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57.主角出演半場的一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57.主角出演半場的一回字體大小: A+
     

    「村上,你有沒有聽過【天不賜予二物】這句名言?」

    「有印象。」

    在某本書里看到過......

    儘管只消稍微動腦,能連這句話具體在第幾頁一起想起來,但這種無關緊要且對面的人馬上就會給出答案的事,實在不值得付出精力。

    「它的意思是,上天不會賜予同一個人兩種讓人羨慕的才能。」

    「是嗎?」

    「我現在在想,這種錯的離譜的諺語是怎麼流傳下來的?你這傢伙長得帥、演技好、聲音好聽,現在連打牌都比人強!」

    「可能是你理解錯這句話的意思也不一定。」

    「什麼?」

    「它是指二者不可兼得,大概。」

    「這樣,原來是我理......」

    「仁桑。」調音室的門被推開,助理喊道:「試音會快要開始了。」

    明田川仁扔掉手裡的牌。

    「下次再來,今天饒了你。」

    「這麼一來,你放在四谷三丁目居酒屋的紅酒也輸給我了。」

    「你好煩,我不知道?需要你重複一遍?真是,快走快走,其他片場的聲優跑我這來做什麼?不歡迎你。」

    村上悠懶得理打牌之前死皮賴臉去隔壁把他拉過來,現在輸了又翻臉不認人的明田川仁。

    四谷那瓶紅酒價格不菲,但他對這個不感興趣,櫻花庄除了中野愛衣也沒有人喜歡喝酒,不如贊助給她做節目。

    兩人並肩走出調音室,休息室里已經站滿了來試音的聲優。

    對於休息室來說,村上悠的出現,像是大海上一碧如洗的天空,突然出現一片濃稠的黑雲。

    它帶來讓人睜不開眼的暴雨,掀翻船隻的狂風。

    休息室這首小船充滿惶恐不安和無奈。

    有的船員喪失鬥志,任由這烏雲把自己拉進深淵;有的船員大聲怒吼,要做與暴風雨鬥爭的海燕。

    「村上桑?!」一聲滿含驚喜的聲音,從女聲優堆里發出來。

    「水籟桑啊,上午好。」村上悠招呼道。

    水籟祈手縮在外套袖子里,食指拇指捏著台本走過來。

    「村上桑也是來參加試音的嗎?」

    「不是,來打牌。」

    「......誒?打,打牌?」

    水籟祈白嫩的小臉上,表情可愛地凝固住。

    宛如原本短暫而美麗、前往本該去的地方的流星,突然逗留在了夜空中,讓人感到好笑的同時,又感覺這流星調皮的可以,打心底喜歡。

    「你加油。」

    「哦,好的。」

    村上悠的離開,讓配音室的氣氛重回緊張刺激活潑,而不是毫無希望地背水一戰。

    明田川仁是一個能讀懂空氣的人,情不自禁感嘆:

    「這傢伙簡直是男聲優的噩夢。而且還這麼年輕,酬勞這麼便宜。不管哪方面,別人都毫無競爭力啊。」

    「那為什麼明田桑不給村上桑發試音會邀請呢?」水籟祈問。

    「叫我仁醬就好。他現在可是話題人物,製作組怎麼可能放過他?已經和他敲定一個配角了。」

    「就配角嗎?」

    水籟祈自己意識不到,但別人聽她這句話,已經全是質問的語氣。

    明田川仁笑了,早聽說這小姑娘有天然的一面,想不到自己居然也被這樣對待。

    不過正像人們對長相好看的人格外寬容一樣,說是以貌取人也好,說是追求美麗事物也好,總之水籟祈不自覺的質問語氣,只會讓人感覺更可愛。

    他半真半假地開玩笑:「那水籟醬去說服村上啊,你能說服他來給主角配音,我們這邊沒有任何問題。」

    「啊!原來是村上桑拒絕了呀,抱歉。」

    「水籟醬真是越來越可愛了呢。不過最近是不是瘦了?夏天也要保持食慾啊,多吃點飯。」

    「.....謝謝明田桑。」

    一年四季都吃得比大部分多的水籟祈禮貌道謝,然後退回女聲優堆里。

    心裡想著,真是的,為什麼突然自顧自地說讓別人多吃點的話?我們難道一起吃過飯嗎?還有,自己的體重一年四季都沒有變化過,怎麼就瘦了?

    中年男人真是噁心。

    ——————

    村上悠沒有直接回自己的配音室,而是在錄音棚的走道上散步。

    《寶石之國》片場十幾個女聲優,一個男聲優只他一個。

    一般情況下,他輕易不會在休息時間待在配音室。

    他走到自動販賣機前,花150日元買了一瓶不知道什麼口味的java。

    八月十一日,外面下著大雨,走廊玻璃上掛著水珠。

    街道上一個打著透明雨傘的年輕人,用熟練地手勢把被風吹翻的傘翻轉過來,習以為常地繼續往前走。

    年輕人迎面走來一個用傘頂著風,身材曲線曼妙,看不清楚臉的女性。

    兩人錯身而過後,那年輕人回頭看了好幾眼。

    女性走進了錄音棚所在的大樓,不一會兒出現在村上悠所在的走道上。

    「釘宮桑。」

    「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又和佐倉吵架啦?」釘宮未夕空著手,雨傘放在大樓的門口。

    「怎麼會?」

    「那就是來接我的?」

    「那就更不可能。」

    「你這沒良心的男人。」釘宮未夕嘆氣,「當初我帶你東奔西跑,請你吃飯,廣播節目也隨便你上,現在出名了,就拋棄人家。」

    「你又發病了?」

    「哼~,人家才沒有失落!才沒有想被村上君需要呢!」

    「時間差不多了,回錄音室吧。」

    「誒~~~,你這個男人怎麼哪一套都不吃?只喜歡腿嗎?喜歡腿的話,我也...等等!別走啊!我還沒說完呢!喂!你對我這個前輩放尊重一點!」

    釘宮未夕在B部分才有戲份,但趕在剛好的時間來片場這種事,只有她這種既有名氣也有輩分的人,才能不遭人非議地做出來。

    錄完音后,釘宮未夕提議一起去家庭餐廳吃午飯。

    釘宮未夕的輩分和名氣大到在場的人沒有一個人拒絕。

    村上悠不能不給她面子,況且中野愛衣和佐倉小姐也在,而他自己在那吃都一樣。

    附近有一家環境不錯的家庭餐廳,有日式、中式還有義大利料理,酒水免費。

    大雨天加工作日,餐廳里沒幾個客人,只有兩個禿頂的老男人面對面一起吃著蕎麥麵。

    村上悠給自己點了鐵板裝盤的漢堡排,端上來時還在吱吱作響。

    女聲優一面吃一面聊,吃得很慢。

    村上悠第一個吃完后,用筷子把味增湯攪拌開,喝了一口。

    一如既往的很難讓他中意。

    但只要不是太甜或者太苦,難吃一點的東西他都能若無其事地吃下去。

    正當他無事可干,想著要不要結賬先走的時候。

    「嗡~」

    水籟祈:村上桑,試音結束了

    水籟祈:很可惜,沒有拿到女主角

    水籟祈:不過拿到的女配角我也很喜歡

    村上:你沒去找男主角,讓他不準和其他女性來往嗎?

    水籟祈:我幹嘛要這樣做啊!好不禮貌!

    村上:《地錯》的時候,你不這樣要求我的嗎?

    水籟祈:啊,想起來啦

    水籟祈:哈哈~~

    水籟祈:我最近已經明白了,聲優只是替角色發出聲音的人,並不是角色本身!

    村上:沒錯!

    村上:很高興能再次和你合作

    水籟祈:我也是,片場見到的話,請多多關照

    「村上,有事你就先走吧。」

    釘宮未夕看向坐在長桌末尾,孤零零不和任何一個人說話的村上悠。

    「那好。」村上悠站起來,「我來結賬吧。」

    「我邀請大家來吃飯,幹嘛讓你請客?去忙吧。」

    「好。」

    村上悠看了眼坐在一起的中野愛衣和佐倉小姐——中野愛衣沖他笑了下,佐倉小姐只瞥了他一眼。

    他門口拿回自己的傘,出了餐廳。

    門口花壇有幾叢紫陽花,已經走到花季該結束的時候。

    碧綠的葉子被雨水沖刷的鮮亮,花瓣落了一地。

    今年屬於它的時間在這場大雨後徹底過去了。

    村上悠不知怎麼,突然想到笹冢站前花壇里的杜鵑花,然後又想起玉子。

    八月的世界咖啡師大賽,不知道是否順利。

    他還記得,世界咖啡師大賽的簡稱是WBC。

    ——————

    家庭餐廳里

    早見紗織笑著說:「村上君還是沒什麼改變,不喜歡說話。」

    「人總得有缺點嘛,村上桑已經足夠完美了。」內田真理說。

    「因為最近一直在傳村上君和女聲優的緋聞,他又不喜歡給別人添麻煩,所以才主動保持距離。」中野愛衣解釋說。

    「他和種田、水籟到底有沒有什麼啊?」小松未可子好奇地問,「還有佐倉。」

    「我?」佐倉鈴音指著自己,「和我有什麼關係?」

    「不是有傳你和她過年那段時間,在咖啡店喝咖啡嗎?」

    「啊,假的!我怎麼會和他一起喝咖啡!我對這種禁慾系、一看就是大男子主義的男性應付不來。」佐倉鈴音連忙解釋。

    和他喝咖啡的是志伸,不是我,所以我說的沒什麼不對,她想。

    中野愛衣低頭笑著攪拌自己的味增湯。

    「我可以作證!」內田真理笑容有些不對勁,用調侃的語氣說:「在《gangan》節目里,鈴音親口說的,她和村上桑只是【無的關係】。」

    佐倉小姐微微歪著頭,抿嘴。

    笑也不是,擺著臉也不是。

    中野愛衣放下攪拌了半天,沒喝一口的味增湯,笑著對內田真理說:

    「內桑,我聽村上君說,雄馬君很喜歡你這個姐姐呢,你們姐弟之間的關係真好。」

    「不不不不!」內田真理十分抗拒地擺手,「只是普通的姐弟關係。很普通的那種!」

    她經常被提到骨科營業,現在看到自己弟弟就感覺噁心,現實里親人之間根本不會發生動漫里那種事情。

    佐倉小姐在旁邊看到她的反應眼睛滴溜溜的一轉,精靈古怪。

    在和內田真理一起主持《gangan》時,對方動不動就拿村上悠和她的關係出來調侃,弄得她每次都很尷尬。

    以後她再敢提村上悠,自己也提她弟弟內田雄馬,看誰噁心誰。

    「我倒是挺喜歡村上這一點。」在《寶石之國》里擔任主角,今年剛剛十九歲,身高差0.5厘米到一米五的黑澤朋世說,「那些和女孩子打鬧成一團的男性總感覺不靠譜。」

    她出演四月新番《吹響!上低音號》里的黃前久美子后,演技得到很多人的認可。

    特別是在「沒睡醒」聲線上,有著無與倫比的天賦。

    在《寶石之國》片場,村上悠都稱讚過她演技......啊,這點似乎毫無說服力。

    「她不是和種田、水籟關係不錯嘛?」35歲的能登麻美子對男女之間八卦的興趣絲毫不減。

    「沒有吧。」早見紗織說,「在片場和活動里,他們兩個很少說話,但種田喜歡村上君也不一定。水籟的話,情況可能一樣。」

    「種醬?水籟祈?喜歡村上?!」佐倉小姐瞪大眼睛。

    那雙原本應該因為眼白變多而猙獰的眼睛,配上她精緻白皙的臉龐,就像西施因胸口痛,所以皺著眉頭。

    一舉一動都是美的,讓人看了喜歡。

    「我記得種醬和水籟醬是佐倉你的後宮來著,是吧?」黑澤朋世用懶懶散散,十分欠揍的語氣說。

    「哦!」釘宮未夕來了興趣,「修羅場!愛衣醬你打算幫哪邊?」

    「我?」中野愛衣哭笑不得。

    「對啊,你和村上的關係不是最好嗎?」

    「他和種醬還有小祈的事,我也不是很清楚。大家應該都只是朋友吧?沒看出誰喜歡誰。」中野愛衣回答沉穩。

    她一本正經,不開玩笑的樣子,讓釘宮未夕放棄調侃她,轉向一看就很好戲弄的佐倉鈴音。

    「鈴音醬,你打算怎麼辦?女朋友要被其他人迷住了。」

    「回去就殺了他!」

    「喂!別這樣!這樣YM一下子失去兩棵搖錢樹,他們會恨死我的!」

    佐倉小姐已經調整好情緒,笑著說:「為什麼她們會喜歡村上那傢伙啊?他有什麼好的?」

    「謙虛?」一個女聲優說。

    「他謙虛?」佐倉小姐不敢置信地反問。

    「是啊,演技明明那麼好,卻從來不張揚。」

    「我感覺他挺高冷,故意裝作謙虛。」佐倉小姐說。

    「鈴音你和村上的關係真的不好啊。」內田真理說,「村上君也很善良啊,捐錢給兒童基金。」

    「好吧好吧,是善良。」佐倉小姐點點頭,勉強承認這一點,「但善良的人很多啊。」

    「但這麼帥的人只有他一個啊。」

    「內桑~~~找男朋友不能看外表啊!有時候外貌越好的人,越不適合結婚,生活不下去的。肯定會出軌的這種人!」

    「那他善良。」

    「......」佐倉小姐無話可說了。

    「愛衣呢?」早見紗織問道,「你和村上君關係最好,應該知道他很多優點吧?」

    「對啊,快說說!」

    「沒錯沒錯!」

    「愛衣醬快說!」

    「嗯......」中野愛衣腦海里蹦出來的第一個,就是記憶力好這個優點。

    但這不是喜歡他的理由啊。

    「村上君...我最喜歡的一點,就是他在生活里很隨意的一個人,但工作的時候非常的認真,對製作組的要求也盡心儘力。站在麥克風前,全開全開的背影讓人憧憬。」

    「認真的態度啊,的確。」釘宮未夕點頭附和,繼續問佐倉鈴音:「鈴音,你既然討厭村上,那在你心裡他是怎麼樣的?」

    「沒什麼特別的。」佐倉小姐立馬回答。

    說完,差點沒憋住笑,趕緊喝了一口難喝得不行的味增湯。

    「嚯~~~~」內田真理不愧是聲優,語調拉的相當長,「原來【沒什麼特別的】啊。」

    「不,差點忘了,那傢伙其實是個喜歡腿的變態。」

    「嚯.......」真理小姐還沒「嚯」完。

    「內桑!!!」

    佐倉小姐已經惱羞成怒。

    眾人嘻嘻哈哈笑起來。

    位於秋葉原附近的【Saizeria】家庭餐廳外,八月的暴雨歡快地下著。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
    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