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59.又一個無法成眠的夜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59.又一個無法成眠的夜晚字體大小: A+
     

    悠沐碧右手用筷子夾著菜,左手直接拿玉米天婦羅。

    左一口右一口,一副很愉快的樣子,完全沉浸在裡面。

    村上悠在一旁都不免擔心再這樣下去,她會不會把這當晚飯吃了。

    這倒無所謂,晚飯不一定要在餐桌上吃,但把菜吃完的話,他也會感到很頭疼。

    因此他主動開口。

    「凹醬,晚飯差不多了,你去叫她們準備一下吧。」

    「好的。」

    悠沐碧稚氣地回了一句,放下筷子,左右手又各拿了一塊玉米天婦羅才出廚房。

    兩三秒后,就聽她在喊佐倉、水籟祈她們的聲音。

    佐倉小姐像是乾涸水池裡吐泡泡的鯉魚等到下雨一樣,求饒聲也終於安靜下來。

    隨後。

    「我再也不會相信你們啦!」

    這聲音從她的房間傳到走廊上,然後傳到廚房、客廳,響遍整個傍晚的櫻花庄。

    門口自動販賣機或許也能聽到也不一定。

    廚房裡,村上悠把漢堡肉一一裝盤,淋上特製醬汁,讓它們比衣裳從雪白肩部滑落的美人還要誘人。

    「真吵。」

    菜端上桌,新來的客人憑藉二十年養成的習慣和毅力,急急忙忙說一聲「我開動了」,才開始迫不及待地大吃特吃。

    「真是沒見識啊,你們兩個。」

    佐倉小姐語調悠揚,鄙夷地看著一口菜兩口飯的水籟祈、只吃菜的大西紗織。

    大西紗織沒理她,水籟祈抽空回了她一句。

    「你好啰嗦啊,老太婆了嗎?」

    佐倉小姐氣得鼻子都歪啦,說又說不過,打又是一打二,只好悶頭吃飯。

    每人吃完自己那一份,雖然肚子已經撐得不行,但在滿足的同時,仍然有些意猶未盡。

    「好吃極了!」種田梨紗雙手合十,用讚歎地語氣低聲說了「多謝款待」。

    而水籟祈和大西紗織直接躺在榻榻米上。

    「晚安,大家。」

    「今天就到此為止吧,已經足夠滿足啦,我也要睡啦。」

    中野愛衣笑道:「那你們好好休息,今天睡在這裡也好,有換洗的睡衣和被子。」

    兩人閉著眼睛發出「嗯嗯」的聲音。

    大西紗織把腿架在水籟祈腰上,水籟祈又把她的腿推開,反過來把自己的腿架在大西紗織的腰上。

    兩人就這樣躺著,睡沒睡著不知道,但看起來挺享受現在的狀態。

    「我來幫忙收拾吧。」種田梨紗站起來。

    她和中野、悠沐碧三人把餐具撤下,把桌子擦乾淨,一起在廚房洗碗。

    村上悠坐在電腦椅上,按下開機鍵,等著電腦開機。

    這一小段時間裡,他雙手枕在腦後,有一下沒一下地轉著電腦椅,陷入不知所謂的休息式遐思。

    「前輩,你要打遊戲嗎?」大西紗織聽到開機聲,倏地從榻榻米上爬起來,站在他身後。

    「怎麼?」村上悠沒睜開眼。

    「一起玩嗎?」

    「好。」

    大西紗織回頭,對正對著手機小聲商量挑選新衣服的佐倉和東山說:「我可以用你們的電腦嗎?」

    「可以啊,儘管用。」東山柰柰可愛地應答。

    「用你的,別吵我。」佐倉小姐揮揮手。

    大西紗織直接坐在村上悠旁邊那台電腦邊上,按下開機鍵。

    「前輩,我們玩什麼?《求生》?《英雄》?還是《怪物獵人》?」

    村上悠睜開眼,「都可以。」

    「那就《求生》吧!我挺厲害的。」她開始噼里啪啦輸入賬號密碼,「當然比不上前輩你。你的直播我都有看哦。」

    大西紗織的語氣,好像看村上悠直播是自己作為後輩盡忠盡職,相當出色的一件事,是需要被誇獎。

    村上悠沒有。

    老實說,別人是否尊敬他,因為他的演技出色,是佩服,還是嫉妒,這些都不干他的事。

    他既不會因為別人佩服他而變得非常好說話,甚至放水;也不會因為嫉妒而故意搶別人角色。

    村上悠左手仍舊枕在腦後,右手操縱滑鼠點開圖標,讓遊戲自動登錄。

    又點開直播。

    【來啦!】

    【居然不是月底直播?!】

    【啊——悠悠!!!】

    【大西紗織也在誒】

    【種田梨紗的推特沒看嗎?今天她和水籟、大西去櫻花庄做客了。】

    【村上做的飯看起來好好吃】

    【悠悠滿足了我對男人所有的幻想!!!我愛你!】

    【悠悠休息的姿勢也好帥啊!!!】

    「前輩,」大西紗織側過臉,「要不要再叫兩個人,還是雙排?匹配路人?」

    不等村上悠說話,她又立馬繼續說下去。

    「匹配路人吧?我超級喜歡看厲害的主播匹配路人!我在彈幕一直讓你匹配,可惜你不理我。」

    彈幕里誰知道你是誰?

    村上悠原本想問信長和海斗有沒有空,聽她這樣說,也就放棄這打算。

    大西紗織邀請他進入隊伍,順便加他好友。

    村上悠這時才坐直身體。

    「前輩!最近出了新款小裙子還有槍皮膚,給我買一個吧!」

    「前輩!這個鍋也太好看了!」

    「前輩!我要......」

    「閉嘴,saori。」

    「哦,對不起。」

    【水籟桑原來在生活里也這樣啊,太可愛了吧】

    【我想看女聲優!!!村上給我滾吶!】

    【saori——!!!我來啦!!!】

    【想被水籟罵,嘿嘿嘿】

    【你對得起你「永遠單推釘宮」的ID嗎?】

    【我只喜歡年輕的,釘宮已經老了。】

    水籟祈迷迷糊糊被吵醒,鴨子坐在榻榻米上,手無意識地輕輕撫摸穿著白色襪子的腳指頭。

    佐倉小姐把手機給她看。

    「小祈,這件衣服怎麼樣?」

    「不行。不能再丑。」

    「你可以繼續睡了。」

    「晚安。」

    以不膽怯聞名,從不怕得罪人的水籟祈重新躺下。

    【啊~~,是佐倉小姐的聲音~~】

    【哈哈,水籟桑也太可愛了吧】

    【男人真噁心,除了悠悠!!!】

    這邊村上悠和大西紗織也匹配到兩個不說話的隊友。

    大西紗織上了飛機,又找到新的樂趣。

    「飛機上的各位,我是【怎麼都可以】,我要挑戰你們所有人!有本事就來機場!我一個不留的把你們殺光!」

    飛機立馬有各種語言回應她。

    「*****」(中文)

    「F***」(英文)

    「何匹墮ろしやがった腐れマ○コが。水子に祟られろや!」

    「お前、うちに帰ってママのオマ○コクンニして來い!」

    村上悠生活圈子很小,接觸的人也沒有足夠的多,一直以為佐倉小姐的「變態」已經是髒話,「大變態」是島國罵人的極致。

    今天算是見識了。

    大西紗織作為一個海島女常客,被罵顯然已經習以為常。

    「你們這群混蛋!變態!有本事就來機場,我【怎麼都可以】一個個送你們回去見媽媽!」

    「******」(中文)

    「******」(英文)

    「居然還說媽媽?*****」(島語)

    「前輩!」大西紗織雙眼冒出興奮地精光,「我已經幫你吸引火力了!接下來就靠你了!殺光他們!」

    【大西居然這麼調皮嗎?】

    【坑前輩的後輩??職權欺壓?】

    以村上悠討厭麻煩、中庸的性格,大西紗織要不是他後輩,以後大概不會再和她玩遊戲了。

    不過誰讓她是呢。

    兩人在機場跳傘,兩個隊友也跟著跳了。

    但快落地的時候,那遮天蔽日的降落傘,直接讓隊友跑去機場周圍打野去了。

    村上悠率先落在一號樓樓頂,一把AK正如期而至的等著它命中注定的主人。

    【住手!海島不允許這麼殘忍的事發生!】

    【完啦完啦完啦!】

    【大家快跑!!!】

    第一視角換上子彈,切全自動。

    「噠」,掉下來一個;

    「噠」,掉下來兩個;

    「噠」,掉下來三個......

    「哈哈哈,你這群傢伙!看到我【怎麼都可以】的厲害了吧!」

    「***外掛***」(中文)

    「*****」(英文)

    「******」(島語)

    等沖著C字樓來的傘再也沒有的時候,「嘩啦」一聲,飛了半天的大西紗織總算落到樓頂。

    「前輩,你好厲害!對了,有槍嗎?」

    幸好村上悠的賬號經過第一次封號后,直播平台讓遊戲公司監測他的數據,才讓他擺脫頻繁換賬號的煩惱。

    「你好吵啊,大西!」佐倉小姐。

    「吵死了,saori!」再次鴨子坐的水籟祈。

    大西紗織像極了大學宿舍玩遊戲大呼小叫,整棟樓都能聽到,但自己毫無自覺的那位。

    「怎麼這麼吵啊。」中野愛衣她們洗好碗,走進客廳。

    「喲,這不是《求生》嗎?」種田梨紗走過來,手扶著村上悠椅子,站在他身後。

    【啊——種醬!!!】

    【太近了太近了太近了!這麼近的絕世美女!!!我要流鼻血了!】

    【離我家悠悠遠一點!】

    【我就說嘛!村上和種田絕對有一腿!】

    種田梨紗看了眼彈幕,忽略掉女粉絲的。

    「大家晚上好,我是種田梨紗,歡迎大家來到櫻花莊客廳的直播間。」

    【我永遠愛種田】

    【瞧,這後宮不是安然無事嗎?】

    【後宮後宮,你們煩不煩,真以為動漫嗎?我只要是村上本人的選擇,是誰都無所謂。】

    【她們嫁給其他人我決不允許!!!我要哭啦!!】

    「村上,下把我也來。」

    村上悠點點頭,單槍匹馬在趴在外面草地里大西紗織囂張的「我【怎麼都可以】來啦,都給我死!」的聲音中,衝進槍聲不斷的警察局。

    「噠噠噠噠」

    槍聲漸熄。

    「嘿嘿,一群廢物!」

    大西紗織站起來,熟練地開始舔包。

    「前輩,有高倍鏡嗎?我還缺一個擴容彈夾和握把!」

    第二把玩的時候,廣場上就素質很多。

    「悠悠!!!」

    「村上桑,你喜歡中野桑,佐倉桑,種田桑......」

    「種醬!!!我永遠支持你!」

    「saori——!!!」

    儼然一幅粉絲見面會。

    戴著耳機的三個人,除了大西紗織和玩家打鬧成一片,一會要那個人脫衣服,一會要另外一個人脫裙子外,村上悠和種田梨紗都沒理這場鬧劇。

    吃完晚飯的夏日夜晚,村上悠和佐倉小姐合資買的空調吹出來涼爽的風,讓坐在椅子上的他昏昏欲睡。

    飛機上很吵,村上悠點了{閉嘴!你真吵啊!}的語音。

    正鴨子坐和佐倉她們聊天的水籟祈的聲音,迴響在整個前往絕地海島的飛機上。

    【????】

    【村上是水籟的粉絲???】

    【怎麼回事?村上誰都不喜歡,喜歡一個天然黑?】

    【天然黑怎麼啦?我就問你天然黑怎麼啦?!不可愛嗎?還是聲音不好聽?身材不夠好?】

    【ssr!!!草!!!我村上就是厲害!!這都能抽到!】

    「啊!前輩,你居然有inori的語音包!」

    「嗯?」水籟祈會看看了一眼,「這是什麼遊戲?我有,給它配過音嗎?嗯...算了,想不起來了。」

    「inori,你的語音包可是超級難抽到哦!我聽說信長桑花了很多錢都沒抽到呢!」

    「信長?島崎信長?那個蘿莉控?......」水籟祈後面省略了一些。

    她面露嫌棄,對島崎信長、堂本海斗還有內田雄馬三個{歌舞伎常客}一點都不想接觸。

    「信長對ssr都很感興趣,花了很多錢就是抽不到。」

    「這樣就好,這樣就好。」

    「誒?」大西紗織不理解水籟祈的意思,但遊戲已經開始,也沒回頭繼續問。

    一個小時對於《求生》這款遊戲而言,也就兩把的時間。

    關掉直播間,種田梨紗又和大西紗織拉著村上悠繼續打遊戲。

    玩到九點鐘,女聲優們準備去洗澡。

    沒洗澡的人決定在客廳玩五子棋。

    用的是悠沐碧父親留下來的圍棋棋子,棋盤卻是悠沐碧以前買的象棋盤。

    下棋沒有賭注自然沒意思。

    原本應該睡客廳的大西紗織嚷嚷:「這樣吧!我們來循環賽,輸得最多的三個人睡客廳。」

    「這樣不好吧?」這樣說著的絕世美女種田梨紗,用亮晶晶的眼睛望著村上悠。

    「就這樣,挺好。」水籟祈手裡搓著光滑圓潤的棋子,看起來很好戰。

    中野愛衣她們也同意了,村上悠同樣難逃一劫。

    關係到自己的房間,他自然要打起精神。

    他主動要求最後一個來。

    然後拿出手機,搜索{五子棋入門}、{五子棋開局定式}、{五子棋是否有必勝手法}、{五子棋26種開局}、{國際五子棋大賽復盤}......

    首發悠沐碧和中野愛衣,其餘人輪著去洗澡。

    153cm的種田梨紗,借用153cm中野愛衣的睡衣;

    154cm的水籟祈、156cm的大西紗織,借用157cm佐倉鈴音的睡衣。

    學習完畢的村上悠,在循環賽上輕鬆地贏下所有人,只有東山柰柰實力出乎意料地強勁。

    和其他人下時,村上悠幾手之後就可以鎖定之後的勝局。

    而她卻可以和學習了七八分鐘的村上悠下得有來有往。

    村上悠完全沒有手下留情的餘地。

    東山柰柰緊鎖眉頭,以下圍棋的手勢捏著棋子,上身幾乎伏在棋盤上。

    每一步棋都格外慎重,讓人完全感覺不到五子棋的悠閑。

    「等等。」她說完,拿出手機,過了一會兒:「父親,來幫我看看這裡怎麼下。」

    父親?

    客廳里的人都被她的聲音嚇了一跳。

    東山柰柰把手機對準棋盤和村上悠。

    手機里的那人有些富態,看起來很和善。

    嘴裡有些孩子氣地抱怨「大晚上和我視頻,都不和爸爸......等等,你是誰?村上君?」

    無可奈何、措手不及的村上悠,正襟危坐:「是,東山叔叔晚上好。」

    東山父親眼睛微微一眯,變得狹長,用審視的目光端詳了村上悠好一會兒。

    「來。」

    村上悠楞了下,才反應過來他說的是五子棋。

    最後他輸了個徹底。

    連自己輸在哪一手都不知道。

    直到對方指揮東山柰柰把最後一顆棋子擺在一個意想不到的位置,他才恍然大悟。

    「村上君,很厲害了。」

    東山父親讚賞地點點頭,還準備說兩句,東山柰柰就毫不客氣地把視頻聊天掛了。

    「村上君,承讓啦。」她笑得跟自己贏了似的。

    「悠哥哥居然輸了!」悠沐碧感覺不可思議,甚至有些不敢相信。

    「前輩,尺有所長,寸有所短嘛。東山叔叔是東大畢業的,從年輕的時候就整天干這些歪腦筋的事情。沒辦法的。」

    大西紗織一下子得罪了兩個人。

    「看來明天得去紀伊國書屋買點棋譜。」村上悠把棋子收進棋盒。

    「行啦,快去洗澡吧。」中野愛衣看他不甘心的樣子,嘴角微微揚起。

    村上悠沖好澡,難得進了浴缸泡了一會兒。

    鼻子間能聞出所有人的香味——沐浴露的。

    五子棋的事,到此結束。

    他可不想為了贏一個中年男人讓自己看無聊的書。

    畢竟自己的房間已經保下,沒有這個必要。

    佐倉小姐、大西紗織、水籟祈睡了客廳。



    上一頁 ←    → 下一頁

    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
    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