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55.今天的事也許是日後的伏筆,也許不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55.今天的事也許是日後的伏筆,也許不是。字體大小: A+
     

    2015年八月的第五天,晴,濱崎步在今天發行了迷你專輯《sixxxxxx》。

    石原里美、山下智久主演的《朝5晚9~帥氣和尚愛上我~》推特發布定妝照,預計十月在富士電視台開播。

    村上悠在《寶石之國》里給和尚裝扮的金剛老師配音,而《寶石之國》也在富士電視台深夜放送,他粉絲在這部電視劇的官方推特下刷他穿僧衣的照片,好好地給他招了一波黑。

    但他那隻發廣告的推特倒是一直在漲粉,真是不可思議。

    這天是星期三,工作日,村上悠上午配完《食戟之靈》,因為下午和島崎信長有活動,所以中午兩人就一起吃了飯。

    天氣不是非常美麗,室外溫度達到35度。

    「吃什麼好呢?」

    「隨意,但最好就近找一家。」

    兩人熱得食慾都快沒了,在這空氣都要扭曲,房屋都要融化的馬路上,一秒都不想再待下去。

    隨便找了一家大商場,也不管有什麼吃的,直接鑽了進去。

    裡面的人很多,大有凡是出門逛街的人都跑到這來的氣勢。

    冷氣一吹,島崎信長的食慾又上來了。

    「村上,三樓有一家羊排店,去試試?」

    「可以。」

    「走著!」

    上二樓的自動扶梯旁有一家奶茶店,排隊的人從店門口排到商場門口。

    村上悠和島崎信長走過的時候,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今天下午活動的主辦方,要求聲優穿得正式一點,所以兩個男人為了省去中途換衣服的麻煩,從早上開始就穿著休閑款西裝。

    別說顏值,大熱天穿西裝已經足夠引人矚目。

    羊排店同樣在排隊,兩人是臨時起意沒有預約,只好乖乖地站在隊伍最後面。

    「好香啊,我肚子都在響了。」島崎信長往店裡看了看。

    「我聽見了。」

    「我這是比喻。根本沒響!你少亂說!」

    前面明明是一個帶著孩子的年輕媽媽,也不知道島崎信長為什麼這麼在意形象。

    「不是比喻,是誇張,叔叔。而且我也聽到了。」前面牽著媽媽的手的小女孩抬頭望著兩人。

    「呃。」島崎信長經常擔當主持人,臉皮夠厚:「小朋友真聰明。」

    「不好意思。」年輕媽媽拉了拉孩子,對兩人道歉。

    「沒事沒事。」

    排隊很無聊,兩人怕手機沒電接不到工作電話,也不能玩遊戲,只好盯著一旁幾個有可能是大學生的年輕人玩200日元一次的娃娃機。

    只不過一會兒,每個人手上都拿了一兩個小的公仔。

    「我挺厲害的,這東西。」島崎信長指著娃娃機說。

    「是嗎?」

    「你懷疑我吹牛?我讀大學那會兒可是被稱為抓娃娃機大神。」

    「那為什麼後來做了聲優?」

    島崎信長愣了下:「這兩者直接有什麼關係嗎?」

    「你可以參加比賽,靠獎金和代言來給遊戲氪金。」

    「還有比賽?」島崎信長沒有否認自己的工資全部拿來氪金這事。

    「應該吧?」村上悠也不確定,「但轉筆都有,抓娃娃有也不稀奇。」

    「這個世界還真是...神奇!」

    「畢竟大家都很無聊嘛。」村上悠始終貫徹自己的觀點。

    「那是你,我每天玩游......」

    島崎信長話沒說完,一個女孩低著頭從兩人身後擠進來,嘴裡說著「麻煩讓一下」「不好意思」鑽進了店裡。

    「嗯?這是大西吧?」島崎信長指著那人的背影。

    「大西?」

    「大西紗織啊,你最喜歡的後輩,大模仿家。」

    村上悠當然知道他說的是大西紗織,但看背影他真沒認出來。

    大西紗織在他心目中的印象,大概三天短袖牛仔褲,兩天短袖背帶褲。

    偶爾因為配音室里冷氣足,會穿一件外套。

    剛才過去那人,上身白色短袖正裝,下身是印花藍色套裙。

    這種偏向優雅風格的穿搭,和大西紗織沒有一點關係。

    「怎麼突然穿成這樣子?」

    兩人昨天還在《路人》片場見面,對方仍然會像寶寶一樣摟著中野愛衣撒嬌。

    「下午的活動她也有參加,可能和我們一樣,懶得現場換衣服吧。」島崎信長推測。

    這樣一說,村上悠也感覺那人可能的確是大西紗織了。

    「她都沒認出你村上,你這前輩不受歡迎啊。」

    島崎信長笑著毫不留情地奚落他。

    「這傢伙。」

    雖說無所謂,但村上悠去哪個片場都帶著她,現在走在路上被她無視了,還是要說這麼一句的。

    大西紗織進去后一會兒,有服務員過來領著兩人進去。

    店裡有榻榻米似的包間,但早已經被預約的客人佔滿,輪不到他們兩個。

    大西紗織應該就在某間包間里。

    兩人在滿是人的吧台坐下。

    村上悠先給自己接了杯水,拿著鉛筆的服務員彎腰給他翻開菜單。

    先是羊排。

    店裡每天中午的羊排數量是一定的,留給兩人的選擇不多。

    另外還有一些其他配菜,烤魚、沙拉、烏冬面、冰淇淋等等。

    材料的來源地也寫得很清楚,比如男鹿市的魚、稻庭的烏冬面。

    村上悠點了羊排和沙拉,湊成最簡單的葷素。

    「吃這麼少?能飽嗎?」島崎信長除了羊排,還點了烤魚、烏冬面。

    「沒什麼食慾。」村上悠喝了口冰水,咀嚼著冰塊:「晚上再說吧。」

    羊肉外層烤成焦紅色,裡層鮮嫩,店裡的醬汁也不錯。

    蔬菜沙拉......用叉子吃起來很方便。

    吃完飯,午後陽光的熱情讓任何人都承受不住,兩人去了商場頂樓的電玩城。

    排在他們前面的年前媽媽和她女兒也在,母女倆拿著同一把鎚子玩著打地鼠。

    「有撞球。村上你會打嗎?」

    「高中的時候打過。」

    「哦!高中的娃娃機大神,對陣,高中的撞球大神。棋逢對手!是一場好戲!」

    「不是大學?」

    「嗨呀,無所謂,不過是早飯晚一點吃,午飯早一點吃的區別而已。走走走。」

    他率先走到球台,又拿了兩根球杆,遞給村上悠一根,然後立馬用擦粉擦自己的球杆頭部。

    兩人都穿著西裝,島崎信長更是打著鬆鬆垮垮、同樣休閑的潮流領帶,在電玩城裡極為顯眼。

    還沒開始打,周圍就圍了不少拿著遊戲幣、還沒決定好玩什麼的遊客。

    島崎信長打球時很專註,每一桿打出去之前都會十分仔細的觀察球路,甚至蹲下身子,看角度是否合適。

    擊球方法和姿勢也很標準,但為了擊出更好的球,很難用文字描述出來的姿勢也會擺出來。

    相反,村上悠就隨意多了。

    好打的球就姿勢標準,不好打的隨便捅一下了事。

    「這把誰輸了請客喝飲料。」

    話音一落,島崎信長把最後一個球送進洞里。

    「真有你的。」村上悠去櫃檯拿了兩瓶飲料,給島崎信長的是雪碧,自己是北海道牛奶。

    島崎信長帥氣地拉開拉環,猛灌了一口。

    「啊~~,是勝利的味道!」

    兩人又打了幾局,各有輸贏。

    最後一局的時候,村上悠最後一個球非常的難打:白球貼著球桌邊,幾乎快掉進洞里。

    「這句誰輸了誰請打球的錢。」島崎信長用擦粉擦著球杆,感覺自己還有出手的機會。

    「那我就不客氣了。」

    村上悠上身伏在球台上,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按在綠色檯面上。

    四周響起毫不遮掩的拍照聲。

    他測算好角度,用恰到好處的力道把球擊出。

    白球在球桌上來回彈了幾下,好像它自己在找准角度一樣,最後輕輕撞上最後一個球,把它送進洞里。

    「前輩!」

    「悠悠!!!」

    「這都可以!」島崎信長的哀嚎聲淹沒在人潮的歡呼聲中。

    村上悠朝人群中望去,看到穿著打扮同樣和電玩城格格不入的大西紗織。

    在她身邊站了兩人,小澤亞李、加隈亞衣。

    「哦,大西,你來得剛剛好。」

    「誒?什麼事,前輩?」

    「我們結束了,你來付錢吧。」

    「沒錯。」島崎信長靠過來,「這是作為你剛才看到前輩沒有打招呼的懲罰。」

    大西紗織一臉糊塗,搞不清狀況地緩緩「誒?」了聲。

    村上悠把球杆交給她,拿起自己還剩一半的北海道牛奶:「快去吧。」

    「去吧。」島崎信長也把球杆遞給她,拿起自己喝了三分之二的雪碧罐。

    兩人往賽車遊戲的方向走去。

    留在原地的大西紗織正站在桿架前,煩惱怎麼把球杆重新擺放上去。

    「這就是職權欺壓?太棒了吧!村上,待會你再讓她付錢?」

    「你贏了我就讓她付。」

    「藤原拓海TV版聲優三木真一郎桑,劇場版聲優宮野真守桑,我和他們的關係都非常好。」島崎信長拍拍村上悠的肩,「你是贏不了我的。」

    「我聽周杰倫的歌也蠻多的。」

    「什麼傑倫?」

    最後村上悠贏了。

    這也許代表著,聲優永遠比不上演員吧。

    但為什麼《朝5晚9~帥氣和尚愛上我~》官方推特下,他那些無組織、無紀律的粉絲把別人家的粉絲聯合軍懟得抬不起頭呢?

    {村上悠}在推特趨勢上始終名列前十,不花錢的。

    名聲有好有壞,明明他本人連石原里美、山下智久是誰都不知道。

    無妄之災。

    兩人趕到下午的活動場館,人還沒到齊,先到的人在熟悉流程和台本。

    《御神樂學園組曲》的活動,村上悠在裡面配音了一隻叫「嗶咪」的貓。

    「肚子疼!不行!」島崎信長拿著台本跑出休息室。

    大西紗織她們剛好和他錯身而過。

    「前輩,島崎桑怎麼了?」

    「吃了羊排、魚、烏冬面,然後又喝了冰雪碧,鬧肚子了吧。」

    「馬上活動要開始了,不會有事吧?」

    「要相信他的職業素養。」

    「誒?不是身體嗎?」加隈亞衣問。

    「對了!說到身體,前輩你快把上衣脫了給kuma看看!她不信我說的!」

    「可以嗎?那我就不客氣了。」加隈亞衣點點頭。

    村上悠和加隈亞衣沒什麼交流,但片場見她,也是很安靜的一個人。

    另外加隈亞衣和大西、佐倉、水籟三人有一個小集體,村上悠從另外三人口中得知的加隈亞衣,也是一個媽媽感很足的人。

    現在眼前這個雙眼放光的傢伙是誰?

    村上悠對大西紗織說:

    「閉嘴。看台本。」

    「哦,好的。」

    大西紗織和加隈亞衣離開村上悠的角落,一邊走一邊低聲交流。

    「沒關係,我們約好下次還去游泳,到時候我偷偷拍照給你。」

    「最好拍視頻,要不然我懷疑你修圖。」

    「誒~~~!kuma你居然是這樣的人!沒問題!」

    島崎信長上了一趟廁所舒服了不少,只是很普通的拉肚子。

    「我以後乾脆都在廁所看台本吧,感覺比坐在休息室熟悉得更快,明明在同時做兩件事。」

    他發表如此的「蹲后感」。

    活動一言難盡,村上悠因為角色戲份少,所以被安排在最角落的位置,旁邊坐的是加隈亞衣。

    原以為能「再次購買看台票」——在活動舞台上看聲優表演,結果寫台本的是給他買彩票的180公斤作家。

    這人對村上悠怨恨滿滿。

    這就導致,這場活動全在拿他和島崎信長調侃。

    讓島崎信長念:「我是村上單推!」

    還有一些故意誘導人誤會的台詞:

    「在這種地方...明明信長都在在場啊,村上桑,我們換一個場合再聊。」

    「村上桑和嗶咪,你更喜歡哪一個?」

    「滾回村上桑的身邊去!」

    最後場景劇:

    村上:對不起

    信長:怎麼啦?

    村上:今天是畢業典禮,我在家一直想著老師,所以沒有出來。

    村上:沒想到今天是最後一天了

    信長:其實我也是

    (演到這裡,台上的三個女聲優都手捂著了臉,唯一露出的眼睛快比夜車的遠關燈還要亮。)

    信長:雖然很多畢業生,但我只在意你一個,村上

    信長:畢業典禮結束后也一個人想著你會不會來,所以留在了這個教室。

    信長:果然,你來了。

    村上:老師...老師!我會再次回到學校。以教師的身份!

    村上:在此之前.....

    村上:啊——

    村上:我不想和老師分開!

    村上:我只有老師了!

    信長:我也不想和你分開!

    村上:老師——!!

    信長:我也是!!

    村上:老師!!!

    信長:村上!

    最後兩人按照台本結尾的註明,在舞台中央摟在一起。

    「啊——」台下觀眾的尖叫聲,男女都有。

    這傢伙,村上悠決定在自己的書里給劇本作家加一場「因過度肥胖導致生命垂危」的戲!

    活動結束后,在舞台後方。

    「村上桑,其實我有看過你的同人本!男男的!」

    加隈亞衣明明長得耐看,而且性格嫻靜,卻是一個腐女。

    村上悠在小川町乘坐千代田線返回櫻花庄。

    比起冬天,這個夏天似乎發生了好多事。

    賬號:村上悠

    時間:2015年8月5日,下午4點12分

    正文:「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季節的錯。」濱崎桑新歌的歌詞很好。

    賬號:濱崎步

    時間:2015年8月5日,下午4點18分

    正文:歌詞不是我寫的(微笑)@村上悠

    這時村上悠還在電車上玩手機,看他的粉絲如何四處給他招黑——恨不得把所有男藝人都幫他得罪一邊。

    看到有人@自己,順手點了進去。

    對濱崎步關注自己,還有她說的話都感到奇怪,正好也有空,隨便回了她。

    賬號:村上悠

    時間:2015年8月5日,下午4點19分

    正文:謝謝指點。@濱崎步

    賬號:濱崎步

    時間:2015年8月5日,下午4點20分

    正文:歌詞不錯,我唱的不好聽的意思咯?@村上悠

    「嗯?」

    賬號:村上悠

    時間:2015年8月5日,下午4點23分

    正文:您是老一輩歌手,是真正的實力派,我沒有這種意思。您唱的歌很好聽。打工的店裡每天都在循環播放。@濱崎步

    賬號:濱崎步

    時間:2015年8月5日,下午4點24分

    正文:我37歲生日還差兩個月(微笑)@村上悠

    賬號:村上悠

    時間:2015年8月5日,下午4點26分

    正文:祝您生日快樂,專輯大賣。@濱崎步

    賬號:濱崎步

    時間:2015年8月5日,下午4點24分

    正文:(微笑)@村上悠

    「濱崎步是78年生,微笑應該沒有其他意思吧?」

    村上悠下電車的時候,想著這件事情。

    夏日傍晚,東京都褪去白日里的熱浪,街道上再次人來人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
    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