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56.《毛衣品酒》第一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56.《毛衣品酒》第一回字體大小: A+
     

    「......事情這樣就差不多了,剩下來的等嘉賓來了再說。中野,你先休息一下吧。」

    「嗯,謝謝。有什麼事請直接來叫我。」

    「好,我先出去了。」

    中野愛衣目送經紀人走出休息室,自己捏著脖子,腰放鬆,完全癱坐在椅子上。

    現在已經是晚上九點,這一天下來,她在椅子上的時間沒有超過五分鐘。

    嗓子更是一直在說話。

    距離《毛衣品酒》第一回的錄製還有半小時,她決定睡一會兒。

    最近村上悠或好或壞的名氣越來越大,事務所決定《毛衣品酒》的第一回採用直播兼錄製的方式。

    節目放在這麼晚錄製,是因為晚上看直播的人多,更重要的是村上悠下一個工作日的白天有空,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

    她想著這些亂七八糟的事,迷迷糊糊快要睡著時候,休息室的門又被推開了。

    是經紀人。

    中野愛衣雙手輕輕搓了下臉,試圖驅除掉濃重的睡意,勉強打起精神。

    「有什麼事嗎?」

    經紀人的表情不是工作時的正經,也沒有因為自己打擾她休息而不好意思,反而嬉笑著說:

    「中野,到外面來看看吧。」

    「怎麼了?」

    「你出去看看就知道啦。」

    中野愛衣疑惑地站起來,走出休息室。

    《毛衣品酒》的錄製現場是一家精品居酒屋。

    此時店裡沒有一個客人,工作人員都在架設攝影機等儀器。

    吧台里的店長也在做著準備,讓自家要上直播的菜品更加好看和美味。

    這些場景從七點半就開始,沒什麼值得注意的。

    她現在只想睡一會兒,確保待會直播的時候能展現出最好的狀態。

    強打精神,仔細看了一圈,終於在角落發現一個與氛圍格格不入的人。

    別人都在忙,只有他雙手插兜里,盯著店裡牆壁上《路人女主》只穿泳衣的女角色海報看。

    「村上君~~」

    剛才怎麼也剋制不住的睡意一下子消失的無影無蹤,她語氣輕鬆而喜悅地喚了一聲那個人的名字。

    村上悠回過頭。

    中野愛衣臉上掛起笑容,走到他身邊。

    「怎麼來得這麼早啊?不是說要踩著時間過來嗎?」

    「凹醬一直在大聲地讀台詞,吵得讓人受不了,就先過來了。」

    「她在努力學習,爭取做一流學生,村上君你可別打擾她啊。」

    「得得得,變成我打擾她了。」村上悠轉頭看向牆壁上的海報。

    中野愛衣笑了下,眨著亮晶晶的眼睛微微抬首望著他:

    「在看什麼呀?」

    「海報。英梨梨為什麼在最中間?怎麼也輪不到她吧?還有,角色穿得泳衣布料是不是太少了?」

    「是嗎?」中野愛衣靠著他,一起看著海報,「周邊里的動漫角色都這樣吧?」

    「男角色也是?」

    「說什麼呢!我說的角色是指女角色。」

    「你不說清楚。」

    「討厭!」

    過了一會兒,大西紗織和安野希世乃兩人一起來到錄製現場。

    中野愛衣看錶,已經9:20。

    這是這一天中過得最快的二十分鐘,她感覺兩人明明還沒聊什麼時間就過去了。

    「村上君,我們也去化妝吧。」她摸摸自己軟乎乎的耳垂,考慮戴一副夾耳式的耳環。

    「好。」

    中野愛衣一坐上化妝椅,女化妝師剛開始幫她描眉毛,她感覺眼睛又睜不開了。

    想睡覺。

    都怪村上君,自己本來可以好好休息一會兒的。

    真是的,非要拉著我對著三個穿泳裝的女角色聊天。

    「化好了,你看看行不行?」化妝師問。

    「啊。」中野愛衣回過神,振作精神,「嗯,很好,謝謝。能不能再麻煩你幫我戴一下耳環呢?」

    「好的。」

    簡單化完妝,到了九點半,四人坐在一張木製餐桌上,開始《毛衣品酒》第一回的錄製。

    直播間放著的《路人女主》宣傳片結束,鏡頭給到四人。

    【我的悠悠怎麼坐在角落!!!】

    【不管坐那裡,只要他和愛衣坐一起就好!天使黨一本滿足!】

    【晚上好,悠悠!!!】

    【我來看加藤惠...等等,那個動漫男主角一樣的男人是什麼情況?】

    【那些男藝人還跟我家悠悠比?!他們配嗎?!】

    【冷靜點,就是你們這些女粉絲!太給唯一神招黑了!】

    【悠悠是最好的!!!】

    「村上君,作為《路人女主》的團長,由你來和大家打招呼吧。」

    「這是《毛衣品酒》啊,中野桑你才是主持人。」

    「別啰嗦!快點快點!大家都等著呢。」

    最近臉又胖了的安野希世乃抿嘴憋笑地看兩人謙讓。

    「好吧。」村上悠端起酒杯,「大家晚上好,我是安藝倫也役·村上悠。」

    剩下三人按照從左至右的順序自我介紹一遍。

    「大家晚上好,我是霞之丘詩羽役·中野愛衣~,請多多關照。」

    「大家晚上好,我是英梨梨役·大西紗織,今晚請多多關照。」

    「大家晚上......」

    「大家,今天是《毛衣品酒》的直播,不是《路人女主》的直播。另外這個節目以後也會一直做下去,請大家多支持。」

    「村上君~!村上君~!」中野愛衣笑著喚他的名字,攏在左耳後的頭髮都散落下來。

    【《毛衣品酒》悠悠也主持嗎?】

    【給自己女人打廣告有什麼問題?】

    【樓上的,昨天村上還在推特上給濱崎步的新專輯打廣告來著。】

    【這麼說濱崎步出軌啦?!真的假的?】

    【......】

    【村上,也看看佐倉啊......還有種醬東山水籟內田高麗菜小倉唯木戶衣吹(內容被摺疊)!】

    【悠悠!!!】

    「算了,總之先向觀眾解釋一下為什麼人氣最高、最後歡迎的村上君......」

    說到這,中野愛衣笑了下。

    「......會坐在角落,而不是坐在中間。」

    「大家對不起。村上前輩的粉絲對不起。」坐在中間的大西紗織意思意思地道了歉。

    安野希世乃臉型笑成了氣球形狀,她不懷好意地說:

    「我們是按照在片場的位置順序坐的。中野桑和村上桑是一直坐在一起的。」

    不知為何,村上悠每次看到她都有種看到{看相聲時,在台下起鬨的觀眾}的既視感。

    「等等,這是有原因的。」中野愛衣忍不住笑起來,有些合不攏嘴,「《路人女主》第一次配音那天,村上君腳被棒球砸了。當時都站不起來,隨意工作人員給他配了一把椅子。

    後來他坐的一直是那把另外添加的椅子,我為了方便照顧他,所以就挨著他坐。」

    「誒?前輩坐的是另添椅嗎?我還以為那張椅子是角落裡一直有的。」

    店長:「前菜好啦。」

    一份土豆沙拉端了上來。

    中野愛衣把菜端到起來,等村上悠夾好,再端給另外兩人,最後自己才夾了一筷子。

    她準備吃得的時候,問村上悠:「怎麼樣,村上君?」

    「嗯。」村上悠點點頭,「很新鮮。」

    店長:「是鹿兒島剛產的一批土豆,是市面上能買到最新鮮的。」

    「哦,不愧是村上君。」中野愛衣吃下土豆沙拉,慢慢咀嚼,感覺味道一般。

    她喝了一口清酒,還是酒好喝。

    「畢竟是遠月學院的學生呢,前輩。」

    「那是其他作品的梗,現在就不要提了。而且角色是角色,聲優是聲優。」村上悠再次重複自己的觀點。

    「對了。」大西紗織這次錄製節目顯得很自由,嘴裡東西還沒咽下去就說個不停:「這次直播之前,中野桑還特地問我們有沒有什麼忌口呢。」

    「嗯。」中野愛衣點點頭,轉頭對村上悠說:「村上君,大西醬有很多不能吃的,像小孩一樣,好可愛啊。」

    大西紗織一點都不感覺羞恥,得意地笑笑,然後右手學著最近剛才東山柰柰那學來的姿勢,朝著鏡頭,在下巴下比了一個「八」。

    可愛程度最多只能給1.5分。

    「大西有哪些不能吃的?」安野希世乃問。

    「胡蘿蔔,還有很多......其實也不是不能吃,只是不喜歡,應付不來。」

    「我只聽你說了胡蘿蔔跟綠豌豆。」中野愛衣嘴上說著,用眼神問村上悠,還要不要土豆沙拉。

    村上悠搖搖頭后,她又給他斟了大概夠喝三口的清酒。

    「中野桑你問我的時候,其實我能寫很多很多......」

    「麻煩。」

    「前輩!!!」大西紗織繼續說,「......但不太好意思,就只寫了【綠豌豆和胡蘿蔔......】。這個【......】其實就包含了我很多不能吃的意思。」

    「這我怎麼可能讀懂啊。大西醬你倒是直接說啊,我們不用客氣的啊。」

    店長:「第二道菜,另外還有新的日本酒。」

    「哦!」

    「好期待!」

    店長:「酒是上次《路人》原作者戶丸桑,角色原案的深崎桑,特地存放在這裡給這次節目的。」

    「謝謝兩位老師!」

    中野愛衣起身去吧台拿了酒,倒了四杯。

    「大西醬,你也來碰杯吧,不用喝,意思一下就行。」

    「好啊。」

    大西紗織一直喝的是橙汁。

    中野愛衣遞給她一杯。

    大西紗織拿到手,看向村上悠,見他還沒有,下意識把這第一杯給他。

    酒杯還沒放到村上悠面前,就被中野愛衣阻止了。

    「等等,那杯最少的是給大西醬你的。村上君的我會給他。」

    「嗯,好。」

    大西紗織把酒杯拿回來,低頭看清澈的酒液,撩了一下原本就梳理得很好的頭髮。

    【愛衣:村上的不用你遞】

    【大西太可憐了】

    【大天使的威壓】

    【我家悠悠喝酒的姿勢好帥!吃飯也好好看!!!】

    【嗯嗯,我最近一直沒有食慾,現在抱著便當在看!】

    【悠悠!!!】

    「乾杯~」

    四人杯子碰了下。

    大西紗織把酒杯放在鼻子前聞了聞,抱著喝一點應該沒事的想法,嘗了一小口。

    「唔!」

    她睜大眼睛,盯著村上悠一口喝乾凈的酒杯。

    村上悠:「嗯?」

    大西紗織微微抬頭,用微妙的眼神和村上悠對視。

    【大西:前輩,我也要愛!】

    【這小眼神!!!】

    【只有我一個人感覺大西和村上很配嗎?村上也很寵大西!】

    【你們這些死宅真噁心!!我們家悠悠對大西紗織只是前輩對後輩的關心而已!】

    【對!一天天就知道利用我家悠悠的善良!】

    「怎麼啦?」兩人中間的中野愛衣問。

    「前幾天在一個作品的慶功宴上,看到村上前輩和其他人一直在喝酒,給我一種酒變好喝了的感覺。現在,嗯......對於我這種喝不了酒的人來說,有人喜歡酒的味道,果然還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大西醬就喝橙汁吧,這裡還有栗子。」

    「嗯嗯。」

    中野愛衣嘗了甜栗子,又喝了口清酒。

    「嗯~,這兩樣東西好搭,村上君你也嘗嘗。」

    「是不錯,和毛豆一樣。」

    「沒錯沒錯。」

    店長:「接下來是金槍魚、香腸。」

    「看起來好好吃!」

    中野愛衣淺嘗輒止,一面看著幾人吃,一面說:

    「我聽說店長並沒有在專門的料理學院學習過,但做得料理卻很好吃呢。」

    「真的嗎?」大西紗織嘴唇緊閉,大口大口咀嚼香腸,「好厲害!」

    「自學到能開店真的好厲害。」安野希世乃很中意熏制的金槍魚。

    店長:「謝謝誇獎。畢竟是居酒屋,我做料理的時候,會把自己當做客人,自己喝酒的時候覺得想吃什麼就給客人做什麼。」

    「好棒。」

    「這是最能了解客人需求的一種方式了。」

    村上悠說:「我想起一件事。」

    「嗯。」三人放下筷子和酒杯,安靜地聽他說話。

    「最近因為一些事,需要查資料,知道了一些行業有類似學徒一樣的存在。」

    「我?」大西紗織指著自己。

    「哈哈哈~」中野愛衣和安野希世乃笑起來。

    村上悠沒理她,繼續說:

    「比如說油漆店學徒。在跟著師傅學習的期間,為了知道師傅什麼時候需要喝水,會把自己喝水的節奏調整到和師傅一樣,自己口渴了就立馬給師傅遞水。」

    「誒~~油漆行業真是不容易。」大西紗織說。

    「當然不僅僅是這些體力活、技術活,相比之下顯得體面的律師也一樣。實習律師一開始的時候,也要給跟著的律師打雜,看時機給客戶端茶送水,遞資料什麼的。」

    「都不容易呢。」大西紗織喝了一口橙汁,又夾了一塊香腸。

    【村上潛意思:大西,給老子倒水。】

    【大西!爭氣一點!村上在暗示你照顧他啊!】

    【大西:你說酒我無話可說,說補水,那就是我的主場了!(英梨梨叉腰.jpg)】

    【別說暗示了,以大西的補水量,你們是想灌死唯一神嗎?哈哈哈!】

    【悠悠!!!】

    【一聽就是我家悠悠的親身經歷!八億捐給兒童基金,自己卻打著辛苦的工!!】

    【守護世界上最好的悠悠!我要去《朝九晚五》的推特下繼續戰鬥!!】

    【只有我想到村上的前輩釘宮未夕嗎?是否有職場欺壓的可能性?】

    【學習本事演技,給師傅倒水怎麼了?你以為誰都像村上這麼好心?誰都有大西這麼好的運氣?】

    【呵,我村上需要學習那個老女人的演技,你在跟我開玩笑?】

    【樓上在幹嘛?村上和釘宮關係非常好!你們不知道嗎?】

    【就是,我沒聽說村上給釘宮倒水,倒是一直有聲優親口爆料:在片場釘宮一直給村上遞橘子】

    【遞橘子難道就不能有潛藏意思嗎???說不定釘宮在暗示什麼呢!】

    中野愛衣說:「不過確實呢,把自己替換到對方的立場才能更加理解對方,演技上也是同樣的道理。」

    「體驗派嗎?」大西紗織問。

    「那我們不是先要變成高中生?還要穿制服?」

    「哈哈哈~那我也要換成雙馬尾嗎?」大西紗織摸著自己的單馬尾。

    「對了,大西你什麼時候cos英梨梨啊?」

    「而且還要染成金髮。」

    「不可能!做不到啊!」大西紗織嚷嚷起來,「對了,村上前輩的話,飾演高中生完全沒有問題,而且長得這麼好看,cos英梨梨也不在話下吧?」

    「嗯?」

    「前輩!請教我cos英梨梨的技巧!我想學這個!」

    「我是聲優上的前輩,不是你cos事業上的前輩。」

    「還有雙馬尾抽耳光!這個我也想學!對了!」大西紗織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地愣了下,然後說:「我和村上前輩第一次見面,就用馬尾打了他一耳光!」

    「噗!咳咳咳咳!」

    安野希世乃剛喝半口的酒嗆著了。

    「你?用馬尾打村上桑的耳光?」

    「沒錯哦。」大西紗織很得意。

    「嗯?什麼情況什麼情況?」中野愛衣問記憶力很好,肯定記得細節的村上悠。

    村上悠說:「當時大西還不是聲優,我和她也不認識。在滿員電車上,我站她後面的位置,她頭一直動來動去,馬尾就甩到我臉上了。」

    「當時我是在看電車上《月色真美》的海報。」大西紗織補充說明。

    「不過能打村上桑的耳光,」安野希世乃因為嗆著的原因,滿臉通紅,「真是不敢想象的事情啊。」

    「沒錯!」大西紗織說,「看直播的觀眾可能不知道,村上前輩不管是片場,還是生活里,特別是片場,威壓感太強了。」

    「嗯嗯嗯~」安野希世乃很有同感的點頭。

    中野愛衣沖村上悠偷笑兩聲,在他疑惑的眼神中給他倒酒。

    「初次見面打了他耳光,基本上就是我聲優的人生巔峰了。現在和將來,只能走下坡路了吧。」

    「大西醬,要不現在再試試?給大家演示一下馬尾打耳光。」中野愛衣提議。

    「誒?!」安野希世乃不敢置信。

    大西紗織倒是躍躍欲試:「可以嗎?對前輩真的可以這樣嗎?」

    「沒問題沒問題,村上君是吧?」

    「來吧。」村上悠看了眼大西紗織的頭髮,確定她今天出門洗了頭,也就無所謂了。

    另外為了增加《毛衣品酒》的節目效果,被頭髮打一下也沒什麼。

    中野愛衣微微後仰,大西紗織隔著她給村上悠一馬尾。

    「打到了嗎?打到了嗎?」大西紗織問。

    「嗯。」村上悠點頭,「還是和第一次一樣,很有攻擊力。」

    「其實,」中野愛衣突然捂嘴笑起來,「從節目一開始,我就這一直被大西醬的馬尾打中。」

    「誒!!!」後知後覺的大西紗織發出不好意意思的尖叫聲,然後雙手下意識摟住中野愛衣。

    「所以你就讓她打我?」村上悠說。

    「我前段時間剪了頭髮嘛,要不然大西醬用頭髮打我,然後我用頭髮打你了。」

    「等你頭髮長長,讓你打一次好了。」

    「可以嗎?到時候你不會說自己忘了吧?」

    「我記性好著呢。」

    中野愛衣在其他人都不知道怎麼回事的情況下突然笑起來。

    「那好,就這樣這樣說定了。」

    店長:「這裡有英梨梨的照片,來店裡點了《路人女主》的聯動套餐就可以拿到。」

    大西紗織把四張各個年齡段的英梨梨照片拿在手上。

    「前輩,你最喜歡哪個英梨梨?」

    「幼稚園、小學生、初中生、高中生,我選哪一個都不合適吧?」

    「沒關係沒關係。」中野愛衣喝了一口酒,「村上君你是倫理君,選哪一個都沒事的。」

    「那就小學生吧,背著書包和豎笛,很可愛。」

    「哦哦哦,和島崎桑一樣,是個蘿莉控呢。」

    「信長是蘿莉控沒錯,但和我有什麼關係。」

    「村上君的話,應該不是蘿莉控吧?」中野愛衣餘光看著村上悠,「畢竟他喜歡長腿,蘿莉沒有長腿的。」

    村上悠:「......」

    【哈哈哈哈】

    【草】

    【村上:雖然你說的都是實話,但怎麼聽著就不對勁呢?】

    【佐倉有話要說!!!】

    「話說村上君。」

    「嗯。」村上悠吃了店長剛端上來的雞肝,綿綿的,算是不錯的一道菜。

    「女主角三個人裡面,你到底喜歡誰?」

    「嗯?」

    大西紗織收起英梨梨的照片,表情嚴肅:「沒錯!這是很重要的問題!」

    中野愛衣若無其事一邊喝酒,一邊看著他說:「今天一定要在這裡把話講清楚。」

    「嗯......」

    安野希世乃笑得按住了肚子:「酒桌上被逼問的村上桑,太有趣了,哈哈~」

    村上悠低頭看手錶,「這不到了宣傳時間了嗎?要來不及了。《路人女主的養成方法》每周木曜日23:55在......」

    中野愛衣忍不住笑了,等村上悠念完第一段,接著說:

    「還有角色歌,三位女主角每人一首,合唱的《檄!帝國華擊團》,請大家多多支持。

    最後《毛衣品酒》這個節目也正是開始了,每個月會在AT和YouTube上進行放送。

    官方推特賬號是:毛衣品酒

    請大家多多關照~」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
    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