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37.不知道說什麼好......但總會好起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37.不知道說什麼好......但總會好起來。字體大小: A+
     

    七月十一日,周六,持續五天的梅雨,總算歇住腳。

    電車廂里,短裙、長裙、短襪的清涼女孩有好幾個,雙肩包、短袖、襯衫的意氣少年也不少,一群穿著制服一樣的小孩正來回追逐。

    村上悠聽著櫻花庄其餘幾人聊天,望著窗外一擦而過的風景。

    天光爛漫,不見一片白雲,家庭主婦正在晾晒衣物被褥,老人正在給院子里的蔬菜澆水。

    在都廳前站上來一波老人,白髮蒼蒼,但精神卻都很不錯。

    其中幾個經過村上悠面前,沖他慈祥地一笑,村上悠也報以笑容。

    趁著在新宿站換乘時,村上悠終於吃到{上次中野愛衣她們出去旅遊,在車站買來當早飯的薄薄}的同款三明治,還有一瓶明治牌子的牛奶。

    牛奶是牛奶的味道,三明治卻像是小蛋糕。滋味是村上悠吃一次不後悔,但應該不會再吃第二次的滋味。

    又坐了五站,步行八分鐘,終於抵達abc養成所。

    「真的好遠啊。」中野愛衣說。

    幾人中,她的體力最弱的。平時也不怎麼運動,現在不過是走一會兒,就感到輕微地疲憊。

    「這就是abc?」佐倉小姐仰頭看了看嶄新的招牌,「看起來也不差嘛。」

    「悠哥哥當時就在這裡學習聲優技巧的嗎?」悠沐碧問。

    「嗯。」

    幾人走進去,和前台說明來意。

    「社長辦公室在五樓,五位可以直接上去,也可以去其他樓層參觀。」

    「好的,謝謝。」

    眾人走的樓梯,一面走,一面參觀。

    小型配音室、配有舞台的教室、正在傳授唱歌技巧的專業講師......

    「真的挺不錯啊,村上君。雖然地方比我們當時的養成所要小,但該有的都有啊。」東山柰柰每個教室都會探頭進去看看,引得上課的學生們頻頻側目。

    中野愛衣把她拉住,她就乖乖地從後面摟住中野愛衣的腰。

    「愛衣~,你的腰好細啊。」東山柰柰嘟囔道。

    「大家都很細啊。」中野愛衣笑著說。

    「不過你的是最細的!」

    「凹醬才是吧?」

    「對啦,我把凹醬忘了。不過她還是孩子嘛。」

    「柰柰姐!我已經十八歲了!」一米四悠沐碧很不滿。

    「嗯嗯~知道啦知道啦。」東山柰柰仍舊摟著中野愛衣的腰,兩人身體一搖一晃、亦步亦趨地往前走著。

    「嗯——!我生氣了!」

    「噓~」中野愛衣食指靠在自己不薄不厚、迷人的雙唇上,「別人上課呢,凹醬~」

    悠沐碧給東山柰柰一個滿含殺意地{走著瞧,回去后遊戲一決勝負}表情;

    東山柰柰還以{哼~我才不怕你,反正無論如何,我都可愛的不行}的囂張神色。

    村上悠的目光從兩人身上劃過,看著中野愛衣的腰。

    她今天穿了白色寬大長裙,以細而精巧的黑色小皮帶束腰,整個人便時尚很多的同時,也曼妙得讓人想入非非。

    也不知道這麼細的腰,腰間上的肉是如何的緊緻。

    村上悠想著亂七八糟的事情,開口說:

    「我在這學習的時候,可不是這樣子。」

    「那個時候是怎麼樣的?」佐倉小姐好奇地問了一句。

    「昏暗的燈光、剛裝修完的那股子刺鼻氣味、擁擠的教室、照本宣科的講師。」

    「這麼慘?」

    「不止。」村上悠停止揣度{中野愛衣腰到底多麼緊緻},轉而回憶去年的櫻花時節的事情。

    「不止?還有更慘的?是什麼?」

    「還有整天想著帶你回家,給你課外輔導的女老師。」村上悠說。

    「嗯?」佐倉小姐皺眉,「嘖!」

    「悠哥哥,你跟著她回去了?」悠沐碧眼睛因為好奇而一眨不眨。

    村上悠沖著悠沐碧,回應另外三位女青年的目光:

    「哪能,我得趕末班電車。去補課的話,我晚上睡哪?那時候的我可坐不起計程車。」

    女青年們發出錢落進口袋那般好聽的笑聲。

    一個帶著方框眼鏡、有著威法滿滿法令紋的老講師,從教室前門探出上本身,一言不發地望著幾人。

    「抱歉!抱歉!」

    「對不起!打擾您了!」

    幾女雙手合十,連連道歉。

    在明明笑得最大聲的佐倉小姐的責怪聲中,村上悠領著四人直接去了五樓的社長辦公室。

    許久不見的中澤正行接待了他們。

    他穿著高端西裝,面色嚴肅,和從前大不相同。

    「村上君,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中澤桑。」

    兩人握手寒暄。

    村上悠把悠沐碧在養成所報名的事說給他。

    中澤正行大手一揮,笑著道:

    「雖然夏季班還沒開班,但既然是村上君你推薦的,先錄取不過小事一件。上課也請隨意,村上君在YM事務所的地位,簽約一個新人不成問題吧?」

    村上悠擺擺手,不置可否。

    他不清楚自己能否讓事務所直接簽一個新人,也不想這麼做。

    中澤正行讓長相普通、業務熟練的新秘書,帶悠沐碧去寫合同。

    其餘三人也跟著一起去了,辦公室只剩村上悠和中澤正行兩人。

    中澤正行原本挺直的背一下子軟下來,拿出一根香煙,對村上悠說:

    「介意我抽煙嗎?」

    「請便。」

    中澤正行用火機點燃香煙,深吸了一口,又像是要把所有疲憊吐個精光似的把煙從嘴裡吐出。

    無所事事的村上悠問:「現在abc今非昔比,怎麼一副不痛快的樣子。」

    「難啊,村上君,」中澤正行又吸了一口煙,「abc是越來越好,但不賺錢啊。」

    「哦?」

    「你出名后,很多有聲優夢的年輕人慕名而來,為了收下他們,我拿出自己的老本和以前賺的錢,把這棟樓買下。」

    「嗯。」

    「然後那一屆,一個通過的都沒有。」

    「何至於一個都沒有?」

    「事實上就是一個都沒有。」中澤正行搖搖頭,繼續說:「沒辦法,樓都買了,我不能虧錢吧?貸款,請專業老師。個個工資比我都高,混蛋!」

    「欲取先予,何必著急。」村上悠沖罵罵咧咧地中澤正行說。

    「我就這麼想的,才請他們來,結果呢?」中澤正行雙手一攤,「今天,這個老師跟我說,中澤社長,沒有這個器材,我教不來;明天,那個老師跟我說,教室裝修不行,必須如此這般才行!混蛋!老子還是第一次聽說聲優學習和教室裝修有關係!」

    「噢——」村上悠點點頭,做好一個聆聽者。

    「還有來找我,說什麼其他養成所都開聲樂班、形體班、舞台劇,我們也不能少。」

    說到這裡,中澤正行又像是要一口氣把煙全部吸光似的吸了一口煙。

    「學員費用呢?」

    「每人二十五萬,頂什麼用?」

    「沒漲?」

    「漲什麼?!當初你出名后,我宣傳便用的{價格便宜}這點。現在如果改,學員就寧願多出一點錢,去更好的養成所,我不就徹底完蛋?」

    「唔。」

    「還好,自大西紗織出名后,學員多起來,每個月掙的錢付完工資,也勉勉強強能跟得上銀行貸款。」

    村上悠不知道說什麼好,「會好起來的。」

    「但願如此,要不然如何活得下去。」中澤正行嘆了口氣,把還剩半截的香煙,在煙灰缸里使勁碾滅。

    「對了,村上君,你賭馬贏了一千萬的事,是真的?」

    「真的。」

    中澤正行雙手手肘撐著膝蓋上,上身前曲,渴求地望著村上悠:

    「有何技巧?能否告訴我?」

    村上悠就又把馬場宣傳手冊上,什麼{頸部位置是否過低}、{有沒有胸前肌肉}、{馬背是否分裂}等等,一字不落地講了一遍。

    「村上君,你這樣慷慨熱心的人,再找不到第二個。」中澤正行把寫了三頁{賽馬心得}的筆記本小心放進柜子。

    「不知道怎麼說才好......但賽馬這種事,還是少碰一些。」

    「當然!」中澤正行鄭重點頭,「不把這三頁紙吃透,我絕不會走進馬場一步。」

    「這樣就好。」

    五人離開abc養成所,佐倉小姐問:

    「村上,你們聊什麼,我看那個人很高興的樣子?」

    村上悠把中澤正行如何騎虎難下、又妄圖通過賽馬暴富的事,和幾人說了。

    四人一路帶著歡笑往車站去,快進站時,東山柰柰說:

    「要不我們今天再去一次大井賽馬場吧?我還沒去過呢!」

    「去去去!」悠沐碧立馬符合。

    女性迅速統一意見,準備去大井馬場長長見識,然後實際運用一下村上悠傳授的技巧。

    今天是周六,除了晚上有個《地錯》直播,村上悠也無事可干,就跟著去了。

    等他們坐車到濱松町,又在濱松町乘坐單軌電車趕到大井馬場時,卻得知今天白天沒有賽馬,正在舉辦定期的跳蚤市場。

    四女很是沮喪,但很快被600多個攤位吸引注意力。

    直接在地上鋪了布就開賣的,也有打開汽車後備箱的;

    衣服褲子,舊書,茶壺,盆栽;

    電腦,相機,過去的CD;

    各種各樣。

    五人在人群中顯得突兀,不僅是長相的原因,畢竟是二手市場,年輕人很少,會來此遊逛的人,年齡層無疑較高一些。

    四個女孩左看看,右看看,卻一樣沒買——很符合年輕人的想法。

    唯一想買的綠蘿,在從村上悠處得知{綠蘿對鸚鵡有毒}后,也放棄了。

    找地方吃完飯,幾人在回去的電車上,被太陽一曬,再加上走了一上午,都昏昏欲睡。

    村上悠看著電車像一根針一樣,在東京都這塊布上蜿蜒前行。

    「村上君,你看。」中野愛衣把手機遞過來.

    村上悠回過頭,望著中野愛衣劉海下的眉梢。

    她指著手機屏幕:

    「井口桑說謝謝我們的生日祝福,很期待和我們繼續合作。」

    「有什麼好期待?」

    中野愛衣既不抬首,也不抬眉,只是眼珠子向上,用那一泓清水蕩漾了村上悠一眼,然後給井口裕香回消息。

    看來還沒消氣,村上悠如此想著。

    電車緩慢行駛,人氣組合「嵐」的新歌不知從何處傳到他的耳畔。

    回到櫻花庄,村上悠著手給自己三萬日元的空調進行一次清理。

    只用了一年,不至於大動干戈,只採用了簡單清理。

    打開空調蓋,對空調濾網進行清潔,然後用空調清潔劑對蒸發器葉片進行清潔。

    最後,把濾網放在中庭地上,讓太陽晒乾。

    「村上君,」中野愛衣站在中庭廊道上,對欣賞成果的他說,「乾脆把其他空調也一起清理了吧?我們來幫你。」

    「好。」

    於是村上悠又把所有房間里空調都清理一遍。

    其他都還好,唯獨悠沐碧房間的那台,怕是有四五年沒清理過的樣子,不大幹一場是不行的。

    幾人說著幫忙,最後拿著不知從哪來的水槍互相追逐起來,只有中野愛衣還在一旁幫他一起清洗導風板。

    但也沒堅持多久,也加入了戰場。

    村上悠獨樂樂,也很享受。

    不動手就算了,一旦開始做,把髒兮兮地導風板清理一新,是一件十分愉悅的事。

    「哈哈!」一聲竊笑聲,四人把水槍都對準了他。

    村上悠乾脆而利落地成了落湯雞。

    他也不生氣,只是把軟膠水管頭子捏扁,只剩一道小口子,這樣從裡面流出來的東京自來水,噴的又急又遠。

    「啊——」

    「我錯了我錯了!悠哥哥!」

    「村上君!晾的衣服都濕了,快......啊!」

    「汪汪!(騙子!我昨天剛洗完澡的!離我遠點!丑鬼!)」

    ......

    衣服變得再貼身不過,發現如下:

    幾人的胸都不小,中野愛衣白色裙子下的小腰,也確實緊緻的可以。

    村上悠順順噹噹地把做完所有清理工作,又把它們裝回去。

    吃罷晚飯,出發去gangan文庫的演播室。

    《地錯》是gangan文庫的主打作品,所以做直播也會在這家公司自家演播室做。

    走進準備室,水籟祈和大西紗織正在聊天。

    「晚上好,村上前輩。」

    「嗯。」

    「晚上好,村上桑。」水籟祈招招手。

    「晚上好。」村上悠找了角落坐下。

    晚上八點半,直播準時開始。

    村上悠坐在中間,水籟祈和大西紗織一左一右。

    直播間一打開,三人立馬就被密密麻麻的彈幕遮住。

    大西紗織湊近看來了下,回頭對兩人說:「大家都在說賭馬贏了一千萬的事呢。」

    「哦。」村上悠敷衍的回應。

    「別。不要再提這件事了!」水籟祈很抗拒地說。

    「哈哈,」大西紗織突然笑起來,「想起inori大喊一千萬的照片,哈哈!」

    「不允許再說這件事!」

    「但是大家都看到了吧?」

    水籟祈十分認真地對觀眾說:

    「誰敢去搜索那張照片,我就往他電腦上寄病毒。真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
    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