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41.悠沐碧的參觀之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41.悠沐碧的參觀之旅字體大小: A+
     

    大一的課程總是相對較滿,悠沐碧一個星期,只有周一和周五兩天,在上午可以在學校待到十點多鐘就離開。

    往常,她要麼去圖書館;

    要麼跟著新交的朋友,去早稻田後面的那條商店街;

    要不就是坐電車,去新宿逛街——為此,她纏著明明什麼都無所謂,卻總是不想拿起筆的村上悠,寫了很多關於新宿的攻略。

    裡面都是酒吧,她完全用不上,只能看看裡面的奇人怪事。

    例如{老婆被對門開唱片店的拐跑的快餐店老闆}、{深夜角落裡喝醉酒後,互相啃腳趾的四個男人}、{還有專門撿美女扔掉的,還殘留著口紅印的煙頭的西裝男}......等等。

    她把這當做故事看——比那本勉強連載的《屆不到的愛戀》好看了不知多少。

    今天,她沒去圖書館,也沒去商店街和新宿。

    她要去參觀一家叫{秋鳴}的錄音棚參觀。

    在早稻田站上車,乘坐東西線。

    周一上午的電車廂,沒有擁擠的上班族,也沒有周日一起出遊的一家三口。

    只有一個她這個嬌小可愛的女孩,此外就是熱情洋溢的陽光。

    電車呼啦呼啦,時不時驚動附近公園的鴿子。

    自父母去世,悠沐碧感覺自己明明是在現實,卻又沒能活在這裡似的。

    周一到周五,中午學校食堂吃,晚飯順路買便當。

    周五晚上,把周六和周日吃的都買好,拉上窗帘,再不出門。

    那是十六歲到十七歲的事情。

    現在,剛滿十八歲,還沒完成身高長到一米五目標的她,居然已經變得對工作、對社會如此憧憬了。

    和悠哥哥他們一起工作,不知道會發生多少有趣的事啊。

    悠沐碧趴在窗邊,望著天際幾縷淡泊的白雲,天氣很好。

    「下一站,竹橋站,竹橋站。」

    她抓起和鈴音姐同款的女式布袋子,跳下座位,跑出車廂。

    過膝的牛仔裙,也限制不了她歡快的步伐。

    到了{秋鳴}錄音棚樓下,愛衣姐遠遠地就沖她招手。

    「凹醬~~」

    她左右看了看,確定道路安全,立馬跑了過去。

    「愛衣姐!」

    「走吧。」中野愛衣親切地拉著她的小手,「正好休息時間,帶你去參觀參觀。」

    她被中野愛衣半拖著進了樓,自己暗自調整呼吸、清理思緒、端正姿態。

    嘴角已經準備見人就可愛地笑起來。

    一路上,不管是錄音棚的工作人員,還是無關人士,不管有沒有必要,她都先乖巧地笑著打招呼。

    上了樓,心裡更加緊張和好奇。

    「愛衣姐,監督、聲優,都是怎麼樣的人啊?和悠哥哥一樣嗎?」

    「和你悠哥哥一樣還得了。」

    愛衣姐的笑容很奇妙,像是無奈,又像是好笑、還帶著生氣......她有些懵了,不太清楚作為聲優的悠哥哥,到底是個怎麼樣的存在。

    按照她自己的想象,聲優不都應該像悠哥哥似的,在工作時間一言不發地看台本,對演技精益求精,時刻全力全開嗎?

    像他有什麼不對嗎?

    《食戟之靈》片場的聲優非常多,有老有少,有男有女。

    其中有幾個女聲優她見過,比如說愛衣姐的好朋友赤崎千夏姐,昨天一起玩的非常非常漂亮的種田梨紗姐等等。

    她也十分禮貌地和她們打招呼。

    「凹醬啊,」赤崎千夏姐把桌上吃的遞過來,「嘗嘗嗎?」

    「不!不用了!謝謝赤崎姐!」

    「凹醬是來參觀的,幹嘛這麼緊張啊?」種田梨紗笑著安慰。

    悠沐碧害羞地笑了笑,心裡仍然很緊張。

    島國社會需要犧牲自我的工作壓力,嚴苛的前後輩制度——這在聲優界更加嚴重,這些都讓剛成年的她不知如何應對。

    「去看看你悠哥哥吧。」愛衣姐提議。

    她抬頭看了看,休息室里有不少男聲優,卻沒見到哪怕人再多,也能第一時間成為全場焦點的悠哥哥。

    「村上桑的話,」赤琦千夏指著一道門,「在調音室里。大概在和仁桑商量事情吧。」

    她跟在中野愛衣身後,往調音室走去。

    「仁桑是音響監督,和你悠哥哥關係很好。」

    「哦。」

    悠哥哥果然厲害!而且十分勤奮——其他聲優都在休息,自己還在和音響監督商量事情!

    走在前面的愛衣姐一面小心地推開門,一面說著「打擾了。」

    「......當時我不吃,打一條,就自摸了呀!」是一個粗嗓子,他在說什麼,演技的事嗎?

    「你不吃?你不吃我吃,怎麼也輪不到你自摸!」是一個文縐縐的聲音,但語氣很激動,好像不是演技的事。

    「那一把讓村上直接贏到頂,輸的太慘!」是那個粗嗓子,「村上,你麻將到底怎麼練的?有沒有技巧?」

    「麻將這種東西,打一張抓一張,自然而然就能贏。哪有什麼技巧?」這聲音清越、平淡,十分悅耳,像是電車上剛好灑在她臉上的暖和日光。

    麻......麻將?

    「米穀桑、附田桑、仁桑,這是悠沐碧,今天來參觀的。」愛衣姐介紹她說。

    「您好!我是悠沐碧!今天添麻煩了!」她趕緊鞠躬。

    「哦,是村上的妹妹吧?」

    「長得真可愛,不愧是村上的妹妹啊。」

    「想看什麼都隨便,待會兒錄製B部分的時候,只要不出聲,進配音室也沒關係。」

    他們很熱情,她笑得十分可愛地回應。

    打完招呼,愛衣姐領著她出去,身後又傳來討論牌局的聲音。

    「看到了吧,」愛衣姐笑著說,「你悠哥哥在片場的樣子。」

    「可是...之前不是一直說,悠哥哥在片場只看台本嗎?」

    「也看。只是不管看台本也好,和監督聊打牌的事也好,都只是他達成目的的手段。」

    「目的?什麼目的?」

    明明只是聲優配音的地方,難道還有什麼複雜的事情嗎?她想。

    「大概是不想和女聲優待一起吧。」

    「啊?為什麼呀?」

    「誰知道呢。」愛衣姐笑著說,「他那個人習慣獨自思考,做的任何事,只要能讓自己的過去,可不會考慮別人明不明白,能不能理解得了。」

    但悠沐碧感覺,愛衣姐的笑容,似乎在說她知道原因。

    況且,能說出這樣的話,不是已經代表著,她本人十分了解悠哥哥嗎?

    B部分配音開始,聲優們陸續進入配音室。

    悠沐碧乖乖地坐在另外添的椅子上,注視著在她看來很平常又十分神秘的聲優們。

    配音室里只有四根麥克風,但聲優們井然有序,不出任何差錯地輪流使用著。

    除了最左邊那根麥——被單手拿著台本,翻頁也只是拇指輕壓的悠哥哥,一直佔用著。

    哪怕有「很長一段時間」他沒有台詞,也沒有人去使用。

    這是主角役的待遇嗎?

    她立馬否認。

    因為一旁的女主角役、完全是美人相貌的種田姐,也和別人輪番使用著麥克風。

    「下面是觀眾的歡呼聲,村上、種田......麻煩你們四個配一下。」是那個粗嗓子音響監督。

    「好的。」

    「仁桑,」悠哥哥突然說,「讓凹醬試一下可以?」

    「啊?」她驚訝出聲。

    所有人看過來,她立馬把自己原本已經十分標準的坐姿,坐的更加標準——背挺直、雙手放下膝蓋上,雙腳併攏。

    整個人像是上幼稚園的小孩。

    「可以,吶喊幾聲而已,上吧。」粗嗓子意外地好說話。

    悠哥哥讓開麥克風,右手拿著台本,左手對她一招:「來。」

    悠沐碧下意識走過去。

    悠哥哥說:「待會,傷心的[哦]一聲就行,大小隨意。」

    這段收錄的是學員做菜失敗,有男有女的哀嚎,聲音大小不用十分考究。

    她緊張地點點頭。

    「準備,開始。」

    「哦。」

    「好。我們繼續下一段......」

    這就過了?會不會太隨意?剛才不是很多聲優都試了好幾遍嗎?

    她感受不到自身似地走回座位。

    等她從第一次配音的餘韻中回過神,B部分差不大也快要結束。

    中午仍是乘坐東西線返回早稻田。

    她在家時,儘管知道悠哥哥應該很厲害,但由於鈴音姐,一直說著「我和村上是YM雙人王」、「演技差不多」、「女聲優競爭大,男聲優壓力小」,再加上悠哥哥也從來沒反駁過,她在心裡就沒當回事。

    現場看來,完全不是那樣啊!

    悠哥哥是一個了不得的大人物!

    而自己呢?是從出道開始,就要跟著這樣的大人物「混」的「忍者」!

    忍者之神的名號......還不手到擒來?

    早稻田越來越近,但她的心卻留在了配音室。

    她望著窗外,想:剛才配的不太好,多試幾次,清清喉嚨,應該能更好才對。

    還有,悠哥哥用的麥太高了!這也影響了自己的發揮!

    可惡!好想重配一次!

    電車外的風景,成殘影般往後倒退。

    悠沐碧感覺自己似乎也在飛馳,不,是飛翔,像鳥一樣。

    她現在就像一隻剛學會飛翔的小鳥。

    儘管不知道山的對面有怎樣的風景,海面又漂浮著何種生物,這些她通通都不知道,甚至不知道自己棲息的大樹背面是否長著蘑菇。

    但她能飛不是嗎?什麼都不知道,但總有一天能親眼看到。

    ——————

    中野愛衣送悠沐碧上車后,在和村上悠去《遊戲人生》商討會的路上,問他:

    「為什麼讓凹醬配音?」

    「你看她笑的樣子,都快把整我緊張了。」

    中野愛衣笑起來。

    村上悠繼續說:

    「凹醬看起來活潑開朗,內心卻很脆弱,我只好給她增加自信。」

    「哪有一點訓練都沒有,就讓人當著十幾人配音,還說什麼給別人增加自信的話?」

    「你在說什麼?」村上悠奇怪地看了眼中野愛衣。

    她的周身,彷彿一直有著一種能十分打動人心的溫情。

    他說:

    「我是在告訴她,再怎麼不堪造就的人,我也能讓她站在配音室里,參與配音,所以不需要對無關緊要的人露出笑臉。」

    中野愛衣壓壓嘴角,露出失落地神情:

    「我現在都羨慕大西醬和凹醬了。」

    「羨慕她們?」村上悠笑著說,「中野桑在我心目中可不是會有這種想法的人。」

    「我在你心目中是怎樣的人?」中野愛衣好奇地問。

    「對人公平而親切,為人冷靜又自律。對於擅長的要做到精通,不擅長的也要做到不比普通人差。

    嗯,優點一大堆,羅列不完的那種。總而言之,是個不會去羨慕別人,想靠自己努力成為別人羨慕的人。」

    「哦,我居然是這麼厲害的人物嗎?那缺點呢?」

    「缺點,」村上悠想了想,「有事不喜歡直說,會想太多細節。」

    「有事直說,不去想細節,恐怕也是缺點吧?」

    「我只能想到這兩個缺點了,關於你。」

    「沒有其他?」

    「沒。」

    「真沒?」

    「嗯......喜歡喝苦咖啡算不算?」

    中野愛衣不置可否地點點頭。

    就算這樣,村上悠從她望著自己側臉的眼神里,看到的仍是淡淡的溫情,像是晴朗無風天氣,蒼翠欲滴地原野里,一棟茅屋升起的一縷白煙。

    「還有呢?」

    這次村上悠堅定地搖搖頭,「再沒其他。」

    「我在你心目中這麼好啊?」

    「是啊,好的不能再好了。」

    村上悠說完這句話,中野愛衣一聲不響地久久凝視他的臉。

    良久說:

    「那要我說說村上君你的缺點嗎?」

    「不先說優點嗎?」

    「優點太多,羅列起來麻煩。缺點很少,說起來方便。」她學著村上悠剛才的口吻,「你要不要聽?」

    「可以不聽嗎?」

    中野愛衣終於不再溫情,而是少女氣十足地把{拿你沒辦法}的視線投給村上悠。

    兩人視線一碰,都情不自禁微微笑起來。

    「我必須說你一個優點了。」

    「哦?」

    「挺有自知之明,而且聰明。」

    「這不是兩個嗎?」

    「聰明所以有自知之明,有自知之明所以聰明,有問題嗎?」

    如此氣勢洶洶地中野愛衣,十分可愛,以至於村上悠難以說出任何不同的意見。

    「沒。」

    中野愛衣笑了,抬手打了他一下。

    她的指甲上塗了幾乎透明的淡粉色指甲油,光溜溜的,像是玻璃制的蓋子,讓人忍不住用大拇指去試探它的光滑程度。

    中野愛衣注意到他的視線,用手背對著他:

    「好看吧?我自己塗的。」

    「塗這個有什麼意義嗎?是不是能保護指甲?」

    村上悠問出心中的一直以來都有、卻懶得問的疑惑。

    「有些是為了掩飾本身手指短、指甲不好看。還有就是女孩子都喜歡這些,認為它們很好看。塗在手上,時時刻刻都能看到,這樣心情就會變得很好。」

    中野愛衣耐心地解釋,還把在村上悠看來別無二致的每一個指甲的不同之處,一一指給他看。

    「這比在冬天,聽女聲優聊每個季節來月事的不同還要無聊。」

    「你這人...唉!」中野愛衣嘆了口氣,「....你和女孩子都這樣說話?」

    「是,也不是。我只和你這樣說。」

    「和鈴音、柰柰,還有種醬,不這樣說?」中野愛衣笑著問。

    「不說。」

    「是不敢吧?」

    村上悠打量著中野愛衣柔媚溫情的小臉,確認她只是在聊天,於是說:

    「是不說。」

    「你啊。」

    中野愛衣用塗著指甲油的指甲,在他手背上輕輕用力,壓出淺淺的痕迹。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
    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