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28.村上的假期,【中野鸚鵡店】的第一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28.村上的假期,【中野鸚鵡店】的第一天。字體大小: A+
     

    「抱歉,藤井君,我來遲了!」

    站在賣可愛貼紙的商店前的藤井,看著穿粉色連衣裙的女友,帶著香風從馬路對面跑過來,那纖細的腰肢讓他下意識吞咽口水。

    「沒,沒什麼,我也是剛來。」

    三田絲跑到男友身邊,可愛地笑著說:「走吧~」

    「嗯!」

    兩人並肩往約定好的匡威店走去。

    周五的時候:

    「三田醬,那個,我定製了一雙鞋子,這個周末,你能陪我一起去嗎?」

    「嗯~,好啊。」

    於是,交往兩周,兩人終於開始了第一次約會。

    藤井想著前幾天的事,眼神一會兒瞄向路邊盛開的月季,一會兒偷偷看向三田絲的腰肢,還有輕柔的小手。

    {今天的目標,就是牽手!加油,藤井!}

    「天氣真好啊~」

    走神的藤井連忙回道:「嗯,是啊,真好啊……三田醬,取完鞋,我們去淺草寺轉轉吧,怎麼樣?」

    「好啊~」

    兩人走到一道電車軌道前,等著欄杆抬起。三田絲哼著AKB48今年剛出的《我們不戰鬥》,看著慢悠悠行駛過來的單軌電車。

    藤井喉結滾動,顫巍巍地伸手......

    「啊!」

    「怎,怎麼了?」

    藤井閃電般縮回手,看到三田絲正雙手捂著薄薄地嘴唇,眼睛瞪得大大的。

    六月陽光下,那雙眸子像是水晶球一樣漂亮,藤田戀戀不捨地移開目光,看向三田絲望著的方向......

    一個騎著自行車的男子,在他們對面同樣等著欄杆抬起。

    他雙手撐在未免過分可愛,但不知道為什麼掛著一雙鞋的自行車車頭上,側著臉望著遠去的電車。

    明明沒有風,但電車駛過,那人雜亂的碎發飄逸的飛舞起來,帶著黑框眼鏡,面容俊雅地像是平安京時代的六歌仙。

    黃色的欄杆抬起,那人輕快的騎上自行車,與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地兩人錯身而過。

    「三,三田醬,可以過去了。」

    三田絲只是獃獃地望著剛才那人遠去的背影,像是守望著即將黎明的天際,等待著旭日初升的那一刻。

    「有什麼好看的。」藤井小聲嘀咕,「還把鞋子掛在車頭上,太不禮貌了,而且明明是個男子漢,還騎著女式自行車......」

    「你說什麼!」

    藤井君發誓,自己從來沒見過表情這麼可怕的三田醬!

    「沒,沒什麼。」

    「哼!」

    ......

    從大木學院上車,坐丸之內線,繞東京都大半圈,在藏前站下車,就是淺草寺了。

    遠,對於電車來說還不至於;說近,村上悠已經快騎了兩個小時的自行車。

    ——————

    六月七日,周日,最高氣溫23度。

    今天是【中野鸚鵡店】開張的日子,村上悠馴養的鸚鵡,除了得到佐倉小姐恩寵的【落湯雞】外,在周六都已經送過去。

    中野媽媽的那位朋友,有一輛跑了12km的Kcar,打算連著店鋪一起處理掉。

    中野媽媽想著自己開店,有車方便,用來買菜也是不錯,就用朋友給的友情價5萬5千日元買了下來。

    周日這天早上,她便開車來接櫻花庄幾人過去。

    村上悠有一雙鞋壞了,有買鞋的打算,就沒和她們一路。

    獨自騎著悠沐碧那輛女式自行車,一路往淺草寺去,一路找著中意的鞋店。

    誰想著走街串巷,四處閑逛,都快到表參道了,不得已之下,就隨便找了一家匡威。

    這家店接受定製——給鞋添加各種元素,村上悠選了雙現成高幫全白的。

    付完錢,直接穿在腳上。

    舊的那雙用鞋,用鞋帶相連,掛在車龍頭上,在一家811超市門口的垃圾桶扔了。

    把舊鞋處理掉后,村上悠感覺一身輕鬆,繞著繞著又去了晴空塔。

    本想上去看看,結果買票隊伍長到足以讓,餓得要死的人等到不餓,困的不行的人睡到神清氣爽。

    村上悠就當兜了一圈風,掉頭走人。

    騎到一半,中野愛衣打來電話,問他是否迷失在人生的路上。

    「快了快了,在路上了。」

    村上悠敷衍著掛掉電話,放棄了再轉轉的打算,直接往淺草寺去了。

    淺草寺作為著名景點,不管周日也好,工作日也罷,永遠都是人山人海的模樣。

    【中野鸚鵡店】開在淺草寺雷門與正殿之間,那裡幾乎都是賣吃的,只有少數幾家在賣伴手禮和首飾之類的東西。

    鸚鵡店更是從未有過,附近倒是有一家貓頭鷹咖啡店。

    【中野鸚鵡店】面積不大,從外觀就能看出來:一道一人大小的門,還有一扇兩米寬的落地玻璃,顯得平平無奇。

    從玻璃外,可以看到店內籠子里活蹦亂跳的鸚鵡們。

    村上悠把自行車停好,推門走進去。

    「歡迎光臨~」充當臨時女招待的中野愛衣招呼道,「啊,是村上君啊,怎麼這麼慢?」

    「難得出來,如果直接朝著這來,有什麼意思?」村上悠打量了一圈店裡布置,也很普通,「佐倉她們人呢?沒留下來幫忙?」

    「店也不大,要不了那麼多人,就讓她們出去玩了。我媽媽去送她那位朋友了,應該快回來了。」

    中野愛衣低頭看了一眼他的鞋,「買了新的了?」

    「是啊,好不容易。」村上悠在收銀台坐下,身體凹在軟椅里,一副歷經千辛萬苦的樣子。

    中野愛衣笑起來,還打算說什麼的時候,門外走進兩個穿和服的年輕女人。

    「歡迎光臨。」

    「你,你好。」兩人說著生澀的日語。

    這兩位客人對會說漂亮話的玄鳳鸚鵡很感興趣,但考慮到海關等問題,最後只是看了看,沒買。

    等人出去后,村上悠問:

    「賣出去幾隻了?」

    「六隻。」

    「不少了。」村上悠點頭說。

    「我媽媽一開始還擔心你定價高了,怕賣不出去,結果她還沒走的時候,就賣出兩隻。」

    「旅遊景點嘛,東西都貴了,鳥怎麼能不漲價呢?」村上悠打開桌上紅色的音響。

    一首歌從中途開始放起。

    村上悠聽了一兩句,「這什麼歌?」

    中野愛衣墊著腳在給鸚鵡添水,說:「《彩虹》里的Realme。」

    「這樣。《彩虹》是什麼?」

    「濱崎步的專輯。」

    「濱崎步又是哪個?」

    中野愛衣回頭白了他一眼,「把音樂關啦,待會客人來聽不到鸚鵡說話了!」

    村上悠把音量調到老小,憑藉【肉體改造lv4:1/100】賦予的強大聽力勉強聽著。

    聽到一半感覺實在欣賞不來,索性直接關掉。

    添完水,中野愛衣站在收銀台前,撥弄著還是花苞的梔子花盆景,對村上悠說:

    「村上君,我看賣小狗的寵物店,裡面都有小狗的體重、性格,甚至能看到長大后的樣子,我們的鸚鵡要不要也寫上相關信息?」

    「當然可以。」無所事事的村上悠說。

    他在收銀台的抽屜里拿出一本筆記本,居然是《刀劍神域》的周邊,上面還有他和釘宮未夕的印刷簽名。

    中野愛衣解釋說:

    「是製作組送你的樣本。我看你放在客廳不用,寫也只用稿紙,所以拿給媽媽記賬。」

    「嗯。」

    村上悠對這個不關心,拿了筆筒里的筆,用印刷體在紙上寫著相關信息。

    比如:什麼品種的鸚鵡、體重多少、吃什麼、是否要剪羽、是否有羽粉、危險程度、家裡有孩子孕婦需要注意的點......等等。

    寫完一張,他撕下來,遞給伏在收銀台上、看著他寫字的中野愛衣。

    「左手第一隻,貼上去吧。」

    「嗯......」中野愛衣歪著頭打量紙張幾眼,又遞了回來:「再畫上它們小時候、長大,還有老了的樣子吧,簡單畫就行。」

    「我畫?」

    「是啊,我對鸚鵡又不了解。」

    罷了罷了,村上悠想著反正無事可做,乾脆把【畫技】鍛煉上去。

    但等他畫出第一幅{小雞啄米圖}后,紙張立馬被中野愛衣搶過去。

    【畫技lv1:11/100】

    「村上君!你這畫的什麼呀!算啦,還是我來畫吧。哎,我畫的話,只能畫它們現在的樣子了。」

    「瞧你。讓我畫的是你,嫌棄我畫的丑的也是你。」

    中野愛衣抬頭笑著白了他一眼。

    等村上悠第二張寫到一半,又有客人上門,中野愛衣拋下畫到三分之一的畫,去接待客人。

    這次來的客人是一對周末出來約會的情侶。

    女的買走一隻只會說漂亮話的玄鳳,而男的買走一隻會說「寶可夢,抓到啦!」的葵花鳳頭鸚鵡。

    中野愛衣數著手上兩張一萬日元,像是數著剛印刷出來、還散發著油墨香的新鈔似的。

    她把兩萬日元遞給村上悠:「放好咯,村上君,待會我媽媽回來要對賬的。」

    「我是見錢眼開的人?」

    「對不起,我錯了,村上大人可是用八千日元贏到一千萬的大人物,怎麼會在乎這兩萬日元呢~」

    看著中野愛衣裝模作樣的乖巧樣子,村上悠指著畫到一半畫:

    「畫你的吧。」

    「哈哈~~」

    兩人各做各的,店裡又只剩下鸚鵡們的嘈雜。

    「怎麼樣呢,村上君?」中野愛衣問。

    村上悠抬起頭,看著她手上畫好的鸚鵡,完全就是卡通鸚鵡,好看是好看,但完全不具備參考價值。

    「厲害厲害。」

    「你又在騙我吧!」

    「哪有?」

    「哼~,你說疊詞一般都是在撒謊,別以為我不知道!」

    「那就{厲害}。」

    「討厭!」中野愛衣用手上的畫打了村上悠一下——沒夠著。

    等村上悠寫好所有鸚鵡的信息,中野愛衣畫好十張,佐倉鈴音、東山柰柰和悠沐碧三人拎著大包小包回來了。

    「買了這麼多東西啊?」中野愛衣去接悠沐碧手上的東西。

    東山柰柰把右手上幾個袋子放收銀台上:「這是鈴音的!」

    又把左手的放在收銀台上:「這還是鈴音的!」

    「柰柰,抱歉,么么~」

    「嗯~~~為了鈴音,我什麼都願意,么么~~」

    「村上!」安撫完後宮后,佐倉小姐把矛頭對準癱在軟椅里,無所事事,半睜著眼看她們的村上悠:「你早上去哪了?我們等了你好久!」

    「迷路了迷路了。」

    「迷路?真是的,誰讓你非要騎自行車,還指望唯一的男性幫忙拎包呢!」

    「下次一定。」

    到中午,中野媽媽帶著【杏杏】開車回來,讓幾人去吃飯,再出去逛逛。

    「媽媽,我把【杏杏】帶走啦。」

    「嗯,好,放在店裡鸚鵡一直叫。」

    於是,一個女孩,一個男青年,三個女青年,一隻成年母狗,從雷門走到正殿,從正殿走到雷門,在這條名叫{仲見世}的街道上,吃了許多叫不上名字的食物。

    佐倉小姐又買了一堆狗啊、貓啊的玩偶和瓷器,這下子村上悠終於擺脫不了當工具人的命運。

    到了一點半,幾人回到店裡,中野愛衣繼續充當女招待,而佐倉三人沒事可干,商量著去晴空塔。

    「村上,你去不去?」

    「不去不去,累了。」

    「男孩子體力這麼差,你需要加強鍛煉啊,別一整天就知道看書!」不喜歡讀書的佐倉小姐教育道。

    「有道理。」

    等她們走後,村上悠重新佔據軟椅。

    到了兩點,拿出手機,看正在直播的島國咖啡師大賽。

    北川玉子穿著白色襯衫,外面仍是熟悉的ido藍色圍裙,扎著低馬尾,小小的臉綳著,一臉嚴肅。

    「評委好,我是北川玉子,非常高興今天來到這裡分享我的咖啡......」

    如此一本正經的北川玉子,村上悠還是第一次見。

    她有些緊張,目光直勾勾地盯著某一處,像是被老師點名背誦課文的學生。

    「......我相信大家和我一樣,在日常生活中,除了喜歡精品咖啡,也同樣喜歡美食、美酒,也從中汲取經驗,然後運用到咖啡里。

    而我特別喜歡杜鵑花,所以我嘗試著......」

    「......請允許我先清潔一下磨豆機通道......」

    「......用19g粉萃取39g咖啡液......」

    「這是一款冷飲,可以直接飲用,在咖啡里,可以感受到啤酒花、蜂蜜、麥芽糖,以及所有食材碰撞產生的、彷彿杜鵑花一般的香氣。」

    「我把它明明為......」

    ……

    「村上君,」中野媽媽突然走過來,「這就是愛衣說的,你在咖啡上的弟子嗎?」

    「是啊。」

    「很了不起呢,能站在這麼偉大的舞台上。很聰明吧,這孩子?」

    「挺笨的。」村上悠說,「只是對咖啡有著異於常人的熱愛。」

    「【天賦永遠也贏不了,如同沉浸其中那般的熱愛】,是這個道理嗎?」

    「嗯,大概是這個原因吧。」雖然村上悠看過的書里,說的都是【{努力}永遠贏不了......熱愛】。

    但誰管它呢。

    生活中太計較{怎麼都無所謂的事},只能讓自己和別人都不痛快。

    北川玉子展示完,又輪到其他咖啡師,這段時間,村上悠一個勁地望著窗外的淺草寺發獃。

    在這島國寺廟裡,穿和服最多的女性,反而是來旅遊的外國人,其中以華夏人最多。

    而這些從華夏來旅遊的女性,顏值普遍比普通人偏高一些——也有可能是化妝。

    村上悠關注這些穿和服的女性,發現很多有趣的事。

    比如說,有很多外國來旅遊的人,不找島國人,反而拉著她們拍照合影。

    拍完后,明明兩都是方華夏人,卻互相用蹩腳的日語或者英文說謝謝。

    還有,明明是島國本地人,卻一直對著這些穿和服的女性偷拍,好像他們才是遊客一般。

    還有其他各種趣事,實在有趣的很。

    因此,官方宣布北川玉子奪冠后,他就拿著軟椅,坐在了店門口,擺出一副老年人發獃的樣子。

    至於會不會妨礙別人走路,影不影響店裡生意,在沒有人來說他之前,他是不在乎的。

    到了下午四五點,夕陽打在淺草寺的大門上,呈現出一派金碧輝煌的景象的時候,佐倉三人再次拎著大包小包回來。

    晚飯她們幾個沒有力氣一面逛一面吃了,就隨便在附近買了點東西,窩在店裡收銀台後面吃。

    女人把收銀台霸佔了,村上悠只好和鸚鵡和母狗為伍。

    幾人正吃著,一個背著雙肩包,一看就是御宅的眼鏡男走了進來。

    村上悠說:「自己看。」

    「村上桑?村上桑!!!是村上桑吧!」

    「是我,不要這麼激動,我現在只是普通員工。」

    「好的好的!」御宅仍是一臉難以掩飾的激動,雙手不時地調整眼鏡位置:「我看過您的直播,特地來找鸚鵡店的。」

    「哦,自己挑吧。我吃飯,可以?」

    「沒問題,沒問題!」

    御宅先是抱著敷衍地態度挑選鸚鵡,但等到被鸚鵡罵了幾句,又聽到鸚鵡模仿遊戲音效后,直接說:

    「村上桑,這邊的,還有這邊的,我全要了!」

    收銀台里的幾個人都瞧瞧抬頭看向這邊。

    「不賣。」

    讓你一下子全買走了,下個星期他豈不是又要在新的一批鸚鵡身上浪費時間?

    「誒?為什麼?」

    村上悠放下筷子,一本正經地解釋:

    「這些鸚鵡都是手養鸚鵡,買回去后需要人花時間陪它們玩耍,買太多你照顧不過來,所以每人最多只能買兩隻。」

    「這樣啊,那好吧。」

    御宅糾結良久,最後選了一對喜歡說「混蛋,變態」滿嘴髒話的鸚鵡。

    最後御宅走之前,又要了村上悠的簽名,拍著胸脯保證回去后,會發鸚鵡的視頻,給這家店做宣傳。

    「不用這樣,謝謝。」村上悠說,「我希望買鸚鵡的客人,都是因為自己喜歡才買,而不是因為支持我。養鸚鵡已經是剝奪它們的自由,所以我希望它們的主人,能用心一些,負責一些。」

    御宅被他說的感動的不得了。

    「村上桑!我會永遠支持您的!」

    御宅拎著籠子走後,中野媽媽感嘆:「村上君真是很好的一個人,對鸚鵡都這麼溫柔。」

    她想到村上悠明明在東京都沒房產,卻為了這些鳥,放棄賺錢的機會,心裡更生好感。

    「鳥也是生命,鳥也是生命啊。」村上悠一邊拿起筷子吃飯,一邊如此回應著。

    隨後他意識到不對,看向中野愛衣,她正喝著杯子里的果酒,眼睛好笑地看著他。

    那雙眼睛彷彿在說:你又在騙人吧?

    到了晚上九點,中野媽媽提前關門,開車送{行禮多到四個人完全拿不下的}幾人回櫻花庄。

    村上悠仍舊騎著女式自行車,在燈火通明的東京都穿梭著。

    去了一趟晴空塔,居然還要排隊,實在不可理喻!

    他明明只想去一次,有這個經歷就行,再不會和他們搶第二次,這些人為什麼就不理解他呢?

    等他回到櫻花庄,已經是深夜十點多。

    中野愛衣說:「村上君,你快點洗澡,洗完后,我要給【杏杏】洗。」

    「杏杏?」

    「是啊,我媽媽說鸚鵡店不適合她,放家裡又太孤獨了,所以讓我帶。」中野愛衣看起來很開心,笑著說:「凹醬她們也同意了呢~」

    村上悠低頭看向那隻約克夏母狗。

    「汪汪!(丑鬼!沒毛的兩肢獸!)」

    「中野桑。」

    「昂?」

    「你問過我……算了,我去洗澡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
    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嬌寵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