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52.事實遠比謊言讓人難堪——村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52.事實遠比謊言讓人難堪——村上字體大小: A+
     

    八月一日,周六,晴,最高氣溫34度。

    從早上八點開始,空氣中就充斥著讓人難以忍受的悶熱。

    中野愛衣左手拿著梳子,右手拿剪刀,正在給村上悠理髮。

    「七月就這樣過去。」村上悠恍然大悟似地突然說,「我們還沒去過任何神社的祭典,也沒看過任何一場煙花。」

    「村上君你很喜歡祭典和煙花?」

    「是啊。」

    「還以為你除了看書,就沒有別的愛好呢。低頭。」

    中野愛衣手指抵在他後腦勺上,似乎有陣陣暖流傳過來。

    村上悠微微低頭,讓她更加方便修剪後面。

    「人想要在這個世界上待下去,總要喜歡點什麼。」他說。

    「八月應該也有祭典和煙火大會,待會可以查一查。」

    「嗯。」

    兩人對話到此。

    理完髮,村上悠沒什麼,中野愛衣熱得有些氣喘。

    回到開著空調的客廳,【杏杏】霸佔了最靠近空調的地方,【落湯雞】蹲在籠子里打盹。

    貓兒蜷曲在舒適的貓窩裡,偶爾睜開眼,用看傻子的眼神看【杏杏】。

    早早起床的悠沐碧,正拿著村上悠放在柜子里的台本,照著養成所老師教的方法練習讀台詞。

    看到兩人進來,悠沐碧在熊貓玩偶懷裡躺下,把台本蓋臉上,時不時「唉~」地嘆氣。

    中野愛衣把對著空調吹的【杏杏】攬進懷裡,好笑地看著悠沐碧那副小小年紀就被生活壓垮地樣子。

    「怎麼了,凹醬?」她問。

    「好難哦,愛衣姐。昨天晚上上課的時候,教舞蹈的老師告訴我們,今年想要成為聲優的人數有三十萬,但錄取率只有0.1%。

    而且哪怕被錄取了,很多也是一輩子默默無聞。就算在學校表現突出,進入事務所后也有可能連配角都拿不到。人氣聲優的人數更是只有300人左右。」

    「有這麼多人要成為聲優嗎?」中野愛衣也吃一驚。

    悠沐碧有氣無力地「嗯」了聲。

    「那你準備放棄嗎?如果凹醬只是感覺好玩才想成為聲優,不如好好讀書怎麼樣?早稻田畢業,出來賺到的錢比大部分聲優多多了。」

    「不要!」

    悠沐碧的聲音把睡覺的【落湯雞】嚇了一跳,差點從籠子上掉下來。

    悠沐碧拿下蓋在臉上的台本,盤膝坐起來,看著中野愛衣。

    「愛衣姐,你知不知道學校里的學姐都是怎麼和我說的嗎?」

    「嗯?怎麼說的?」中野愛衣笑著問。

    「{悠沐學妹,}」悠沐碧用自己剛學沒幾天的聲優技巧,儘力模仿著學姐的語調,「{在我們早大有句話,一流的人中途退學了,二流的留級,三流的才畢業。}」

    「這是什麼話?」中野愛衣哭笑不得。

    「我要退學!」悠沐碧在熊貓玩偶上站起來,一時間成了客廳里最高的人——村上悠側躺在榻榻米上看書。

    「為什麼突然退學?」佐倉小姐穿著有喵咪圖案的短袖短褲走進來,「是不是學校有人欺負你?告訴我,我帶人幫你收拾他!」

    「不是,鈴音姐。是這樣的,我打算在讀書的時候,努力成為一名非常有名氣,而且能賺大錢的聲優,這樣我才退學!成為早大一流的學生!」

    早大一流的學生什麼時候和聲優掛鉤了?

    佐倉小姐摸不著頭腦,小腳丫放在村上悠腰上,推了推。

    「你介紹的abc養成所是不是有問題?把我家凹醬都教壞了。」

    「和abc有什麼關係?那是她們學校不知道哪來的{傳統}。」

    村上悠用手裡《OVERLORD》的第一卷,打掉她正試圖撓痒痒的腳指頭。

    佐倉小姐腳離開之前,又把腳底板放在村上悠屁股上,輕輕推了下,然後才笑著問悠沐碧:

    「{傳統}?怎麼回事?」

    「凹醬說她們學校一流的學生中途退學,二流留級,三流的才好好畢業。」中野愛衣解釋。

    「嗯...」佐倉小姐思索一番,「如果真的能成為人氣聲優的話,退學也可以的嘛。」

    「鈴音姐我太愛你了!」

    中野愛衣說:「那凹醬可要好好努力啊,成為人氣聲優可不容易。」

    「啊~」見有人支持自己,心裡正高興著的悠沐碧,再次唉聲嘆氣。

    「我看悠哥哥學了一個月就面試成功,一年不到成為人氣聲優,還以為很簡單呢。悠哥哥,是不是有什麼特殊秘訣?」

    另外兩人也看過來——她們,包括東山柰柰,都斷斷續續學習兩年以上,花費學費250萬日元左右。

    反觀村上悠,說是學了一個月,其實也就上了三節課,學費全退,現在把她們遠遠地甩開,成了最受業界和觀眾喜歡的聲優。

    「你們做過幾趟末班電車?見過深夜明明櫻花盛開,卻沒有人逗留的目黑川嗎?」

    「悠哥哥的意思,是說要努力?」

    「別聽村上君胡說,凹醬。」中野愛衣是{誠實不是村上悠的優點}的知情人。

    村上悠眼睛看著單行本,手指著桌上自己的手機:「第一張照片。目黑川。」

    佐倉小姐打開來翻翻:「還真是,不過下面明明有一個正在喝啤酒的上班族。」

    斤斤計較的佐倉小姐放下手機,突然撒起嬌,帶著鼻音說:「原因到底是很什麼啊,快說呀~」

    【...不過是凡夫俗子的飛鼠遠遠無法做到...】

    村上悠看著《OVERLORD》的這一行文字,說:

    「讓兩個人,上同樣的課,做同樣的作業,用同樣時間的功,所有外部條件一致,哪怕心思的專註程度都沒有區別,但兩人的成績也不可能一樣。」

    「什麼意思?」佐倉小姐問。

    「為什麼成績不一樣,外部一致的情況下?」村上悠反問。

    「是因為才能嗎?」悠沐碧說。

    「不愧是早稻田的學生。」村上悠側躺著,左手撐腦袋,所以他右手在大腿右側拍了兩下,鼓掌道。

    「饒了一大圈,你就是在說自己比我們聰明咯,村上君?」中野愛衣沒好氣地笑著說道。

    「不愧是昭和女......」

    村上悠還沒敷衍完,屁股上又挨了佐倉小姐一腳丫。

    「啪~」

    一個清脆的響聲,空調風扇緩緩合攏,不知道是停電了,還是跳閘了。

    悠沐碧跑去看了下。

    「跳閘了。可能是電容量小了。」

    島國可以根據自己家庭具體情況來選擇電容量,大小有20a、30a、40a、50a。

    櫻花庄現在每一個房間都有空調,之後也沒去改過電容量,按理來說,跳閘也不是稀奇的事。

    「昨晚明明所有人都開了空調,它沒跳;為什麼現在只開了客廳的,還有柰柰房間的,怎麼就跳了呢?」佐倉小姐問。

    「不是很懂電器上的事呢。」中野愛衣回答。

    「啪~」

    空調剛開,又跳閘了。

    悠沐碧準備再次去開閘,中野愛衣喊住她。

    「算了,凹醬,我們去改一下電容量吧。正好現在用的是東京電力吧?我媽媽說有一家叫SoftBank的更便宜一些。」

    櫻花庄雖然生活舒適,乾淨衛生,環境也不錯,但畢竟是老建築,裡面的電線等設施已經用了很多年,她有些擔心。

    「好吧。那現在怎麼辦?」悠沐碧注意到從熱乎乎的貓窩裡站起來,躺倒在更涼快榻榻米上的貓兒。

    「一起出去走走嗎?正好昨天愛衣中了敘敘苑的烤肉券。」佐倉小姐提議。

    「吃烤肉嗎?既然都已經出門了,不如吃完去游泳吧?!」悠沐碧本來感覺大熱天出門挺麻煩的,現在突然來勁。

    「游泳?」

    「是啊!附近就有一個市民游泳池!」

    「不不不!」佐倉小姐堅決拒絕,「公共泳池太髒了!而且你們不感覺泳衣這種東西純粹是自欺欺人嗎?和內衣完全沒有區別,怎麼好意思穿出去。」

    「鈴音姐,」悠沐碧小手摸著自己的小下巴,「你居然意外的是一個傳......」

    「好——熱——!!!」東山柰柰滿頭大汗地走進客廳,「空調壞了,把我熱死了。」

    「柰柰姐,家裡停電了,我們準備出門吃烤肉、游泳!」

    「游泳?」東山柰柰對著自己扇風的小手停下來,眼睛滴溜溜一轉:「好啊,我問問種醬她們去不去!」

    「真要去游泳啊?算了吧。」佐倉小姐十分不情願。

    「種醬同意了!而且她說她哥哥經營的酒店,有一間配了大游泳池的房間,正好今天沒有客人預約,她自己正想著要不要去呢。好巧啊。」

    「鈴音姐?愛衣姐?」悠沐碧興奮地看著兩人。

    「這樣的話......我就去吧。但我沒有泳衣。」

    「我也沒有呢。」中野愛衣說。

    「一起去買吧,正好我也買一件新。」悠沐碧說。

    東山柰柰手指在鍵盤上「噼里啪啦」操作著:

    「小祈還有大西也去,赤琦她男朋友去札幌出差了,她也來。我們買泳衣是失去澀谷?新宿?還是池袋?」

    「澀谷!」

    「好!」東山柰柰「噼里啪啦」按著鍵盤。

    村上悠從書醒來,抬起頭問中野愛衣:

    「赤琦她男朋友做的什麼工作?」

    上一次出差,去的是島國最南邊的鹿兒島,現在又是北邊的札幌,這兩者之間全程3000公里,幾乎跨越整個島國。

    「好像是攝影師吧?」中野愛衣語氣不太確定。

    「都不容易啊。」

    「聽赤琦說,他本人好像挺喜歡到處亂跑的。」

    「那挺不錯的嘛。」村上悠繼續看書。

    「悠哥哥,你在幹嘛呢?鈴音姐還有柰柰都去換衣服去了,你也快去啊!」

    「我為什麼要換衣服,我不去。」

    「都停電了,你待在家裡能做什麼?」中野愛衣問。

    「不是跳閘嗎,怎麼就成停電了?待會我把開關打開,開我卧室里的空調,順便把【杏杏】、【落湯雞】它們帶進去。」

    「【杏杏】它們的確需要人照顧。」中野愛衣點頭。

    悠沐碧小腦袋很靈活,轉眼想到辦法:「寄放在寵物店好了,正好可以修指甲。」

    「【杏杏】是該剪指甲了。」中野愛衣再次點頭,這回拿定主意:「就把小傢伙們放在寵物店吧,怎麼樣呢,村上君?」

    「怎麼都可以,反正今天我不想出門。」村上悠不相信東山柰柰是個好人。

    笹冢站二手書店老闆送他的《孤獨的螢子》,上面也只說了如何周轉於四個人之間,超過四個人他可沒辦法。

    他驀然想起,在三月一日,《四月》開工宴那天,他沒去會怎麼樣?或許現在一切都會大為不同。

    那個時間線的他,是否會輕鬆一些呢?

    但這一推測設想,立馬又被他自己推翻了。

    不是開工宴,就是配音現場,兩人總會相遇,然後他——是否還會寫信不知道——一定會勸她回來。

    這是必然的結果,哪怕時間從頭再來,也不會有第二種路線給他選擇——他已經放不下佐倉。

    但現在越是難以抉擇,村上悠越是不想再和其他女性有任何工作以外的來往。

    東山柰柰描述的未來十分美好,引人墮落,但那是不可能的,或者只有極為渺茫的可能性。

    先不說中野,光是佐倉,她在面對這件事時,具體會怎樣想,怎樣做,誰又能預測?

    進退兩難,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就是自己墮落的理由嗎?村上悠想。

    「既然這樣,」中野愛衣笑著說,「那就麻煩村上君你看家啦。」

    「好。」村上悠頓了頓,又說:「剪指甲的事也交給我吧,你們儘管去玩。」

    悠沐碧也不再勸。

    一會之後,佐倉小姐和東山柰柰換好衣服回到客廳。

    「村上君,你怎麼還沒有換衣服?」東山柰柰眨眨大大的眸子。

    「村上君不去。」中野愛衣解釋說,「我們這次就開一個女子會吧。」

    「他不去怎麼行!」佐倉小姐突然說。

    「為什麼不行?」悠沐碧希望村上悠去,但沒想到為什麼不去不行。

    「那個...」

    他不去,自己的身材還有長腿給誰看?自己可是想趁這次機會,讓村上這個腿控徹底迷上自己。

    「嗯?」悠沐碧疑惑地歪頭看她。

    「...那個,我不放心他一個待在家!對,沒錯!」佐倉小姐想到理由后,回答的乾脆起來:「他可是能在公共場所說自己是腿控的變態,再加上現在是夏天,不能讓他一個人待家裡!」

    「啊?」村上悠。

    「是啊是啊。」東山柰柰點頭,一副受害者模樣:「我在拍專輯MV的時候,村上君還偷偷跟我說,{東山,我剛才在看你的腿}這種話。他一個人留在家裡,萬一用我們的長筒襪,或者其他衣服,做一些噁心的事情怎麼辦?」

    佐倉小姐給她一個「配合很好!」的眼神。

    躺著的村上悠一下子側過身,看向東山柰柰。

    東山柰柰微微屈身,手拉住到膝蓋的裙子下擺,側著臉,害羞地說:

    「村,村上君,別看。」

    「噫~~~」悠沐碧發出嫌棄聲。

    村上悠把最後的希望看向中野愛衣。

    中野愛衣臉朝著佐倉她們,一閃一滅的眼睛移到眼眶最右邊,她就這樣毫無生氣地斜盯著村上悠。

    村上悠無話可說了。

    能說什麼呢?佐倉和東山說的不是實話嗎?

    他躺在榻榻米上,啞口無言,任由中野愛衣牌空調噴撒只對他一人有效的冷氣。

    「村上,去不去?」佐倉小姐問。

    「去。」

    東山柰柰拍了拍沒有被抓出褶皺的裙擺,使它更加平整。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
    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