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45.清晨的夢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45.清晨的夢境字體大小: A+
     

    世界大無邊,到處都是奇人異事。

    因此,村上悠中八億、捐八億的事......嗯,還是引起了很多麻煩。

    村上悠真是煩透了小林洋平那個傢伙。

    這人哪來這麼好的運氣?隨手幫別人買一張都能中八億。

    他自己要想中這八億,買一張就中獎的幾率,也只在百分之五十而已。

    運氣再差點,概率上有一半中獎的幾率,也存在一直不中的可能性。

    村上悠決定下來的日子,低調再低調,安心做好聲優這個幕後工作者的職業,靜待風波過去。

    七月十八日,周六,周圍的人在他的冷淡應對下,總算不再對這件事問東問西。

    只有幾個處得來的朋友,還一直拿這事調侃。

    總之一切尚算順利,等過了這周,就該徹底過去了。

    除了中野愛衣的短髮,聲優片酬上多了五千日元的人氣加成,這件事再也不會有任何後續。

    村上悠如此想著,一邊牽著【杏杏】出門,一邊把「八億」事件的記憶丟進絕不主動想起的區域。

    今天是個陰天,天氣預報說會下雨。

    打開「不知是什麼鳥的信箱」,在火鍋廣告和《區政報道》中,混了一封信。

    村上悠下意識以為是北海道的來信——除了佐藤良馬,哪怕是四人的粉絲,也不會寄信到櫻花庄。

    他堅持每天打開,也只是為了避免裡面被廣告塞滿,以及定期到來的電費、水費、下水道費等等賬單。

    今天的信,不是來自北海道,而是來自琦玉縣——一個距離東京大概半小時車程的城市。

    收件人是他自己。

    誰會給他寄信?偶然得知櫻花庄地址的琦玉縣粉絲?

    村上悠把廣告等垃圾處理掉,把信拿在手上。

    「走,杏太郎,去吃早飯。」

    「汪汪!(等你很久了!丑鬼!)」

    「抱歉,杏太郎。」

    一人一母狗,互相用路人聽不懂的話罵著,往最近的便利店去了。

    超市裡標註原料來自北海道小豆的包子正在打折,熱騰騰地冒著氣,120日元一個。

    村上悠給自己買了三個,給【杏杏】也買了兩個餡較清淡的,此外就是一瓶野菜生活。

    兩人找了一個公園,各自享受起早飯。

    村上悠插上吸管,喝了一口蔬菜汁,把瓶子放長椅上,左手拿著包子,右手拿著信。

    單手整齊地撕去封口,取出信,讀起來。

    【村上悠君:

    遲來的祝賀,恭喜你成為人氣聲優。

    不知你是否還記得我?

    我是女子營養大學的島本清水,大二和琦玉大學聯誼會上,我們見過。

    ......(此處大約有五百多字內容,都是關於琦玉縣怎麼樣了,認識的某個同學如今做了何等工作,亦或者結婚與否的事情。)

    下周日有一個同學會——說是同學會,其實但凡認識的都可以來。琦玉大學的也有,所以村上君有空的話,也請一起來吧。

    聚會地址:xxx

    我的電話號碼:xxx(請聯繫我)

    問了很多人,找不到你的聯繫方式,又不好意思因為私事打去YM事務所。好在周圍很多其他女孩子都知道村上君的住址,所以給你寫了信。

    7月26日即是周日,也是晴天,請村上君有空回琦玉看看吧。想必會大吃一驚——短短兩年,居然變化如此之大。

    島本清水·筆】

    信看罷了,一隻貓不知何時悄無聲息地走到近前,看著【杏杏】吃包子。

    「要下雨了。」村上悠抬頭看天,咬了最後一口包子。

    「喵~~(早著呢,天變臉要等到傍晚。)」

    「是嘛,你會看天氣?」

    「喵~~(等你活得夠久,自然會明白。)」

    貓抬頭下意識看了他一眼,渾身一個機靈,「喵!(這個人成精啦!)」地一聲,竄進公園草叢裡。

    不見了蹤影。

    村上悠把信同早飯垃圾一起,丟進便利店錢的垃圾桶里。

    這份大學「同窗」會的通知,除了讓他知道自己原來是琦玉縣人外,並無其他任何作用。

    至於「素未蒙面」的女人——島本清水,是出於好奇他是否捐了八億,還是想再續「前緣」,或者其他目的,是怎麼都無所謂的事。

    「杏太郎,回去吧。」

    「汪汪!(走快點!殘廢!)」

    「好的,杏太郎。」

    回到櫻花庄,還沒有任何一個人起床——他自己也是被【杏杏】吵得睡不著,才不得不起床。

    難得休息的周六,他只能寫。

    距離月底還有十三天,他的稿紙上還是空白一片。

    【[下一個,松岡禎丞,自我介紹一下吧。]

    [嗯!]

    我雙手撐著幾乎控制不住顫抖的雙膝上,緩緩站起來,面向《遊戲人生》所有的聲優。

    [我是出演【空】的松岡禎丞,在接下來的配音中,那個,請大家多多指教......(沉默良久,完全想不到還能說什麼。結束吧!)我自己,也會,那個,繼續,全力全開!謝謝!]

    坐下時,我試著舒展左手,感覺僵硬而潮濕。

    [下一個,茅野愛衣。]

    [嗯~大家好,我是出演【白】的茅野愛衣......]

    茅野愛衣自信沉穩的侃侃而談。

    我心裡說不出的羨慕,

    到底要怎樣,才能成為這樣的人呢?我這輩子恐怕是不可能了吧。

    [......接下來的配音,也請大家多多指教。]

    茅野愛衣眼睛和所有人對視了一眼,嘴角帶著甜甜的微笑。

    她的視線看過來時,我趕忙低下頭,剛剛慢下來的心跳,再次怦怦直跳,像是要從左胸膛竄出來一樣。

    這不是戀愛漫畫里的一見鍾情,我只是,不知為什麼的,變得不能和人對視了。

    是因為在油漆店、信納水裡,大半年的低頭工作嗎?

    還是因為現在依然記得很清楚,推特上的謾罵、事務所雪藏通知呢?

    茅野愛衣坐下來,羞澀地對我笑起來。

    [松岡桑,又在一個片場了呢,以後請多指教。]

    [.....嗯,請多指教。]

    我慢了半拍才回復她,很怕對方聽到自己吵鬧的心跳聲,注意到自己發抖的左手。

    說完,對方重新坐正姿勢,等著其他人自我介紹。

    我頓感釋然,心緒再次平和起來。

    透過一年沒剪的頭髮,我悄悄看著茅野愛衣。

    她正對別人的自我介紹聽得津津有味,明明都是差不多的內容,她卻那麼專註,儼然一副在聽「聲優賞」得賞聲優名字的神情。

    她的嘴唇大小上下極為均勻,整非常小巧,時而輕抿,時而燦爛的笑起來,眸子深處有一閃一滅的光亮。

    到底要怎樣做,才能成為這樣沉穩的人呢?我心裡再次想到。】

    「村上君,喝咖啡嗎?」中野愛衣雙手捧著磨豆機走進客廳。

    「喝。」

    村上悠把筆一扔,稿紙往邊上一推,伸腰舒背,然後雙手抱在後腦勺,舒適地直接躺下,懶洋洋地打哈欠。

    「有了八億,就不用這樣痛苦了呀。」

    「總有人比我更需要這筆錢。」

    聽他這樣說,中野愛衣笑著用親切而嫵媚的眼神,瞥了他一眼,沒再說什麼,低頭開始磨咖啡豆。

    時值夏日,她穿著一條輕飄飄的紗制長裙,纖細的腰部上用飄帶系著。

    飄帶長出來的一截,像尾巴一樣垂落在她的兩側。

    村上悠想:【一閃一滅的光亮】應該改成【彷彿什麼風也吹不起波瀾的深邃泉水】。

    他無聊起來,懶得起身去找佐倉小姐刻錄的廣播,在手機上翻了翻,找到一個有視頻的聲優節目,點進去看起來。

    是《花牌情緣》的活動,中野愛衣像個高中生一樣,穿著紅色運動服坐在被爐里。

    「這是什麼時候錄的?」

    「什麼?」

    「這個。」

    村上悠把手機正面對著中野愛衣,她上半身撐在桌子上,探身過來,仔細看了眼。

    仰躺著的村上悠,能看到她雪白的脖頸,瘦削的肩膀和鎖骨。

    「這個啊,」中野愛衣想起什麼似的笑起來,「去年冬天?還是過完年的冬天?忘了,反正當時天氣很冷。」

    「這樣。」

    兩人一個繼續磨咖啡,一個看起視頻。

    中途【落湯雞】落在他肚子上,鳥爪子扒拉幾下,做了一個小窩,舒適地躺在裡面。

    【杏杏】從客廳外的走道上進來,剛一露頭,【落湯雞】便慌亂地飛起,回到自己高高掛起的鳥籠里。

    嘴裡嚷嚷著:「主人真漂亮!杏杏是條蠢狗!」

    而【杏杏】對只會站在高處叫囂、不敢下來一戰的【落湯雞】不屑一顧,它從村上悠肚子上踩過去,穿過桌子,最後在中野愛衣膝上悠然自得地盤曲。

    《花牌情緣》的活動過於無聊,村上悠沒聽兩分鐘,就把手機丟一邊,仍由它繼續放著,自己閉眼睡覺去了。

    他迷迷糊糊似乎做了一個夢,夢到另外一個世界。

    在那個世界里,《屆不到的愛戀》像現實一樣發展著。

    他心裡一喜,又立馬安耐激動,靜靜地感受和記憶。

    正當劇情終於演練到他寫的那一段時,場景一下子模糊起來——外面有人在試圖喚醒他。

    夢境開始破碎,像是一塊塊玻璃,村上悠急忙在碎玻璃里尋找下續,卻只看到一副從未見過的場景。

    【櫻花飛舞,看時間應該是四月。

    一個穿著輕飄飄的紗制長裙,腰間系著飄帶的女孩,在作自我介紹。

    「大家好,我是女子營養大學的島本清水。」

    她長了一副仍誰一看都會說「這是一個美人」的模樣。】

    島本清水?他愣了下,正準備在看下去時,四周突然一暗。

    他一個人深處黑暗中,形影相弔,唯有隱約能聽見的狗叫聲。

    「村上君,村上君,咖啡好了,醒醒!」

    他睜開眼,和低頭看他的中野愛衣對視,在她眼裡,的確有一閃一滅的光亮。

    村上悠伸手抓住在他肚子上蹦躂的十分歡快的【杏杏】的脖子,把它拎起來。

    【杏杏】四肢與地面平行,僵硬地像是木棍,微微吐著舌頭,縮著腦袋,用沒什麼、什麼也沒的乾巴巴眼神望著村上悠。

    沒等村上悠使出【馴獸】里殘酷的一面,中野愛衣說:

    「你幹什麼啊,村上君?嚇著【杏杏】了!」

    「沒什麼,」村上悠不動聲色,「這是寵物按摩的一種手法,我跟寵物店獸醫學的。」

    他用出【馴獸】里的按摩技巧,【杏杏】便像廢了一樣,躺倒在他膝蓋上,兩眼變得水汪汪。

    【馴獸lv4:12/100】

    「這樣啊,我還以為你要欺負【杏杏】呢。」

    「怎麼會?我和杏太郎可是好朋友。」

    「【杏杏】是女孩子!」中野愛衣把咖啡端過來,「給你。」

    村上悠接過咖啡,看了一眼獨自響個不停地手機,進度條剛好走到23:00。

    剛才那個夢,可謂真的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了。

    壓根不知道長相的島本清水的臉,他只消在過分好用的腦子裡回想一下,就知道是誰的臉。

    《屆不到的愛戀》里,「佳村遙」這一名字由來的那個叫遙醬的路人女生。

    他許久不曾做夢了,最近倒是經常有朋友跟他說,他們晚上睡覺夢到自己中八億的場景,醒來后十分悵然。

    村上悠喝了一口咖啡,想象著,自己要是做夢前喝了中野愛衣的咖啡,會做何等苦澀的夢。

    唯一可惜的是,他並沒有看到《屆不到的愛戀》的後續,要不然這個月應該不會接到編輯的催稿電話。

    {「到了《選誰做男友》的環節!」

    「啊,好難!」

    「嗯~,畢竟完全不了解角色的內心啊。」}

    村上悠一面看著手機,一面等口中的苦澀退去。

    此時《花牌情緣》的三名女聲優,正在玩一個選動畫里哪個男角色做男友的遊戲。

    「你選了誰?」村上悠問。

    中野愛衣正喝著咖啡讀他剛才寫的幾行。

    嘴裡一會兒「嗯......」,一會兒「喔!」,看起來相當有代入感的樣子。

    村上悠也沒再問,自己拿著手機看下去。

    {中野愛衣這個女配角的聲優選了男主角;

    反倒是女主角的聲優選了男配角。}

    不過角色是角色,聲優是聲優,村上悠本人是這句話的傳播者和忠實信徒——他自己玩【遊戲】很厲害,和他出演的《遊戲人生》里玩遊戲也非常強的男主角,這兩者之間沒有絲毫關係。

    而且他本人不會二刀流,【劍道lv1:52/100】可以作證。

    {「不僅僅選誰做男友這麼簡單!還可以通過大家選誰做男友,來了解戀愛體質呢。」

    「誒?這樣聽著...好可怕的樣子。」中野愛衣笑著說。

    「哈哈哈!所以,今天我們要把自己戀愛體質暴露給大家看!」}

    戀愛體質?什麼東西?村上悠喝了一咖啡,感覺自己早上應該買方糖。

    {「先來看愛衣桑的戀愛體質!」

    女主角聲優撕開板子上的貼紙。

    【一方通行!戀愛袋小路型!】也就是【單相思,一條路走到黑】的意思。

    「哦......哦~」中野愛衣十分勉強地歡呼著,「這是怎麼回事呢?」

    「相關的信息寫在信封里。」

    「好像挺認真的樣子,我心裡有點動搖了。」中野愛衣接過信,打開。

    她讀道:

    「{克己、撲克臉,被這樣的男主角吸引的你在想些什麼呢?大概是一心會被俘虜。

    但是,你的想法大多是白費心機。太過拚命的追逐他......}」

    讀到這,中野愛衣笑了下:

    「{......清醒過來也許只剩自己一個人了。}」

    她笑不出來了,面色苦澀而為難,說:

    「這會不會太嚴苛了?怎麼...好像只有我一個人心神不寧?」

    「愛衣桑別在意。」另外一個女聲優說,「現實中,怎麼可能存在克己又是撲克臉的男性啊,這都是動畫里才存在的!」

    中野愛衣:「.....嗯。」}

    對面拿著稿紙的中野愛衣看過來:

    「村上君,你感覺呢?」

    「這個女聲優,叫什麼名字來著...我感覺她說的對,現實不存在克己又是撲克臉的男性。」

    「村上君你不是嗎?天天都擺著臉。」

    「我?怎麼會?」村上悠笑著說:「其他人就算了,我懶得和他們廢話。但在櫻花庄怎麼就是撲克臉?況且,你看你手裡的,就知道我這人克己不克己了。」

    中野愛衣定定地注視村上悠的臉。

    他喝了一口中野愛衣的苦咖啡。

    中野愛衣略微歪起雪白而細的脖頸,笑了笑,像是在說「算了,算了,放過你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
    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