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53.這個作者磨磨唧唧,始終不肯推動劇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53.這個作者磨磨唧唧,始終不肯推動劇情。字體大小: A+
     

    夏日的東京天空,該怎麼形容才好呢?

    用{和動漫里的一樣}似乎顯得籠統和虛幻,難以真實地傳達給讀這行字的人。

    但仔細想想,文字本身就有局限,再加上與文字相比不值一提的運用文字的人,想要傳達一片天空給人的舒適和震撼感,怎麼想都是一件不簡單的事。

    那就用【藍與白的天空,色彩單調卻又鮮艷。】——沒有辦法的情況下,簡單也是一種不錯的選擇。

    只希望讀者把這句話讀三遍,再結合實際經歷,最後在大腦努力構造出和自己現在所看到的同樣澄澈的天空。

    村上悠站在路邊電線杆下,望著縱橫交錯電線上的八月晴空,心裡想著七月份《屆不到的愛戀》的構詞。

    「村上君,要吃什麼口味的?」小賣鋪里的中野愛衣喚了一聲。

    「菠蘿。」

    不一會兒,幾個女孩手裡吃著冰激凌走過來。

    「給。」中野愛衣把冰棍遞給他。

    村上悠撕去已經掛上水珠的包裝,咬了一口。

    他跟在她們後面,一起慢悠悠地走在居民區巷子里。

    為了把寵物寄放在最近的寵物店,他們走了一條不經常走的路,很窄,再小的汽車也開不進來。

    在路邊有一家麻將店,門口牌子上寫著老闆年輕時候是職業選手。上面還有比賽時的照片。

    過了麻將店,再下一個20度左右的小坡,有一家紅色擋雨板已經掉漆的花店,是一個老婆婆開的。

    夏天是花店的淡季,村上悠經過時望了一眼,只看到一片綠色的盆栽,沒瞧見鮮花還有客人。

    老婆婆吹著風扇,在櫃檯後面看著一台同樣蒼老的電視機。

    村上悠看了眼手裡吃了一半的冰棍。

    「這是桃子味的?」

    「是啊,怎麼了?」中野愛衣回頭看他。

    「不,沒什麼。」

    隔一段路出現的櫸樹,電線杆的倒影,互相吃著對方冰激凌的女孩們,還有偶爾吹起的穿堂風,村上悠感覺自己被逼著出來也未嘗不可了。

    這個想法沒持續多久。

    出了這天巷子,沒了居民樓的遮陽,再加上桃子味的冰棍也吃完了,天氣一下子炎熱起來。

    他的體質好歸好,但該感覺熱還是熱,該冷還是冷,只是輕易不會因為熱和冷生病而已。

    幾人趕到車站,總算稍微舒坦一些。

    「我問問種醬她們到哪了。」東山柰柰在手機上打了幾行字。

    除了村上悠,其他三人的手機立馬響起來——她是在【東京老年人窮游群】里發的消息。

    東山:大家都到哪裡啦

    東山:我們到車站啦,馬上去澀谷

    東山:15(2979517929)16

    種田:我已經到了

    種田:在上次《點兔》聚餐去的咖啡店裡等你們

    種田:(咖啡果凍.jpg)

    種田:(萬花筒冰激凌.jpg)

    佐倉:給我留一口!

    凹醬:我也要!!(gt;○lt;)

    東山:種醬~~~

    種田:不給,哈哈,我一個人全部吃完!

    赤琦:我剛上車,估計和你們一起到

    種田:赤琦,我把咖啡店地址給你,你到了直接來找我

    赤琦:好的

    赤琦:這天氣真是熱死了,還是車上舒服

    中野:@大西@水籟,你們兩個呢

    大西:我們這邊的公交車換了新的,上面有空調,wifi,躺椅,還有廁所!!

    大西:inori非要試試

    大西:我們可能要晚一點到了

    大西:抱歉

    水籟:後門上車的公交車!!!第一次遇到!

    水籟:(村上悠側目而視.jpg)

    水籟:當然!我最喜歡的還是單軌電車!這一點是不會變的!

    水籟:(水籟和大西躺在座位上,戴著墨鏡,仰著下巴,像是時尚女郎在做日光浴.jpg)

    凹醬:好酷啊~~!!

    佐倉:我還以為大西你有多不情願呢

    佐倉:結果自己也玩得挺開心

    佐倉:放心,我會把這件事告訴村上的

    水籟:是我逼她的

    大西:大西搶我手機!

    中野:哈哈~~

    「對了,村上呢?」

    四人抬起頭,左右看了看,在賣雜誌的窗口看到他的背影。

    他手裡拿著雜誌,一邊翻看,一邊和買雜誌的老頭聊天。

    隔著有點距離,聽不清他們在說什麼。

    中野愛衣看錶,距離下一趟電車還有一段時間,也就沒喊他。

    她們又在群里聊了會:批鬥種田,和水籟一起奚落無辜的大西。

    再次抬起頭,去看村上悠,居然還在和那個老頭說話。

    「他這個人,怎麼和誰都能聊起來?」佐倉小姐笑道,「什麼情況?」

    「村上君!」東山柰柰喊道,「電車快來了,快過來!」

    在她們的注視下,村上悠對老頭揮了揮手,往她們走過來。

    他今天穿......

    總之,八月的陽光把他照得很帥,或者說,因為他,八月的陽光才變得明媚,不讓人討厭。

    「你們聊什麼呀?」東山柰柰好奇地問。

    「等電車快速化妝女人和電車協理員的愛情故事。」

    「都是什麼呀。」東山柰柰認為他在胡說,故意不告訴她,發出「嗯——」的可愛氣憤音。

    她看起來甜美又可愛,紅色格子裙也在輕飄飄的揮灑陽光。

    車站自動販賣機旁,一行可能參加完周六社團活動、正準備回家的校服高中生,嬉笑著猜拳。

    「石頭剪刀布!」

    「哈哈哈!」

    一個男孩發出哀嚎,然後在同伴的起鬨聲中,往販賣機里塞錢。

    然後,他們便每人拿了一瓶看起來似乎非常美味的飲料。

    「我們也來吧!」悠沐碧右手背在身後。

    「輸了的請客喝飲料!」東山柰柰的唇縮成一團,小臉嚴肅,只有眼珠子看看這個,看看那個。

    「好啊。」中野愛衣笑著點頭,右手捏了松垮垮、一看就沒絲毫力氣的可愛拳頭。

    「我就算了。」村上悠翻著雜誌,「不渴。」

    「不渴你可以先買了拿在手上,夏天多補水。」佐倉小姐十分好心。

    村上悠看了一眼,佐倉小姐笑得很狡猾,像是山野溪水間一閃而過的白狐,她那嬌柔卻又矯健的身姿,柔和飄逸的白毛,靈動狡猾的眼神,無不讓偶遇她的人在往後的深夜裡輾轉反側。

    猜拳,輸的理所當然是村上悠——只出拳的人,要想贏的話,只有對方想輸這一種情況。

    村上悠去買飲料,剛才穿學生服里猜拳輸的那人,笑得前仰後合,手都撐膝蓋上了。

    大概是因為,村上悠需要買五瓶,而他只要買四瓶。

    村上悠把飲料給中野愛衣時,她笑著說:

    「村上君,想不到你居然還記得{猜拳只能出拳頭}的約定啊。」

    「我答應你的,當然要好好做到。」

    電車進站,帶來熱氣騰騰又乾燥的風。

    櫻花庄的五人趕到咖啡店時,赤琦千夏已經到了。

    昨天還在片場一起工作的幾人,像是許久沒見的朋友一樣聊起天。

    村上悠在一顆綠蘿下看雜誌。

    11:15,水籟祈和大西紗織也來了。

    兩人戴著一黑一白太陽帽,暗紅色邊框、可以遮掩大半個臉的太陽鏡,仰著白皙臉蛋,邁著整齊劃一的貓步走進咖啡廳。

    「請問,」種田梨紗說,「是水籟小姐和大西小姐嗎?我是你們的粉絲!你們的電視劇我通通都有在看!」

    兩人同時用右手食指壓下太陽鏡的鼻樑,微微低下頭,眼珠子向上地看著她。

    「不好意思,你認錯人了。」水籟祈酷酷地回答。

    「啊,請不要這樣。我正要去夏威夷度假,請不要偷拍。」大西紗織像是受驚的小鹿,很像電視里楚楚可憐的女主角。

    「喂。」佐倉小姐拍了下桌,笑道:「那邊兩個泳池裡戴墨鏡的小孩!你們家大人呢?」

    「真是的。」水籟祈脫下墨鏡,「鈴音一點都不配合。」

    「哈哈哈~~」種田梨紗拍著笑起來,看樣子也是忍了很久。

    「村上桑,給我們拍照吧!我們自拍的效果很差。」水籟祈把手機遞給村上悠。

    村上悠放下雜誌,給兩人找了下角度,藉助玻璃外的光線,拍了一張。

    【攝影lv3:11/100】

    村上悠的攝影技術,拍出來的照片只能說好看、唯美,但要達到如夢似幻的程度,還遠遠不夠。

    其實大多攝影師拍出來的照片,只是拍出一個很好的「底子」,真正想讓客戶滿意,修圖是不可避免的。

    要想拍出不需要修圖就非常好看的照片,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只說人和,不是人人都長得好看,臉上光滑到沒有一顆痘痘或者凹坑,有的,甚至還要拉低髮際線。

    目前為止,村上悠拍出的照片不需要修圖就讓幾個女孩滿意,也是她們本身長得足夠好看。

    「小祈,墨鏡借我一下,我也要拍!」東山柰柰看了照片效果。

    「那大西的借給我。」佐倉小姐也很有興趣。

    沒有女孩能拒絕拍照。

    11:35,一行人終於出發前往位於宇田川町的敘敘苑烤肉店。

    【攝影lv3:16/100】

    午餐的價格相對比較便宜,但用掉三萬日元的烤肉券,最後還是添了一些才夠。

    讓八人吃飽之後,村上悠大概已經接受,自己也許生來就是做一個烤肉師傅的命。

    吃完飯去附近買泳衣,順便消食。

    村上悠直截了當地拿了一條泳褲就坐在等候區,開始從頭到尾的開始第三遍翻閱雜誌。

    過了一會兒,中野愛衣拎著一個小袋子過來。

    「這麼快就好了?」村上悠問。

    「是啊,有些話想問你。」中野愛衣手按在裙子,挨著他坐下。

    兩人總是待在一起,但仔細回憶,單獨相處的時間卻很少很少。

    村上悠合攏雜誌,用右手拇指按壓扉頁,快速的翻頁,等著她開口。

    「村上君,」中野愛衣把左側短髮全部攏在耳後,「我一直以為你是一個很正經,或者說能剋制自己慾望的男生。」

    是「腿」的事啊,村上悠想。

    雖然這也是一個十分要命的話題,但他心裡卻鬆了口氣。

    中野愛衣繼續說:「節目里說自己喜歡腿,這件事我知道,但陪柰柰去拍MV,一直盯著她腿看,是怎麼回事?」

    「村上君,當初是我提議,讓你一個男生搬進櫻花庄。我很信任你。非常信任你。」

    村上悠拇指停住。

    「男生有那方面的想法,我當然知道。但我希望你能剋制自己,做一個紳士。」

    「還有,不要因為女孩子喜歡你,就做一些不合適的事情。」

    「明白。」村上悠點頭。

    他沒有解釋。

    哪怕在心裡早已經想好理由,比如說{好奇她什麼都不穿,在冬天冷不冷}之類。

    為了加深說服力,還有諸如「在中國那邊,很多人對島國女孩冬天只穿裙子感到好奇和驚訝。甚至有{在冬天,看到圍圍巾、穿裙子、光著腿的女孩,肯定是一個島國女孩}的印象」的補充。

    但現在,他一句話都沒說。

    大概是因為他心裡認為:就算在中野愛衣心裡,自己真的是一個變態,對方或遲或晚,總會接受這樣的自己。

    要說這樣認為的自信和原因,他也不說不上來,但總是有這樣的感覺。

    另外,在心底深處,【不願意讓第三個人知道東山柰柰小惡魔的一面】這樣奇怪的想法,也是有的。

    也許是「故意給他桃子味冰棍」、「猜拳出拳頭」、「沒有在女孩挑泳衣時逗留」等原因,中野愛衣不再說「腿」的事情。

    村上悠問她:

    「當初讓我住進櫻花庄,只是因為相信我嗎?」

    「當然不是。我當時想著,等村上住進來,我一定要看好他,不讓他做出任何不好的事情。我相信你,也相信我自己。」

    「在我見過的人里,中野你是最誠實的。」

    「在我見過的人里,村上你是最不誠實的。」

    「不至於吧?」村上悠一愣。

    「大概,」她在這裡停頓一下,「是因為我幾乎不去判斷一個人是不是誠實。」

    她看著村上悠:「村上君你是第一個想讓我知道,到底誠實不誠實的人。」

    「很失望吧?」

    「還好。」中野愛衣突然笑起來,手瀟洒地揮了揮,像是在趕走什麼東西嗎,又是像是在說{這是怎麼都無所謂的事}。

    這一刻,村上悠對愛突然有了形體化的描述慾望。

    有人的愛,像是一座沒有圍牆的花園:

    她愛的人,從任何一處都可以進去。裡面是小橋流水也罷,高樓大廈也罷,任由她愛的人觀賞遊覽。

    另外有人的愛,是一座鐵水澆築的城堡:

    通往城堡的路只有一座弔橋。這弔橋很窄,只允許一個人通過。

    被允許的人進了這城堡,有時候進了豪華的大廳,有時候會迷路到柴房。

    但不管如何,他就在這城堡里,這個只屬於他一個人的城堡。

    這兩種愛,男人更喜歡哪一個呢?

    寫《路人女主》的丸戶史明選擇了後者。

    他村上悠情況遠不止這兩種簡單,還有更多的「愛的形體化」等著他去描述。

    明明是一個連{夏日裡藍天白雲}都不知如何形容的三流輕作家,居然要去做這麼沉重的事嗎?

    村上悠長出一口氣。

    「怎麼啦?」中野愛衣湊近了關心地問。

    「有點熱。」

    中野愛衣拿過他手裡的雜誌,給他扇風。

    「這樣好點了嗎?要不要坐到離空調近一點的位置呢,村上君?」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
    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