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48.人愛自己,所以相信自己所相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48.人愛自己,所以相信自己所相信。字體大小: A+
     

    2015年7月19日,島國推特趨勢排行:

    1.村上悠

    2.《想與佐倉做的大西》彩票

    ......

    4.《四月是你的謊言》

    5.聲優

    ......

    7.井口裕香:我想給村上悠當狗

    清晨八點,村上悠對著鏡子刷牙。

    佐倉小姐咬著牙刷,手裡拿著手機,興緻勃勃地給他念著熱門推文。

    「【路人一枚,看了《想與佐倉做的大西》,想問大家,佐倉和村上到底什麼關係?怎麼感覺他們關係好像很惡劣,又好像很好?】」

    「【我也想中八億!!!】」

    「【前段時間不是上過趨勢了嗎?天天買趨勢有意思嗎?村上悠到底是誰?】......這條的回復已經有上萬條了。我看看你粉絲是怎麼罵人的。」

    佐倉小姐的手指在手機屏幕滑動幾下。

    「居然都是一本正經的科普?!有沒有搞錯?哈哈~~」

    「他們把你做的所有事、配的所有動畫、出席的所有活動都列成表格,像傳單一樣。你看一下,就這樣。」

    「居然還告訴別人從哪一部開始看最好!」

    佐倉小姐樂得下意識刷了兩下牙,然後又繼續往下翻。

    「【雖然早就有鋪墊,但看到《四月》結局還是哭了。還有!我家悠悠的聲音不管什麼時候都那麼好聽!悠悠!!!】」

    「嘖嘖!」

    「【《四月》雖然結束了,但我種田梨紗的回合才剛剛開始。】」

    「還配了種田梨紗喂你吃茶泡飯的圖!嘖!」

    佐倉小姐踢了村上悠小腿一腳。

    「【《想與佐倉做的大西》收聽率打破記錄!村上悠推特粉絲仍保持這大幅度增長!】」

    「【小澤事務所聲優井口裕香,在個人廣播【moon】里,發表{我想給村上悠當狗}的言論!居然被自家粉絲評論{裕香醬,清醒一下啊!咱們不配!}、{雖然你是我偶像,但你跟我搶村上,那我可就......什麼?當狗?一起嗎?}】」

    「哈哈哈~可憐的井口桑。」

    「誒,村上,」佐倉小姐一邊刷牙,一邊用肩膀推了推村上悠:「你感覺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

    「這些推特啊。」

    「莫名其妙。」

    「怎麼就莫名其妙?不感覺很好玩嗎?你現在可以說是全島國最出名的人了。」佐倉小姐眼睛里泛起亮光,滴溜溜地一轉,「對啦!你騙種醬母親的事肯定暴露了!哈哈~,不行,我得去問問種醬!」

    不管推特上人們發表的話題,還是佐倉小姐感興趣的地方,在村上悠看來,用「莫名其妙」來形容都很恰當。

    只希望不要給自己的日常生活再添麻煩,村上悠洗好臉,出了洗漱室。

    沒等他走進客廳,洗漱室里傳來佐倉小姐清脆的「哈哈哈」。

    看來種田梨紗的日常生活已經先行陣亡。

    周日一整個上午,佐倉小姐都在刷評論,要麼就是聽種田梨紗訴苦;

    種田母親沒感覺村上悠有什麼問題,惱火的是自己女兒不告訴自己實情。

    到了下午,悠沐碧去abc養成所上課,其他人帶著【杏杏】去給貓兒打疫苗。

    打完疫苗,中野愛衣三人和那個年輕女獸醫聊起來。

    村上悠和貓兒坐在長椅上,無聊的等待。

    【杏杏】掙脫不了中野愛衣的懷抱,時不時從她懷裡探頭出來,傻傻地看著一人一貓。

    「絕對不行!」

    那女獸醫義正言辭,甚至有些憤怒。

    「絕對不能給貓吃人吃的東西!絕對不行!」

    村上悠感覺她是在說《憲法》。

    「那,應該喂它什麼呢?」佐倉小姐用學生請教老師的口吻諮詢道。

    「貓糧,罐頭,罐頭也必須是專門給貓吃的!其他的絕對不行!」

    「魚也不行嗎?」

    「不行!」

    ......

    「喵~」(那個雌性人類很可怕。)貓兒看著女獸醫。

    「你能理解她說的話?」村上悠問。

    「喵~」(不能,但人類也是動物的一種,很多動作、神情,我們貓也是可以推測出來大概意思。)

    「哦,但她對貓,不,也許對所有動物都非常喜歡。現在正在說的,對你來說也沒有一點害處。或者,你是在說她剛才給你打針的事?」

    「喵~」(喜歡也好,打針也好,我說的不是這些。)

    「嗯?」

    「喵~」(她在讓人服從。這很可怕。在我們貓類里,服從是絕對不能的。武力有強弱,弱的默默遠離就是,絕對沒有服從。我們隨性,聚在一起也是為了玩耍......)

    村上悠昏昏欲睡。

    「【薯片】怎麼一直叫?是不是身體不舒服?」佐倉小姐走過來,「醫生,麻煩看一下好嗎?」

    「好!讓我看看!」

    野性未馴的貓兒,被五花大綁在手術台上。

    女獸醫說:

    「沒什麼問題,但真不做絕育手術嗎?這會增加它的患癌風險。脾氣時不時會暴躁,家裡有小孩的話很危險。萬一給別人純種貓生了貓寶寶的話,會......」

    村上悠分不清,這個女醫生到底是愛寵物,愛自己,還是愛客人了。

    不過愛貓也罷,愛自己也罷,對他來說都沒有區別——他都沒意見,也不會有意見。

    最後走的時候,佐倉小姐買了大堆女獸醫推薦的精品貓糧,此外還有貓砂、貓抓板等等。

    沒有絕育。

    村上悠經常說謊,對說謊也不感到愧疚——絕大多數與其說是撒謊,不如說是信口敷衍而已。

    但如果可以的話,他還是想做一個誠實的人。

    回到櫻花庄,佐倉小姐和東山柰柰兩人,根據女獸醫說的方法,開始教導貓兒如何在貓砂里大小便。

    中野愛衣在看台本。

    村上悠吃著佐倉小姐的開心果,有一句沒一句的和悠沐碧練習台詞。

    深夜十一點半,他在卧室里看著自己的稿紙。

    【......到底要怎樣做,才能成為這樣沉穩的人呢?我心裡再次想到。】

    往下一片空白。

    他稿紙放好,又把筆帽蓋上。

    熄了燈,躺在床上,手枕在腦後,望著牆壁上吞吐冷氣的空調,不由感同身受。

    到底要怎樣做,才能成為中野愛衣那樣勤勉的人呢?

    周日如此這般的度過。

    七月二十日,周一,多雲,偶有太陽。

    村上悠去事務所拿這周的行程安排。

    「村上,老實說,你自己是不是宣發團隊?」石田彰問。

    「事務所出錢嗎?」

    「那就奇怪了,你怎麼老是上趨勢前十?」

    「大概,大家都無聊的可以。」

    「長得帥就這麼受歡迎嗎?真是令人討厭啊。」經紀人石田彰說,「這是你這周的安排,另外還有一件事。」

    「嗯?」村上悠把行程表背下。

    「趁這次機會,事務所決定給你開辦個人廣播。」

    「我只出道一年,資歷遠遠不夠,連新人聲優的頭銜都沒摘掉。」

    「有名氣就夠了,誰管那些?再說,反正你也別想休息,自己做廣播不輕鬆?怎麼也比上活動和別人跳舞強吧?」

    「是這個道理。那,這廣播具體做什麼?」

    「還沒定,只是提出企劃。有說讓你做料理;有說邀請嘉賓來和你玩遊戲;甚至有因為你聲音好聽,提議讀觀眾來信或者睡前故事的。」

    「養成所可不培養全能的聲優。」

    「{村上君!萬能!村上君!萬歲!}」他用中年男人的嗓音模仿著井口裕香。

    井口裕香走在奔三的路上,但好歹是聲優,發出七八歲小女孩的聲音都能輕而易舉做到。

    她歡呼,村上悠雖然感覺莫名其妙,不理解為什麼這麼做,但沒有負面情緒。

    「你可真夠噁心的,石田桑。」他如此評論石田彰的歡呼。

    「哈哈哈!」石田彰得意地往後捋了下劉海,髮際線還算安全,「另外就是助手,其實就是帶新人。」

    「大西嗎?」

    大西紗織剛跟著他的時候,還時常念叨{前輩什麼時候開個人廣播啊}之類。

    後來等到他推薦她上《想與佐倉做的大西》,又把《地錯》、《路人女主》的廣播都讓給她后,也不怎麼提這事。

    「大西現在一周有好幾個廣播,比你還多,換一個純新人吧。她也算小有名氣的女聲優,跟著你做助手,不能最大化利用你的名氣。」

    「這樣,」村上悠點頭,「那我有個人選。」

    「又有看好的後輩?誰?這麼好的運氣。」

    村上悠可從來沒看好過大西紗織,按照她這樣混下去,想要拿到新人賞都很難。

    「再說吧,總之這個助手我自己來挑,事務所沒意見吧?」

    「當然沒問題!這還不是隨你。」

    離開事務所,村上悠坐電車趕往《路人女主》片場。

    周一的上午風平浪靜,到了下午,推特趨勢上,{村上悠}再次竄到第一,另外還有{中野愛衣}。

    文春社的第一期雜誌:《「八億男」村上悠與中野愛衣秘密交往?!!》

    緊扣時事;

    點名文章主旨;

    布置懸念,激發讀者的閱讀興趣;

    雜誌封面上,中野愛衣笑盈盈望著村上悠說話,足夠可愛;村上悠低頭仔細聽著,十分帥氣;

    雜誌發售的時機也再好不過。

    YM事務所,四樓小型會議室。

    中野愛衣穿著白色半袖連衣裙,會議室打著空調,對於女性來說有點涼意,所以她在外面又披了一件褐色開襟毛衣,姿勢得體地坐在會議室一角。

    左側短髮攏在玲瓏的左耳後,右側髮型貼著臉,呈圓形。

    雙手五指併攏,左手在下,右手在上的互扣著放在膝上,背挺得筆直。

    眼睛漂亮,唇角掛著淡淡的笑意。

    整個人看上去像是《蒙娜麗莎》。

    除了她,她的經紀人也在,村上悠、石田彰,另外還有一些不認識的人。

    村上悠正好坐在她對面,手裡拿著文春社的第一期雜誌。

    雖說現場氣氛沉悶,但只看他悠哉的樣子,更像是在電車的美少年——脫了眼鏡的村上悠,要不是看人目光一直都是淡淡的,說是大學生、甚至高中生都不會招致懷疑。

    中野愛衣在桌底下,用腳輕輕碰了他一下,提醒他收斂他那五分漠不關心、五分{你們好無聊}的表情。

    村上悠抬頭,疑惑地看著她。

    中野愛衣沒好氣地用眼睛在他那俊雅的臉上轉了一圈,然後笑吟吟地看著他。

    村上悠感覺她的眼睛,似乎綻放出溫暖的光。

    中野愛衣的經紀人見村上悠放下雜誌,立馬開口:

    「村上桑,看完了吧?」

    「還差一點。」

    經紀人一口氣堵在了喉嚨里。

    「不過也不影響。」村上悠接著說。

    雜誌里的內容五花八門,關於他的各種消息都有。

    涉及標題的內容在第四頁,他穿襯衫寫真上面的幾行字。

    內容大概是他和中野愛衣在一起過,以及綜藝節目《月曜》的採訪證據。

    裡面竟然還有關於他的同人戀愛。

    看到這個,村上悠便忍不住再次心生感慨——世界上莫名其妙的事竟然如此之多。

    「貴社打算如何處理?」經紀人難免帶上一些質問的語氣。

    在他看來,自家聲優雖不像村上悠那樣突然爆火,但走得十分穩當。

    現在因為對方太紅,被文春社盯上,才導致這件事被挖出來。

    石田彰和YM事務所的幾個成員互相看了眼,然後說:

    「嗯,我能理解貴社的心情。但這種事,多經歷一些就好了,不是什麼大事。」

    「是啊,小事,等等就過去了。」

    「不要慌,待會喝酒我請客。我在原宿那邊的一家居酒屋,放了一瓶高檔紅酒,待會就開了。」

    經紀人聽著YM事務所的人你一言我一語。

    什麼叫{多經歷一些就好了}?{不是什麼大事}?

    是個普通人天天被傳這些事,名聲也臭了,更何況是聲優!

    他氣的差點拍桌,但在座不少是業界的前輩,只能按捺怒火。

    他轉頭看向當事人——正用右手食指搓揉太陽穴的村上悠:

    「村上桑,你認為這件事,如何處理?」

    村上悠和中野愛衣對視一眼。

    「怎麼對小澤事務所有利,就怎麼處理好了。」他放下右手,「我沒意見。」

    經紀人訝異地看著他,隨後看向經紀人石田彰。

    石田彰點點頭,說:「沒錯,這件事怎麼處理對貴社有利,就怎麼處理。」

    小澤事務所是業界出了名的不喜歡自家女聲優傳出戀情的事務所,所有石田彰猜准了對方不會提出{讓兩人公布戀情,假交往}的建議。

    另外,在開會之前,YM事務所內部已經看過村上悠粉絲對這件事的看法。

    女粉絲:大多數不信文春社——造謠太多;

    還有少部分相信的,但她們喊著{是前女友,姐妹們看清楚!}、{只交往一天,手都沒牽過!}......

    她們就看不到兩人現在還在合租這一點嗎?石田彰很是費解。

    總之,女粉絲一如既往地繼續支持她們的悠悠。

    男粉絲就比較奇怪:在文春社相關報道推特下,輪番@業界女聲優——東山柰柰最多,哭著讓她們趕緊和村上悠傳緋聞,千萬別落後了。

    小澤的經紀人心裡早有計劃:

    「《月曜》的採訪很多都是台本,再加上兩人一天就分手,可以直接說《月曜》讓她們這麼說的。兩人那時還沒出名,想著沒什麼大不了,就答應了。如何?」

    「不打點一下《月曜》?」石田彰問。

    「《月曜》自家粉絲都知道很多採訪是台本,浪費那個錢幹什麼?」

    「還是貴社有經驗!」YM事務所的人紛紛讚賞著點頭。

    會議結束后,小澤事務所立馬在官網上,把「事情」的原委陳述了一遍,並對造成誤解的《月曜》表示無條件理解——理由是對方考慮節目效果,也徵得當時兩人的統一,自家聲優那個時候也不知道自己會出名。

    YM事務所轉發了上一條發的闢謠推特——{村上悠和種田梨紗因戲生情,《村上食堂》現場相互投食秀恩愛}的緋聞,對這次事件一個字都懶得配。

    中野愛衣因為這次事件更加出名,事務所乾脆也嘗試著給她推出個人節目。

    「做什麼?」村上悠問。

    「事務所問我有什麼想法,我說我對咖啡和酒很感興趣,可以品酒或者品嘗咖啡。」

    「唔。」

    「嗯?怎麼啦?有什麼好的建議嗎?」

    「品酒吧。」

    「理由呢?」

    「咖啡的話,中野桑你已經相當厲害,不如嘗試自己不擅長的方面,然後在做節目中,慢慢變得擅長,還能一直有新奇的體驗,如何?」

    「嗯,很好啊,就是擔心有沒有人看。」

    「我幫你宣傳啊。」

    「這樣會不會又傳出緋聞啊?」

    「沒關係。你經紀人問起來,還是那句話,{怎麼有利於貴社怎麼處理}。」

    「那就麻煩村上君啦~」中野愛衣笑著說。

    「好說,好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
    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