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30.擴展的業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30.擴展的業務。字體大小: A+
     

    「完啦!」

    大西紗織捂著嘴,眼睛瞪得大大地看著村上悠。

    村上悠正想著配音室里的凳子太硬,沙發上又全是女聲優,如果能把【中野鸚鵡店】里那把軟椅拿過來,就再好不過了。

    大西紗織悄悄地退到一邊。

    臉比上周大了一圈的安野希世乃看著她,豎起大拇指,笑著說:

    「大西醬,你居然直接叫村上桑的名字!」

    「噓!」大西紗織小聲說,「村上前輩沒聽到呢!」

    「聲優界直呼村上桑名字的,也只有你了。大西醬,了不起!」

    「不不不,我也只是無意識而已。」大西紗織被誇,立馬就不害怕了,埋怨著說:「都怪村上前輩啊,說我笨,最主要他平時什麼都無所謂的樣子,所以我不知不覺就......」

    「大西。」村上悠放棄了給所有配音室角落添把軟椅的打算。

    「在呢!前輩!」

    「英梨梨的聲線練得怎麼樣了?」

    「沒問題了呢,前輩!」

    「說兩聲。」

    於是,中野愛衣和其他聲優來到片場時,就看到大西紗織對著牆壁,一個勁兒地「誒~嗯~哼~」的喘息著。

    「這是?」中野愛衣指著大西紗織問。

    「沒什麼。」村上悠說,「只是確保她發出的語氣詞,也是英梨梨的聲線而已。」

    熟讀台本的中野愛衣瞬間明悟:

    「今天有一場英梨梨和詩羽學姐在桌底下,互相揣對方的戲,是在為這個做練習嗎?真努力呢,大西醬~」

    「嗯~~」大西紗織嘴裡傳來英梨梨的嗚咽聲。

    一旁的安野希世乃感覺這場景十分有趣。

    ——————

    配音結束后,村上悠和中野愛衣、大西紗織兩人一起吃的午飯。

    兩名女聲優天南海北,從剛才片場配音發生的事,聊到周日的淺草寺和散步時的所見所聞,絮絮叨叨。

    村上悠只是吃著自己的薯條,被問到了,或「是」或「這樣」地應和著,不然就點點頭應付了事。

    「村上桑,中野桑,你們聽我說啊,」大西紗織說,「上周我去一家店裡吃飯,正好碰上《赤紅之瞳》劇組在開慶功宴。」

    「嗯,然後呢?」中野愛衣問。

    「一開始,我是和加隈亞衣坐在角落裡,然後突然,能登麻美子桑就對我說:『大西,劇組包的座位在那一片。』」

    「大西醬你有參演《赤紅之瞳》嗎?」中野愛衣都忘了,那個時候的大西紗織開沒開始跟著村上悠。

    「沒有!」大西紗織使勁搖搖頭,手掩著還在咀嚼食物的嘴:「所以我心裡:{誒——?怎麼回事?}!但是啊,能登桑是大前輩,我和加隈亞衣只好跟著過去。然後!免費吃了一頓。」

    「哈哈~~,到底怎麼回事啊?」中野愛衣感覺很有趣。

    「當時我也不清楚為什麼,後來想想,會不會是能登桑認為:村上前輩有參演,所以大西紗織肯定也出演了,這樣呢?」

    「村上君沒有參加慶功宴的前提下?」

    「是啊!很奇怪吧?」

    「哈哈哈,好有趣!」中野愛衣笑著說,「你感覺呢,村上君?」

    「有趣有趣。」村上悠說。

    中野愛衣白了他一眼,然後用{我們聊,別管他}的表情對大西紗織說:

    「看來大家已經形成:村上君出演的動畫,大西一定也出演的印象了呢。」

    「大概。」大西紗織正準備再吃一口東西,又突然想到什麼似的雙手擊了下掌:「這樣的話,我以後不是可以免費蹭很多飯?」

    「被抓到的話,怎麼辦呢?」

    「被抓到,就說:『啊,村上前輩叫我來的,讓我在這裡等他。』然後趕緊打電話給前輩,讓他幫忙救場!」

    「哈哈!」中野愛衣手裡勺子都有些拿不穩。

    大西紗織認真地對村上悠問:

    「前輩,你會來救我的吧?」

    「到時候再說。」

    「{到時候再說}?前輩,你這樣讓我好沒安全感!{到時候再說},到底是會來,還是不會來呢?」

    「不好說。」

    「{不好說}?」大西紗織再次鸚鵡學舌。

    「想去就去。」

    「不想呢?」

    「不想......」村上悠吃下最後一根薯條,喝完最後一口橙汁:「......到時候再說。」

    「誒?」大西紗織一臉疑惑。

    「先走了。」村上悠拿起台本,出了店門。

    和兩人分開后,村上悠去了事務所。

    「村上,」石田彰笑得眼角皺紋都起來了,「你萬萬想不到,事務所里給你接到了什麼活!」

    「怎麼?大井馬場要請我代言?」

    「咳,這到沒有。他們更想和在鏡頭裡咆哮的水籟祈合作。」

    「這樣。」村上悠不關心,「那又是什麼事?」

    石田彰笑著走近兩步,說:「有一家寺廟邀請你參加茶會。聽說這茶會,大多數都是女客!出場費給的也很高!」

    「YM是聲優事務所吧?」

    「誒呀,這是商演,懂不懂?商演!和出演舞台劇、座談會一樣!」石田彰像是念叨著{竊書不能算偷……竊書!……讀書人的事,能算偷么?}的孔乙己。

    「得,得,你安排就好。」村上悠應道。

    這回倒不是什麼工作上的事,必須用工作的態度之類的理由。

    而是茶會這種東西,他一次都沒參加過,去見識見識,當做經歷。

    帶著這樣的目的,去做一些從未做過的事情,符合他的行動準則。

    「牧村三枝子之會」舉辦地點在豪徳寺深院的茶室,時間在晚上八點到九點半。

    石田彰遞給村上悠一張請帖,用以進入{從四點半開始,就不接待遊客}的豪德寺。

    「有趣有趣。」

    村上悠收下請帖,預感自己這次能見識到很多新奇的事物。

    下午去參加了《刀劍神域》第二季宣傳會。

    一個半小時下來,弄得他身上全是高麗菜的甜美系香水味。

    這名女聲優,不僅身形嬌小,心理上怕也是把自己當成可愛的蘿莉——撒嬌就用雙手,速度快、力道輕地拍打他;害羞就捂著臉,把腰肢纖細、軟軟的身體往他身上倒。

    敢這麼直接對他「動手動腳」的女聲優,村上悠還是第一次見。

    以後盡量離她遠點吧。

    村上悠在自己{拒絕合作名單}上,寫下這第三個名字。

    回到櫻花庄,給眾人做晚飯。

    吃完后,來到中庭,在夕陽下教【落湯雞】說話。

    「來。」他對著鳥籠喚了聲。

    【落湯雞】自己打開鳥籠,嚷嚷著「主人正票量」飛到他左手食指上。

    「【落湯雞】,跟我念,{我喜歡你啊,鈴音}。」

    「喔西幻泥啊領英!喔西幻泥啊領英!」

    「{我喜歡你啊,鈴音。}」

    「喔西幻泥啊領英!我西幻泥啊領英!」

    村上悠一遍又一遍地矯正它的讀音。

    「哈~哈~」【杏杏】撒著歡跑過來。

    「汪汪!(丑鬼!給我偷偷火腿腸!)」

    「【落湯雞】,杏杏……」

    「猩猩是條春狗!猩猩是條春狗!」

    村上悠拿了豌豆喂它。

    【落湯雞】仰著頭,歡快地嚷嚷:「杏杏是條蠢狗!杏杏是條蠢狗!」

    「哦?」村上悠覺得新奇,「有你的,【落湯雞】!明天想吃荷蘭豆,還是煮熟的土豆?」

    旁邊的【杏杏】直接上嘴,開始撕扯村上悠的袖子,把他往放了火腿腸的客廳拉。

    貫徹「心心相印」路線的村上悠,打又打不了,講道理了又沒用,只好無奈說:

    「【杏杏】,這樣,我教你怎樣打開柜子,你自己把火腿腸偷出來,我再幫你打開包裝,如何?」

    【杏杏】獃獃地望著他,過了許久似乎才理解他的意思。

    「汪汪!(快快!)」

    「柜子上有個把手,你咬住它,」村上悠左手擺出把手的模樣,然後右手比劃成嘴,「這樣,看的懂?然後往後退。然後你就可以看到火腿腸了。」

    一看這麼繁瑣,這狗立馬不想學了。

    「汪汪!(不懂!不懂!)」

    【杏杏】一副拒絕了解的樣子,像是老一輩第一次接觸電子支付,那嫌麻煩的嘴臉一模一樣。

    「得,不懂就吃不到。」

    【杏杏】愣住。

    「汪汪汪汪!(丑鬼!再說一遍!咬什麼?往哪退?)」

    「好吧,看在你是我朋友的份上,我再說一遍。柜子這個位置有......」

    如此,到了村上悠準備出門的時候,【杏杏】小小的狗嘴咬著一根火腿腸,跳著跑到村上悠身邊。

    那狗臉,像極了嘗試過電子支付,而後上癮的老一輩。

    「杏杏!!」中野愛衣從客廳小跑出來,看到村上悠正準備拆火腿腸包裝。

    「村上君!都說了一天只能喂一根了!」

    村上悠用火腿腸敲了一下狗頭:

    「你懂什麼叫{偷}嗎?嗯?」

    「汪汪!(趕緊給我!殘廢!)」

    村上悠把火腿腸放回去的時候,發現連柜子都沒關上。

    這狗蠢的可以。

    「村上,你教狗偷東西啊?」佐倉小姐笑著說。

    「有當著四個人的面偷東西的嗎?」

    「得了吧,我剛洗完碗,從廚房出來的時候,全都聽見啦。」

    「狗的事,能算偷嗎?你不理解它們,就不要隨意污衊。」村上悠說。

    佐倉小姐白皙而精緻的臉,一本正經:「{你懂什麼叫偷嗎?嗯?}」

    說完,她笑嘻嘻地說:「我模仿得像不像,村上?嗯?」

    村上悠無話可說了,拿著請帖出了客廳。

    身後,中野愛衣懷裡的【杏杏】汪汪叫個不停,說著{騙子!說好學會可以吃到火腿腸的呢!騙子!丑鬼都是騙子!};

    還有【落湯雞】的「杏杏是條蠢狗!主人正票量!喔西幻泥啊領英!」;

    此外,就是佐倉小姐毫不留情且豪放的嘲笑聲。

    ——————

    坐小田急,在豪徳寺站下車,再步行十分鐘,就是豪徳寺了。

    村上悠遞上請帖,穿和服女傭似的女人把他引到茶室。在這裡,他見到了花錢請她來參加茶會的主人。

    「村上君,晚上好,我是牧村三枝子。」

    牧村三枝子是一個年近六十的老婦人,一頭銀髮,盤成庄雅的樣子。

    茶室內的裝飾,也是古典,讓人不自覺的正襟危坐。

    村上悠為了避免麻煩,也難得正經起來。

    「牧村桑,很高興能參加您的茶會。」

    牧村三枝子沒回話,打量他一會兒,隨後突然笑起來:「很好,很好,鳴子,帶村上去換和服!」

    鳴子應該是剛才引路的那個女人。

    「為什麼要換和服?」村上悠問。

    「抱歉,忘記解釋了,請原諒。」

    「沒事。」

    牧村三枝子想了下,像是在組織語言,又像是在猶豫說些什麼才好。

    村上悠靜靜地等著。

    最後,她說:「理由很多,歷史說起來也麻煩......今晚來參加茶會的人都會穿和服,拜託村上君也穿上。」

    「這樣。」村上悠點頭答應,跟著叫鳴子的女人去換衣服。

    等他再次跨進茶室時,牧村三枝子笑意更深。

    「我在報紙上看到村上君,就感覺你一定適合和服,後來又找到村上君穿僧衣的照片,下定決心邀請你,現在一看,果然一表人才。」

    「哪裡。」村上悠說,「牧村桑可以說一下嗎,邀請我來的目的?」

    「是這樣的......」

    一番交談后,村上悠得知了自己的工作——銷售員。

    牧村三枝子丈夫去世,留下很多歷史悠久的茶具。

    她本人雖耳濡目染,擅長喝茶,卻對茶具不感興趣,而且看著它們,總是想到去世的丈夫,所以趁這次茶會,想把這些茶具賣出去。

    牧村三枝子的茶友,絕大多是都是同輩女性和後輩女性。

    如此,村上悠的任務,就是用清越的嗓音、像是夏日晚風般解說茶具們的歷史,然後用優雅的姿勢喝茶,讓這些女性買同款。

    「拜託你了,村上君。」

    「自然儘力。」

    這時,屋外的鳴子說有客人上門了。

    牧村三枝子說:

    「我去接待客人,麻煩村上君在這裡看看茶具的歷史。還有半小時茶會才會開始,到時候,只需要隨便說上一些就可以,不用全背下。」

    「好。」

    牧村三枝子和鳴子走後,村上悠翻了一遍十幾套茶具前的小冊子,便無所事事起來。

    看了時間,晚上時間8:01。

    茶室里,全是不知來處的梔子花香。

    村上悠起身走出茶室,順著香味散步。

    夜晚無人的豪徳寺,小鳥鳴囀啁啾,明黃色的燈光下,隨處可見大大小小的招財貓瓷器。

    看來這寺是招財的,村上悠如此想著,邁步跨過一道門,尋到了梔子花香的源頭。

    一位穿淺櫻花色和服的絕世美女,正探著身子摘花。

    「誒唷!」絕世美女種田梨紗被站在那裡不動地人影嚇了一跳,「是你啊,村上君!嚇死我了!」

    「是我。」村上悠走近,看著梔子花群。

    雪白的花瓣,翠綠的葉子,淡雅的香氣。

    「你也是來參加茶會的嗎?」種田梨紗繼續採花。

    「不是。」

    種田梨紗穿著和服,除了臉好看、腰細以外,看不出其他名堂。

    但當她彎腰去摘花叢中間的花時,屁股翹著,又有一番趣味。

    「不是?」她把一朵花苞摘下,下面連著三片葉子,「那你來幹什麼?還穿著和服?」

    村上悠把牧村三枝子和他說的,又和她說了一遍。

    種田梨紗笑著說:「像電話購物的主持人一樣?」

    「大差不差。你也來參加茶會?還是跟我一樣?」

    村上悠考慮到對方長得漂亮,穿和服也算好看,同時是一名聲優,也有被邀請來主持「電話購物」的可能性。

    「參加茶會。」她語氣有些不情願,目光在暗淡的燈光中尋找第二朵花苞:「你說我們家是建築公司,還只有十年歷史,我媽媽就一直參加各種茶會,還硬逼著我來。」

    「想給你找一個,有二十年歷史建築公司家的男朋友?」

    種田梨紗回頭瞄了他一眼:「什麼年代了?還興這個?」

    「別說這個年代,往後五百年,沒什麼大變故的話,相親依然存在。」

    「美成我這樣,還要相親?」

    種田梨紗肌膚和梔子花一樣白,眉目弧度像梔子花的綠葉一樣美妙,臉頰上有彎腰採花使勁后的紅暈。

    「有道理。」村上悠心悅誠服。

    「吶,知道我為什麼採花苞嗎?」種田梨紗問。

    「回去放瓶子里,等它盛開?」

    「你也懂啊?」她的語氣里,帶著想大說一通,卻被堵住的鬱悶。

    她還想著,等村上悠問{為什麼採花苞},自己好炫耀一下呢。

    「一年級的時候,我坐的窗邊,就有一條梔子花組成的圍欄。」

    「這麼幸福?」

    「我把梔子花給女同學;把依附在上面的金龜子,用樹枝插在它背部,當做風扇給男同學。」村上悠想起小時候。

    「那你一定很受歡迎吧?」

    「沒。」

    「這樣都不受歡迎?」種田梨紗感到驚奇,「難道說你小時候很醜,後來才張開了?」

    「男孩子拿了蟲,就不和我玩;女孩子喜歡欺負我,我手上都是被她們用指甲抓的痕迹。」

    「哈哈哈~~」種田梨紗的笑聲卻不像梔子花香般優雅。

    她笑得這會兒時間,村上悠也終於在黑暗中找到自己的目標——一隻全身亮綠色的金龜子。

    村上悠伸手抓住想要飛走的蟲子,又折了一根細細的枝丫,插進金龜子的背部。

    金龜子在枝丫上,一個勁地扇著薄薄的翅膀,發出「嗡嗡」的聲音、

    「噫~~,好殘忍,」種田梨紗抱著三朵梔子花花苞,踩著木屐「啪嗒啪嗒」往後退了兩步:「而且好噁心!」

    村上悠正在尋回童年樂趣,理都不理她。

    種田梨紗自己又主動湊上來,伸手感受了下:「沒風呀?」

    「你不感覺噁心嗎?」

    「美少女怕蟲子,是必有的設定,懂嗎?」

    「這樣。」村上悠理解了。

    美少女才會怕蟲子,而美女青年不會怕。

    是這樣沒錯。



    上一頁 ←    → 下一頁

    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
    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