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24.大家都在用有色眼光看村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24.大家都在用有色眼光看村上。字體大小: A+
     

    「佐佐木桑正好在直播。觀眾讓我去瞧瞧。」

    「琴子?」佐倉小姐頭從村上悠肩頭探出來,「啊!真是琴子!快快快,給她刷,嗯......這個最貴的熊本城!」

    「這是熊本城?還以為是松山城。」村上悠說。

    「管它什麼城!快送呀!然後打字說{琴子醬,我愛你!},不對,是{琴子醬,鈴音愛你!}」

    「噢。」

    「你{噢}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一種回答方式,只是表明我有在聽你說話。」

    「少啰嗦!快送!」

    「噢。」

    「你幹嘛呢?」佐倉小姐奇怪又不耐煩地看了村上悠一眼,拍了拍他肩膀。

    「沒錢。」

    「你錢呢?」

    「是啊,我的錢呢?」

    佐倉小姐一怔,隨後晶瑩的嘴唇抿成一條線,不再提送禮物的事。

    她嘴角彎彎,對屏幕里進入村上悠直播間的佐佐木琴子熱情地打起招呼。

    「琴子醬,晚上好啊~」

    「鈴音~,晚上好,最近我又發現了一部好看的電影,下周我們一起去看吧。」

    「好啊好啊!」

    ......

    村上悠聽著兩人交談,看向一旁被三人無視的、{彷彿那是路邊脫了毛,又丑又臭,拒人千里之外的野狗}的彈幕。

    【同居認定!!!】

    【死了死了死了,我愛衣呢,啊——】

    【佐倉大勝利!!!】

    【這是官宣嗎?】

    【悠悠!!!我會一直支持你的!】

    「我說,」村上悠把一直在自己嘴唇上掃來掃去的佐倉小姐的頭髮撥開,「你們兩個聊天能否用手機?我姑且直播著呢?而且我這個姿勢很不舒服。」

    「切,稀罕!」佐倉小姐小手使勁拍了他一下,「琴子醬,下周見,拜拜咯~」

    「拜拜,鈴音~」

    村上悠關掉佐佐木琴子的直播間,想著如何向觀眾闡釋清楚合租的事。

    這事不複雜,但以什麼作為開頭的一句,卻有難度。

    站在一旁沒走的佐倉小姐,笑著說:

    「噯,村上,有人說我們同居唉?」

    不等村上悠說什麼,她撩了下因為微微彎腰而撒落到唇邊的短髮,又對著觀眾說:

    「大家別誤會,我是!絕對!不會和這個傢伙同居的!

    至於我為什麼出現在這裡,或者村上為什麼會在這裡,是有原因的。

    吶,村上,我和大家說實話可以?」

    「實話?」

    「當然!還能騙觀眾不成?」

    「哦?洗耳恭聽。」村上悠應道。

    「你讓開!讓我坐著說!一直彎腰很累的!」

    「請,請。」村上悠站起來,想看看佐倉小姐會說什麼實話。

    總不至於說自己告白被拒絕吧?她這麼驕傲的一個人,應該不會。

    「我真說啦,村上?」佐倉小姐再次確認道。

    「好。」

    彈幕里全是看戲的,還有好像被獅子盯著生產幼崽的母鹿的女粉絲。

    佐倉小姐手撐下巴,把自己精緻的素顏呈現在鏡頭下。

    「既然村上本人都同意了,那我就好好和你們說一下。」

    「不知道你們對村上這個人了解多少,但是他本人真的非常努力。」

    嗯?嗯。

    「他沒有房產,東京也好,島國其他地方也好,通通都沒有,一直靠著租房子生活,也沒有親人。」

    這是實話。

    【好可憐的悠悠!!!】

    【唯一神居然這麼慘?】

    【我只想知道他是不是和佐倉桑你在一起?】

    【《聲優夫婦,一起努力打拚,在東京買房錄》?】

    「當初為了成為聲優,拿出身上最後的五萬日元付了首款。然後一邊在咖啡店打工,一邊上晚課,每天趕末班電車,吃得是便利店打折便當。」

    「末班電車給人安心感,夜景也好極了。」村上悠說,「打折便當的味道也不賴。」

    「我在和觀眾說話呢。」佐倉小姐瞪過來。

    村上悠閉口不言。

    【哭了,村上桑明明可以靠臉和身體吃飯,還要這麼辛苦努力。】

    【悠悠居然吃打折便當???我好難受!!!】

    【村上桑都這麼努力!我還有什麼資格啃老!明天就出去找工作!】

    【趕上末班電車的確給人安心感!!!】

    佐倉小姐看到最後一條彈幕,眼珠子微微瞪大一些:這些人,關注點能不能不要這麼奇怪?

    此時村上悠直播間里,不知道是熊本城還是松山城的禮物道具,瘋狂刷屏。

    至於其他什麼晴空塔——暫時還不知情是東京塔還是晴空塔——等等價格稍低的禮物,更是數不勝數。

    佐倉小姐看到禮物,更來勁了,委委屈屈地說:

    「而且啊,你們不能想象,村上租的房子,一到梅雨天就會發霉,屋子裡根本不能待人。」

    「我和愛衣、柰柰為了工作方便,在事務所附近租了房子,正好還有一個儲物間,也價格便宜。」

    「我們和村上成為聲優之前就認識,看到他可憐,就讓他搬來這裡住了。」

    「不過我們住樓下,村上住的樓上儲物間,客廳是公用的。」

    「那間儲物間很小,為了村上方便直播,所以我們就讓他在客廳直播了。」

    「是不是,柰柰?」佐倉小姐對著正在和悠沐碧玩遊戲的東山柰柰喊了一句。

    「是是是,啊,你居然用雷炸我!可惡!第十一名!啊!」

    一局馬里奧賽車結束,東山柰柰放下手柄,也跑到鏡頭裡。

    「還有一個事,最近啊,村上君從咖啡店辭職了。為了多掙錢養家,又在淺草寺表參道一家鸚鵡店找了兼職。大家一定要光顧哦!」

    【給地址!明天就去!】

    【這樣努力的悠悠!!!是最好的悠悠!!!我愛你!!!】

    【聽說桐人聲優要直播來看看的路人,聽到這裡,決定粉了!!!】

    【村上這樣的人不火?誰還配火?兄弟們,禮物刷起來!!!】

    【只想看村上和女聲優互動的我,感覺自己好膚淺】

    站在一旁,緘口不言的村上悠,陷入沉思。

    佐倉小姐說的句句都是實話,這豈不是意味著,周圍的人都這麼看他嗎?

    這麼說......我村上,意外的是一個勤勉、努力奮鬥的人?

    但隨後這個念頭就被拋之腦後,{維持一個好人設}這種事,從來不在他的考慮範圍內。

    他不願意被某件事——不管好壞——束縛著。

    這時中野愛衣也圍過來,村上悠便問她:

    「中野桑,你也是這麼看我的嗎?」

    中野愛衣想了下,回答說:

    「村上君你是否真是這樣,我不清楚,但在我眼裡,你可別不僅僅是這樣的人。」

    「怎麼?」

    中野愛衣小聲說:

    「雖然這樣說不太好,但我認為那些因為你的長相而粉你的觀眾,沒有明白你真正的帥氣之處。」

    「真正的帥氣?」

    「嗯。」中野愛衣側過臉,望著村上悠,像是在述說著美妙的事物:「你有著過人的才華。」

    「確實。」村上悠點頭。

    中野愛衣低眉淺笑,「為人也很溫柔。」

    「不給別人添麻煩,也討厭別人給自己添麻煩——這點也算的話。」

    「當然算。而且啊,在別人眼裡,至少我是這樣看的,村上君你似乎不在乎別人喜不喜歡你,對於自己是否受歡迎,也滿不在乎。」

    「恐怕是這樣的。」村上悠也拿捏不準自己。

    大多數人如何看他,自然是怎麼都無所謂的事,但總有少數人,讓他牽挂著。

    「但這種人聽起來帥氣,卻不怎麼受人喜歡吧?」村上悠又說。

    「是嗎?我看挺多人喜歡你的呀。」

    中野愛衣明明已經正對村上悠,此時卻偏偏用光潔的左臉蛋看他,一副審視的樣子。

    「唔。」村上悠再次閉口不言。

    兩人聊天的這會兒功夫,佐倉小姐和東山柰柰已經給村上悠「騙」了數不清的打賞。

    佐倉小姐在把位置還給村上悠時,得意地說:

    「怎麼樣,不賴吧?幫你掙了不少錢。」

    「不錯。」

    「明天的碗你幫我洗,沒問題吧?就這樣!」佐倉小姐瀟洒離去。

    村上悠重新坐下,彈幕還在刷他多麼勵志、多麼了不起,此外禮物也一直沒停。

    「感謝大家刷的禮物,差不多可以了。」村上悠無所事事的有右手搓著左手手背,認真地說道:「我也沒打算今晚就買房。」

    【哈哈哈】

    【想不到村上桑也會說笑話】

    【暗示了,兄弟們,明天我看不到{知名聲優直播一晚就在東京買房}的新聞,就捶爆你們。】

    【悠悠的手太看好啦!!!】

    【悠悠是完美的!!!】

    【悠悠!!!】

    這些觀眾壓根不懂村上悠的處境啊。

    真給他刷夠了買房的錢,到時,中野愛衣說:村上君,買房吧。

    佐倉小姐說:千代田區不錯,錢不夠可以先貸款。

    東山柰柰說:港區也不錯,貸款我幫你談,零首付。

    悠沐碧:悠哥哥,你要離開櫻花庄嗎?

    他該何去何從?

    村上悠決定找點無聊的事做做,讓直播間熱度降降。

    正好堂本海斗那邊,佛利薩大王和貝吉塔王子年紀大了,早早地去休息,他便痛快地同意了邀請。

    「還差一個人,怎麼辦?」女聲優說。

    「嗯......我去問問雄馬。」比起和島崎信長,總的來說,堂本海斗和內田雄馬的私交更好。

    少了堂本海斗這個中間人,遊戲大廳安靜下來。

    有彈幕告訴村上悠,女聲優是瀨戶麻沙美——《豬頭少年》女主角聲優,年紀不大。

    村上悠和她有過合作——現在沒和村上悠合作過的聲優反而稀奇,但兩人之間不熟。

    正當他想著{沉默,沉默也好}的時候,對方主動打了招呼。

    「晚上好,村上桑。」

    「瀨戶桑晚上好。」

    「村上桑也喜歡玩遊戲嗎?」

    「說不上喜歡。直播沒事可干。」村上悠應道。

    「村上桑的廣播、動畫我都有看,真的非常厲害。我很佩服您!」

    「謝謝。瀨戶桑的演技也很棒,《花牌情緣》我也有看。」

    「真的嗎?!能得到村上桑誇讚演技,真的太開心了!謝謝!」

    「沒什麼。」

    【哈哈哈,可憐的學姐(瀨戶麻沙美在《豬頭少年》里的角色)被騙了!!!】

    【想起了去年萬聖節《刀劍》活動︿( ̄︶ ̄)︿】

    【問:釘宮桑怎麼樣?答:演技好(706370)】

    【問:東山桑怎麼樣?答:演技好(706370)】

    【問:佐倉桑怎麼樣?答:演技好(706370)】

    【問:高麗菜桑怎麼樣?答:演技好(706370)】

    【聲優界最大騙局——{村上說你演技好}!哈哈哈!】

    【樓上的,別忘了我家水籟桑!】

    【問:水籟桑怎麼樣?答:是個美人!】

    【沒錯!成為村上夫人的......就是我水籟祈噠!lt;(ˉ^ˉ)gt;】

    【但水籟祈立馬說:別這樣!村上桑!會讓別人誤會的!】

    【拒絕進村上後宮,從我水籟祈做起!】

    【草!作為今年的粉絲,完全不知道這些!】

    【悠悠!!!】

    「村上桑,」瀨戶麻沙美突然說,「我看你直播間,那個,很多觀眾在說,你誇別人都誇演技好,是嗎?」

    很奇怪。

    陌生人與陌生人之間的交往,無非就是相互客氣,就算知道些什麼,也不去拆穿。

    村上悠都沒和瀨戶麻沙美說過話,對方這是幹什麼?

    他心裡猜測著對方可能是自來熟,回答說:

    「我去《戰姬絕唱》看你們配過音,《花牌情緣》家裡也有BD。」

    「哦,那就好,我還有以為我被村上桑討厭了呢,明明馬上要一起給《食戟之靈》配音了。」

    「什麼討厭了?」堂本海斗終於來了,「雄馬在上線了,稍等。」

    「好。」村上悠應道。

    【村上......麻沙美?我又可以了!】

    【想多了,你沒發現不管《戰姬絕唱》還是《花牌情緣》,都是愛衣出演的動畫嗎?在我看來,村上愛衣才是穩了!】

    【角度刁鑽!但我東山也在《戰姬絕唱》,怎麼說?】

    【你們幹什麼!悠悠不過是正常誇別人演技好而已!她們誰演技不好嗎?】

    【樓上的,別一直用有色眼光看村上桑好不好?村上桑就不會調皮,故意調戲女聲優啦?】

    【哈哈哈!有色眼光還能這麼用?!】

    【悠悠!!!】

    內田雄馬來了之後,村上悠幫堂本海斗今晚掉的分打回去,在十點的時候下播。

    看了下後台數據,就算除開直播平台和事務所的分成,他也能拿到不少錢。

    但這都是下個月月底的事,六月還得靠身上的八千日元過活。

    關了電腦,拿著衣服洗完澡,回房間看了會兒書。

    在距離十一點半還有十分鐘的時候,他放下書,站在窗前,眺望遠處的東京塔,消磨最後的時間,同時也給眼睛舒適。

    往後應該還有許許多多個這樣的月底和周日:

    佐倉在逗鳥或者看雜誌,東山和凹醬一起大呼小叫地打遊戲,中野磨咖啡看台本,而他在做直播、看書。

    這輩子落得這樣的光景,其實也不算壞,他想。

    最後三分鐘時,他下樓,去廚房喝了水,又上完廁所。

    路過東山柰柰的房間,還能聽到她和悠沐碧的大呼小叫。

    回到卧室,蓋上被子,大睡其覺。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
    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