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21.沒辦法,作為輕小說男主,村上註定是一個溫柔的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21.沒辦法,作為輕小說男主,村上註定是一個溫柔的人。字體大小: A+
     

    「同期、後輩、年齡大小,這些不重要。」

    「那什麼重要?我就喜歡年紀比我大。」佐倉小姐仰著精緻白皙的臉蛋,望著村上悠的眼睛。

    戴著眼鏡的村上悠的眼睛,像是深夜遠處的燈火,而脫下眼鏡后,彷彿那像一條光帶的銀河映照在瞳孔裡面。

    佐倉鈴音越是凝視,越是被吸引。等看得久了,自己就像浸泡在那條銀河裡。

    如同冰天雪地里的露天溫泉,溫暖愜意。

    村上悠眨眼間,她就像喝了一口被溫泉暖著的清酒,沁人心脾。

    而種田梨紗同樣被銀河魅惑,不同的是,她彷彿矗立在汪洋的懸崖峭壁上,景色壯闊雄渾,令人流連忘返,仔細感受,又全是一股子冷冽的孤寂。

    好像這裡就是天涯海角。

    於是種田梨紗說:

    「我感覺你還是戴著眼鏡好看。」

    「誒?」佐倉鈴音在溫泉中睜開眼,「村上這傢伙明明不戴眼鏡好看啊。」

    「嗯......難道是因為我是眼鏡控的原因?」

    「對了,我想起來啦!梨紗你在飾演什麼什麼未來的動畫的時候,還戴過紅色的眼鏡,是吧?」

    「鈴音你居然知道這件事,我好開心。不過大家對戴眼鏡的我,評價不高,後來就沒戴了。村上君不一樣,我認為他戴眼鏡再合適不過了。」

    「不不不!」佐倉小姐擺手,「絕對不戴好看!」

    演播室外的導演說:

    「我有一個想法,村上桑拍兩張照片,一張戴眼鏡,一張不戴,發在《四月》官方推特上,看觀眾喜歡哪一張。」

    「這個主意好,絕對戴眼鏡好看!」種田梨紗拍掌道。

    佐倉小姐抿嘴笑著看了村上悠一眼,沒說什麼。她不在乎戴好看,還是不戴好看,她追問:

    「村上,你還沒說什麼重要呢?現在就排除一個年齡而已。」

    「愛對方的心意最重要,其他的都不重要。」村上悠重新把眼鏡戴上,對自己眼睛這次是徹徹底底地不報希望了。

    之前他為了防止魅力太高,還刻意不提高【演技】,現在想想實在杞人憂天。

    「那又要怎麼確認對方愛自己呢?」種田梨紗感覺戴上眼鏡的村上悠舒服多了。

    「逗自己開心的?」佐倉小姐用試探的語氣說。

    「嗯,的確,女孩子都喜歡幽默的男生。你感覺呢,村上君?」

    「女孩子喜歡什麼樣的男生,這種問題我都要回答?」

    「當然!」佐倉小姐瞪了過來,「待在一個演播室里,我們就是一個團隊!快說!」

    種田梨紗笑了幾聲,「鈴音對村上君還真是嚴格啊。」

    「她也就只能欺負我了。」村上悠頗為無奈。

    「哪有啊~~不同的人之間,有不同的相處方式而已,我怎麼會欺負他呢。」佐倉小姐對種田梨紗撒完嬌,轉頭又瞪著村上悠:「快說啊你!別浪費時間!」

    種田梨紗再次被逗笑了。

    村上悠背靠著椅子,嘆了口氣,修長的手指下意識以《ComeAndGetYourLove》(星爵BGM)的節奏敲擊著桌面,想了想,說:

    「沒仔細注意過這個問題,但從我個人的經驗,女孩子的確喜歡讓她笑的,但她真正愛的、在意的,應該是讓她哭的。」

    「哭?嗯......仔細想想很有道理呢。你有讓女孩子哭過嗎,村上君?」種田梨紗好奇地問。

    「呀!時間來不及了!我們聊了這麼長的時間,趕緊進入讀信環節吧!」

    「嗯,讀信吧。」村上悠說著,看向坐在他正對面慌裡慌張的佐倉小姐。

    她臉頰嫣紅似火,眸子似春水泛波,漂亮極了。

    於是無所事事的村上悠的手指,又以《茉莉花》的節奏無聊地敲擊著。

    另外兩人在翻找台本里的信封,演播室里,只剩下悠閑寧靜的手指敲擊桌面的「哆哆」聲。

    演播室外,導演、助手、劇本作家,隨著村上悠敲擊的節奏,一臉陶醉地點著頭。

    「好了,現在開始讀觀眾來信!」雙耳通紅、全然不知打斷了一場音樂會的佐倉小姐拿著來信,讀道:「【悠悠、種田桑、佐倉桑,你們好!】你好!」

    「你好。」種田梨紗也點頭打招呼。

    村上悠身體縮在椅子里,右手手肘撐著扶手,手指無節奏地敲打著自己的大腿,嘴也離開麥克風,雙眼望著演播室低矮的天花板。

    整個人已經進入隱身模式。

    佐倉小姐繼續讀信:

    「【我和宮園薰、小椿一樣,是中學三年級的學生。從初一開始,我就一直喜歡我的同學A桑,但上了三年級后,一想到馬上要畢業,心裡很悲傷。我應該怎麼做呢?要不要鼓起勇氣告白。啊,另外說一些,我、A桑......都是......女孩子?!!!!】」

    村上悠微微下移看著天花板的眼珠子,看到佐倉小姐已經完全處於大興奮狀態。

    種田梨紗拍手失笑道:「哈哈——!鈴音現在完全暴走啦,嘴角都快憋不住笑了!哈哈!」

    佐倉鈴音小心翼翼地把信放下,雙手放在膝上,微微鞠躬,說:

    「祝你們幸福,我會送上賀禮的。」

    「哈哈~」種田梨紗笑得喘不過氣,「鈴音還真是喜歡百合啊~」

    佐倉鈴音自顧自地又拿起信,一邊發出「哦~~嚯~~」的聲音,一邊重讀了一遍。

    「兩個女孩子?還是初中生?」村上悠忍不住插了一句。

    「和性別才沒有關係呢!!!」

    「就是!」佐倉小姐一拍桌,「雖然現實可能阻力很大,父母、同學也會有異樣的眼光,但只要自己得到幸福,就足夠了!」

    「初中生也沒關係嗎?」

    村上悠面對《四月》這部動畫也好,出演的女聲優也好,都會生出——我竟然生活在如此這般的星球上的奇妙感覺。

    「沒錯沒錯!我讀女校的時候,就有著樣的女孩子!」種田梨紗開始舉例。

    「嗯?!!」

    佐倉小姐的眼睛,在這一瞬間瞪得比東山柰柰還要大。

    種田梨紗詳細說明:「在女校里,就有女孩子和女孩子之間交往的。大家也沒說什麼。」

    「梨紗醬呢?」佐倉小姐像望著骨頭的小狗,希望種田梨紗能說出更多情報。。

    「我?嗯......有被女孩子告白過。」

    「唰啦」一聲,佐倉小姐把台本往桌上一扔。

    台本順著光滑的桌面,滑到躺在椅子上的村上悠懷裡。

    佐倉鈴音眼睛直勾勾地盯著種田梨紗,問:

    「然後呢?」

    「啊哈哈~~鈴音你是不是太激動了?」

    「快說,快說嘛!」

    「我拒絕了。」

    「啊~~~」

    「那個時候,我還是初中生啊,根本不了解這些東西,只是把對方當做朋友,所以被告白后感到很困惑,就和對方說了{對不起}。」

    「恩恩恩恩,這樣就好,女孩子之間的友誼也非常的棒!」

    「我現在想起這件事,特別想和那個跟我告白的女孩再說一聲對不起。」

    「沒關係的!這一定會成為她人生一段美好的回憶!」

    「希望這樣。不過鈴音在廣播里情緒這麼高,是《四月》廣播開始以來第一次。鈴音還真是喜歡百合啊。」

    「啊~~,希望以後多來點這種來信。」佐倉小姐一臉回味無窮,意猶未盡。

    「啊哈哈!鈴音,你現在的表情太有意思了!果然是櫻花(與佐倉同音)開放了嗎?」

    「是哦,誒嘿,誒嘿嘿~~」

    「啊哈哈哈!」

    演播室全是女孩子奇怪的笑聲。

    過了一會。

    「好了,接著讀下一封來信......誒?我台本呢?奇怪,我台本去哪裡?」

    佐倉小姐蹲下身子,往地上找去了。

    五彩繽紛的廣播錄製結束后,村上悠配合工作人員拍完廣播封面照和推特要發的眼鏡照。

    臨走前,導演拜託他,幫忙用推特轉發一下。

    佐倉鈴音和種田梨紗晚上有一個《點兔》第二季的宣傳會,村上悠獨自往車站走,準備去咖啡店。

    一面走著,一面拿出手機準備把《四月》廣播發的推特轉發一下。

    他的推特賬號關注了不少人,也轉發了很多動畫的情報,都是石田彰在操作。

    最近的一條推文,是他和showroom直播平台簽約,準備在五月三十一號直播的消息。

    村上悠找到《四月》廣播推特,對方還沒發今天的推。

    於是索性打開直播消息那條推特,用看評論來打發時間。

    評論里大多是喊【悠悠】的,也有問【村上桑到底喜歡誰】、【是否和佐倉或者東山私下交往】、【和中野桑進展怎麼樣了】等等,甚至還有問【村上和小倉唯和好沒】的。

    他得罪小倉唯了?還是小倉唯什麼時候得罪他了?

    村上悠能回憶起十幾年坐公車上,斜對面小女孩吃的哪種口味冰激凌的記憶力,都想不起相關的事。

    也不知道外界怎麼傳的。

    他和小倉唯壓根不熟。

    翻了一會兒評論,他又切到《四月》廣播的推特,今天的推特已經發布了。

    一共四張照片。

    他戴眼鏡一張,不戴眼鏡一張。

    另外兩張,一張是他在演奏電子琴,佐倉和種田兩人雙手手托腮認真在聽——擺拍;

    最後一張,是哪個初中女孩來信時,種田和佐倉深情對望,他癱坐在椅子上,低頭看著手錶。

    配的文字是:

    【佐倉桑認為村上桑不戴眼鏡好看,種田桑認為戴眼鏡好看(投票鏈接);

    鋼琴家村上悠現場表演;

    對百合話題激動的兩人,還有從廣播開始,就想回家的村上桑!

    大家本周六,晚上八點半,音泉放送見!】

    村上悠把推文轉發到自己的推特上。

    八點半放送的廣播,由此推斷《四月》的廣播做得不算出色——廣播放送的黃金時間段是在十一點半到十二點。

    《想與佐倉做的大西》,隨著《沖繩篇》CD的大賣,觀眾數量急劇上升,就從一開始的垃圾時間七點半,移到深夜十一點半。

    把手機揣回兜里,正當他走進車站時,注意到有人跟著他。

    回頭望去,四個並排走著的女生,正激動地看著他。

    隨著村上悠眼睛注視過去,她們越發激動起來,其中一個小個子女生,雙腿內八地蹦跳了一下。

    其餘三個也捂著嘴,兩眼汪汪地望著他。

    這雙眼睛該有用的時候沒用,該沒用的時候有用,雞肋都不如。

    村上悠對四人招招手。

    四個女孩不敢置信地指著自己,等村上悠再次招手后,她們才小心翼翼地走過來。

    「悠悠!」

    「悠悠!」

    「村上君!」

    「悠悠!」

    「你們好。」

    距離地靠近,清越的嗓音,差點讓四人尖叫出聲,還好最後捂住了嘴。

    村上悠在自己的《四月》廣播台本上籤上事務所允許的藝術簽名。

    「喏,雖然只有一本,送你們了。」

    站在中間偏右的那個波波頭女生代表四人收下。

    「謝謝村上桑!非常抱歉!」四人整齊地鞠躬:「我們不想打擾您的!群里的大家都說了,在路上遇到村上桑,一定要裝作沒看見。」

    「哦?」

    「這樣的話,」剛才內八跳地女生,有點急不可耐地說:「沒有打擾到村上桑您的生活,也可以讓我們經常偶遇您!」

    「這樣。」村上悠點頭,「那我先走了。」

    「嗯嗯~,謝謝村上桑的禮物。」

    村上悠擺擺手,在四人{悠悠好帥!}、{我要死在悠悠的眼睛里了!}、{我要一輩子單推悠悠!}之類並不算小的竊竊私語中,走進電車廂。

    把失去作用的台本處理掉,村上悠的心情也不錯。

    那本台本跟著他,只能在櫻花庄電視機柜子下吃一陣子灰,最後在他有空的某個周末,隨著佐倉小姐她們的快遞盒子一起,被當做垃圾處理掉。

    而現在送給她們,未來不好說,一段時間內總是可以免於與灰塵為伍。

    這節電車廂的牆壁上,貼有《路人女主》的宣傳海報。

    一條下坡路上,中野愛衣出演的學姐,大西紗織出演的英梨梨,兩人都是黑絲襪、長發飄飄,裙擺搖曳間,有櫻花瓣在飛舞。

    往後,是矢作紗友里配音的不知所謂的冰堂美智留。

    再往後,是看不到臉的路人女主加藤惠。

    最後,就是戴著眼鏡、費力推著自行車、遠遠掉在後面的男主角。

    這張海報下,{安藝倫也CV村上悠、霞之丘詩羽CV中野愛衣}幾個字,寫得比其他幾名女聲優的名字大得多。

    霞之丘詩羽是女主角?村上悠冒出這個想法。

    也不對。

    雖不知道之後的劇情,但他也和原作者丸戶史明有過幾次聊天,女主角明顯是加藤惠。

    隨後,「欺詐宣傳」四個字在他腦海里蹦出來。

    電車搖晃間到了站,村上悠打著哈欠,跟著人流下了車。

    三百米櫻花路上的櫻花樹,枝葉茂盛,厚厚的葉子像小船。

    ido那輛裝飾用的藍色自行車,仍舊矗立在那裡,店裡的裝飾、店員,卻都已經換了好幾次。

    大西紗織早在四月底離職,他差不多也到了該離開的時候。

    「叮鈴~」

    門被推開。

    在吧台前端咖啡的新來的女服務員,輕聲喚了幾聲正在專心沖泡咖啡的北川玉子。

    「玉子,玉子。」

    「嗯?」北川玉子抬起頭。

    「村上桑來啦。」

    北川玉子看向門口,小小的臉上原本還有些迷糊,看到村上悠的瞬間,立馬綻放出笑容。

    「師傅~~」

    「不用出來。」村上悠阻止她跑出吧台,自己在吧台外坐下,「來一杯你最近研究的咖啡。」

    「師傅要考驗我嗎?」北川玉子笑得很甜。

    「是啊。」村上悠也笑著說。

    「好的。最近我研究出一種新的咖啡,絕對會讓師傅你表揚我的,哼哼?~」

    「我期待著。」

    北川玉子哼著她爸爸唱給她媽媽的歌,開始調製咖啡。

    村上悠看著她的步驟,和一年前不同,北川玉子在沖泡咖啡時,再也不會把桌面弄得雜亂。

    「玉子真是長大了啊。」

    「我今年十九歲了哦,師傅,還差一年就成年了呢。」

    「是嘛?但我是說,你再也不會把奶泡撒一地。」

    「師傅~~~!我很久之前就不會灑了!你討厭!」

    村上悠笑了笑,不再打擾她,轉身看向咖啡店的座位區。

    綠蘿茂盛,書架前有客人在挑選書籍,店裡縈繞著真田美子喜歡的古典樂。

    店的角落,真田美子摟著橘貓,和幾個世田谷區的貴婦聊著天。

    「師傅,好了,請品嘗~」

    村上悠轉過身,端起咖啡,上面的圖案是盛開的杜鵑花。

    「花期已經過去了吧,杜鵑花的?」

    「沒哦~,五月還沒結束,還有一些呢。」

    「是嘛。」

    村上悠端起咖啡抿了一口。

    北川玉子笑眯眯地看著師傅,「怎麼樣呢,師傅,哪裡還需要修改嗎?」

    「嗯......很甜,很好,非常好。」村上悠放下咖啡,「玉子比我剛來ido時厲害了。」

    「嘿嘿,都是師傅教的好。」北川玉子俏皮地鞠了一躬。

    「以你的水平,在島國咖啡師大賽上,取得名次是輕而易舉的。世界賽的話,問題也不大。」

    「真的嗎,師傅,不騙我吧?」

    「我雖然撒過很多慌,但如果可以的話,還是想做一個誠實的人。」村上悠又喝了一口咖啡。

    「師傅誇我,還是第一次呢,嘿嘿~,難道說,是為了給我建立比賽的信心?」

    「是啊。」村上悠再次喝了一口咖啡。

    「放心吧,師傅~!我一定會給您捧回冠軍獎盃噠!」

    「我要那種東西幹嘛?」村上悠笑了。

    「也是,師傅如果想要的話,自己就可以拿了。」

    「咖啡師大賽是幾號?」

    「六月的第一個周日。」

    「哦,那我就看不到了。」

    「誒?為什麼?」北川玉子愣住。

    「玉子,」村上悠抿了口咖啡,「我打算在五月底辭去這裡的工作。」

    「為什麼?因為師傅不常來,感覺多拿了美子姐的分成嗎?不會的師傅!很多客人都是為了師傅才來店裡的!」

    「玉子,我來ido做咖啡師,就像窮學生突然想出去旅遊,中途手頭吃緊,在一家店裡打了幾天的小時工。

    一年,兩年,窮學生讀書的時候,每年都可以來這裡打工,但他總有畢業的那天。他得去找一份正經地工作,過上有保險的日子,或者追逐更加遠大的夢想。」

    「師傅應該掙了很多錢呀?」北川玉子很不理解。

    「錢不是我想要的,玉子。這話說出可能矯情,但事實如此。」

    「我知道的。師傅有這麼好的咖啡技巧,怎麼會缺錢呢。」

    北川玉子說完這句話,便垂下眼睛,反覆地擦拭著反光的桌面,默不作聲。

    「不要難過,玉子,我不過是不在咖啡店打工而已。我還會像大西一樣,經常來店裡買東西。夏天也會帶著荷花,去你家吃年糕。」

    北川玉子仍是默不作聲,半晌,冒出一句:

    「我不想師傅你走。」

    「我就在東京。這輩子大概哪也去不成了。」村上悠說。

    「不一樣的。」

    「哪裡不一樣?」

    「就是不一樣。」

    「我不是說了嗎,我還會來的,東京這麼便宜又好喝的咖啡,還有甜品,也只有這裡了。」村上悠又開玩笑地說:「到時候,說不定耍耍賴,依仗教過你的份上,不付錢也不一定。」

    「師傅,你是不會因為東西好吃,就特地跑到一個地方去的。」

    北川玉子的語氣十分篤定,篤定到村上悠無話可說。

    村上悠把那杯杜鵑花喝完,同真田美子說了離職的事,轉身離開了。

    真田美子目送村上悠遠去,走到吧台內,看著終於開始流淚的北川玉子。

    她喟然嘆息一聲,撫摸著懷裡打著哈欠的橘貓的腦袋。

    「美子姐,我好難過。」

    「有些人就是這樣啊,玉子。」橘貓的尾巴悠閑地搖擺著,「他們招人喜歡得不行,讓你流連忘返,依依不捨,但自己卻又偏偏吝嗇感情。在你不能自拔的時候,又在突然之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師傅不是這樣的人!」

    「村上當然不是,但正因為不是,他才更加無情。他壓根不需要別人喜歡他,他只做自己想做的事。別人喜歡他,也不會成為他的負累,他連同情和內疚都不會有啊,玉子。」

    北川玉子仰起全是淚花的小臉,看著真田美子。

    「我以後,該怎麼辦啊,美子姐。」

    真田美子望向靠窗的位置,恍惚間看到一個穿著廉價西裝,頭髮雜亂,正襟危坐的俊雅少年。

    他說:「我叫村上悠,大學畢業一年,以前是一個美容師。」

    去年的櫻花開得特別燦爛,她如果沒有記錯的話。

    「玉子,你才十九歲,馬上就要參加咖啡師大賽決賽,你有時間,有能力,去追求你想要的生活。」

    北川玉子怔住,轉頭看向吧台那杯空了的咖啡杯。

    「我決定了,美子姐,我要成為世界冠軍,讓東京喝咖啡的人都來我們店裡。」

    「挺好啊。」真田美子笑著說。

    她懷裡的橘貓,被主人動作吵醒,跳到吧台上,蜷縮著打了一個慵懶的哈欠。

    ——————

    村上悠鑽進新宿的紀伊國屋看書,直到路燈亮起,才回到櫻花庄。

    「喲,」佐倉小姐說,「辛苦啊,人氣聲優還去咖啡店打工的村上大人。」

    櫻花庄眾人並不知道村上悠的收入,對他作為忙得不行的超人氣聲優,還去咖啡店打工這事,一直很疑惑。

    佐倉小姐認定他捨不得那個清純小徒弟,經常暗諷他。

    「辭職了。」

    村上悠在榻榻米上坐下,拿出在紀伊國屋沒來得及看完的《灰與幻想的格林姆迦爾》第五卷。

    「辭職了?你終於捨得你那個小徒弟啦?」佐倉小姐帶著剛洗完澡的幽香貼過來。

    「她的咖啡技巧,已經足夠在這次島國咖啡師大賽上取得很好的成績。」

    「這麼厲害?」正在手磨咖啡的中野愛衣驚訝地停下動作,「北川醬好厲害啊。」

    「那作為師傅的悠哥哥,豈不是更厲害?」正在玩電腦遊戲的悠沐碧回頭說了一句。

    「沒錯哦~」東山柰柰得意地說,「我和鈴音醬,愛衣醬,去過那家咖啡店,喝過村上君泡的咖啡,非常——非常的好喝!」

    「這樣嗎?不過咖啡的話,再好喝我也不喝。」悠沐碧吐了吐舌頭。

    中野愛衣磨好咖啡豆,用開水沖泡,端了一杯給村上悠。

    「辭掉也好,」她說,「你工作已經很辛苦了,還要寫,多餘的時間可以用來休息或者鍛煉。」

    「嗯。」村上悠給咖啡加了兩勺糖。

    「村上君,你這個未來咖啡師大賽冠軍的師傅,感覺我的咖啡怎麼樣?」

    村上悠喝了一口,「1350日元。」

    「就比上次多了50日元?」

    「越往後越難提升啊,中野桑,這話我已經說過很多遍了。」

    「好吧,你說了算。」中野愛衣信服地點點頭。

    玉子那麼可愛的人,不應該和他這樣的爛人有聯繫的,村上悠喝著最多價值110日元的咖啡,如此想著。

    佐倉小姐把只穿了短褲的長腿搭在他膝上:「村上,我餓了,你喝完趕緊做飯啊~」

    「做飯?」東山柰柰舔舔舌頭。

    「做飯!」悠沐碧也不玩遊戲了。

    「你們兩個別又為了搶著吃,把鍋弄翻了!」中野愛衣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
    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