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42.漫長的7月13號物語還沒有結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42.漫長的7月13號物語還沒有結束。字體大小: A+
     

    村上悠和中野愛衣趕到《遊戲人生》的製作公司,沒等道明來意,前台就直接領著兩人到了會議室。

    石田彰和中野愛衣的經紀人已經就坐。

    「抱歉,來晚了。」距離約定時間還有十分鐘,但中野愛衣說。

    「沒事,還沒開始呢,快請坐吧。」

    等事務員給兩人端來水,會議直接開始了。

    協商配音行程、宣傳安排等等。

    「......還有就是廣播,」製作人看向村上悠和中野愛衣,「我相信這對於兩位,應該完全不成問題吧?」

    「嗯,請您放心。」中野愛衣答道。

    有人主動接話,村上悠就一如既往的沉默不語。

    除了今天突兀地讓悠沐碧參與配音,他在日常生活中不會做任何出格的事——他怕麻煩的不行,只想簡簡單單地生活,偶爾嘗試以往從來沒接觸過的事情。

    加上他俊雅的外貌、超絕的演技,很多人會認為他謙虛而專註,是個令人敬佩的人。

    當然,視這種情況為冷淡和傲慢的人也不在少數。

    但哪怕他什麼都不做,什麼都不說,只是靜靜地站在那裡,都會引起別人的輕度緊張,讓人不敢當面說任何看低他的話。

    至於他們背後如何議論自己,村上悠本人顯然比任何人都懶得去關注。

    會議結束后,下午兩人各有工作。

    分開前,中野愛衣說:

    「村上君,鸚鵡今天下午就麻煩你送過去了。」

    「好。」

    他下午三點之後沒有其他工作,到了晚上才要去錄製廣播。

    「我媽媽打電話給我,問我為什麼周日不送,非要工作日麻煩你呢。」

    「你沒和她說種醬過生日的事?」

    「說了呀,但她還是說我了。」

    「父母都這樣。」村上悠點點頭。

    中野愛衣笑著說:「她每天都聽濱崎步的歌,最近聽膩了,開始自己在店裡做飯吃。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家多有錢呢,在淺草寺表參道開一家什麼都不賣的店。」

    「比起我,你們家已經足夠闊綽了。」

    「家裡存款不超過五十萬,銀行欠了一大筆錢,還欠你一千萬。唯一的代步工具,只是一輛價值五萬日元的二手Kcar。」

    「只說這些?在東京有房,還在淺草寺有間小店,這些怎麼不說呢?」

    「很了不起嗎?」

    「要看跟誰比,比如說我。」

    「好吧。和村上君你比起來,的確算有錢。不過很奇怪,」中野愛衣笑著用探尋的眼光打量著村上悠,「明明村上君你的存款連一套房子都買不起,以前身上甚至只有六萬日元,為什麼給人一種...嗯...一種,沒在錢上面吃過苦頭的感覺呢?真是奇怪。」

    「中野桑,有錢的最大好處是什麼?」

    「......做自己想做的,大概。」

    「我也這樣認為,所以你才感覺我沒在錢上吃過苦頭。」

    「村上君你的意思,是指六萬日元已經足夠你做自己想做的事了?是這樣嗎?」

    「不是。」

    「那?」

    「八千日元也行。」

    「啊?」中野愛衣掩飾自己不自覺流露出的同情和憐憫,面色更加柔和,「原來,村上君你還窘迫到身上只有八千日元過呀?」

    「是啊。」

    「就算這樣,你也把身上好不容易攢的錢,借給我媽媽開鸚鵡店?」

    「投資嘛。」

    「也對,」中野愛衣點點頭,「賣鸚鵡的確賺了不少錢吧?」

    「噢——,具體多少我也不清楚。還沒去銀行查過。」

    「真虧你經歷過那樣的日子,卻還不把錢放在心裡。」

    「湊活,」村上悠說,「我也就安貧樂道這一個優點了。」

    兩人笑起來,隨後在春日站分開,上了目的地不同的電車。

    之後村上悠跟著《食戟之靈》團隊四處宣傳,下午四點回到櫻花庄。

    空蕩蕩的櫻花庄只有【落湯雞】在被【杏杏】攆著跑,一直待在高處不敢下來。

    村上悠按照華羅庚燒水定律,已經提前叫好車,所以等他到家,運送鸚鵡的車差不多也剛好到,沒有浪費一點時間。

    他自己也跟車去了。

    到了【中野鸚鵡店】,果然看到角落添了一套很簡陋的廚具,收銀台上還放了三個菜。

    菜沒用保鮮膜封好,而是用另外的碗蓋在上面。

    收銀台里的小電視,聽聲音應該正放著棒球的實況轉播。

    村上悠幫著把鸚鵡搬到店裡,又把提前寫好每隻鸚鵡的信息牌掛在上面。

    這次中野愛衣畫上了完整的照片,佐倉小姐她們也有免費幫忙。

    「村上君,你晚上還有工作吧?也別回去了,那麼遠,在我這裡吃吧?」中野媽媽說。

    村上悠看了看時間,的確不充裕,點點頭說:

    「好。」

    中野媽媽走向「小廚房」,說:

    「只能簡單熱幾個菜。村上君可以去外面買點自己喜歡吃的。這一條街,應該都是你們年輕人喜歡吃的把?」

    「不用,上次已經吃了個遍,沒哪樣值得吃第二次的。」

    「外面吃貴,特別是淺草寺,在家裡吃好。」

    「是啊。」

    中野媽媽專心做飯——似乎有重新做新鮮料理的打算。

    村上悠無聊起來。

    電視里,解說員聲嘶力竭地叫嚷聲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村上悠走過去,拿起遙控器,毫不猶豫地換台。

    音量很大的背景音樂一消失,中野媽媽抬頭望了一下這邊。

    「村上君,不喜歡棒球?」

    「不怎麼看。」

    「年輕人不喜歡棒球的,很少見呢。我還以為你會喜歡,專門調到這個台。」

    「在公園吃飯的時候,被棒球砸到過。」

    中野媽媽停下切菜,看著村上悠,「砸到哪了?嚴重嗎?」

    「腳趾頭,看了醫生,還好。不過從此就不怎麼喜歡棒球了。」

    「不喜歡也沒關係,雖說現在大部分女孩喜歡棒球手,但沒有女孩不喜歡村上君你這樣的花樣美男。」

    花樣美男?

    「棒球手很受歡迎?」村上悠問。

    「村上君不知道?」

    「沒看過這方面的書。」運動類的,村上悠都不碰。

    「愛衣和我說過,村上君很喜歡看書,果然是真的呢。嗯...棒球手受歡迎,好像是年薪高,完美詮釋了武士精神之類的。」

    「這樣。」村上悠點點頭,不是東京人的他,仍然沒能理解為什麼,但他對棒球的話題已經失去興趣。

    一旁無人問津的電視機,正在介紹高島屋商店街新開的一家壽司店。

    畫面里,釘宮未夕吃下一塊三文魚壽司,十分誇張地捂著嘴,隨後豎起大拇指,說著{便宜又好吃,XX壽司!}

    可真有你的,釘宮桑!

    換台。

    村上悠看了會兒,便無聊地關掉,拿了那張軟椅,繼續坐門口。

    然而沒等他悠閑多久,就有很多女客人開始在店裡進進出出,他只得臨時充當男招待。

    這些女客人似乎都有把店裡一百隻鸚鵡的消息都聽一遍的打算。

    村上悠左右無事可干,也就耐心地當好一名有問必答的男招待。

    等到中野媽媽叫他吃飯,已經賣出去八隻。

    村上悠在店門外掛上暫停營業的牌子。

    「辛苦了,村上君。」

    「說說話而已,本來就是干這個的。」

    晚飯很簡單,飯菜的確很少。

    吃飯的時候,兩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最近的梅雨天、淺草寺的治安、哪家店鋪最黑心之類。

    也沒有不自在,陷入尷尬的氛圍——中野媽媽似乎有問不完的問題。

    「再來一碗嗎?」

    「哦,謝謝。」

    中野媽媽給他盛了滿滿的一碗。

    「能吃好啊,愛衣每次回家,都只吃幾口。年輕的時候為了身材不吃飯,沒等到老就得了胃病。身材是靠少吃飯餓出來的嗎?合理的飲食,再加上鍛煉,這才行啊!」

    「的確。」

    「還有戴那個什麼隱形眼鏡,也不知道對眼睛好不好。讓帶眼鏡,說為了好看,還說什麼沒有女聲優戴眼鏡的。我就不信!村上君,真沒有女聲優戴眼鏡的嗎?」

    「多了去了。」

    「我就是說!愛衣又在騙我!下次回來我得好好說她!」

    「沒錯。」村上悠把腌蘿蔔咬的「嘎嘣」響。

    ......

    吃完飯,村上悠在淺草寺站乘坐丸之內線,然後在築地市場下車。

    走了十幾分鐘,中途在街道轉角的便利店買了飲料,隨後趕到錄製《想與佐倉做的大西》的演播室。

    《想與佐倉做的大西》這檔節目,通常只給811公司做宣傳,比如零食、預訂雜誌、快遞之類。

    村上悠能作為第一位嘉賓上節目宣傳動畫,是811公司看在兩位主持人和村上悠關係很好的份上。

    這是場面話。

    根本原因,當然是上次《沖繩篇CD》的大賣。

    他趕到演播室時,佐倉鈴音、大西紗織已經和劇本作家、導演等人商討完今天的錄製流程。

    「你要來做嘉賓的事,怎麼不提前跟我說?」佐倉小姐一見面,就開始質問。

    「今天是周一,早上剛拿到行程安排。」

    「我都忘了。」

    佐倉鈴音輕輕拍了拍自己的頭,短髮微微蕩漾,村上悠能聞到好聞的發香。

    她今天穿了無袖的淡黃色花邊襯衫,下擺塞進長裙里,顯得腰很細,胸部很高聳。

    接近八點鐘,外面天色早就黑了,兩人開始錄製嘉賓出場前的對話。

    村上悠在一旁拿著劇本作家給自己的台本看起來。

    還是老樣子,上面只寫了話題,如何展開全看主持人。

    他作為嘉賓,只需要參與話題就行,不需要引領節奏。

    他的台本里,凡是大段的內容,全是《食戟之靈》的宣傳廣告詞。他看了一遍,也就全部記下了。

    看完台本,佐倉和大西還在錄製開頭。

    兩人正圍繞著{天氣越來越熱,出門抹防晒的注意點,以及哪些地方需要抹}的話題。

    劇本作家:「你們倆,這次是有嘉賓來的。」

    「呃...把那傢伙給忘了!」佐倉小姐笑著說。

    「啊,前輩,抱歉~」大西紗織也十分敷衍地點了下頭。

    「聽到這裡,大家也應該知道嘉賓是誰了吧?」

    「肯定知道了!我叫前輩的話,可能還有其他人,但佐倉桑你直接說{那傢伙}的,只有一個人吧?」

    「那不當然嘛?用{這傢伙}稱呼別人,太失禮了!」

    「那為什麼要這樣稱呼村上前輩呢?」

    「我和他是同期...」

    「嗯。」

    「...我看他不爽...」

    「嗯。嗯?等等等,為什麼?!」

    「那傢伙不是長了一張非常好看的臉嗎?」

    「嗯嗯,村上前輩的確是我看過最帥的。」

    佐倉小姐把椅子挪動到離大西紗織遠點的同時,給了她一個鄙夷的眼神:「他很受女孩子歡迎是吧?」

    「當然。」大西紗織點頭。

    「我最討厭受女孩子歡迎的男性了!」

    「誒?為什麼?」

    「女孩子和女孩子在一起就好了。那個傢伙破壞了生態平衡!這難道不是很可惡的事情嗎?讓人很討厭嗎?」

    「誒——???」

    演播室里的工作人員哈哈大笑。

    大西紗織又問:「女孩子和女孩子在一起...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也不是全部這樣吧?」

    「這有什麼關係嘛。」佐倉小姐突然用小孩子般的天真語氣說,「你看你喜歡男性吧?」

    「嗯。」

    「但你又可以和水籟祈一輩子在一起。」

    「不一樣不一樣!這兩個{在一起}完全不一樣!」

    「怎麼不一樣?一起逛街,一起吃飯,一起打遊戲,工作還能互相鼓勵和理解,不比和男性在一起更好嗎?」

    「呃...」大西紗織苦惱地吸了口氣,歪歪頭,說:「...的確。那佐倉桑你呢,是和梨依熊在一起,還是愛衣桑或者東山桑在一起?」

    「誒?不能大家都在一起嗎?」

    「你......不行!一夫一妻!你只能選一個!」

    「誒!!為什麼!讓相愛的在一起有什麼不對?」

    「不行不行!只能選一個!」

    「嗯...如果一定要選的話,我選花澤香菜吧,啊~」佐倉小姐雙手交叉,摟著自己的肩,露出痴漢笑:「花澤醬的聲音...啊~...花澤醬年輕的肉體...啊~...嘿,嘿嘿~」

    「佐倉桑!佐倉桑!口水!口水要流出來了!」

    「啊,抱歉。」

    佐倉小姐「嘶溜~」一聲,好像自己真的流出口水一般,然後把它吸了回去。

    「居然沒選擇梨依熊,真是讓人沒想到。」

    「這是想象嘛,如果現實的話,我最後應該只能和梨依熊在一起了。」

    「{只能}?別這樣,梨依熊好可憐!」

    「沒關係,沒關係,梨依熊非常愛我,能原諒我的一切行為。」

    「對了,女性和女性在一起了,男性和男性該怎麼辦呢?」

    「男性也和男性在一起不就行了?」

    「誒?那村上前輩呢?」

    「島崎信長啊。」佐倉小姐立刻給出答案。

    隨後她環顧四周,似乎在說{除了他,難道你們還有想到第二個人選嗎}。

    「哈哈哈!對對對!確實!我經常看到他們一起吃飯!哈哈!」大西紗織笑到連人帶椅出了鏡頭。

    村上悠對劇本作家打了一個手勢,意思是:是不是差不多輪到他出場了?

    那個只要是錄製廣播,就有一半機會看到他的劇本作家,笑著抖動他那身160kg的肉,直接無視了村上悠的手勢。

    這是一個只要有節目效果,就不注重任何流程的傢伙,村上悠吃過他不少虧——他的台本總是比別人少台詞,或者多台詞。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