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47.以前和白天的事,現在接著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47.以前和白天的事,現在接著說。字體大小: A+
     

    【東京老年人窮游群】

    水籟祈:鈴音,照片發一下,快點

    {中野愛衣邀請村上悠、赤琦千夏入群}

    中野愛衣:鈴音在給貓洗澡

    中野愛衣:讓村上君發一下吧

    村上悠:照片.jpg

    村上悠:照片.jpg

    ......

    種田梨紗:我可以發推特上嗎?

    大西紗織:YM事務所不管這些,儘管發好了,再丑也無所謂

    水籟祈:村上桑拍的每一張都很好看啊,哪裡丑了?

    大西紗織:前輩拍照技術當然厲害啦

    大西紗織:背景啊,光線啊,色調結構啦,都很好

    大西紗織:但有些照片我們的表情管理失敗,所以丑

    大西紗織:原因在我們這些模特身上

    中野愛衣:種醬,我問了他們,都可以發

    種田梨紗:謝謝~

    種田梨紗:小祈呢,可以發嗎?

    水籟祈:事務所沒意見,唱片公司那邊不用管他,儘管發!我回去之後也會發的!

    赤琦千夏:你和大西不會還在路上吧?

    大西紗織:是——來自水籟祈

    水籟祈:是——來自大西紗織

    中野愛衣:你們兩個感情真好啊

    大西紗織:(村上悠漠然點頭).gif

    水籟祈:(村上悠舉起話筒,點點頭,一句話沒說的又把話筒放下).gif

    種田梨紗:哈哈哈~~什麼東西啊!

    中野愛衣:o(*≧▽≦)ツ

    赤琦千夏:這樣一看村上桑還挺可愛,哈哈哈!

    悠沐碧:( ̄_, ̄)

    村上悠:照片.jpg

    村上悠:照片.jpg

    ......

    大西紗織:前輩,原來照片還沒發完啊

    種田梨紗:噗

    水籟祈:噗

    ......

    佐倉小姐和東山柰柰兩人抱著貓從浴室出來。

    用小吹風機幫它把毛吹乾。

    【杏杏】在一側「狗視眈眈」——那是它的小吹風機。

    「給它取什麼名字好呢?」東山柰柰問。

    「【落湯雞二棒】?」佐倉小姐說。

    「鈴音,你是有多喜歡落湯雞啊!」

    「喵~」(她們在說什麼?)

    「取什麼名字。」村上悠把最後幾張照片上傳后,下意識長出了一口氣。

    雖說只需要點點手指,但自己不感興趣的事情,哪怕再輕鬆,也不免感到厭煩。

    「村上,你感覺呢?」佐倉小姐以為剛才村上悠是在參與她們的話題。

    「喵~」(你們人類真是笨得可以。)

    「什麼?」村上悠問。

    「我在問你,」佐倉小姐一字一頓,給了他一個五分可以打四分的白眼:「給這隻貓取什麼名字?」

    「喵~」(我們貓兒之間從來不需要名字,雖然不可能記住所有貓的臉,但一旦聞到氣味,就能輕而易舉分辨出對方。)

    「怎麼一直叫呢?是餓了嗎?」中野愛衣摸摸貓的腦袋。

    「貓吃什麼?牛奶?」窩在熊貓玩偶里的悠沐碧說。

    【落湯雞】蹲在她頭髮里,好奇地看著黑貓。

    眾人又下意識把目光看向村上悠。

    「吃肉。」

    「肉?」

    「貓是肉食動物,當然吃肉。你要是想,讓它吃蔬菜也沒有任何問題。」

    「真的嗎?我記得看過一篇文章,上面說貓很容易吃壞肚子,拉稀、嘔吐,甚至生病。」悠沐碧說。

    「分情況。」

    「怎麼分?」佐倉小姐問。

    「鄉下的貓大概什麼都吃,城裡的貓就得更加細緻的劃分了。有吃蝦的,有不吃的;有吃牛肉的,有不吃的......等等。」

    四人都被他說蒙了。

    村上悠總結:「這貓是快要成年流浪貓,能活到現在還沒生病,說明腸胃不錯,吃蔬菜絕對沒問題。」

    「喵~」(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吃鰻魚。我很小的時候——其實也就是半年前——吃過半條,味道鮮美極了!)

    「貓又在叫了。」東山柰柰把自己的薯片遞過去,「吃嗎?」

    在貓嘗試著去嗅的時候,她又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收回薯片,說:

    「我知道取什麼名字了!」

    「你總不至於,」村上悠說,「取【薯片】這麼隨意應景的名字吧?」

    「咵嚓!」

    東山柰柰把薯片一口吃掉,皺著鼻子,大眼珠子氣鼓鼓地看著村上悠。

    而貓兒抬著右前爪,愣愣地看著她。

    「啊啊!好可愛!」佐倉小姐揉捏著貓兒,貓兒仍然不敢置信地看著東山柰柰。

    「嗯?嗯?什麼可愛?」東山柰柰一邊咀嚼薯片,一邊回頭。

    中野愛衣笑著說:「看來它很喜歡薯片呢,就叫【薯片】好了。」

    「愛衣~~」東山柰柰得到認可,敞開懷去摟中野愛衣的細腰。

    村上悠瞥了一眼,今天實在是累,也不去寫,打開【超!AG】廣播節目,收看實時廣播。

    這時他突然想起來,今天是周六,彩票那期{想與佐倉做的大西}是在今天放送。

    但放送時間是在深夜十一點半,那時他應該躺在床上,聽著雨聲準備睡去。

    「【薯片】,來,給你吃魚。」

    女孩們抱著{但凡是貓,吃魚准沒錯}的想法,沒拿冰箱里的其他食材,只拿了魚肉。

    貓兒——村上悠答應不強迫它,所以在它認可這個名字前,不用【薯片】稱呼它——低頭,伸出小舌頭,開始快速而滿足的享受魚肉。

    「喵~」(雖然不是鰻魚,但我已經很滿足了。)它嘴裡念叨。

    村上悠只要把這句話翻譯出來,這隻一個小時前還在為生活奔波的貓兒,下一秒就能實現鰻魚自由。

    鰻魚自由,在島國是生活富裕——至少過得去——的同義詞。

    他沒說鰻魚的事。

    他懂很多動物的知識,但仍抱著{人吃什麼,寵物就吃什麼}的老思想。

    這與其說他思想陳舊,不如說是{怠於改變}。

    村上悠收回注意力,開始看帶畫面的廣播。

    {「吶,知道我今天幾歲了嗎?」

    娃娃音聲線,封面是一張圖片。

    「是的,27歲了哦~」

    「還是2字開頭哦!」

    「還是!哈!2!哈!開頭!」}

    一旁吃魚的貓兒,都被最後一句的痴漢氣息嚇了一跳。

    這不是井口裕香那個知性女人罵?村上悠準備換一個廣播節目。

    「聽聽呀。」中野愛衣說,「這期應該是生日回,我們兩個不是給她錄了生日祝賀的短視頻嗎?」

    「有什麼好看的?」

    村上悠把遙控器放桌上,什麼都無所謂地側躺下,伸手拿了東山柰柰的薯片吃著。

    {圖片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井口裕香坐在演播室里的視頻。

    「這裡是我井口裕香的個人廣播,【moon~】」

    「這一期似乎有人給我發來生日祝賀,是誰呢?我也很期待。」

    「一起來看一看吧,請~」}

    中野愛衣湊近了點,其他人也靠了過來。

    {井口裕香的臉縮小到左下角,中野愛衣站在櫻花莊客廳牆壁前的短視頻佔據屏幕。

    中野愛衣揮了揮手:

    「【moon~】!井口醬、各位觀眾,晚上好,我是中野愛衣。」}

    「晚上好,愛衣醬~」摟著中野愛衣腰的東山柰柰,對著鏡頭打招呼。

    中野愛衣笑著反手摸著她的頭髮。

    貓兒吃完魚,伏在坐墊上,一本正經地和眾人一起看廣播。

    而【杏杏】盯著村上悠手裡的薯片看。

    村上悠餵了它一片。

    清淡的口味讓它很喜歡,於是繼續抬頭盯著村上悠。

    「村上君!你怎麼又亂給【杏杏】吃東西?」中野愛衣鬆開東山柰柰,彎腰把【杏杏】抱走。

    {「首先祝井口醬生日快樂。

    我和井口醬呢,經常在錄音現場見面,也是同一家事務所的聲優,經常被她的熱情感動,調節氣氛也很厲害,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前輩。

    希望接下來的時間,能再次一起創作出好的作品。

    祝接下來的一年事業順利,另外,生日快樂!」}

    中野愛衣說的話,屬於對誰說都可以的營業性語言,井口裕香卻很感動。

    {「非常感謝中野醬。」重新放大的井口裕香雙手合十,「謝謝你的祝福。」

    「我和中野醬真的合作了很多,平時經常見面,不管是試音會還是配音片場。」

    「我記得很清楚的一次,中野醬、我、女經紀人,我們三個在一次活動結束后,一起去了居酒屋喝酒。」

    「那家店很小,大家都靠的很近,我能很清楚的看到中野醬的臉。雙手捧著啤酒喝的中野醬,真的,非常非常可愛!」

    「超級可愛!!!」

    「大家平時都知道中野醬很可愛吧?但湊近看,就更可愛!真的超級無敵可愛!」}

    村上悠手上捏著一年薯片,對中野愛衣說:

    「你們關係這麼好?」

    「嗯......」中野愛衣歪著頭,短髮里的秀氣左耳露出來,「我感覺井口醬挺好說話的。」

    是你和誰都好說話,而不是對方好說話,村上悠把薯片要出「咔嚓」聲。

    廣播里,井口裕香對中野愛衣的吹捧還沒停止。

    {「中野醬身上真的有很多我沒有的優點。」

    「沉穩。」

    「不生氣。」

    「喜怒不形於色,沒有太大的感情起伏。」

    「好像完全沒有焦慮不安的時候。」

    有鏡頭外的工作人員說:「和村上桑很像呢,沒有太多情緒。」

    「完全不一樣。」

    井口裕香壓了壓手,然後手就這樣懸空著,雙眼像是看著遠處,陷入思索,大概五秒后,才重新開口。

    「怎麼說好呢,中野醬的無感情,是為了變得和人更好相處,犧牲自己的感受。」

    「村上君的話......大概是周圍的人不能引起他的情緒起伏。他對別人喜歡不喜歡自己,自己受不受歡迎,似乎總是抱著無所謂的態度。」

    「不過他們兩個的關係超級好。」

    「在片場,村上君幾乎也只和中野醬、釘宮桑說話。」

    工作人員:「你呢?」

    「我?我從來不主動和其他男性說話,只有村上君,我想主動聊天。」

    「但是,村上君似乎對我不感興趣,我們對話也只限於打招呼。」

    「但我對村上君真的超級喜歡,我是他粉絲。」

    「沒錯!聲優,井口裕香,是聲優,村上悠桑的,粉絲。超級狂熱粉!」

    工作人員:「哈哈哈!」

    「村上君的演技非常~厲害!現在他光是站在麥克風前,就會讓人產生安心感和壓力。」

    「也許聲優在普通人看來,能發出各種聲音,能演繹各種情感,非常的了不起,感覺聲優很神奇。」

    「但是,聲優與聲優之間,在不同角色、聲線之間,也有擅長不擅長的領域,誰也不能說自己一定超過所有人。」

    「除了村上君!」

    「村上君!」

    「萬能!」

    「村上君!」

    「萬歲!」

    「我井口裕香願意永遠跟隨他!」

    工作人員:「這次村上桑也有發來生日祝賀哦。」

    「什,什麼?」

    工作人員:「村上桑也有發來慶生的視頻。」

    「啊————!!!」

    井口裕香發出尖叫,雙腳像是地上撒了釘子似的亂蹦。

    折騰了好一會兒,她才癱坐在椅子上,滿臉潮紅,喘著粗氣。}

    「我也是悠哥哥的粉絲!」悠沐碧捏著小拳頭,幹勁滿滿地說:「以後要成為他這樣的聲優!」

    「凹醬~~」佐倉小姐不樂意了,「我現在也是人氣女聲優哦,以我為目標怎麼樣?」

    「愛衣姐、柰柰姐,還有梨紗姐和祈姐姐,她們都是人氣女聲優啊,但她們都認為悠哥哥更厲害啊。」

    「好吧好吧。」

    佐倉小姐露出{我才不想當你的目標呢}的表情,失落地歪著頭。

    她注意到側躺著吃薯片的村上悠,心裡瞬間惱火起來,腳丫子對著他屁股推了一下。

    「村上,你說!我的演技怎麼樣?!」

    「你厲害,你厲害。東京二十三區,就沒有比你更厲害的。」

    「看到了吧。」

    佐倉小姐仰著精緻得意的小臉,燈光把她照得像是一座玉塑的雕像,黑色的睫毛,微微顫抖,像蝴蝶,格外顯眼。

    「鈴音姐,」悠沐碧一臉同情,「你快樂嗎?這樣就能感到滿足嗎?」

    「啊?」

    「哈哈哈!」其他人笑出了聲。

    【杏杏】趁機溜出中野愛衣的懷抱,從矮桌下跑到村上悠身邊。

    貓兒在坐墊上,回頭看了她們一眼,嫌棄她們打擾它看電視。

    「嗯~~~!」

    佐倉小姐氣死了,伸手把桌上的薯片,還有村上悠捏在手裡,還沒來得及塞進嘴裡的一片,全都搶了過來。

    【杏杏】張大嘴巴,眼睛隨著在空中飄過薯片畫圓圈。

    「嗚嗯~」(可惡!沒毛、不能四肢走路、沒尾巴、鼻子不黑的丑鬼!)

    村上悠用紙巾擦了手,揉成球,往垃圾桶拋過去。

    沒想到【杏杏】一個跳躍,竟然在空中把紙巾咬住,又放回村上悠面前。

    「【杏杏】什麼時候學會這個的?」悠沐碧從熊貓玩偶身上坐起來,像是蹲在荷葉上的青蛙,小小的一隻。

    「以前教過它,但它一直不和我玩。現在居然和村上君一起玩了。」中野愛衣笑著說。

    村上悠只是想把垃圾扔進垃圾桶而已。

    他再次把垃圾扔出去,這次拋得很高,幾乎貼著天花板。

    【杏杏】仰頭望著垃圾,一路後退。

    但村上悠這次想讓垃圾進桶,還能被一隻狗阻止嗎?

    垃圾貼著天花板飛了會,隨後在牆角、電視機、柜子上,像撞球一樣不斷碰撞反彈,最後精準落入垃圾桶。

    【肉體改造lv4:2/100】

    幾乎超越人體極限的實踐,終於給技能加了一點經驗。

    【杏杏】一直盯著到處亂蹦的垃圾,頭暈眼花,順利的把垃圾桶碰倒了。

    「村上君。」中野愛衣看過來。

    她眼睛里有光,在村上悠看來,那像是環繞地球數千萬年,終於擺脫束縛,能撞向地面的彗星身後的熾熱光芒。

    「得,得。」

    他手撐在榻榻米上,起身收拾垃圾去了。

    {一段事先錄好的宣傳廣告過去,村上悠的慶生視頻終於放了出來。

    和中野愛衣同一面的牆壁,村上悠穿著印有黑髮小蘿莉桐子醬的白色短袖——製作組送的。

    「等等!稍等一下!」

    井口裕香趕忙把入耳式耳機戴好,雙手捂著耳朵,兩個手肘撐在桌上,眼神空洞,顯然精神全部集中在了聽覺上。

    村上悠:「我也要說這個?」

    「啊~村上君的聲音!」

    井口裕香雙手捧臉,全是潮紅。}

    「原來是這樣。」東山柰柰摸著自己的小下巴,點點頭,「痴女是這種感覺啊,我以前演得還不是很像。」

    {村上悠:「各位聽眾、井口桑,晚上好,【moon~】」

    井口裕香:「啊~」

    「和井口桑經常在片場遇到,一直很喜歡她的熱情一面。」

    井口裕香:「啊~,村上君說他喜歡我。」

    工作人員:「沒有。」

    井口裕香:「閉嘴!」

    村上悠:「雖然已經27歲,但不管是27,37,還是47,希望能永遠保持這股熱情。」

    井口裕香:「我永遠十七歲!」

    村上悠:「最後,《遊戲人生》劇場版馬上要開始收錄,又會在片場見面,到時候請多指教。就這樣,我是村上悠,祝井口桑生日快樂。」

    井口裕香:「村上君說要和我結婚。」

    工作人員:「沒有哦。」

    「閉嘴!」

    「好吧,好吧。哎。」井口裕香按著左胸,「我也知道村上君不會跟我說這些,讓我幻想一下不行嗎?!刑法都說了,每個人都有幻想的權利!」

    工作人員:「那在你的幻想中,和村上桑結婚了嗎?」

    「沒有!」井口裕香搖搖頭。

    工作人員:「誒?為什麼?」

    「我和村上君結婚,是不可能的事。如果可以的話,我做他的狗就行了——我聽說村上君每天早上都會遛狗呢。」

    「真是幸福,狗狗。」

    「這樣就可以,就可以了。」

    「總之,村上君是一個非常非常了不起的聲優,我一直很尊敬他,也非常想和他合作。」

    「嗯,就這樣。」}

    「嗯...井口醬,居然...」中野愛衣歪歪頭,可愛地蹙著細眉:「...是這樣一個人。」

    村上悠拍拍手,終於把垃圾收拾好。

    「我去洗澡。」

    「剛才給【薯片】洗澡,浴室里全是毛,還有水,你也收拾一下。」佐倉小姐說。

    村上悠看看佐倉小姐,她的臉很漂亮。

    他決定再看一會兒。

    他重新躺下,打定主意,絕不做第一個洗澡的人。

    井口裕香的【moon】結束,中野愛衣第一個去洗了澡。

    佐倉小姐一直待在客廳,想把《想與佐倉做的大西》看完,然後等導演在廣播群里發實時的收聽率。

    晚上十一點半,村上悠躺在床上。

    等他睡著,外面的雨聲已經停了。

    一個涼爽吵鬧的夏日午夜。



    上一頁 ←    → 下一頁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
    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