    我的話,大概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吧。

    東京都冰箱冰鎮的西瓜和西紅柿也不賴。

    村上悠·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
    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