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23.五月似乎要結束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23.五月似乎要結束了。字體大小: A+
     

    「怎麼啦?這樣的村上君,我還是第一見。」東山柰柰愣住,隨後仰著童顏,忽閃忽閃地眨著大眼睛望著村上悠,笑著說。

    「借我點錢。」村上悠開門見山。

    「啊?」

    「等鸚鵡賣了錢,立馬還你。」

    「嗯......你,沒錢了?」

    「是。」

    「愛衣媽媽借錢的時候,村上君你不是你還有很多嗎?」

    「此一時,彼一時啊,東山,世間唯一不變的真理,就是萬事萬物都在變。」

    「你錢呢?不會是被鈴音拿走了吧?」

    「她拿我錢幹嘛?她又不缺錢。」村上悠笑著說。

    東山柰柰一歪頭,嘟著嘴:「鈴音最喜歡吃醋了,看到我和其他男性工作人員說話心裡都不舒服。你借錢給愛衣,我不信她沒找你。」

    「好閨蜜!」村上悠心悅誠服了。

    東山柰柰低下頭,雙手食指對戳著,一副可憐委屈模樣。

    「你借錢給愛衣,又把剩下的所有錢給鈴音,我呢?」

    「我真沒錢了。」村上悠說的乾脆利落。

    最近,他估計很難再說出比這更誠實的一句話了。

    東山柰柰先是看向中庭,又抬眉盯了村上悠一眼,最後又低下頭,繼續對戳著食指。

    「......喜歡鸚鵡?」

    「喜歡錢。」

    「......賣了的錢,全給你。」

    「全部?」

    「全部。」

    「以後?」

    「以後?」

    「以後賣鸚鵡掙的所有錢。」

    「......不給我留點?」

    「但是啊,村上君,」東山柰柰一手撐著后腰,一手抓住村上悠的手按在她平坦的小腹上:「現在養一個孩子,可費錢了呢。」

    她今天穿著淺紅色的薄線衫,村上悠的手掌輕輕地按壓在上面。

    少女的身體都是這麼柔軟,如此溫暖的嗎?他想。

    出神間,以至於觸覺的來源,他都分不清是那件線衫,還是東山柰柰的小腹。

    「舒服吧?」東山柰柰努嘴,小得意地說。

    「不賴。」村上悠點頭,收回手,「錢,你要是喜歡儘管拿去好了,別說什麼養孩子的話。」

    「誒?村上君你是丁克一族嗎?不行的啊,東山家需要人來繼承!」

    「別管什麼鸚鵡,什麼孩子,我現在需要錢交電費水費。」

    村上悠攤開手,示意她快點拿錢。

    「需要多少?」

    「先拿一萬,到時候一起還你。」

    東山柰柰拿了一張一萬紙幣,在遞給村上悠之前,確認道:

    「鸚鵡的錢?」

    「你的,你的。」

    「嗯哼~,寶寶,媽媽給你爭取到撫養費了哦。」

    村上悠拿到錢,找到悠沐碧,付完各種費用,找零五千四百日元。

    這樣他一共有八千四百日元。

    也不知道能不能撐到發稿費的那天。

    關鍵還得繼續訓練帶不來絲毫收益的鸚鵡。

    晦氣,晦氣,村上悠哀嘆著往中庭去了。

    「諸君,列隊。」

    鸚鵡們自己打開籠子,「唰唰」地飛到古櫻樹枝上,並排站著。

    鸚鵡大概可以分籠養和手養。

    手養養好了,就像養了一條狗一樣,因此很多人養鸚鵡,都喜歡買剛出生的鸚鵡來手養。

    村上悠沒那麼多時間,也沒那個興趣去慢慢手養,買的全是快要成年的籠養鸚鵡——便宜。

    不過對他而言,也無所謂手養和籠養。

    眼下不過一兩天,他連羽毛都不要剪,這些鸚鵡已經不會亂叫,出了籠也不會飛走,且已經能聽懂他的話。

    只是教這些已經成年、本身也不是什麼名貴品種的鸚鵡學會說話,怕是要浪費四五天的時間。

    「一隊,跟我念,{主人真漂亮}」

    「住仁正票量!」

    一隊是為女性準備的二十隻長相酷似「皮卡丘」的玄鳳鸚鵡,整齊地叫起來。

    「自由練習。二隊,跟我念,{主人是個混蛋}」

    「助人適個魂淡!」二隊是為那些有特殊癖好、喜歡新奇的客戶準備的。

    「自由練習。三隊,跟我念,{你好!再見!}」

    .......

    四隊學了一句動漫經典台詞,五隊學的是switc***效果音。

    可以說是完全針對不同市場培養,銷量是不用愁的。

    但這些不擅長說話的鸚鵡,以村上悠的本事,訓練起來都必須按照特定的語句和它們交流,如此才能讓它們明白是什麼意思。

    安排好任務后,村上悠盤膝坐在檐道上,拿出《灰與幻想的格林姆迦爾》第六卷。

    【馴獸lv4:3/100】

    【獸語lv4:6/100】

    .......

    「已經開始說話了?」

    「怎麼會?!不可能!」

    「不會買的就是會說話的吧?」

    「但第一天沒看到它們說話呀?」

    村上悠從書的世界醒來,抬頭看到中野愛衣四人,驚奇地看著古櫻樹上正在「訓練」的鸚鵡們。

    她們在村上悠剛把鸚鵡買回來的時候,新奇了一會,隨後立馬嫌棄太吵,置之不理了。

    此刻她們又開始大呼小叫,村上悠嫌她們比鳥還要吵,鼓了三下掌,一隊的鸚鵡們飛過來,落在他亂糟糟的頭髮里,肩膀上,膝蓋上,書頁中間。

    不等四女「哇」出聲,他又揮了揮手,鸚鵡們便落到她們身上。

    「好可愛~~」

    「啊!它怎麼鑽我領口裡面啊!愛衣!快幫我!」

    「等等!別惹怒它!小心咬人!」

    「我的蘋果!嗯——」東山柰柰皺著鼻子,微低著頭,憤怒地看著幾隻鸚鵡把還剩幾口的蘋果叼走:「氣死我啦!」

    「住仁正票量!住仁正票量!」鸚鵡們快活極了。

    ……

    半小時的訓練結束后,村上悠讓鸚鵡自由活動十分鐘,隨後才然把它們喚回鳥籠。

    【馴獸lv4:7/100】

    【獸語lv4:10/100】

    村上悠拿著書,打著哈欠回到客廳。

    另外幾人和一百隻鸚鵡玩了個痛快,臉上仍帶著興奮地緋紅。

    佐倉鈴音把鑽進她領口的那隻鸚鵡帶進了客廳,還給它取了【落湯雞】的名字。

    【落湯雞】並不是色鳥,比起鑽進衣服里,它更喜歡蹲在人肩頭,讓人用臉去蹭它或者用手撓它的脖子。

    這小傢伙是一隻玄鳳。

    在村上悠買的一百隻鸚鵡里,算是最萌的,叫聲也好聽。

    唯一的缺點,是沒有通常玄鳳的膽小,渾身上下充滿一股子「莽」勁。

    村上悠剛上手時,其他鸚鵡在他【馴獸】和【獸語】技能下,都會乖乖地站在他手上,唯獨只有它,一個勁地用小腦袋撞他。

    今天之前,村上悠是打算「軍訓」這小傢伙,甚至準備教會它唱歌,讓它成為「鎮店之寶」,好好給自己的錢包回血。

    現在嘛,直接放養,讓它和其他鸚鵡一起「吃大鍋飯」。

    一是佐倉小姐喜歡,恐怕不能拿去賣了;

    二是哪怕拿出去賣,賣出去的錢也不是他的。

    如此,他「什麼都無所謂」的情緒自然而然的重新佔據上風。

    「落湯雞,{村上是個變態}。」佐倉小姐手指勾著【落湯雞】的下巴。

    「住仁正票量!住仁正票量!」

    「別漂亮了!跟我念,{村上是個變態},{村,上,是個,變態}。」

    「住仁正票量!住仁正票量!」

    「啊——」佐倉小姐把【落湯雞】捧在手心,用手瘋狂撓它下巴:「你好笨啊!落湯雞!你怎麼這麼笨?嗯?」

    「鸚鵡討厭死了!搶我的蘋果!通通賣掉!」東山柰柰仍然不能忘記蘋果被搶的仇恨。

    「一個蘋果,太小氣了,柰柰。」佐倉小姐對【落湯雞】喜歡得很,去拿了蘋果,看著它小口小口地啄著。

    「哼!」東山柰柰「咵嚓」一聲咬了一口自己的蘋果,「我一天定好只吃一個的!也必須吃一個!現在為了剩下的幾口,又必須重新吃一個!」

    「柰柰姐,你可以吃幾口,把剩下的喂它們啊。」悠沐碧說,「悠哥哥都說了,鸚鵡們也需要吃一些水果,喝奶牛的。」

    「才不要呢!哼!」又是「咵嚓」一聲,東山柰柰紅潤的嘴唇上滿是蘋果的汁水。

    「村上君,」只對狗感興趣的中野愛衣,看著村上悠問:「要多久才能訓練好?我看它們已經很乖、很聽話了。」

    「一周。它們現在只是習慣我,得讓它們習慣人類才算行。此外,說話也不算順暢,這也需要一點時間。」

    「哦,這樣啊。」中野愛衣點點頭。

    「誒,村上,【落湯雞】你給我訓練著啊,必須教會它說{村上是個變態},知道了嗎?」

    「你傻,我傻?」

    「你傻。」

    「你傻。」

    「你傻你傻你傻!」佐倉小姐雙手比了「X」,說:「結束!再說話的是河豚!」

    一時間,櫻花莊客廳里,連東山柰柰吃蘋果都小心翼翼地啃起來,不敢使勁咬了。

    ——————

    晚上吃完飯,村上悠和showroom的官方人員進行最後的確認,準備晚上八點的直播。

    直播間還沒打開,裡面已全是彈幕。

    八點,村上悠準時點擊開播按鈕,他整張俊雅、毫無瑕疵的臉,便一下子呈現在屏幕上。

    然後就是不知道是東京塔還是晴空塔的禮物,還有酷似四國松山城的禮物,不間斷地開始刷屏。

    「各位晚上好。」

    【悠悠!!!】

    【來了來了】

    【期待了一個星期了】

    【悠悠的臉太好看啦!!!】

    村上悠看了眼彈幕,隨後按照官方給的流程,先開始介紹直播平台。

    「有很多第一次來showroom的觀眾,我這裡給大家簡單說明一下大致的用法和功能......」

    一面說,一面看彈幕,裡面不僅有島國人,英文中文等等各種語言都有。

    「......最後,這裡是{該月矚目的分組}。點開可以看到一些人氣偶像、聲優的直播預告。」

    村上悠點進去,月底直播的偶像和聲優不少,他排在第一個,第二位是一個女子偶像團體偶像,第三居然堂本海斗。

    【看琴子!!!】

    【和海斗一起玩遊戲!】

    【請問村上桑和中野桑在一起了嗎?】

    【佐倉桑和中野桑私底下關係怎麼樣???】

    【悠悠!!!】

    村上悠還沒想好乾什麼,索性點進堂本海斗的直播間。

    一進去就聽到賽亞人王子貝吉塔在罵人。

    「等等,海斗!」

    「海斗,你敢不聽我的話!!」

    「愚蠢的東西!!!先讓你的腦袋冷靜下來,海斗!」

    村上悠仔細聽了下,不是語音包,而是堂本海斗正在和貝吉塔的聲優、弗利薩的聲優還有一個女聲優一起玩《絕地求生》。

    四人都用的全部麥,跳傘下去就開始全屏嘲諷。

    村上悠看了三分鐘,他們已經跳了兩回傘。

    弗利薩的聲優用他那特有的陰陽怪氣的語調說:

    「哼~,容本大王去修鍊三小時,再和這些猴子們一戰。」

    然後弗利薩大王就帶著賽亞人王子貝吉塔、青春期豬頭少年(堂本海斗)還有女聲優,一起跳了野區。

    【弗利薩大王!你在幹什麼,弗利薩大王!我們星河系需要你!】

    【貝吉塔!你要放棄賽亞人的榮耀嗎?!!貝吉塔!】

    「哦?村上來啦?」堂本海斗看到{唯一神查房}、{悠悠的後宮團來參觀}等彈幕:「歡迎加入showroom!」

    他把遊戲切出去,手速相當快地給村上悠刷了一個「松山城」禮物,然後繼續跟著弗利薩大王四處撿垃圾。

    村上悠對觀眾說:

    「他們人滿了,下次有空再一起玩。」

    退出堂本海斗的直播間,村上悠一邊打開麻將軟體,一邊看彈幕。

    【看琴子!!!】

    【想不到聲優也喜歡打麻將!】

    【悠悠會打麻將嗎?】

    【隔壁大老師也在和伏見司打麻將】

    【悠悠!!!】

    【村上桑什麼時候和中野桑結婚??】

    【佐倉桑好看還是中野桑好看?】

    「麻將這種東西,還有會不會的說法嗎?」村上悠挑了一個能會答的問題。

    「只需要從左打到右,自然就能胡。」

    【哈哈哈】

    【坐等村上被吃點數】

    【兄弟們,上號!狙擊他!】

    【傻子,群里兄弟早就上線了】

    【什麼群?求拉!】

    【悠悠!!!】

    很快匹配到人,坐在村上悠對桌的,名字叫【佐倉悠】,不知道是他的粉絲,還是佐倉小姐的粉絲。

    【佐倉大勝利!!】

    【愛衣醬大失敗!!】

    【兄弟們!改名去!中野悠走起!】

    【草!已經被註冊了!】

    【我搶到了村上愛衣!!哈哈哈!】

    【村上柰柰可以發言嗎?】

    【村上信長(o???)】

    【島崎悠(?°???°)】

    【厲害厲害!我{村上·愛衣·鈴音·柰柰·未夕·梨依·梨紗·紗織·未完結尚待補充}甘拜下風!】

    【悠悠!!!】

    「給大家演示一下,麻將的正確打法。」

    村上悠開局的牌是【四萬、四萬、五六七萬、一筒、二筒、一二三四五六條】

    他是東家,先手摸牌。

    【三筒】

    麻將系統娘立馬說道:「自摸喵~~~」

    胡{兩立直}、{一發}、{門前清自摸和}……

    村上看都沒看就點【確定】跳過去,立馬開始下一局。

    「這句不算,下一把正式開始演示。」

    然而下一局沒走兩圈,村上悠又自摸了。

    「這遊戲怎麼回事?不給我演示的機會?」

    【快住手!麻將不是這樣打的!】

    【兼職聲優,職業麻將選手,村上悠!】

    【我一直以為我懂麻將,直到我進了這個直播間!】

    【你說麻將是從左打到右,我信了,但我萬萬沒想到你居然把四個人的遊戲完成單機!】

    【悠悠!!!】

    【看琴子!!!】

    打了幾句,村上悠感到無聊起來——完全沒有使用【遊戲(滿級)】技能的機會!

    「算了,算了,不打了。」村上悠把麻將關掉,「沒意思。滿足觀眾的要求,去看看佐佐木桑。」

    佐佐木琴子,乃木坂46的一員,村上悠聽佐倉小姐說起過。

    點進直播間。

    「接下來讀一些大家在推特上給我的留言。」一頭烏黑長發,長相漂亮的佐佐木琴子說。

    「{琴子醬!請告訴怎樣才能成為後宮動畫的主人公}。」

    「哦~~~,想成為那樣的啊。」

    「嗯......怎麼說呢。」

    「成為村上悠桑不就行了嗎?」

    「哈哈,這是不是太難了?」

    【草!】

    【不會打麻將的聲優,不是一位合格的後宮之主!】

    【我,村上,現實與動畫的後宮之主!創造世界!毀滅世界!】

    【是誰走露了風聲?連乃木坂都知道村上開後宮了?】

    【不知道。我只知道某位姓佐倉的不知名女聲優,和乃木坂很多人關係很好。】

    【琴子!!!】

    佐佐木琴子繼續說:

    「說到後宮動畫的主人公,在我腦海里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村上桑。」

    「我想和我有同樣想法的人,應該不少吧?」

    「誒?騙人吧?村上桑在看我直播嗎?」

    「啊———!!!」

    佐佐木琴子害羞趴在桌上。

    「村上,你在看什麼呢?怎麼有女孩子的聲音?」

    【嗯?】

    【嗯?】

    【嗯?】

    【佐倉......悠?ㄟ(▔,▔)ㄏ】

    【真的假的?我也感覺聽到佐倉的聲音了?】

    【悠悠———!!】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
    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