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49.請品嘗村上君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49.請品嘗村上君吧!字體大小: A+
     

    夏日的黃昏,村上悠這輩子見過最漂亮的一幕,是京都鴨川的河畔。

    至今記憶尤深。

    他站在岸邊,耳邊是溪水沖刷卵石的聲響,手裡舉著相機給櫻花庄女孩們拍照,背景就是夏日黃昏。

    七月二十一日,星期二,夕陽餘暉像油畫一般懸挂在天際的時間。

    村上悠站在演播室的窗邊,眺望遠處東京的黃昏,靜靜等著來客。

    「打擾了。」

    「請多指教。」

    中野愛衣、佐倉小姐同導演等工作人員打完招呼,走進演播室。

    「居然能看到外面?」佐倉小姐把包丟椅子上,走到村上悠身邊,望著窗外:「可惡,為什麼你這傢伙用的演播室這麼好?我平時用的跟地下室似的!」

    村上悠想起去《四月》廣播做嘉賓的那回,那個演播室的確和地下室沒太大區別。

    尤其是那台擺設用鋼琴的黑白鍵,活像靈堂的黑白色紗布。

    今天是他主持《寶石直播》廣播的第三回,中野愛衣和佐倉小姐作為動畫里的鑽石姐妹,被受邀作嘉賓。

    「村上君,路上我和鈴音買了些吃的,要嗎?」中野愛衣問。

    「不用。」村上悠搖搖頭,「早點錄完回去吃飯。」

    「嗯。」中野愛衣拿到一半的零食重新放回包里。

    剛來的兩人看了會兒台本,熟悉流程。

    「大家晚上好,這裡是《寶石之國》廣播——《村上悠在呼喚~》,我是金剛老師的聲優·村上悠。」

    「本節目每回都會邀請《寶石之國》的「寶石」來做客。」

    「今天也不例外,請了......」

    村上悠話還沒說完。

    「嗨~,大家晚上好!我是圓粒金剛石·佐倉鈴音~」

    中野愛衣忍住笑,「大家晚上好,我是鑽石·中野愛衣,很高興來做客。」

    「正如大家所聽到,今天嘉賓就是這兩位。現在我們開始第一個環節——讀觀眾來信。{風來的貓助}桑的來信......」

    「等等啊!」佐倉小姐指著台本,十分硬氣地再次打斷主持人:「台本上明明寫著【讀來信之前,自由暢談三分鐘】,你給我按照流程來啊!」

    「麻煩。」村上悠低聲說了一句。

    中野愛衣雙手交叉放在桌上,低頭笑起來。

    「聊什麼?」村上悠振作精神。

    前兩回,可沒有人敢打斷他說話的嘉賓。

    「他是主持人,還是我們是主持人?節目組不會搞錯了吧?少給我們錢了?」佐倉小姐用很是迷惑的語氣朝中野愛衣問。

    中野愛衣遠離麥克風,笑出了聲。

    佐倉小姐穿了黑色長袖,中野愛衣是白色長袖,於是村上悠說:

    「今天兩位穿得很好看。」

    「村上桑您今天穿得也很好看呢。」佐倉小姐嬌滴滴地說。

    「嗯。」

    「喂!別看錶啊!說我們穿得好看,自己卻低著頭一直看時間是什麼意思!」

    「哈哈哈~~」中野愛衣哪怕遠離麥克風,笑聲依然被收錄進去。

    距離三分鐘還有一分半,村上悠想了想,用時十秒,開口說:

    「一黑一白,像情侶。」

    「結束了?」

    「嗯。」

    「村上君,村上君,」中野愛衣笑著輕聲提醒:「再說一點,再說一點。」

    「那,在哪買的?」

    「怎麼?你也要買同款嗎?這是女式的,變態。」佐倉小姐笑得極其開心,「大變態!」

    「三分鐘到。進入讀信環節,首先是......」

    「哈哈哈!」

    「......【風來的貓助】桑的來信——是一位熟悉的老朋友——【悠悠、中野桑、佐倉桑,你們好】」

    中野、佐倉:「你好~」

    「【悠悠和兩位嘉賓幾乎一直都在合作,也合租在一起。我看到梨紗醬發的周六旅遊......】」

    「梨紗?」中野愛衣疑惑著歪歪頭,小臉從麥克風後面探出來,望著村上悠。

    「梨紗醬?!」佐倉小姐仰起臉,從麥克風上方俯視某人。

    「信上這樣寫的。

    【......我看到梨紗醬發的周六旅遊照片,才知道聲優私下關係都很好,經常一起出去玩。我想問一下,悠悠不工作的時候,喜歡做什麼呢?出去玩的又是跟誰一起?】」

    佐倉小姐說:「聲優和聲優,關係好的有,但印象中,也沒有那麼多。」

    中野愛衣點點頭:「嗯,大家雖然都很好相處,但因為行程安排,再加工作都很忙,關係也不一定都很好。」

    村上悠:「嗯。讓我們接著讀下一封......」

    「喂!」

    「村上君~村上君~你還沒回答{貓助}桑的問題呢。」

    「嗯...今天不太想回答問題。」

    「這是工作哦,村上君。」中野愛衣笑著說。

    「得,得。」村上悠嘆息,「【不工作的時候,喜歡做什麼?】...聽廣播,中野的、佐倉的。」

    「不聽柰柰的嗎?」中野愛衣笑著問。

    「沒怎麼聽過。」

    「那歌呢?」

    「也沒有。東山唱的歌實在一般,不怎麼......」

    「喂!不允許這樣說柰柰!閉嘴!」

    「村上君,村上君!」

    「抱歉。」村上悠記憶被改寫,「東山的歌我經常聽,很好聽,一直有單曲循環。」

    兩個女孩發出清脆動人的笑聲,宛如沉寂湖面上短暫躍起的一尾鯉魚,讓人惦記好久好久,常常回想那副畫面。

    東山柰柰的歌,從CD放出來,村上悠認為不值一聽。

    但她清唱卻很有風味,所以他無事可做的時候,倒是經常在中庭聽她練歌。

    「和誰出去玩呢?」佐倉小姐促狹著說。

    「嗯......」總不能把八個女孩的名都說一遍吧,村上悠說:「信長。」

    「又是信長?你乾脆和信長在一起算了!」佐倉小姐說。

    中野愛衣笑了笑:「我就知道。村上君每天不是信長,就是內田和海斗。」

    兩人的語氣,像是埋怨一直在外喝酒,夜不歸宿的丈夫。

    「繼續讀信吧,【青蛙巧克力】桑的來信。

    【村上桑、佐倉桑、中野桑,晚上好。

    觀看了《寶石之國》最新話,中野桑飾演的鑽石非常溫柔,而佐倉桑的圓粒金剛石非常的強勢,實力也是金剛老師之外最強大的寶石,我個人非常喜歡佐倉桑的低音。

    另外,圓粒金剛石名字里有金剛兩個字,是不是代表著她和村上桑有更深一步的聯繫?或者說最後會在一起呢?】

    我和圓粒金剛石在一起?這是怎麼都不可能做到的事啊。」

    「【青蛙巧克力】桑是在說圓粒金剛石和金剛老師吧?」佐倉小姐說。

    中野愛衣說:「但動畫里,寶石不都是無性別嗎?互相之間也是用{哥哥、弟弟}稱呼。」

    「愛衣!」佐倉小姐說,「愛是不分性別的!」

    「唔。」半晌,中野愛衣愣愣地應了一句。

    「村上,你不是和原作者市川桑認識嗎?結局怎麼樣?」

    「的確會有寶石結婚。」

    「哦!是誰啊?結婚對象呢?寶石?金剛老師?」佐倉小姐一連串地問道。

    「具體怎麼樣,請大家繼續關注原著漫畫,我就不多說了。」

    ......

    接下來,還有觀眾針對原著的提問環節。

    比如說{寶石們不同樣式的髮型,有什麼象徵意義?}

    答案是金剛老師根據自己的喜好確定的。

    最後又是相關周邊宣傳,如角色鑰匙扣、價值三百多萬日元的手辦等等。

    在窗外天色昏暗,城市被燈光照亮的時候,一個小時的{村上被懟}廣播總算結束。

    三人收拾東西,一起走到附近的車站,乘上回櫻花庄的電車。

    ——————

    2015年,七月的第五個周五。

    天氣炎熱,室外最高氣溫達到34度,東京都遊人不見稀少。

    【東京老年人窮游群】里,女孩們天天分享如何補水、防晒,哪裡的冰激凌好吃等等。

    此外,水籟祈對夏天的詛咒永遠也不會缺席。

    「這該死的夏天,滾啊。」

    村上悠和中野愛衣的個人節目也都確定下來。

    村上悠的節目叫《那就是聲優村上啊~~》。

    環節企劃暫定讀信、玩遊戲、{在某種情況下,判斷是否受歡迎}等等,後期根據受歡迎程度不斷調整。

    現在能確定的,一是會邀請聲優做嘉賓;

    二是每隔四期出一回外景,外景回只能通過購買CD觀看;

    三是助手人選悠沐碧——事務所要求悠沐碧只能和YM簽約,才同意這一點。

    中野愛衣的叫《毛衣品酒》。

    聽說已經拉到第一位贊助商——不是酒商,而是《路人女主》的製作公司。

    《毛衣品酒》X《路人女主》的聯動企劃書,已經到了動畫四個主要角色的聲優手裡。

    安野希世乃、茅野愛衣和大西紗織三人,開始配合村上悠的行程,慢慢調整自己的行程安排。

    安野希世乃是前輩,但面對【最受女性歡迎聲優】和【最受男性歡迎聲優】上,以遠超第二名的票數,同時並列第一的村上悠,也只能誠服,乖乖地配合後輩。

    「哪有這麼誇張?」

    村上悠對面前轉述最近業界消息的絕世美女種田梨紗搖搖頭。

    「哪裡誇張了?安野希世乃不是前輩?還是她沒有配合你?」

    「安野桑有的是時間,根本沒有其他活動安排,這才是事實。」

    「她寧願被逼著誠服後輩,也不願意聽到你的事實,我保證。」種田梨紗把烏黑秀麗的長發頭髮撩到腦後,紮成馬尾。

    略厚的斜劉海,垂落在鵝蛋臉兩側的兩縷微微捲曲,雪白修長的脖頸,黑色薄紗似的短袖。

    倘若她去拍洗髮水廣告,村上悠應該不會換台。

    紮好馬尾,種田梨紗開始穿《食戟之靈》的周邊圍裙。

    村上悠挪開目光,喝了一口手裡的烏龍茶,打量起四周。

    一個類似酒吧吧台的廚房,客人坐的位置燈光足夠亮,其他地方稍安,圍成一圈的工作人員正在調整攝影機。

    《種田高橋的【請品嘗吧,村上桑】》第一回錄製現場。

    「幫我系一下,村上。」

    村上悠回過頭,種田梨紗背對著自己,圍裙後面的扣子鬆開。

    他放下手裡的烏龍茶,伸手去系。

    小手指指背碰到小小的硬物,是種田梨紗內衣的搭扣。

    在他這個距離,仔細看,的確能看到那裡有很細微的起伏。

    他懸空雙手,幫她系好圍裙。

    「怎麼樣?」

    種田梨紗轉過身,微微平舉雙手,給他展示穿了圍裙的絕世美女。

    「有點不搭。」

    「不可能。」種田梨紗立馬否定,「就算這圍裙設計的不好看,穿在我身上也不可能丑。」

    她似乎從未想過,有自己駕馭不了的衣服。

    種田梨紗拿出手機,遞給他。

    「給我拍一張,我自己看看。」

    村上悠解鎖手機,點進相機。

    「你知道我手機的密碼?」種田梨紗用手指指著他。

    「在《四月》開工宴上,你不是在我面前輸入過嗎?」

    「那都是什麼時候的......嚯~~」種田梨紗點點頭,明白了一切的樣子,「裝作對我沒興趣,卻偷偷做著這種事?不愧是你啊,村上。」

    村上悠拍好照,把手機還給她,右手端起烏龍茶,解釋道:

    「我這人優點不多,記憶力好勉強算一個。」

    「嚯~」

    「3月1日,春季的第一天,你唱了《破碎的蘋果》,還有鋼琴、男權與女權。」

    另外還有剪了短髮、生病的佐倉鈴音。

    現在這個時間,她應該和中野愛衣一起,在《緋彈的亞里亞》活動舞台上。

    昨晚聽兩人說,要在活動上換衣服穿,也不知道是個什麼樣的場景。

    「嚯嚯~」

    絕世美女種田梨紗仍舊不相信他是{所有事都記下,而不是只記住她的事}。

    她對自己的顏值,有著比鋼鐵還要堅硬的自信。

    村上悠也沒了解釋的興緻。

    種田梨紗看照片里的自己,很上鏡,衣服更沒有任何不搭的地方,像是廚房寫真。

    滿意地發在群里,收起手機,一面洗手,一面問工作人員:

    「什麼時候開始?」

    「抱歉,請稍等,高橋未奈美桑還在路上。」

    「沒事。」

    種田梨紗笑著點頭,於是那個男工作人員接下來的工作里,更加頻繁地偷偷看她。

    兩人一時間有些無所事事。

    「村上,今晚的《四月》慶功宴去?」

    「去吧。」

    以前不去就不去,但現在,他和很多原作者關係不淺——在《屆不到的愛戀》中還用了他們的或者動畫,再加上和插畫師、音響監督等人的牌友關係,沒有拒絕的道理。

    「那一起啊。」種田梨紗雙手手肘撐在吧台上,望著村上悠。

    「好。」

    「看群里消息,這次慶功宴的抽獎,有很多好東西。」

    「噢——」

    「不感興趣?」她撫摸著鬢角垂落的捲髮,「也對,畢竟是把八億獎金捐出去的男人,哪會看上這些小獎品。」

    「如果有的話,我想抽中一台stwich。」

    「櫻花庄不是有了嗎?」

    「凹醬想著,萬一你們去,遊戲機不夠,手柄不夠,想再買一台。」

    「她讓你給她買了?」種田梨紗笑起來,鵝蛋臉左右兩塊小小的蘋果肌,像是能被一口吃下去的白色小饅頭。

    「沒。」

    「那你?」

    「能白拿,何必亂花錢呢。」

    「村上,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說你好了。一會......」

    「抱歉,電車不知道為什麼延遲了,我來晚了。」高橋未奈美氣喘吁吁地走進來。

    「沒關係,反正到晚上之前都沒事,正好休息休息。」種田梨紗笑著給她倒了一杯烏龍茶。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
    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