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51.一場終未降臨的暴風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51.一場終未降臨的暴風雨字體大小: A+
     

    《緋彈的亞里亞》活動現場。

    「是迪士尼的雙人卷欸!愛衣,這周我們一起去吧!」

    「嗯~嗯~,好啊好啊。」

    「太高興啦,上一次去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我之前倒是久違地去了一次,之後再也沒......」

    「誰?」

    「誒?」

    「和誰?」

    「那個......」

    「和誰去的?」

    「鈴音...你,也認識的...是我媽媽啊!你明白吧?」

    「......這樣啊,那為什麼不叫我們一起呢?」

    「這個......我媽媽她,說她想嘗試一次在迪士尼里喝酒,所以我才買了夜間票,和她一起去了。

    都沒玩什麼項目,只在裡面待了一會就出來了。這次我們去玩一整天吧,用節目組送的雙人卷。」

    「哦。」

    「我們拉鉤吧!」

    「......嗯,好...砰!唔!好疼!」

    「話筒撞到嘴了嗎?沒事吧,鈴音?」

    「沒事沒事。」

    台下喜歡百合營業或者喜歡漂亮女孩的觀眾哈哈大笑——吃醋到話筒撞嘴的佐倉、慌亂解釋的中野,在他們看來都十分有趣。

    活動結束,兩人換回衣服,說笑著一起趕到《四月》慶功宴。

    和婚禮現場類似,一間需要脫鞋的大廳,每人一張小桌。

    中野愛衣看了一圈,並沒有找到確認回來參加的村上悠。

    節目沒結束,還是在路上?她心裡想著,招呼道:「鈴音,我們坐一起吧?」

    「好。」

    兩人坐下,對最前方檯子上擺放的一大堆獎品進行討論。

    「好多東西啊。」

    「嗯,看來動畫光碟賣了不少錢吧。」

    「佐倉桑說的不錯。」製作人福島祐一搭話,「拖你們的福,大賺了一筆。落越董事長在公司開會的時候,一直有說,以後製作動畫,這次的聲優都要發試音會邀請。」

    「這是動畫組所有人的功勞。」中野愛衣說,「聲優裡面,也是鈴音她們主演聲優的努力。」

    「沒有沒有,是大家一起努力的成功。」佐倉鈴音連忙擺手。

    「聲優們都很棒!」製作人又說:「《四月是你的謊言》確定要拍攝真人版了,以兩位的長相,出演各自的角色完全沒有問題。有興趣嗎?」

    「福島桑不要開玩笑了,我們只是聲優而已。」中野愛衣說。

    「這怎麼會是開玩笑呢?中野桑和佐倉桑是聲優界出了名的美人,還有種田桑,你們幾個直接拍攝真人版,完全沒任何問題!」

    「這樣一想,的確是啊。」佐倉鈴音點頭,笑著對中野愛衣說,「種醬、愛衣你,還有我,村上做男主角也勉勉強強,馬馬虎虎。」

    「是吧?」製作人大點其頭,「在商討演員的時候,大家都在說聲優出演的可能性。」

    「真的假的?」佐倉鈴音問。

    「千真萬確!兩位有出演的打算嗎?待會其他聲優來了,我也會提這件事。」

    「如果種醬也答應參演的話,愛衣我們試試?」

    中野愛衣笑著搖了搖頭,拒絕了。

    她做聲優的初衷,是想通過聲音使人感動,治癒人心。

    她為此一直努力,以致於都很少想起自己這個初衷了。

    但不管如何,也從來沒想過去唱歌,去當藝人。

    「聊什麼呢,這麼開心?」種田梨紗走進來。

    「種醬,你來的剛剛好。」佐倉小姐無視跟在絕世美女的村上悠,笑著說:「《四月》要拍電影,福島桑說我們有出演的可能性呢。」

    「真的嗎?」

    「當然。」製作人點頭,「不過也是要試戲,我相信各位的演技。」

    「大家一起拍的話,應該很好玩吧?」佐倉小姐完全不理會「聲優」與「演員」之間的區別。

    「你要演初中生?怕是很難。」村上悠點評。

    「我為什麼就不能演?你信不信我用棒球一樣能砸你一腦門血?嗯?!」

    佐倉小姐配音的女二號,在動畫里有用棒球砸到男主角的腦袋,流了很多血。

    「不過演初中生,的確很困難。」種田梨紗說道。

    她的外貌只是很普通絕世美女的二十幾歲該有的樣子,既不顯嫩,也不顯老。

    如果換成東山柰柰的話,扮演初中生應該沒人懷疑。

    村上悠對中野愛衣說:「你也出演?二十啷噹的女青年,去演一個初一學生?」

    中野愛衣笑著看了他一眼,「你演的話,我就演。」

    「我可演不了初中生。」

    「村上桑請放心,」製作人說,「考慮到這一點,電影里會改成高中生。」

    「那不是挺可以的嘛!」佐倉小姐很感興趣,繼續慫恿:「愛衣,種醬,我們一起試試吧,怎麼樣?」

    「嗯......」種田梨紗有些猶豫,「這事之後再說吧,事務所那邊也需要溝通。」

    「愛衣呢?」

    中野愛衣看向村上悠:「村上君呢?」

    「沒興趣。」村上悠在她身邊坐下。

    有女服務員看到,立馬過來雙膝著地給他添水——島國有很多「跪式」服務,並不針對村上悠一個人。

    中野愛衣轉頭笑著對眾人說:「最近我和村上君都剛開了個人節目,沒有那麼多時間,就不影響大家啦,抱歉。」

    「這樣啊,那我也算了。有馬公生不是村上完全沒意思。」種田梨紗挨著佐倉鈴音坐下。

    佐倉鈴音瞥了眼村上悠,歉意地對製作人說:「抱歉了,福島桑。」

    「真是可惜,幾位的長相絕對行,對角色理解也無人可比。」

    製作人又勸了幾句,見再沒有人露出半點感興趣,只好走了。

    種田梨紗拉著佐倉小姐,說著今天村上悠被她和高橋未奈美坑得有多慘,時不時傳出笑聲。

    「今天節目怎麼樣?」中野愛衣也低聲問村上悠。

    「吵得要死。」

    「什麼?」

    「高橋啊,跟個孩子一樣。」

    「你這樣說別人,不好。」

    「不是跟你說嘛。」

    中野愛衣笑道,「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成長環境,有自己的性格,你不喜歡遠離就好,不要說{吵得要死}這種話。」

    「Yes,boss。」村上悠點頭,對終於幫他再次清理完一遍餐具,準備倒水的服務員說:「不用,我自己來,謝謝。」

    「好的,這個是冰水,如果需要常溫或者茶的話,請告訴我們。」

    「好。」

    服務員站起來走後,村上悠沒有給自己倒水——他今天烏龍茶喝了個飽。

    「你沒做什麼失禮的事吧?」中野愛衣以為他懶,於是主動彎腰,小小地手掌握住水壺的手柄,主動給給倒水。

    「不至於。」

    「那就好。還有剛才,福島桑還在呢,直接說{沒興趣},太失禮了。」

    「是,是。」

    「明明隨便找一個理由,就可以友好的相處,為什麼不願意呢。」中野愛衣放下水壺,把水杯遞給他。

    「我想做一個誠實的人啊,中野。」村上悠喝了一口。

    「但也要做一個有禮貌的人啊,村上君。」

    「有道理。」

    中野愛衣笑起來,像是龍魚身上褪下最完美的那一枚鱗片的弧度。

    村上悠放下杯子,問她:

    「照片呢?不是說兩人換了衣服要給我看的嗎?」

    「唔。」中野愛衣看起來難以啟齒。

    「不好看?」

    「好看,不好看,我們的樣子你不都看過嗎?」

    「誰知道呢,指不定你們在客廳一種風格,在卧室又一種風格。」

    「那我們活得是有多累?」

    村上悠笑了笑:「具體原因?」

    「節目組送我們迪士尼的雙人卷。」

    「高興得忘乎所以?」

    「不是。我們兩個在說一起去的時候,我不小心說{前段時間難得去了一次}。」

    「她已經這麼愛你了?都不允許你和別人玩?」

    「不是,你聽我說完!」

    「那還不簡單?」村上悠吃起桌上的開心果。

    「村上君,你難道是一個很厲害的人,心理上的。」中野愛衣笑著說,「是在故意逗我笑吧?」

    「或許。」

    中野愛衣手撐下巴,饒有興緻地看著他吃開心果。

    在她看來,村上吃開心果很有一套,不管殼堅硬與否,他都找到「支點」,輕而易舉地將其剝開。

    「她問我和誰去的,我說和我媽媽。」

    村上悠吃一驚,「怎麼?她連你媽媽的醋都要吃?」

    「你是個笨蛋吧,村上君?」

    「或許。」

    「真是的......我媽怎麼會去迪士尼?她可是聽濱崎步的人啊,而且只聽2000年之前發售的專輯。」

    「這樣啊。」

    雖然不知道什麼意思,但大概類似{她是聽劉德華的人啊},這樣?

    「鈴音知道我和你去迪士尼的事了,村上君。」

    話是這樣說,中野愛衣卻是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沒有舞台上被質問的慌亂,反而感覺事情有趣起來——只要能讓村上不再淡定,她感覺都很有趣。

    另外,在有村上悠的場合,佐倉鈴音的矛頭也會換人,或者說,某人的矛頭已經永遠對準了某人。

    「等等。」村上悠拍拍手,吹去指尖的開心果果皮,喝一口中野愛衣倒的冰水:「我和你去迪士尼是前段時間的事?那不是去年的時候嗎?」

    時間的話,村上悠要多少都有,但把這麼久稱為「前段時間」,他暫時還沒有這措辭習慣。

    「這麼久了嗎?我都沒注意。只和你去過迪士尼呢。」

    「沒和赤琦去過?」

    中野愛衣思索,隨後搖搖頭:

    「沒有。以前的話,讀書、上班,有空也是陪陪媽媽。後來做了聲優,出去玩也是和你們一起。」

    「看台本的時間是不是太多了?」

    「不管如何,人生不努力怎麼行呢?」

    「問一下,中野,你是哪個大學畢業的?」

    「昭和。」

    「昭和女子大學?」

    「嗯。」中野愛衣點頭,「怎麼啦?」

    「怪不得。聽說那是一所{無時無刻不在教育學生,要成為自立自愛的新時代女性}的學校。」

    「村上君居然知道我的母校?讓我很意外呢。」

    「女子大學嘛,說自立自愛總是沒錯。」

    「誒?」中野愛衣眨眨眼,「話說回來,村上君,鈴音生氣了,你打算怎麼處理呢?」

    「她到底在生什麼氣?首先需要弄明白這一點。」

    「不是在生我們倆的氣嗎?」

    「這點我當然清楚。但{她是在生你的氣,氣你和男人一起去玩、和我玩;還是生我的氣,氣我和你玩、和女性玩;},這一點我還不清楚。」

    「重要嗎?最後都是村上君你去哄才行啊。」

    「有道理,恐怕是這樣。」村上悠再次放下開心果,鼓掌道。

    閑聊一會,慶功宴開始了。

    總監督、製作人、男女主角,上台輪番說了一通無聊至極的祝酒詞。

    像往常一樣,永不言敗的男人們一上來就找到村上悠。

    拼酒,一個勁地拼酒。

    什麼光碟銷量多少、什麼動畫活動、什麼真人版電影,通通不談。

    一個人不行了,就換另外一個人上。

    直到他們感覺這次恐怕不行,還等再鍛煉酒量一段時間,或者等一個村上悠狀態不好的日子。

    慶功宴總算開始以聊天為主了。

    「喂,喂!」明田川仁測試麥克風,「大家安靜,接下來就是抽獎環節。」

    眾人歡呼起來。

    獎品不是很貴,也不便宜,價格大概在不管需要不需要,拿到后都會感覺挺開心的程度。

    「下面請男主角聲優村上悠,女主角聲優種田梨紗來抽獎,請!」

    俊男美女在畫畫的、唱歌的、配音的、跑腿的、只會提意見的等動畫相關人員的掌聲中,走到堆放獎品的桌子後面。

    明田川仁:「第一個獎品:敘敘苑三萬日元的烤肉券!村上,這個獎品請你來抽!」

    種田梨紗把放了抽獎號碼的盒子捧到村上悠面前。

    村上悠手還沒伸進去,下面就發出吼叫聲。

    「32號!」

    「8號!」

    「17號17號17號!」

    「17號是克林的,你叫別人老婆幹嘛?!」

    「什麼17號?18號才是克林老婆!17號是個男的!」

    「哈哈哈!」

    ......

    種田梨紗小聲問村上悠:「沒事吧,喝了那麼多酒?」

    「撐得住。」

    「看你們喝酒真是嚇人,我都準備叫救護車了。」

    「哪有那麼誇張。」

    「你是沒看到你喝酒的樣子,一杯接一杯,胃裡真的能裝下那麼多水嗎?」

    「一般人恐怕不行。」

    村上悠等下面呼喊聲稍微小了一些,把手伸進盒子里。

    「你的身體比一般人好?看起來瘦瘦弱弱的,完全就是缺乏鍛煉的樣子。」

    「所以我說一般人不行。」村上悠把抽到的紙條打開,「6號!」

    「太好啦!」中野愛衣站起來接受了大家的羨慕。

    明天川仁:「第二個獎品:《四月》藍光碟全套!」

    「什麼?」

    「這也能混進獎品里?」

    「大家都有吧,這藍光碟。」

    「抽到了可以賣二手回血。」

    明田川仁:「上面有村上悠等主演聲優的簽名!」

    「給我!我要!」

    「悠悠!!!」

    「種醬~~!!」

    「漲了!最起碼翻了三倍價錢!」

    種田梨紗負責抽獎,村上悠拿起那套藍光碟,他沒有在上面簽名的記憶。

    看了看,上面的確沒有。

    有位服務員走過來,遞給他一支筆......

    明田川仁:「第三個獎品:最新款錄影機一台!」

    在島國,動畫在電視台第一次放送是免費觀看,但想看第二次,只有去nico等付費網站,或者買光碟,有時候為了宣傳也會免費重播。

    如果用錄影機錄下來,只要不拿出去賣,可以隨意反覆觀看。

    這次又是村上悠抽獎。

    「3號!」

    「太棒了!正想買一台新的錄影機!」佐倉鈴音興奮地笑起來。

    她不缺錢,卻對花別人的錢格外熱衷——甚至朋友送的耳飾、化妝品,都讓她產生白撿的爽感。

    明田川仁:「第四個獎品:......」

    ......

    明田川仁:「第五個獎品:Dyson牌最新款吹風機一台!」

    村上悠:「3號!」

    「啊!!」佐倉小姐第二次領獎。

    ......

    明田川仁:「第七個獎品:寶可夢主題swtch一台,配十款遊戲!」

    村上悠:「1號!」

    下面沒有聲音,觀眾面面相覷,等1號站出來。

    中野愛衣和佐倉小姐,還有他旁邊種田梨紗的發出偷笑聲。

    ......

    通常意義上,慶功宴結束后,幾個關係較好的會另外找家店,舉行氛圍相對輕鬆的第二次聚餐。

    櫻花庄幾人沒有,他們是打車回去的——禮物實在太多了。

    「不愧是你啊,村上!」佐倉小姐在後座和中野愛衣一起扶著一大堆箱子,一邊嫌棄東西太多很擁擠,一邊喜笑顏開。

    「哪裡,運氣而已。」村上悠懷裡抱著不屬於他的switch。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
    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