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29.村上和狗做了朋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29.村上和狗做了朋友。字體大小: A+
     

    村上悠洗完澡出來,客廳只剩下中野愛衣。她正給【杏杏】梳理著長長的毛髮。

    其他人玩了一天,早早地回房休息去了。

    「我洗好了,你去吧。」村上悠用干毛巾擦著頭髮。

    「好。」中野愛衣抱著【杏杏】站起來,「村上君,你能幫我一下嗎?【杏杏】她很討厭水,每次洗澡都很麻煩。」

    「可以。」

    進了浴室,中野愛衣把【杏杏】交給他。

    「村上君,抱好啦,別讓她跑了。」

    「跑?」

    村上悠看著懷裡乖巧的【杏杏】,正疑惑著。

    中野愛衣把浴室的門一關,發出「啪嗒」的聲音,【杏杏】立馬想要跳起來。

    「汪汪汪!(放開我!又要給我洗澡?!我不洗!我不洗!)」

    「嗚~~(疼疼疼!)」掙扎的【杏杏】被他按了回去,在他臂彎里動彈不得。

    中野愛衣拿了一個粉色的小澡盆,先用手感受著水溫,等調節到合適的溫度,才往水盆里放水。

    「今天的【杏杏】怎麼這麼乖?以前在家裡的時候,我和媽媽兩個人給她洗澡都很麻煩。一個人的話,只有去寵物店裡洗才行。」

    「也許環境陌生,膽小。」

    「這樣嗎?約克夏犬都很勇敢的,【杏杏】雖然是女孩子,但也不怕生啊。」

    「那就是累了。」

    「嗯,在外面走了一天,的確應該累了。」

    等澡盆里續滿水,中野愛衣張開雙手:「把她給我吧。」

    村上悠剛鬆開捂著狗嘴的手,整個浴室立馬「汪汪汪」的響個不停。

    「誒~~?【杏杏】為什麼這麼喜歡你啊,村上君?她都不肯離開你了!」

    村上悠看著【杏杏】用剪掉爪子、肉鋪鋪的爪子在他胸膛上敲擊著,像是在撒嬌。

    「汪汪汪!(丑鬼!殘廢!二肢著地的怪物!)」

    「也許比較投緣?」村上悠把對他「不依不舍」地母狗交給中野愛衣。

    中野愛衣摟著還在說髒話的【杏杏】,笑著說:

    「看來狗狗和人類一樣,有同樣的審美呢。是不是啊,【杏杏】~~,你也喜歡長得好看的嗎?嗯?」

    「汪汪汪汪汪!(瞧你那白晃晃、一點都不黑的丑鼻子!光溜溜像銅壺的臉!主人你該去植髮啦!!)」

    村上悠不動聲色。

    中野愛衣把狗放進澡盆里。

    「汪汪汪!(我不洗澡!我不洗!放開我!)」

    「【杏杏】!乖一點!很快就洗好啦!」

    中野愛衣極力安撫,並沒有多大效果。

    村上悠知道,哪怕和人類一起長大的狗,也只能領會少的可憐的人類語言。

    與其說是領會語言,不如說是「達成共識」更準確。

    約克夏體形雖小,但動作敏捷,性格也固執的可以,再加上旺盛得像是女孩子長發一樣的毛髮,整個浴室都被它弄得全是水。

    村上悠睡覺用的短褲T恤上都是水漬,更不用說「防洪前線」的中野愛衣了。

    她身上的睡衣徹底濕透,頭髮上也滿是水滴,臉頰兩側的碎發,更是粘在臉蛋上。

    好在她的睡衣款式是深色的,再加上蹲著,村上悠也看不到什麼東西。

    「哎呀!」

    【杏杏】逃脫中野愛衣的掌控,跳到澡盆外,抖抖了身上的毛髮。

    這下好了,村上悠感覺自己頭髮里、嘴唇上,都似乎瀰漫著狗毛的味道。

    「我來吧。」村上悠擦去嘴唇上的洗澡水,對還在擦眼睛的中野愛衣說。

    「好吧,麻煩你了,村上君。」

    村上悠兩步走到【杏杏】跟前,不等她跳開,右手捏住脖子,左手捂嘴,把她「沉」進還剩一小半水的澡盆里。

    「我按著它,你來洗。」

    中野愛衣擦乾臉上的水,看到【杏杏】眼淚汪汪的被按在澡盆里,只有小臉露出水面,動彈不得的樣子,又是好笑又是無奈又是生氣。

    「村上君,你這樣做,【杏杏】會不會太可憐啦?」

    「你有其他辦法?」

    「嗯......好吧。」

    中野愛衣先是再次給澡盆加水,然後拿起寵物狗專用的香波,開始給【杏杏】搓揉。

    「這狗多久洗一次?」村上悠問。

    「什麼這狗那狗的,人家叫【杏杏】!」中野愛衣先是糾正他的稱呼問題,隨後說:「半個月一次就好,但如果髒了的話,就要立馬洗了。這是她來櫻花庄的第一次,所以我就想給她洗洗。」

    「這樣。」

    「對了,村上君,以後洗澡也麻煩你了。我一個人是拿【杏杏】沒辦法了。」

    原本事不關己,想著以後這狗洗澡,自己絕不進浴室的村上悠,聽完中野愛衣的話,沉思著看向瞪著他不放的【杏杏】。

    「你再怎麼掙扎,也逃避不了洗澡這件事,為什麼不乖乖接受呢?」

    「你在和......【杏杏】說話?」中野愛衣停下手上的動作,看著村上悠說。

    「我也無事可干,看能不能說服它,讓它以後接受洗澡。」村上悠回應。

    中野愛衣笑了,「好吧好吧,你試試。」

    於是在中野愛衣哼著歌,給【杏杏】洗澡的這段時間裡,村上悠嘗試讓這狗接受洗澡這件事。

    但不管他說{掙扎的話,在水裡泡著的時間更長},還是說{洗澡能變得更漂亮},只要他一鬆開狗嘴,它就「不洗!不洗!丑鬼離我遠一點!」地嚷嚷。

    和四五歲小孩子一樣任性——在街上看中一樣東西,非買不可,怎麼勸都不行的那種。

    「哎。」村上悠頗感頭疼。

    「怎麼啦?」中野愛衣笑嘻嘻地說,「交流失敗啦?」

    「這狗......【杏杏】有些不可理喻!」

    「哈哈~~」中野愛衣用沒碰到水的手背掩著嘴,笑著說:「村上君,你也太有趣了,居然一本正經的和狗聊天。」

    村上悠沒理她的嘲諷,心裡想著該怎麼辦。

    事到如今,【獸語】不頂用,只能用【馴獸】了。

    【馴獸】有兩種方式,一是馬戲團那種殘酷手法。

    村上悠知道九九八十一種讓狗對他令行禁止的方式,但只怕還沒用完半種,他就要被中野愛衣訓了。

    所有隻有用第二種了,傳說中的「它心即我心」、「心心相印」。

    說得高大上,其實就是和狗做朋友而已。

    和狗做朋友?

    罷了罷了,和未來一直伺候這條狗洗澡相比,做朋友算得了什麼呢。

    村上悠哄著說:

    「你以後乖乖洗澡,想吃什麼口味的狗糧,都讓你自己選,如何?」

    「汪汪汪汪!(不洗!不洗!不洗!……吃的?什麼吃的?)」

    「......你以後好好洗澡,想吃什麼都給你買。」

    「汪汪!(不洗!不洗!我就不洗!)」

    「你不答應,那以後洗澡,我每次都按著你,讓你泡在水裡,然後我讓你主人給你買你不喜歡吃的狗糧。」

    「汪汪!(不洗!不洗!不洗!)」

    村上悠對中野愛衣說:「中野,下次我帶它去買狗糧。」

    「你還真跟她交流上啦?」中野愛衣笑著說。

    不過她心裡只當村上悠在演獨角戲,哄小孩子那種,「好啊,以後狗糧就拜託你了。」

    「你主人已經答應了,以後你能吃什麼,都由我說了算。」

    【杏杏】僵硬在熱水裡,像是雪地里凍死的麋鹿。

    「嗚~~(好吧,好吧,丑鬼!)」

    「汪汪汪!(除了狗糧,我還要吃火腿腸!)」

    「火腿腸?」

    「汪汪!(那種黃色的火腿腸!)」

    「......好吧,好吧。」村上悠點頭答應,「不過你以後洗澡,必須老老實實的。」

    「汪汪!(每天十根!)」

    村上悠懶得理她,鬆開手,起身去洗手——上面有狗毛。

    【杏杏】「唰」地一下站起來,一個勁地沖他吠,身體卻沒有再亂動。

    「好厲害!」中野愛衣張著嘴,「村上君你真的把【杏杏】馴服啦?」

    「是啊,我和她做朋友了。」村上悠擦著手。

    其中的凄涼,從他用的是沙灘守護者每次戰鬥后擦手的姿勢,就能看出來。

    (不懂這個梗的,看這個比喻:就像問了「那麼,死掉的一家的人,都能見面的?」這個問題后,不久就死去的祥林嫂。)

    【杏杏】答應不再亂動后,村上悠自覺也沒有留下來的必要。

    和中野愛衣道了晚安,上樓寫了一會《屆不到的愛戀》,睡覺去了。

    周一早上,村上悠睜開眼時,看到是對著他吐舌頭的【杏杏】。

    「汪汪!(買火腿腸!)」

    村上悠翻了個身,臉朝著牆壁,繼續睡覺。

    【杏杏】跳到被子上,用對於村上悠來說,勉強算是按摩的力道拚命踩他。

    「汪汪汪!(買火腿腸!買火腿腸!)」

    不可能再繼續睡下去了,村上悠只好起床。

    他刷牙洗臉的時候,【杏杏】也一直在他腳邊走來走去。

    村上悠真怕自己踩到她的狗毛。

    刷完牙,拿了牽引繩,給她拴上。

    「【落湯雞】!」

    他喊了聲,在中庭睡覺的鸚鵡「唰唰」地扇著翅膀飛過來,一個勁地往他脖子里鑽進去。

    「好好站著。」把【落湯雞】放在肩膀上,命令它不準亂動后,一人,一狗,一鳥出門了。

    在門后,把信箱里的廣告單整理出來,拿在手上。

    先去的寵物店。

    站在食物區,村上悠問【杏杏】:「哪個?」

    「汪汪汪!(第二排第二種!快一點,殘廢!)」

    村上悠看了下,這種火腿腸的效果是補鈣,雞肉味,但包裝不是【杏杏】說的黃色,而是橙色。

    不過狗的世界里,基本就是藍色、灰色和黃色,把橙色和黃色混淆也是常事——世界上能把顏色徹底搞明白的,也只有女性人類。

    結賬的時候,年輕的女收銀員一直誇他有愛心,說什麼能和動物好好交流、有耐心之類的,還要交換line,方便交流養寵物的心得。

    出了寵物店,他又去便利店,先把廣告單扔進門口的垃圾桶,然後給自己買了飯糰、一杯山椒味雞肉塊,外加一瓶野菜生活的應季蔬菜汁。

    最後才是【落湯雞】,給它買了一個蘋果、一盒豌豆,這些就夠他吃一段時間了。

    回到櫻花庄,中野愛衣正哼著歌,用磨豆機磨咖啡。

    「今天心情不錯啊。」村上悠說著坐下。

    「北川醬成為全島國最強的咖啡師了嘛。」

    「是這樣沒錯,但和你有什麼關係?」村上悠邊給【落湯雞】剝豌豆,邊問道。

    「她的咖啡技術是和你學的,而村上君你有誇獎我的咖啡很厲害,我就幹勁很足啊。」

    「這樣啊。」

    「汪汪汪!(丑鬼!快給我吃火腿腸!)」

    村上悠拿出袋子里火腿腸,抽出一根,剝開包裝皮,發現裡面的肉是淺黃色。

    【杏杏】說的黃色,會不會是指火腿腸本身的顏色?

    村上悠沒有問的興趣。

    「你還真給她買了火腿腸啊?」中野愛衣咖啡也不磨了,伸手把火腿腸拿過去:「多格漫?這個牌子的火腿腸我好像買過。」

    「汪汪!(第二根!快剝!)」

    村上悠對中野愛衣說:「她還想吃第二根,你幫她把包裝撕開。」

    「不行!一直讓狗狗吃火腿腸,會刁嘴,不吃狗糧,造成營養不良的。」中野愛衣把火腿腸放進柜子里。

    村上悠打開蔬菜汁,喝了一口:「你主人不讓你吃,我沒辦法。」

    「汪汪汪汪汪!(******)」

    罵完之後,【杏杏】又把目光看向村上悠正吃著的雞塊。

    村上悠給她吃了一塊。

    「嗚~~」只是純粹的哀嚎。

    吐掉山椒味雞肉塊,【杏杏】蹦跳著跑到中野愛衣懷裡,上肢扶著桌邊,用警覺的目光瞧著村上悠。

    「【落湯雞】,跟我念,【杏杏】是條蠢狗。」

    「猩猩事條春狗!猩猩事條春狗!」

    村上悠餵了【落湯雞】一粒豌豆。

    「村上君!」中野愛衣笑著使勁喊了他一句,「你怎麼可以這樣說【杏杏】呢!她那麼可愛,還是一個女孩子!」

    「怎麼會?」村上悠撕開飯糰的袋子,「【杏杏】可是我的朋友,罵她是表達親近的意思,是不是,【杏杏】?」

    「汪汪!(閉嘴!丑鬼!不長毛的殘廢!)」

    「你看,【杏杏】自己都這樣認為。」村上悠一口咬下去,照例沒咬到飯糰里的菜。

    「是嘛,【杏杏】?」中野愛衣低頭問。

    「汪汪汪!(你又吃的什麼,丑鬼?)」【杏杏】用渴望的眼神,盯著村上悠手裡的飯糰。

    「你這麼喜歡村上君啊?嗯?明明才和他待了一晚上啊,媽媽要吃醋啦~」

    「猩猩事條春狗!猩猩事條春狗!」

    「有你的,【落湯雞】!」村上悠又給它剝了一片豌豆。

    這下中野愛衣反應過來了,可愛地擺著臉:

    「真是的,村上君!你和【落湯雞】合夥欺負【杏杏】是不是?!」

    「沒有的……」

    「啊~~」東山柰柰打著哈欠走進來,「早上好。」

    「早上好,柰柰,喝咖啡嗎?」中野愛衣被轉移了注意力。

    「嗯......還是算了,早上喝了咖啡,我晚上都睡不著。去刷牙了!」東山柰柰腳還沒徹底跨進客廳,就轉身去了洗漱室。

    由於起得早,吃完早飯後,村上悠就先出門了,這時候,佐倉小姐都還沒從床上爬起來。

    在車站等車時,買了一份文春社的報紙。

    這家報社新聞真假姑且不說,但娛樂性還是有的,拿來打發時間不失為一個不錯的選擇。

    沒想著剛打開,就又看到他村上悠的大名。

    【村上悠!出軌!!!】

    標題簡潔明了,挺有吸引力,村上悠自己都想看下去了。

    也不知道是從新宿線出軌到千代田線,還是從淺草線出軌到銀座線。

    抱著這樣的想法看完正文,原來是從「水籟祈線」出軌到「中野愛衣線」。

    整篇報道詼諧幽默,故弄玄虛,不知情的人看著應該很有趣。

    上面還配了,村上悠躺在軟椅上,後面是【中野鸚鵡店】的店門的照片。

    夕陽是背景,表參道上不知為何全是女性遊客,被模糊成虛影。

    整體給人一種時光流逝,城裡人的孤獨指數的感官。

    是一張好照片,是一則有趣的故事,村上悠如此評論著下了電車。

    出了站口,在那張照片上籤了名,把報紙送給附近的女粉絲,手上只剩下台本去了《路人女主》的片場。

    「村上前輩!你怎麼可以這樣!」

    剛進去,就看到氣鼓鼓的大西紗織。

    「怎麼啦?」

    「你看!」

    大西紗織把手機屏幕對準村上悠。

    上面是昨天的步數統計,村上悠排第一,大西紗織第二,水籟祈第三,佐倉鈴音第四......

    「白天和inori出去散步,晚上和媽媽一起出去散步!我拚命地走,拚命地走,為什麼還是沒有超過前輩?!」大西紗織撅著嘴,一臉憤怒地看著村上悠。

    「我還沒發現,你這人挺逗。」村上悠繞開她,走進配音室,在角落坐下。

    「誒?」大西紗織一怔。

    「沒超過說明你走得不夠,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懂?」

    「但是,但是,前輩你怎麼可能走這麼多步!你一定作弊了!用那種刷步數的機器,對不對!」大西紗織一臉篤定,堅決捍衛好友圈步數第一的地位。

    「大西,你不但逗,還沒腦子。」村上悠搖搖頭,「你知道我不可能走那麼步,就不知道我會不會做刷步數這種無聊的事?」

    「唔。」大西紗織猶豫起來,左想右想,氣餒地說:「好吧好吧,你第一就第一吧,雖然一直是我第一,但誰讓你是前輩呢。」

    「大西。」村上悠想起一件事。

    「嗯?」

    「我教玉子學習咖啡技巧,她現在成為島國第一。」村上悠說,「你有什麼打算?」

    「啊?」大西紗織一愣,「前輩,我沒有從事咖啡師的想法。」

    村上悠無話可說了。

    「前輩,怎麼了?」大西紗織湊到他面前,「有什麼事你說呀。」

    「不想說。」村上悠打開台本。

    「為什麼不想說?你不說我又不知道前輩你想讓我幹嘛?是要喝飲料嗎?我去給你買!」

    「{不想說}這個說法有點不準確。」

    「啊?」

    「應該是怕太複雜,你聽不明白。」

    「......前輩是在說我笨?」大西紗織緩緩道出事實。

    「還不算太笨。」村上悠說,「湊活吧。」

    「前輩!村上悠!!!」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
    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