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25.六月一號,夏日的第一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25.六月一號,夏日的第一天。字體大小: A+
     

    六月一日,周一,是一個不錯的晴天——儘管天氣預報說今天是晴轉陰,氣溫27度。

    街上的行人似乎在昨天夜裡——五月過度到六月的晚上,發生了概念上的變化,穿短袖的人一夜之間多了起來。

    如此也代表著,心情好是明麗、心情差是陰鬱的春天,徹底過去了。

    「走啦,悠哥哥~~」

    「一路小心。」

    「嗯!」

    悠沐碧「誒嘿誒嘿」地騎著自行車,在過馬路時小腦袋可愛地左看看右瞧瞧,確定沒人,才很快地蹬著腳踏板,消失在街道拐角。

    村上悠慢悠悠地往電車月台走去。

    今天上午事很多,他又得先去一趟事務所,所以和必須騎很久的自行車才能趕到學校的悠沐碧,一起出的門。

    一路上,所有櫻花樹都長出綠葉,清晨的陽光晃眼的很,透過斑駁樹影,打在村上悠臉上還不算,時不時刺進他的眼睛里。

    盤著頭髮的女白領,穿制服的女學生,早起買菜的家庭婦女,不停和穿著黑襯衫身形筆直的他擦肩而過。

    她們毫不掩飾地對他投來矚目的目光。

    活像偶像劇里,路人看到第一次出場的男主角一樣。

    想到這裡,他突然感覺自己這個人的存在未免有些可笑——他一直感覺偶像劇是可笑的存在,現實哪會這樣那樣的啊。

    村上悠早已習慣被人看,所以儘管感覺自己可笑,但仍感覺天氣清爽,風和日麗,好似拉窗帘時,無意窺到對樓的少婦正在客廳跳舞一樣——雖比不上洗澡,但也不賴。

    早上的電車擠得不行。

    好在他一向運氣不錯,大家——女性——又樂意幫助他,所以再次佔了第一節車廂,背可以依靠玻璃的位置。

    從電車往窗外看,初夏的風景和春天比起來,色彩更加鮮艷,像是霍格沃茲世界的油畫。

    左右住宅區,早早地就已經曬著被子;電車前方,直行的電線,互相纏綿交織著。

    到了事務所。

    「早上好,村上君~」

    「早上好。」

    一年過去,前台小姐的妝化得越發精緻,對村上悠的稱呼也由「桑」變成了「君」。

    「不得了啊,村上,一男三女同居!真是讓人羨慕!」

    剛走進辦公區,石田彰充滿男性口吻的調侃立馬涌過來,辦公區的其他人跟著笑起來。

    昨晚村上悠直播,身為經紀人的石田彰從頭看到尾。

    在佐倉鈴音出現的時候,他感覺世界都塌了,手上兩個當紅的聲優,居然同居?

    雖說兩人都沒有偶像出道,但顏值決定了兩人註定要被粉絲苛刻要求著。

    好在後來「孤兒村上奮鬥打工記,孤身在東京打拚買房」,一下子挽回了一切,甚至讓村上悠成為一個勵志人物。

    雖說肯定有人不信,或者故意抹黑,但在他調查清楚,昨晚佐倉鈴音說的都是事實后,這些都無關緊要了。

    只要能給大部分交代就行,留點噴子反而是好事——這是作為一個經紀人的素養。

    石田彰興奮到整完都沒睡,到今天早上心情也頗好,所以見了村上悠就笑著開起玩笑。

    「日子難熬著呢,別提了。」

    「三名美女人氣聲優陪你,還難熬?」石田彰仍帶著男性的猥瑣,「年紀輕輕身體不行啦?少和堂本他們一起去風俗店啊,村上!」

    村上悠擺擺手,懶得反駁和證明這些無聊透頂的事情。

    「把這個月的行程表給我吧,你也知道我現在住的儲物間,得抓緊時間掙錢買房。」

    「真傻!那個儲物間不好?香風繚繞吧?」石田彰把行程表遞給他。

    「你該參加相親了,石田桑。我在《七人魔法使》認識一個女聲優,經常在片場說起東京相親會的事,需要介紹?」

    「走走走!趕緊去片場!現在的年輕人煩得要死!」

    村上悠正準備往外走,石田彰又喊住他:

    「差點忘了,村上,二樓有好多你的信,記得拿回去。」

    「下次再說。」

    「沒有下次了!收件的工作人員同我說,他那裡都快成倉庫了。」

    這樣一說,村上悠就沒辦法了,給別人添麻煩不符合他的為人準則。

    幾封信都放不下?這樣想著,他走到二樓。

    工作人員見了他,立刻彎腰走過來,姿態恭敬、語氣卻委婉地表達出不滿:

    「村上桑!無論如何,今天你得想辦法拿回去!」

    「抱歉,給你添麻煩了。今天我會拿回去。」

    村上悠擺出歉意,工作人員反而不好意思,雙手貼著小腹,更低地彎著腰:

    「村上桑,您實在太受歡迎了。粉絲寄信過來,再多我們這也能放下。問題是,還有很多大型的包裹,實在已經放不下。如果不是這樣,我也不會催您。」

    「是我的錯。」村上悠說,「帶我去看一下,我的東西。」

    「好,這邊,請。」

    村上悠跟著他走進一個原本應該很空曠的倉庫,裡面已經堆滿了箱子。

    「這兒,全是您的!」

    「全是我的?」

    「是!」

    村上悠驚訝了,他知道會很多,萬沒想到多到這種程度。

    「給你們添麻煩了,十分抱歉。」

    「不不不不。」工作人員連忙擺手,「那個,如果您不方便,或者很忙的話——我知道您一直很忙,可以下周日再搬。到時候我會幫您開門。」

    「不,今天我會處理掉的。門能一直開著?」

    「沒問題,沒問題。」

    工作人員走後,村上悠想著該如何處理這座「山」。

    他沒車,就算有車,一般的車也難處理這些東西。

    只有找搬家公司了。

    打開手機,搜索搬家公司,點進官網。

    未滿15千米,均價三萬四千四......

    「啪!」

    關掉手機。

    揣回兜里。

    村上悠陷入沉思:該找誰借錢好呢?

    中野那邊......想也別想了,當初借錢的時候,他說了自己還有一千萬日元;

    佐倉小姐?

    「真是窘迫啊,村上~~。請搬家公司的錢都沒,給人氣聲優丟臉啊,村上~~。要一萬?兩萬?啊哈哈——」

    光是想象,這無情的嘲笑聲,就已經足夠激越!

    東山?

    「村上君,那個啊,醫生說我懷的是雙保胎,你看,你的稿費......」

    「唉。」

    說到底,佐倉和東山都不缺錢,也不在乎村上那點錢,但當他拿出一半積蓄給中野媽媽——在她們眼裡就是給中野愛衣,她們就不答應了。

    都說日子難熬了,可笑的是,石田彰居然還羨慕他的生活。

    如今別說三萬日元,他身上一萬都沒有。一共八千日元——早上坐電車刷的卡,裡面的錢也不多了,上次他只衝了500日元。

    「村上前輩!」大西紗織從門外走進來,「聽石田桑說你在這裡,我來看看。」

    村上悠轉頭看著她,黑珍珠一般的眸子像是彗星砸向地球。

    「前,前輩?」

    「大西,你身上有多少錢?」

    「錢?」大西紗織一愣,想了下:「大概,五萬。」

    「先借我四萬。」

    「誒?哦,好的。」大西紗織一面掏錢,一面好奇地問:「前輩忘記帶錢了?」

    「沒錢。」

    「誒——?騙人!前輩!你可是人氣聲優啊!而且你不是租的很便宜的儲物室嗎?怎麼會沒錢呢?」

    不過是一晚上,雖然是從五月到六月、春天到夏天的一晚上,大家怎麼都知道他住在儲物室?

    這怎麼都無所謂。

    「投資了。」村上悠接過三張一萬,兩張五千日元的紙幣。

    「哦。」大西紗織半信半疑,「前輩,你借錢做什麼?」

    「請搬家公司。」村上悠指著堆積如山的禮物說。

    「這是什麼?」

    「粉絲送的。」村上悠撥通電話號碼。

    「騙人吧!這麼多?全部?」

    「如果工作人員沒騙我的話。」

    「這就是,我saori以後的命運嗎?會不會太多了?」

    「你說什麼?」

    「啊!沒什麼!」大西紗織使勁地搖搖頭,「什麼都沒!」

    村上悠打完電話,搬家公司很快過來。

    一個拿著單子,像是組長一樣的人物,只看了一眼東西,對村上悠說:

    「抱歉,您這些東西需要按照三口之家的金額支付。」

    「三口之家?」

    「是。」組長拿出單子,遞給村上悠。

    村上悠仔細看了下,開頭和他在網站上看到的一樣:15千米以內,34476日元,但這是{單人·東西少}的價格。

    再往下,寫著:三人之口,不足15千米的,74875日元。

    大西紗織身上五萬,他身上八千......

    「你帶卡了嗎?」村上悠凝望著大西紗織,像是月球脫離了軌道,與地球親密接觸。

    大西紗織艱難地從皮夾子里掏出銀行卡,閉著眼,仰著腦袋:

    「給你吧,給你吧,全給你吧,誰讓你是前輩呢!」

    組長是個一米七的胖子,他眨眨自己的小眼睛:這就是,聲優界的職權欺壓?

    想想自己所在的搬家公司,只需要經常幫前輩買飯,偶爾請請客,再怎麼樣,也不至於銀行卡也被奪走。

    如此一比較,組長就覺得自己不勝欣喜,決定以後懷著感恩的心情,繼續接下來下半輩子的工作。

    「大西,你可以去看看,有什麼喜歡的。」村上悠拿著銀行卡,對身上只有一萬日元的大西紗織說。

    「全部?可以嗎,前輩?」

    「搬家的錢你出的話,全部拿走也無所謂,我把信拿走就行。」

    大西紗織十分的心動,感覺自己卡里的錢恐怕也買不到這麼多東西:「前輩,真的,可以嗎?」

    「你要?」

    「啊?不要不要!」

    村上悠看出她的矯情,把卡還有借的四萬日元一併還給她。

    「你的了。」

    「真的可以嗎?」

    「大西,你是我的後輩啊,我的全是你的。」

    「誒?」大西紗織嘴巴都微微張開。

    村上悠離開倉庫房之前,和大西紗織分手時,姑且問了一句:

    「你會不會感覺很麻煩,這些東西?」

    「不會啊,這麼多東西!值很多錢呢!」

    「這樣就好了。」

    「什麼?」

    「沒什麼。再見,大西。」

    村上悠主動和大西紗織說再見,這還是第一次。

    「哦,再見,村上前輩!」

    村上悠看過活動行程表,他的第一場配音時間是在九點,回去一趟的時間足夠了。

    他捧著一大箱信封,重倒是不重,就是有點影響視線,於是乾脆扛在肩上。

    至於和他穿的頗為帥氣的黑襯衫搭不搭,會不會被人看成干苦力活的,影不影響他的顏值,就不在他考慮的範圍之內。

    回到櫻花庄,中野愛衣、佐倉小姐還有東山柰柰都還在洗漱室化妝。

    「村上君,怎麼回來了?」中野愛衣正在給自己頭髮盤一個頗為複雜的髮型。

    「粉絲送的東西。在事務所快放不下了,給別人添了不少麻煩。」他應道。

    「東西呢?」佐倉小姐對開箱很有興趣,儘管在掩蓋黑眼圈,臉不動,眼珠子也瞥過來。

    「給大西了。」

    「{給大西了}?!」佐倉小姐放下手上的口紅——也不知道為什麼掩蓋黑眼圈要用上口紅,臉轉過來看著村上悠:「為什麼?」

    「是啊,為什麼要給大西?那可是粉絲送你的啊。」東山柰柰抿抿嘴唇,讓嘴唇的色彩更加均勻。

    中野愛衣一面盤頭髮,也盯著他。

    村上悠想了想,「沒帶夠錢。」

    「沒帶夠錢?」中野愛衣問。

    「是啊。」村上悠嘆息,「東西佔了一個倉庫,搬家公司按照三人之家收費,要七萬日元。」

    「搬家公司的確很貴。」中野愛衣轉過頭,繼續對著鏡子:「當初我搬來的時候,就幾樣東西,因為距離遠,也收了五萬。」

    佐倉小姐斜著的眼睛滿是嘲笑。

    而東山柰柰對著他嘟嘟嘴,也不知是新的抹勻口紅姿勢,還是對著他拋飛吻。

    等三人化好妝,村上悠同她們一起出門。

    「今天的天氣真好啊!」

    「是啊,出去玩才對嘛,為什麼要上班啊!」

    「中午我們一起去上野動物園吧?怎麼樣?」佐倉小姐提議道,又看向落在後面的村上悠:「村上,你有空的吧?我剛才看了你的活動行程表。」

    「你請客嗎?」

    「你真是差勁啊,村上!居然讓女孩子請客,這種話也說得出口!男士要慷慨啊,村上!不過嘛,」佐倉小姐一轉激越的語調,變得好商量起來:「你要是教會【落湯雞】說{我最喜歡鈴音了},我就請你咯。」

    「不夠。」

    「什麼?」

    「教會它學新的句子,錢不夠。」

    「嘖!最多再請你吃個中飯,不能再多了!」佐倉小姐瞪過來,大有你再說,我就撲過來咬你的意思。

    「村上君,」東山柰柰拉拉村上悠的衣袖,「我再請你吃冰激凌好了。大家一起去玩嘛~」

    「那我請你的車票,外加自動販賣機飲料一瓶,種類隨意。」中野愛衣笑著說。

    「我期待著。」村上悠點頭同意。

    他望著六月初萬里無雲的夏日晴空,想念六月中旬的梅雨。

    不過也沒用的吧?

    外面下雨,她們說不定就嚷嚷著要去逛商場,甚至去和冰棺材一樣的水族館。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
    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