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34.危險的種田和中野!悄然無聲,大西沙織再次被背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34.危險的種田和中野!悄然無聲,大西沙織再次被背刺。字體大小: A+
     

    「接下來是廣告環節。」

    村上悠和種田梨紗並肩站在廚房裡,對著攝影機。

    「動畫正在絕贊放送中!」

    「具體消息在這裡哦~」種田梨紗憑空指著後期會P上具體情報的位置。

    「原著漫畫......」

    「動畫op.....」

    「最後!《食戟之靈》手游,將在2015年,配·信·決·定!!」種田梨紗高舉著雙手,五指張開,嘴裡發出{哇哦~哇哦~}地歡呼。

    村上悠在一旁默不作聲。

    種田梨紗一轉身,秀麗地長發飛舞,看著村上悠的側臉:

    「請跟我一起做,村上君!」

    「哇……哦。」

    村上悠想起去年宣傳《地錯》時,自己被逼著跳舞的場景。

    做完廣告還不算完,兩人重新坐回飯桌,準備錄製一個只有付費觀眾才能收看的{定價環節}。

    在工作人員重新布景、調整攝影機位置時,種田梨紗說:

    「村上君,你剛才{哇哦}是用的有馬公生的聲線吧?是在配合我嗎?」

    種田梨紗說{配信決定}這句話時,聲調略高,不覺中帶了《四月》女主宮園薰的音色。

    「是有馬公生的聲線,但不是配合你。」

    「誒?」

    「給角色配音,除非必要,我一般都是本音。給有馬公生配音也一樣,只是語氣盡量喪氣一些。」

    「也就是說你剛才很喪氣?」

    「沒錯。」村上悠點頭。

    「這下你知道,我用織部茶碗喝茶有多難受了吧?」種田梨紗一臉{你應該懂我}的表情,「扯平了,可以?」

    「可以。」

    「也別再喪氣啦。」

    村上悠笑道:「好。」

    對話結束。

    村上悠給自己的茶泡飯定價一千日元,種田梨紗定價一萬日元。

    「一萬?」

    「嗯。」種田梨紗雙手在胸口合十,一字一頓地說:「雖然量很少,沒有搭配其他主食,但如果我吃完這碗茶泡飯,店家告訴我價錢是一萬日元,也不會感覺是被坑了。」

    說完,她短暫地思考一番,確定自己解釋的很完美,沒有什麼要補充,點點頭:

    「大概就這樣。」

    「謝謝。」

    拍完后,兩人和工作人員告別,一起出了演播室。

    已經是深夜九點。

    明天是七月的第一個周日,再加上這幾天正好是梅雨季節中少見的晴天,街道上熙熙攘攘。

    只佔一個半身位的情侶、牽著孩子手的年輕媽媽、勾肩搭背的中年男人、唱著六月三號剛發布的《強く強く強く》的街頭藝人......

    東京度的夜生活永遠豐富又單調。

    「一起去車站吧?」種田梨紗說。

    「好。」

    「你居然答應了?不可思議。」

    「不可思議?」

    「是啊。」種田梨紗笑著往前走,村上悠跟上。

    兩人的距離不遠也不近,既不顯親密,也不會讓人以為是毫無關係的路人。

    種田梨紗的目光似乎一直鎖定在唱歌的街頭藝人身上,每當在街邊遇著,都會緩下步伐。

    而村上悠什麼都看,來往的車輛也好,路邊的店面也好,甚至行人背的什麼款式的雙肩包都會打量一眼。

    他沒有什麼特別感興趣的東西。

    等走過一個敲盆打碗、搖頭晃腦,卻死活不開口唱歌的街頭三人組后,種田梨紗開口說話。

    「村上君,你知道文春社的事嗎?」

    「失火了?」

    「什麼失火了?」種田梨紗一臉疑惑地側過臉瞧著村上悠的側臉。

    「報社、雜誌社,似乎總是和火災聯繫在一起,我的印象中。」

    「什麼呀!」種田梨紗笑起來,「你知道他們最近報紙的銷量增加了很多這件事嗎?」

    「怎麼,那位好味道的女聲優的事,被爆出去了?」

    「好味道?什麼好味道?我只知道合味道。」種田梨紗更加疑惑。

    「沒什麼。」村上悠慢悠悠地回答,目光投向路邊一個頭戴紅色魔聲耳機,穿紅色短袖、綠色牛仔褲,閉著眼,一臉陶醉跳舞的青年。

    舞姿像蛆蟲一般,非常人可比。

    難看的不行。

    「是你啊。」

    「我?」村上悠收回目光。

    「對啊,各種有你的緋聞的報紙,銷量都非常不錯,特別是你和中野愛衣那期,聽說都加印了。報紙加印,你說好笑不好笑?」

    「稀奇。」

    村上悠想起最近,自己在送台本給路上的粉絲時,她們總是掏出那張{夕陽下,他躺在軟椅上}的照片請他簽名。

    莫不是都從報紙上裁剪下來的?

    稀奇!

    「現在文春社的報紙上,每期都有關於你的報道,只是版面有時大有時小,但總是有你。他們可能已經盯上你了也不一定。」

    說完,種田梨紗指著路邊一個拿著相機在拍街景的路人:

    「他可能就是文春社的狗仔。」

    村上悠仔細打量那人,搖搖頭:「不像。」

    「我只是舉例。」種田梨紗背著手,帶著看熱鬧的笑意,說:「我的意思是,明天我們兩個逛街的新聞,可能就要被報道出去啦。

    所以我對你答應和我一起去車站感到不可思議啊。不過現在已經晚了,有狗仔的話,肯定早就已經拍好了。」

    「他們銷量大賣,我能分錢嗎?」村上悠對這個更好奇一些。

    「村上君?村上悠君!!」

    種田梨紗停下腳步,臉上的笑意沒了,不可思議地看著他:「你不怕影響自己的事業嗎?女粉絲脫粉?甚至黑你?」

    村上悠跟著停下腳步,看著她白嫩的鵝蛋臉:「只要他們不拿著話筒,長槍短炮地戳到我臉上,不影響我早上出門遛狗。」

    「你這人真夠特殊。」種田梨紗直勾勾地回應著村上悠的視線,語氣里不無欽佩。

    「你不也一樣?和我走在一起,男粉絲怕是也要脫粉。」

    「今天之前,我的確會注意。但現在,我就不去考慮這些。」

    「哦?」

    「我發現你戴眼鏡特別好看。將來一定要結婚的話,你也是不錯的選擇。」

    「你不怕影響事業?」村上悠決定從明天開始不戴眼鏡了。

    種田梨紗臉蛋十分漂亮,胸部弧線相當優美,腰肢纖細得盈盈一握,披肩長發也烏黑秀麗。

    凡是一個男人,都絕不會拒絕這樣的女人。

    但他自己如今深陷泥沼,哪還能顧及盛開在沼澤里的金盞花是否好看。

    「現在只是接觸,又不是真交往。事實是:我們在一個片場工作,然後順路而已。」她繼續往車站方向走,「傳出緋聞的目的,也只是讓其他和你傳緋聞的女聲優知道,我種田梨紗也在。先把隊排起來,買不買再說。」

    「追求你的人不少吧,為什麼選我呢?」

    「是不少。但他們有權利追求自己喜歡的人,我就沒權利嗎?東京都二十三個區,可沒有哪個區有這個規定的,就連允許同性戀結婚的澀谷區都沒有!」

    村上悠無話可說。

    另外他還是第一次知道澀谷區允許同性戀結婚。

    種田梨紗又說:「不過我現在只是感覺你還不錯,配我勉勉強強,還需要考察。」

    「唔。」

    「不過你不用擔心,我問了《食戟之靈》製作組,他們說最少會做兩季,再加上其他動畫,我們兩個有的是時間。」

    「這的確是。」村上悠點頭,沒有說出原作者準備起步五季的事。

    「如果中途感覺你人不錯,那就在一起。等到三十歲,彼此習慣合得來,就對外公布,然後結婚,如何?」

    「嗯......」

    「三十歲到三十一歲,我就開始備孕。等到了三十二歲,我隱退一年,給你生一個牛犢子那麼大的男孩,或者比我還可愛的女孩。怎麼樣,這種生活很想要吧?」

    「不賴。」

    「不過前提你得讓我滿意。」種田梨紗用審視地目光打量起村上悠,「不過你別主動表現什麼,那太假了。我們要以自己本來的面目相處,這樣防止以後出現矛盾。」

    「當然。」村上悠除了在工作中,還沒用過其他面目。

    「還有,你也別想著我們家那點錢了,我有一個哥哥,公司啊、家產啊,基本全是他的。你能得到只有我。」

    「噢——」

    兩人走到車站,一路上絕世美女種田梨紗都在用{是男人肯定無法拒絕自己,所以村上你也一定早就喜歡我}的口吻,說著亂七八糟的事情。

    大部分時間村上悠都無言以對,只能用{噢}來表示:自己的確有在聽她說話。

    車還沒來,兩人就欣賞一旁的地下偶像表演。

    幾個女孩唱著當下的熱門歌曲,高高膨起的裙擺,輕輕一個扭身就能看到短褲似的白色安全褲。

    種田梨紗豎起兩根食指,隨著節奏搖擺和哼唱。

    她可比那些地下偶像漂亮多了,所以僅有的三個給地下偶像應援的粉絲,也直瞄向這邊。

    村上悠隨意地背靠在車站柱子上,靜靜地看著種田梨紗像黑色絲綢一樣起舞的長發。

    這下,除了種田梨紗,整個車站,再也沒有女性去關注地下偶像,就連地下偶像自己,也都一直看著村上悠。

    地下偶像的一首歌、一隻舞還沒結束,種田梨紗等的電車進站。

    她回頭看了眼村上悠,說了聲{下周見,村上君},沒等村上悠說什麼,就走進車廂。

    地下偶像的一首歌、一隻舞剛好結束,村上悠鼓了鼓掌,他等的電車也剛好帶著風聲駛進站台。

    ——————

    七月五日,星期天,中雨轉下雨,《食戟之靈》首播的日期,距離《村上食堂》第一回放送還有三天,《路人女主》還有一天,《寶石之國》還有......

    村上悠躺在床上,聽著雨聲,不知為何地突然把這些自己不關心的事,從頭到尾想了一遍——平時,他連製作組送來的預覽版動畫都懶得看。

    從床上坐起來,下意識伸手去拿眼鏡,快要戴上去時,才想起昨天的事。

    用力揉了揉,把鏡框揉成團,扔進了垃圾桶。

    伸著懶腰,下了樓,走進客廳。

    中野愛衣正抱著【杏杏】貼在臉上,看到他,說:「早上好,村上君。」

    「早上好。」

    村上悠坐下來,看著【杏杏】,測算當著中野愛衣的面,讓它去給自己買早飯的可能性有多大。

    胡思亂想好一會兒,終究還是沒敢。

    「村上君,你眼鏡呢?」

    「壞了。」

    「以後還戴嗎?」

    「不戴了。」

    「我感覺你戴眼鏡還挺好看的。」

    「不戴就不好看?」村上悠問。

    「好看好看。」

    「你說疊詞了,中野桑。」

    中野愛衣把【杏杏】舉到臉上,朝著村上悠張牙舞爪,「你這個欺負女孩子的壞傢伙,我【杏杏】美少女戰士要代表月亮消滅你!月稜鏡威力!變身!」

    「汪汪!(無毛丑鬼主人在幹什麼,殘廢?)」

    村上悠給傻兮兮、任人擺布的【杏杏】一個{我也不知道}的眼神。

    過了一會兒,佐倉鈴音起床,簡單洗漱后,準備回千代田一趟。

    村上悠拿著要扔的垃圾,跟著她一起出門,準備去便利店買早飯。

    「村上,怎麼沒戴眼鏡?」

    「壞了。」

    「以後乾脆也別戴了,你不戴眼鏡好看。戴個眼鏡太老氣。」

    「好。」

    下著中雨的清晨,櫻花庄門口的巷子里沒有一個人。

    佐倉鈴音前後看了看,快速收起自己的傘,鑽進村上悠的傘里。

    「怎麼了?」

    「嗯~~」佐倉鈴音仰著精緻的小臉,嘴唇笑著抿成一條縫,盯著他說:「我回去后,你會想我嗎?」

    她的聲音軟綿綿的,和常日里大不相同,村上悠只聽她和女聲優這樣說過話。

    「你就去幾個小時,我想你幹嘛?」

    「但我會想你啊,你不想我不是很過分嗎?」佐倉鈴音輕輕嘟著{因為沒有塗口紅,所以顯得平淡卻又十分真實和肉感}的嘴唇。

    兩人站在同一把傘里,村上悠能清楚地看到她嘴唇上的細微紋路。

    「平時工作分開都不止這點時間,有什麼好想的?」

    佐倉小姐不說話了,頭往右邊一歪,側臉對著村上悠。

    眼睛不眨,嘴角既不勾起也不下垂,雪白的臉上沒有絲毫情緒波動。

    雨水滴滴噠噠,連綿不絕地落在村上悠的傘頂。

    只要一看到佐倉小姐這副{你不要理我,讓我孤獨一個人,我一個人獨孤也沒什麼}的冰冷表情,村上悠就無法和她爭辯任何東西,也拿她沒有任何辦法。

    他說:

    「早點回來啊。」

    佐倉小姐冷著臉兩秒,隨後鼻孔里發出「哼」的一聲,抿嘴笑起來。

    她貼近村上悠,對著他緩緩吹氣,把村上悠的劉海吹的亂七八糟,才得意而好看地笑了起來。

    「給我照顧好【落湯雞】!要是它被【杏杏】欺負了,我回來收拾你!」十分囂張地交代完,她撐起傘,往車站去了。

    村上悠扔完垃圾,在便利店吃完早飯,又給中野愛衣、東山柰柰和悠沐碧買了一些吃的,另外又給【落湯雞】買了一個石榴。

    回到櫻花庄,悠沐碧和東山柰柰都已經起床——昨晚兩人玩遊戲到半夜,又睡在一起。

    把早飯給她們,村上悠慢悠悠地給【落湯雞】剝石榴。

    「鸚鵡吃得比我們都好!」悠沐碧使勁咬了一口麵包。

    「嗯~,沒錯。」東山柰柰閉著眼睛吃飯糰,一副沒睡醒的樣子。

    【杏杏】又繞在村上悠身邊繞圈,看起來是對【落湯雞】圖謀不軌地樣子,其實是在想嘗嘗石榴。

    村上悠拿了一些石榴皮給它,它咀嚼兩口,又跑到中野愛衣懷裡,前腳趴在桌上,警惕地看著他。

    中野愛衣笑著給了村上悠一記白眼,一邊喝著芒果味的野菜生活,一邊對悠沐碧說:

    「凹醬,馬上要暑假了吧?」

    「嗯嗯。」悠沐碧咬著吸管,喝著北海道牛奶。

    「暑假準備做什麼呢?」

    「嗯......沒想好。」

    「要不要嘗試著打工?體驗生活?」

    「打工?好啊!但該做什麼呢?去鸚鵡店幫忙可以嗎?」

    「當然可以啦,」中野愛衣說,「但是來回太遠了,找一份近一點工作好一些。」

    「那就去旁邊的便利店當收銀員?」

    「收銀員有時候要幫著擺貨,你這身高夠嗆。」村上悠撫摸著【落湯雞】的下巴。

    「討厭!!」悠沐碧猛吸一口北海道牛奶,把盒子都吸得凹陷下去。

    東山柰柰睜開眼,對著悠沐碧說:「要麼凹醬去報名一家養成所,上午去上課,下午就跟著我們去配音室啊、活動現場參觀?」

    「誒?可以去嗎?」

    「當然咯!很多聲優學校的學生,還有演員都會來參觀呢。到時候我帶你去玩!」東山柰柰大大的眼睛滿是期待,睡意完全沒了。

    「這個主意很棒!」中野愛衣也點頭道,「凹醬可以把聲優當做兼職,如果在大學四年裡喜歡上這份工作,以後可以當成主職業啊。」

    「對啊對啊,你看我們這裡有三個在籍聲優呢,還可以幫你!」東山柰柰伸手把凹醬摟在懷裡,「從明天就開始吧!到片場來找我玩!」

    凹醬躺在她懷裡仍然咬著吸管不放:「還是等我放假吧,下周就考試了。」

    「好吧~~」東山柰柰失去幹勁。

    「那凹醬想以哪家事務所為目標呢?」中野愛衣問。

    「我不了解這些。愛衣姐認為哪個適合我呢?」

    「In!」In事務所聲優東山柰柰,用堅定的眼神看著悠沐碧。

    「YM吧。」中野愛衣說,「我們幾個雖然現在有點名氣了,但和村上君完全沒法比的,他可是號稱YM搖錢樹,還十分擅長教人。再說,YM還有鈴音,在女聲優方面的問題,她也可以幫你。」

    「但是,悠哥哥現在不是在帶大西姐嗎?」通過上次鎌倉旅遊,悠沐碧已經和大西紗織成為遊戲好友。

    「大西醬現在已經非常出色,獨擋一面完全沒有問題。」說完,中野愛衣轉頭看向村上悠:「是不是,村上君?」

    「也許吧。」

    「怎麼樣呢,凹醬?」中野愛衣又問。

    「嗯……」悠沐碧陷入沉思。

    東山柰柰抱著悠沐碧{村上悠兩隻手掌就能輕鬆圍攏}的小腰,「不要啊!凹醬!來In吧!」

    「抱歉,柰柰姐,YM可是有悠哥哥和鈴音姐呢。」

    「嗯~~~~」東山柰柰發出小狗一般地嗚咽聲。

    「汪汪!(丑鬼又在學我叫!)」【杏杏】彷彿受到侵犯,耳朵都豎起來。

    悠沐碧打定主意后,整個人都迫不及待,興奮地對村上君說:

    「悠哥哥,以後就拜託了!」

    「想配什麼角色?」

    「殺人的那種!拿著武士刀七進七出!」

    「噢,神經病那種,我懂。」村上悠點頭。

    「悠哥哥!」悠沐碧大不滿!

    「村上君?!」中野愛衣的潛意思,是在說他沒正經,整天欺負狗和144.5cm的未成年女孩。

    「凹醬~~~」In事務所女聲優東山柰柰還沒放棄。



    上一頁 ←    → 下一頁

    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
    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