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22.開源的同時,總是伴隨著破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22.開源的同時,總是伴隨著破產。字體大小: A+
     

    自村上悠從咖啡店辭職后,整個櫻花庄一派祥和,中野愛衣也不再盯著他寫。

    而正當他以為能安穩度日時,在五月二十九日的傍晚,一個下著小雨的天氣,中野愛衣的媽媽突然造訪了櫻花庄。

    村上悠認出這位有過一面之緣的慈祥婦人,打完招呼,受不了客廳里莫名的氛圍和對方審視的目光,跑到中庭檐廊看雨去了。

    沒過一會兒,悠沐碧抱著吉他,拿著琴譜,也跑了過來。

    「悠哥哥,我在大學里也創辦了輕音部。」她的小手撥弄兩下琴弦。

    「輕音部是什麼?」村上悠盤膝坐在地板上,望著雨水敲打古櫻的樹葉。

    「悠哥哥!真是的!差勁!」悠沐碧大為不滿。

    她以為村上悠真忘了她高中加入的社團是輕音部的事,又和他解釋了一遍。

    完了她又說:「我已經和唯、澪她們說了這件事。她們也說會把早稻田當做升學目標。到時候輕音部的大家,又可以在一起了!」

    「嗯。」有一片葉子像小船一樣被打落。

    「我聽她們說,新學期招了一個部員,是一個叫中野梓的學妹。唯說她特別像貓咪。」

    「哦。」葉子落在淤泥里,也特別像擱淺的船隻。

    「所以啊,我一定要好好努力,把大學里的輕音部經營好......」

    「好。」

    「還有哦,唯和中律的成績不是很好,想要考上早稻田需要好好努力。所以我決定周末有空在家舉辦學習會,教她們讀書。」

    「挺好挺好。」

    「......」

    悠沐碧抱著吉他跳到村上悠耳邊,一陣疾風驟雨般「噼里啪啦」的瞎彈。

    「你倒是聽我說話啊!悠哥哥——!」

    「在聽,在聽。快別彈了,要聾了。」

    「你們兩個,」中野愛衣上半身從客廳里探出來,對兩人說:「聲音小一點。」

    「瞧你,把你愛衣姐惹生氣了。」

    「哼~,明明是悠哥哥你的錯!」

    被訓后,悠沐碧安靜下來,跪坐在村上悠身邊,把吉他半抱著半放在膝上,又把琴譜攤開,開始慢慢練習起來。

    她時而不彈,只是一個勁兒地唱譜;時而嫌棄這兒太難哪兒太慢,就跳了過去。

    她的鼻樑玲瓏秀氣,雙頰還帶著剛才使勁彈奏后的緋紅,小嘴真的只有櫻桃般大小,整個人很有朝氣。

    眼帘低垂,神情溫順,和剛才簡直判若兩人。

    聽她彈了會,村上悠說:

    「雨天的吉他,連音色都不一樣了。」

    「誒?有嗎?」悠沐碧疑惑地歪著小腦袋。

    「有的,有的。」村上悠敷衍著,站了起來:「進去吧,雨要進來了。」

    「嗯~」

    兩人把東西收拾好,回到客廳。

    中野愛衣、佐倉鈴音、東山柰柰三人,還在圍著中野媽媽聊天。

    村上悠在中野媽媽的注視下,淡定的在自己的座位坐下。

    「村上君,正好你來了,一起幫忙想想辦法。」中野愛衣說。

    「怎麼?」

    中野愛衣把剛才聊天的內容說了。

    村上悠仔細聽完。

    大概是中野媽媽有一個在淺草寺表參道開首飾店、來自鳥取縣的朋友,最近家裡兒子有了孩子,準備回老家幫忙帶孩子,所以準備把店出讓出去。

    女兒工作進入正軌,厭倦公司生活的中野媽媽,有拿下的想法。

    但儘管朋友已經盡量給低價,那家店鋪也不大,以中野媽媽一個單親媽媽的積蓄,也難免要向銀行貸款。

    對貸款不甚了解的她,就來找自己女兒商量。

    「我對貸款也不了解。」村上悠說,「但差得不多的話,也沒有問銀行借款的必要,可以先從我這裡拿去用。」

    「這怎麼行!」中野愛衣毫不猶豫地拒絕。

    佐倉鈴音和東山柰柰兩人也提議過借錢,但中野媽媽也不缺多少,銀行那裡絕對能貸到款,這次只是來看望女兒,順便通知這件事,最後才是問貸款的事。

    而中野愛衣本人,寧願多給銀行一點利息,也不想問她們借錢——佐倉鈴音和東山柰柰兩人自己也沒錢,都是家裡的錢。

    「為什麼不行?」村上悠問。

    「你不是一直想攢錢買房嗎?自己都不夠用。」

    「我這點錢能買什麼房?看不到影子的事。先讓阿姨拿去用。」

    2015年島國的房價,早不比90年代時期那麼瘋狂,但想拿下足夠面積的房子,也是大不容易。

    100平方米的二手公寓房,均價四千萬日元起步。佐倉家所在的千代田區,更是一億日元往上。

    更別說櫻花庄這樣的獨門獨戶,就更貴了。

    村上悠忙了一年,存款也就二千萬日元,買房還早的很。

    但是啊,錢畢竟不是他不買房的原因,也不會成為原因。

    買多大的房,在哪買房,和誰買房,這才他遲遲不買的理由。

    中野愛衣還打算說什麼,中野媽媽打斷了她。

    「可以啊,那就麻煩你了,村上君。」

    「媽媽?」中野愛衣疑惑地看著自己母親。

    兩母女用奇怪的眼神對視一會兒,中野愛衣沉默下來。

    中野媽媽再次對村上悠說:

    「拜託你了,村上君。」

    「那裡,中野桑是我的好朋友,能幫的上忙,我很高興。」

    桌底下有人踢了他一腳,村上悠看向佐倉鈴音和東山柰柰,卻見兩人都是一副{問題就這麼解決了,真好~}的表情。

    「媽媽,你打算做什麼,把店盤下來后?」

    「還沒想好,不過大概會繼續賣首飾。其他我都沒有經驗,只有這個聽朋友說過一些。」

    「{聽朋友說過一些}?」中野愛衣無奈,轉頭對村上悠說:「村上君,你還是再考慮一下吧,這錢放銀行漲利息,可能都比我媽媽掙得多。」

    中野媽媽嗔怒地瞪了眼自己女兒。

    村上悠笑著說:「那就不開首飾店,開一家賺錢的店。」

    「賺錢哪有那麼容易啊,總不能讓我去賣咖啡吧?」中野愛衣好笑地說。

    村上悠看了她一眼,對中野媽媽說:「阿姨,賣鸚鵡怎麼樣?」

    「鸚鵡?」

    「是,會說話的鸚鵡。」

    「村上君有進貨的渠道嗎?」

    「恩。」

    「真的?」

    「當然。」

    「那太好啦,會說話的鸚鵡,一定招人喜歡。」中野媽媽笑著說。

    她眼角的,還有嘴邊的皺紋,乃至法令紋,此刻都清晰地顯現出來。

    村上悠似乎能從這些皺紋里,看到一位年輕的女性在失去丈夫后,含辛茹苦地照顧剛上初中的女兒。

    他從心底對這位養育中野愛衣的女性生出尊敬和好感。

    「多久能進到貨呢,村上君?」

    村上悠想了下,回答說:「一周。」

    「剛好啊,正好店鋪那邊過戶也需要差不多的時間。」

    「再好不過。」堅定的華羅庚燒水定律踐行者村上悠,感嘆一般地稱讚。

    借款、鸚鵡賣出去的分成,等等,所有事情談完,中野媽媽準備立刻離開。

    原先她只是來看看女兒,順便問問銀行借款的事——問不到也無所謂,這種事總是會慢慢了解清楚的——晚上也打算留下來吃飯,誰知事情有了轉機,順利的不可思議。

    錢有了,店鋪經營也有了思路。

    中野媽媽感覺自己回到高三的某場考試,面對最後一道數學題,腦海里已經有清晰的解題思路,躊躇滿志地準備開始解題。

    「媽媽,外面還在下雨,吃完飯再走吧。」中野愛衣出口挽留。

    「是啊,阿姨,等雨停了再走吧。」佐倉鈴音用小女孩私的語氣撒嬌道。

    中野媽媽最後還是留了下來。

    「阿姨想吃什麼,我讓村上給我們做。」佐倉小姐好看地一笑,非常有禮貌地說了一句。

    客廳里,能清晰地聽到屋外淅淅瀝瀝的雨聲。

    中野媽媽給了自己女兒一個疑惑的眼神,隨後笑著說:

    「火鍋吧。」

    「火鍋好啊,下雨天看著鍋子里咕嘟咕嘟,是再舒適不過的了。」村上悠立馬起身去廚房。

    「我幫你洗菜!」佐倉小姐跟上。

    「村上君,我要吃牛肉!魔芋!茼蒿!裙帶菜!」東山柰柰嚷嚷著也走進廚房。

    悠沐碧眼珠子咕嚕咕嚕轉了兩圈,跳下熊貓玩偶,甩著手臂也跑進廚房。

    中野媽媽低聲對女兒說:

    「怎麼回事,這?」

    「村上君自己調製的火鍋底料可好吃啦,媽媽你一定要多吃一點。」

    「我問你事呢!」

    「媽媽,你就放心吧。」

    「真的?」

    「嗯嗯~」中野愛衣笑著點頭。

    「真是的,我還以為你們已經在一起了。想著借了他的錢,就當幫你們買了地產——那家店早晚是你們的,省得你們年輕人亂花。

    現在......

    你怎麼不早說?現在村上君一定以為我是一個見錢眼開的長輩!」

    「我說了呀!」中野愛衣感覺自己很冤枉,「我阻止過好幾次村上君借錢給你。」

    「我說的是!你怎麼不說清楚你們沒在交往!」

    「我阻止他借錢,就已經在暗示了。」

    「你那是暗示嗎?」中野媽媽右手食指戳著桌面,「完全就是嫁出去的女兒,不肯讓老公給家裡錢的語氣!暗示個什麼暗示!」

    「啊?哪有!」

    「哪有?真想錄下來給你看看你當時的樣子。」

    中野愛衣忍不住低頭笑了下。

    她的確有讓村上存錢,早點買房的小心思。儘管極力掩藏,沒想著居然還是讓母親看出來了。

    看出來也好,這樣其他人也能看出來,中野愛衣抬起頭,笑著對母親說:

    「媽媽,既然村上君把錢借給你了,你得好好經營啊。」

    「如果村上君說得鸚鵡是真的,應該可以賺錢。表參道那種地方,客流量不用擔心。」

    「村上君在這種事情上,恩,」中野愛衣可愛地歪著頭想了下,「應該不會撒謊吧。」

    「村上君看起來也不像會撒謊的人。」中野媽媽點頭說,看起來對村上悠很滿意。

    中野愛衣「噗嗤」一下,笑出了聲。

    晚飯除了火鍋外,村上悠還抄了幾個菜,拿出自製的魔芋果凍和咖啡果凍。

    「嗯!好吃!」

    「是吧,村上君的料理很厲害的!」

    「鈴音姐,給我放一些牛肉!」

    「誒?誒~~!我的裙帶菜被誰夾走了?可惡!」

    ......

    煤氣爐藍色的火焰上,櫻花庄五人公費買的高級火鍋里,桌上食材被女人們一股腦放進去煮,發出咕嘟咕嘟的好聽的聲音。

    飯後,村上悠喝著摻了蘇打水的威士忌,看她們收拾桌子。

    做飯的人應該明白一個道理,只做飯不洗碗,其實是一件算不上太壞的事,有些人甚至樂在其中。

    「村上君感覺聲優這個行業如何?」喝著110日元咖啡的中野媽媽問。

    「不壞。」

    「喜歡嗎?」

    「說不上。但也不討厭。」

    「將來有什麼打算嗎?」

    「姑且在聲優上有點天賦,能一直幹下去就好了。」

    「我在家裡,也關注聲優行業,聽過你和愛衣所有的廣播。」中野媽媽看了眼杯子里的咖啡,往裡面加了三勺糖。

    村上悠不知道她想表達什麼,聽過中野愛衣的沒問題,為什麼特地說聽過他和中野愛衣的?

    「一直承蒙她的照顧。」

    「和你做廣播,愛衣很開心,我聽得出來。」中野媽媽再次嘗了一口咖啡,滿意地點點頭。

    「我也很開心。」村上悠只能這麼說了。

    「村上君,有空來我們家做客。還有表參道那家還沒開門的店,我們也算合作經營,記得常來看看。」

    「一定去。有空的話。」

    等其他人洗好碗,眾人一起把她送到門口。中野愛衣跟著出去,把她母親送到車站。

    月台分別前。

    「愛衣,為了不讓媽媽丟臉,你要加油啊。」中野媽媽在和村上悠單獨聊天的時候,表面沉著,心裡羞的慌。

    「放心吧。寵物店那邊,有空我也會去幫忙的。」

    「照顧好你自己,不行我會雇店員。」

    與此同時,櫻花莊客廳里。

    村上悠打開電腦,在網站以「教鸚鵡說話」為關鍵詞,搜索視頻或者書籍。

    「柰柰,凹醬,我洗好了,你們也去洗吧。」

    「好!凹醬,走吧,身上全都是火鍋的味道,趕緊洗掉。」

    「柰柰姐你先去,我拿一下衣服。」

    「好,我脫光了在浴室等你哦~」

    「我也會脫光了進去的哦~」

    悠沐碧已經被徹底教壞了。

    佐倉小姐擦著頭髮,穿著短袖短褲,帶著沐浴露的香氣,走到村上悠身後,看到他在看馴鳥的視頻。

    「你不會要現學怎麼教鸚鵡說話吧?還要在一周之內?」

    「不可以?」

    【馴獸lv1:12/100】

    【獸語lv1:60/100】

    代價似乎有點大,村上悠看著系統提示,如此想著。

    「絕對不可能!」佐倉小姐搖搖頭,把村上悠周邊灑滿洗髮水的味道。

    「佐倉,你也活了二十二年,為之則易,不為則難的道理都不明白?」

    「村上,你也活了二十三年,欲速則不達的道理都不明白?」

    「別說,你學得還挺像。」

    「那是~」

    客廳外傳來悠沐碧衝進浴室的時候。

    佐倉小姐把擦頭髮的毛巾,在村上悠脖子上繞了一圈。

    村上悠正襟危坐:「這是幹什麼?」

    「呵呵。」佐倉小姐剛洗完澡,紅得誘人的精緻小臉,帶著一絲風情,貼近他的耳朵:「很慷慨啊,一千萬說借就借。」

    「一千萬,對你來說不值一提吧。」村上悠脖子處的肌膚,能感受到毛巾上佐倉小姐擦頭髮留下的水分。

    【馴獸lv1:13/100】

    【獸語lv1:61/100】

    「呵~」毛巾勒緊了,「你信不信我現在勒死你。」

    「能否給我個機會。」

    【馴獸lv1:14/100】

    【獸語lv1:62/100】

    佐倉小姐用可愛地鼻音,霸道地「嗯?」了聲。

    「我卡里還有一千二百萬,如果你需要的話,儘管拿去。」

    佐倉小姐左手拿著毛巾兩頭,繼續勒著村上悠,右手在村上悠身上摸索起來。

    在洗髮水和沐浴露的香味外,村上悠聞到了第三種淡淡的香氣。

    佐倉小姐的小手伸進兜里,貼著一層衣服在皮膚上摩擦,像是洗澡時熱水躺過身體的舒適。

    她穿的睡衣領子很高,看不到其他,只有色氣滿滿的鎖骨露在外面。

    【馴獸lv1:15/100】

    【獸語lv1:63/100】

    「在右邊褲兜里。」她略帶濕氣的發梢垂落在村上悠臉上,很癢。

    「不早說!」原本都快掉了的毛巾又被勒緊。

    佐倉小姐拿著卡,「這是你所有的錢?」

    「錢包里還有三千日元紙幣,五百元硬幣一枚,十元硬幣三枚。」村上悠老老實實地說。

    【馴獸lv1:16/100】

    【獸語lv1:64/100】

    「哼~」佐倉小姐沒去翻錢包,「真捨得給我?」

    「拿去,拿去。」

    「我可不是借。不會還的。」

    「活命要緊。」

    「什麼?!」

    毛巾這次是真的勒緊了——有力道壓迫上來。

    「能讓佐倉你高興,怎麼都好。」

    「這還差不多!」

    毛巾被她摔在村上悠腿上,在他褲子上留下些許水跡。

    【馴獸lv1:17/100】

    【獸語lv1:65/100】

    隔天,五月三十號,村上悠拿著事務所剛發的工資,去買了一百隻鸚鵡。

    算上籠子、飼料,雖然都是便宜貨,但新人聲優那點工資也一下子全部花得精光。

    村上悠把它們養在中庭廊道里。

    「能不能脫貧,讓村上熬過下個月,就靠諸君了。」身上還剩三千日元的村上悠,滿懷期許。

    但第二天,五月三十一號,村上悠正逗弄著鸚鵡,想著晚上直播什麼的時候。

    「悠哥哥,月底了,準備交電費、水費、下水道費還有瓦斯費。」

    「唔。」

    「怎麼啦?」

    「沒什麼,我去拿錢。」

    村上悠拉著剛從廁所出來的東山柰柰。

    「村上君,幹什麼呀!」東山柰柰小聲說,「我剛才那個啥,有需求的話,等我晚上洗完澡,再來我房間啊。」

    「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但是,東山,我需要你!」



    上一頁 ←    → 下一頁

    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
    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