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33.招待不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33.招待不周字體大小: A+
     

    【島國最強輕作家漫畫家之家!!!】

    大老師:最近過得不錯啊@村上春樹

    村上春樹:嗯?

    大老師:天天都能聽到你和女聲優的緋聞

    大老師:真是讓人羨慕

    村上春樹:也僅僅是緋聞

    大老師:怎麼沒有不見你和早見桑的緋聞呢?

    村上春樹:嗯?

    伏見司:渡航你居然是早見派?

    伏見司:沒想到啊沒想到,這種股票也有人買?

    大老師:早見不好嗎?溫柔!聲音治癒!腰也細!

    大老師:我告訴你!《春物》女主角就是她了!

    大老師:村上註定是早見家的男人!

    伏見司:別逼我

    大老師:你殺我?

    伏見司:呵!我現在就去寫一本,讓我喜歡的女聲優當女主角,讓村上做男主角

    伏見司:@村上春樹,你喜歡什麼樣的妹妹?

    村上春樹:……

    伏見司:上次寫的是傲嬌系的,這次寫一個下流一些的怎麼樣?

    伏見司:什麼傲嬌啊、痴女啊、兄控啊,都寫膩了

    伏見司:聲優的話,藤田茜如何?

    伏見司:長得也好看,還給**配過音,我太中意了

    伏見司:然後其他女聲優也都挑年紀小的,嘿嘿嘿

    伏見司:我感覺自己現在靈感爆棚!

    村上春樹:。

    川原礫:很有趣的樣子

    川原礫:村上,你喜歡哪個?下次《刀劍》女主角我幫你提

    川原礫:我個人傾向中野愛衣

    村上春樹:。。

    大老師:早見的聲音不溫柔嗎?

    伏見司:藤田茜不夠H嗎?

    春場:我感覺佐倉鈴音比較漂亮

    大老師:家的事,跟你漫畫家有什麼關係?

    伏見司:家的事,跟你漫畫家有什麼關係?

    川原礫:佐倉啊......不適合做女主角

    春場:媽的!欺負畫畫的?

    春場:我這就去畫一本炒股漫畫,最後讓佐倉贏的那種!

    春場:走著瞧!垃圾家!

    附田祐斗:漫畫《食戟之靈》

    附田祐斗:五季

    附田祐斗:起步五季!

    附田祐斗:我要讓未來五年,種田醬和村上每周都見面!

    附田祐斗:我不信一個帥,一個漂亮,五年還不在一起!

    大老師:早見的聲音不好聽嗎?

    伏見司:藤田茜不夠H嗎?

    大森藤野:反了反了!

    大森藤野:畫漫畫的這麼囂張?

    大森藤野:輕《地錯》!

    大森藤野:永不完結!

    大森藤野:我要讓水籟醬做一輩子的女主角!

    大老師:早見的聲音不好聽嗎?

    伏見司:藤田茜不夠H嗎?

    堀越耕平:漫畫《我的英雄學院》

    堀越耕平:村上桑準備去試音吧

    堀越耕平:原本感覺你這種文藝青年,不適合這種熱血動畫的,就沒和製作組推薦你

    堀越耕平:但是!

    堀越耕平:佐倉天下第一!

    春場:幹得漂亮!

    堀越耕平:你也加油!努力畫畫!讓佐倉和村上的合作永不止步!

    春場:已關掉麻將軟體!拿出數位板了!

    大老師:早見的聲音不好聽嗎?

    伏見司:藤田茜不夠H嗎?

    榎宮祐:《遊戲人生》

    榎宮祐:劇場版決定!

    榎宮祐:我大天使一日不死,你們永遠都是諧教!

    大老師:早見的聲音不好聽嗎?

    伏見司:藤田茜不夠H嗎?

    川原礫:@村上春樹,你怎麼說?

    村上春樹:。

    村上春樹:無話可說

    村上春樹:070—3776—233

    村上春樹:經紀人電話,自己聯繫

    春場:@村上春樹,我借用一下現實中你們的些許設定,可以嗎?

    村上春樹:當然

    春場:我決定畫五胞胎,讓她們姓中野

    春場:當所有讀者認為中野愛衣必贏的時候

    春場:嘿嘿,就是我佐倉上位的時候!

    堀越耕平::@春場,幹得漂亮!

    川原礫:我得去督促一下製作組,趕緊製作《刀劍·愛麗絲篇》!!!

    時雨澤惠一:我的《身為男高中生兼當紅輕作家的我,正被年紀比我小從事聲優工作的女同學掐住脖子》什麼時候才能動畫化啊~~~~~

    時雨澤惠一:明明也是《這本輕真厲害!》排名前二十的!

    時雨澤惠一:我好喜歡花澤香菜啊~~~~

    時雨澤惠一:我想讓她當女主角!!!

    大老師:呸!不能動畫化的廢物!

    伏見司:呸!不能動畫化的廢物!

    堀越耕平:呸!不能動畫化的廢物!

    ......

    時雨澤惠一:沒人同情我嗎?!!!

    村上春樹:時雨澤桑,我的《屆不到的愛戀》也沒有動畫化

    時雨澤惠一:別!

    時雨澤惠一:我的《奇諾之旅》已經動畫化,還有川原授權的《刀劍神域外傳》也要動畫化了

    村上春樹:?

    時雨澤惠一:可惜《刀劍神域外傳》本篇人物不登場。這樣的話,就算選用了花澤香菜,又有什麼用呢?

    時雨澤惠一:又有什麼用!

    村上春樹:?

    時雨澤惠一:又有什麼用......

    村上春樹:再見

    村上悠退出line界面,隨手把手機放桌上,無所事事地看著工作人員布置場景。

    《村上食堂》錄製的場所,是一個廚房似的演播室。

    一旁的絕世美女種田梨紗在看台本,時不時用筆寫著什麼。

    大概是在根據劇本作家給的話題,想一些可以展開的方向和內容。

    「村上君,你不用看台本嗎?」種田梨紗注意到他的無所事事。

    兩人合作了不少動畫,《修羅場》、《旭丘偶像》、《四月》等等,村上悠留給她印象,一直都是十分努力的在看台本。

    今天兩人錄製第一回《村上食堂》,來到現場才拿到台本,雖說台本上只有大概流程,還有劇本作家提供的話題,字數不多,但具體要講些什麼,都得靠聲優自己琢磨。

    種田梨紗只看到村上悠一開始翻了一遍台本,隨後就在用手機回消息。

    她還想著,村上悠回完消息後會繼續研究台本,誰知道竟然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出於{自己在幹活,別人在休息,心裡不平衡}和{好心提醒搭檔不要忘了工作}的雙重心理,她開口提醒了一句。

    村上悠側過臉,看著今天穿了深紫色長裙的種田梨紗。

    「我做飯,你負責找話題。在不知道你會說什麼話題的情況下,我看台本有什麼用?」

    「恩……的確是這個道理。這樣吧,」種田梨紗挪了挪椅子,靠到村上悠身邊,「你看這裡,我會說我在【種田高橋料理學院】品嘗了茶泡飯,對茶泡飯要求很嚴格,你打算怎麼回答?」

    說完,她手指著台本,抬頭望向村上悠的側臉。

    演播室里的燈光打的很足,他的臉愈發顯得白皙。

    靠的這麼近,種田梨紗能清楚通過沒有鏡片的眼鏡鏡框,看到村上悠眼睛的任何細節。

    是雙眼皮,卻不是十分標準的那種類型。鼻樑那頭的眼皮完全重疊在一起,然後越往兩側,層數才越來越明顯。

    睫毛清晰而長。

    種田梨紗發現,單看眼睛,實在難以分辨這是一雙男人還是女人、現實還是畫布上畫家構思良久才下筆畫出來的眼睛。

    「{我被小看了。}」

    「誒?」種田梨紗回過神,原本朝著村上悠一側併攏的雙腿,有些羞澀地往外偏了。

    村上悠奇怪地看她一眼,不知道她是走神了,還是在疑惑他剛才為什麼要這麼回答。

    他解釋道:

    「你說你在《食戟之靈》廣播里品嘗了茶泡飯,我說{我被小看了}。」

    「這樣啊。」

    種田梨紗沒再問第二個問題。

    村上悠看她又不對台本,又不走開,問:「怎麼了,今天?」

    「村上君,你戴眼鏡很好看。」種田梨紗突然說。

    村上悠一怔,有些不知道眼前這個女人在想什麼:「謝謝,種田桑的頭髮也十分漂亮。」

    他剛說完,種田梨紗就用手撩起垂落在鎖骨上的一束長發。綢緞般、如墨般的長發,從她手上宛如流水一般滑落。

    精緻的鎖骨又重新被長發遮掩。

    「那個啊,村上君,我們也合作了這麼久,叫我種醬就可以。」

    「你想的話,我沒意見。」

    只要不是直呼名,引起誤會,村上悠對叫別人什麼不在意。

    這個對話,讓他突然想起自己在《屆不到的愛戀》里寫的:主角當著二十幾人的面,主動要求稱呼佳村遙為遙,引起誤會的橋段。

    那種戲碼,也只能在輕里寫寫了吧,現實哪會有這種事?

    他自己原先也不想寫這種事,最後被編輯的要求才寫的。就連佳村遙的名字都是取自兩個路人女學生。

    「你在想什麼?」

    村上悠回過神。

    種田梨紗看著他,繼續問:「是在想鈴音嗎?」

    「想她?」村上悠不知道她為什麼這麼問。

    「鈴音經常把你做的飯糰、便當帶到片場給我們吃。」

    「她很喜歡你啊。」佐倉小姐雖然在櫻花庄飯桌上不搶食,但也不允許別人吃她的——交換可以。

    「我也很喜歡鈴音。」種田梨紗笑起來,「你剛才想什麼?」

    「......」

    用如此氣勢逼問他的,只有那天晚上,說{男孩子猶猶豫豫可不好}的中野愛衣。

    「你現在又在想什麼?」種田梨紗問,「和別人說話一直走神很失禮哦,村上君。」

    「你剛才讓我叫你種醬,我想起一本輕。」

    「什麼輕?」

    「《屆不到的愛戀》,說聲優的,相當地道,作者對聲優界十分了解,也講了很多演技有關的知識。種田桑可以買來看看。」

    「叫我種醬。為什麼我讓你叫我種醬,你會想到這本呢?」

    「裡面有一個橋段,是關於稱呼的趣事。」

    「你這人真是奇怪。」種田梨紗哧哧笑起來,「這麼喜歡聯想嗎?是你演技好的原因?」

    「我想不是,只是突然想起。稀疏的白雲、蔚藍的天空、有些熱的天氣,這個那個,就這麼突然想起。」村上悠記得那天自己是跟著釘宮未夕跑了很多片場。

    「什麼稀疏的白雲、蔚藍的天空?」

    「那天的天氣。」

    種田梨紗笑得極其開心:

    「你這人真奇怪。一會兒橋段,一會兒天氣,你不去寫可惜你的聯想能力。」

    「寫什麼好呢?」村上悠問。

    他最近又陷入無事可寫的時期,想從任何人、任何事哪裡獲取靈感。

    每當這時,他都忍不住想:截稿日期這種東西,如果能從世界上消失該多好。

    拜託水籟祈吧。

    「愛情吧。」種田梨紗毫不思索地回答。

    「為什麼?」

    「我媽媽整天想著進入上流社會,逼我參加聚會。我討厭權勢。」

    「冒險呢?」

    「打打殺殺受眾少一半,女孩子不愛看。」

    「權勢,女孩子也不怎麼喜歡看吧?」

    「是啊,所以寫愛情吧。」種田梨紗說,「我不信財富,不信權勢,我只信愛情。」

    村上悠驚訝她的天真和直白。

    「被嚇到了?種田梨紗居然會是這樣的女孩子?」她笑著問。

    「嚇不至於。」村上悠感嘆,「不過的確有被驚訝到。」

    「我期待你的{愛情}。」

    「好。」

    「那本《屆不到的愛戀》我也會去看看。」

    「不會讓你失望。」

    對話到此結束。

    工作人員已經布置好場景,村上悠站在廚房裝有燃氣灶、水池、擺滿餐具的檯子后。

    按照台本上所要求,他一邊哼著歌,裝作在家裡一樣輕鬆,一邊開始處理前菜。

    種田梨紗站在鏡頭外,聽到村上悠哼的歌,也笑著跟著哼起來。

    【即使生機尚存卻已然心如死灰,便是終結】

    【無比夢幻,堪稱偶像的寵兒】

    【以眼還眼,以牙還牙】

    ......

    這首歌就是兩人在做地下偶像時的主題曲。

    一部12集動畫的配音,從開始到結束,兩人也沒說上幾句話。

    村上悠拿起菜刀,有些輕,又切了烤魷魚須,撒上蜂蜜。

    這道「前菜」是出自動畫,以村上悠【料理(滿級)】擔保,絕對不好吃。

    村上悠自己得先試吃,他用筷子夾起一根。

    說實話,觸手加上粘液,要不是這是料理節目,絕對要被打上馬賽克。

    一口吃下去,先是蜂蜜過分的甜味,隨後又是烤魷魚的鹹味,最後兩者混合......

    「嗯,」村上悠點點頭,「意外的不錯。」

    村上悠又用筷子在裡面攪拌兩下,在他的手法下,蜂蜜完美的附著在魷魚須上。

    村上悠對著鏡頭,再次夾起一根魷魚須。

    色澤鮮亮,在燈光下反著光,看起來十分的好吃。

    「打擾了~~」種田梨紗迫不及待地走進鏡頭。

    「村上君,你在做什麼好吃的?」她站在一張四人小桌子前,往廚房裡探頭。

    「蜂蜜魷魚須。」

    「哦!沒吃過呢,好想嘗嘗!」

    「當然可以,這裡是我新開的食堂,你是第一位客人,免費送給你了。」

    「真的嗎?謝謝!」

    村上悠把蜂蜜魷魚須端到桌子上,種田梨紗迫不及待地用筷子夾起兩根,往外嘴裡一塞。

    「如何?」村上悠問。

    種田梨紗使勁地嚼著魷魚須。

    「這個......」

    「嗯?」

    「......難吃!」

    「嗯?你說什麼?」

    「那個...那個...」種田梨紗雙手比劃,拚命地想著措辭:「嘗起來就是魷魚須和蜂蜜的味道。」

    「原汁原味。」村上悠概括道。

    「嗯,所以很難吃。」種田梨紗相當耿直。

    「今天不收你錢,你可以全部吃完。」

    「謝謝,雖然我也沒打算付錢。不過這個前菜就算了。」

    種田梨紗把裝了蜂蜜魷魚須的碗,從她坐在的角落,挪到斜對角的角落。

    工作人員傳來大笑聲。

    「前菜結束!」村上悠對著鏡頭,「大家好,我是幸平創真役·村上悠,這裡是《食戟之靈》附屬節目:《村上食堂》」

    「大家好,我是女主角薙切繪里奈役·種田梨紗。」種田梨紗還在嚼嘴裡兩根韌性十足的魷魚須。

    「種醬是食堂的第一位客人,想吃什麼?」

    「喔!可以隨便點嗎?」

    「當然。」

    「那,今天就吃茶泡飯吧。」

    「沒問題。」

    「不過啊,村上君,我正在做一個叫【種田高橋料理學院】的廣播節目。」

    「聽說過。」

    「在那個節目里,舉辦過一次品嘗茶泡飯的環節。我飾演的角色,薙切繪里奈,是一個擁有神之舌的人。理所當然......」

    「嗯。」

    「......我也擁有神之舌!」

    「這樣。」

    「所以,你做的茶泡飯好不好吃,我可是能一下子嘗出來,然後毫不留情地指出缺點。」

    「被小看了啊。」

    種田梨紗「噗嗤」地笑場了,她想起剛才兩人對台本的場景。

    她嚼了嚼魷魚須,安耐住笑意,雙手抱胸,擺出高高在上的姿態:「既然你這樣說,那我就期待一下。」

    「瞧好咯~」村上悠念齣動畫台詞。

    「我瞧好了!」種田梨紗也對著鏡頭念出台詞。

    村上悠兩三下去除竹莢與的骨頭,切成大小均勻的魚塊,加入醬油腌制。

    魚糕切片......

    「村上君手法很熟練,經常做料理嗎?」種田梨紗拿著劇本作家遞過來的「菜單」——臨時話題。

    一般廣播節目,劇本作家都會在一旁掌控節奏。

    有時候節目前,明明寫了一大堆問題和素材,結果看聲優自由發揮的很好,就棄劇本不用;

    有時聲優閑聊到天南海北,或者氣氛沉悶,劇本作家又趕緊提示進入下一個話題。

    「的確。」村上悠心裡幹勁滿滿。

    在節目中做料理有大概的時間規定,村上悠還記得六月份中野愛衣她們出去旅遊,自己提前五分鐘做好晚飯的恥辱。

    「這上面說,嗯?{村上桑和中野桑、佐倉桑還有東山桑合租}???」

    「是的。」村上悠開始撈味道煮出來的昆布。

    「你是在和她們其中一個交往嗎?還是說同時和三個人交往?」

    「誒?」村上悠昆布撈到一半,不無驚訝地看著她。

    鏡頭外的製作人右手摸向下巴,嘴角都快笑歪了——現在的觀眾啊,就喜歡看這些。

    在「菜單」有很多話題,普通的問題也有,沒想到這個小澤事務所的女聲優,居然這麼放得開,直接問這種略微破格的問題。

    很有節目效果啊,製作人點點頭,下次讓這位女聲優多上節目吧。

    「沒有的事,這其中有很多原由。」村上悠繼續撈昆布。

    「什麼原由?」

    村上悠只得一面往沸水裡加鰹魚乾,一面把往昔身上只有五萬日元的事實說了一遍。

    「這樣啊。」種田梨紗點點頭,盯著做茶泡飯的村上悠:「你不是贏了一千萬嗎,沒有搬出來的打算,繼續住在儲物室里?」

    製作人摸下巴的手往上挪,遮住藏不住笑意的嘴。

    「怎麼能浪費?」村上悠說,「我得努力攢錢,好買房啊。儲物室收拾收拾,也不賴。有窗戶,有空調,我還給自己做了衣櫃和書桌。」

    「哦,這樣啊。」

    村上悠的「奮鬥歷史」太長,話題時間直接過去了。

    種田梨紗拿起另外一份「菜單」,開始讀觀眾來信。

    「{風來的貓助}桑的來信,【聽說悠悠開了一家{村上食堂},中野愛衣桑正好也在《食戟之靈》里出演,那悠悠會第一個邀請中野桑做嘉賓嗎?】,抱歉,這次是我......」

    種田梨紗沖鏡頭點點頭,繼續讀信:

    「【如果不是的話,很擔心悠悠能不能和嘉賓好好聊天。】不是愛衣醬的話,村上君你就無法好好交流嗎?」

    「節目里的確是這樣。」

    「這樣嗎?明明剛才一開始的時候,村上君還假裝蜂蜜魷魚須好吃,害我一下子吃了兩根。」

    「種醬很有男子力,很能拉進距離。」

    「嗯?男子力?怎麼回事?」

    「不管是在生活中,還是工作中,我都盡量和女性保持距離。」

    「這樣啊,這個我很能理解。」絕世美女種田梨紗十分贊同地點頭。

    「但和男性就不會太注意這些,比如說信長、海斗還有雄馬。」

    「你們幾個在旱冰場摔倒在一起的照片,內田真理在片場給我們看過,哈哈!」

    村上悠點點頭,「而和種醬相處,和男孩子相處一樣。」

    「所以就很自然?」

    「是啊。」

    「這樣挺好。」

    「說你男子力高也沒事嗎?」

    「村上君知道我是一個女性吧?」

    「當然。」

    「那就行了呀。」種田梨紗說,「既和村上君自然相處了,又不妨礙我是女性的事實。說實話,我感覺男子力高的女性也很有魅力,也沒打算改。」

    「這樣就好。」村上悠點點頭。

    茶泡飯做好后,村上悠把飯、裝有高湯的茶壺、可自由添加的配料,整齊地放在種田梨紗坐的桌上。

    有工作人員上來拍特寫,一直吞咽口水。

    種田梨紗笑著說:「這位工作人員看起來很想吃的樣子!」

    「沒沒沒!」工作人員趕緊搖頭。

    「這可是村上君做給我吃的,你要吃的話只能等下次了。」

    工作人員拍好照連忙走開。

    種田梨紗看著工作人員倉惶的背影,笑得十分開心。

    村上悠笑道:「好了,我現在開始完成最後一步工序。」

    「哦?嗯!」

    村上悠拎起茶壺,把高湯澆入碗里。

    煎的恰到好處的三文魚、竹莢魚、明太子、漂亮的蔥花,在村上悠熬制的高湯下,像是被賦予了生命。

    「咕嚕~」

    演播室里全是「咕嚕」聲,此外就是那晚似乎光芒萬丈的茶泡飯,好似濃郁又清淡的香氣。

    種田梨紗什麼話也不說,用勺子挖起一小口,在工作人員的「咕嚕」聲中放進嘴裡。

    沒有爆衣,只有種田梨紗的「嗯————!!!」

    她又連續吃了三口,小小地一碗茶泡飯直接見底。

    「村上君!為什麼你開的店不量大管飽?」

    「給客人免費吃,還量大管飽,那我這店也開不下去了。」

    「小氣!」

    種田梨紗颳了刮碗底,又刮出半勺。

    拿攝影機的工作人員下意識放大——對著勺子,他自己滿含不舍的「咕嚕」聲,十分清晰地被收錄進去。

    種田梨紗卻沒自己吃,拿著勺子,對著村上悠說:

    「村上君辛苦了,這最後一口就給你吧。」

    村上悠看著勺子上,不知是湯水,還是口水的水:「不用。」

    「你做了這麼久,連嘗都沒嘗一口吧?我看你沒有嘗菜的習慣?」

    「這是做給客人的,我怎麼能吃。」

    「有什麼關係嘛!快點!一個男人這麼啰嗦!」

    「不不不不,店員是不能動客人的東西。」

    「我讓你吃的!」種田梨紗拿著勺子直接站了起來,逼近村上悠:「你看,我用織部茶碗喝了水,還吃了蜜蜂魷魚須,我告訴你,你今天不吃,這節目就結束不了。」

    村上悠看了看一個勁對著他們拍的攝影師,製作人也好,劇本作家也好,都沒有開口喊停的意思。

    「嗯?」種田梨紗踮起腳,把勺子杵在他嘴邊。

    村上悠背後就是牆壁,從攝影機的角度,完全就是種田梨紗在對他不軌的現場。

    「換一個勺子,這個你吃......唔。」

    種田梨紗腳後跟重新著地,用手背敲敲他的胸膛,笑著道:「真是矯情!」

    村上悠把嘴裡的勺子取出來,對著鏡頭,無精打采地念出台詞:

    「招待不周。」

    種田梨紗手臂一揮:「招待不周!」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
    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