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19.他們回答了一些問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19.他們回答了一些問題。字體大小: A+
     

    「工作人員沒有清理的話,等直播結束,應該還能在垃圾桶里找到。」

    佐倉小姐埋冤道:「你這人真是的,那可是今天直播用來宣傳的東西,怎麼可以亂丟呢?而且那是柰柰準備送我的!」

    「算了,鈴音,」東山柰柰摟著佐倉鈴音的腰說,「柰柰我整個人都是你的呢~~」

    「柰柰!」

    「鈴音~~」

    「……」

    預定一個小時的直播,三人閑聊了一會兒就已經不知不覺過去四十分鐘。

    「我們看看台本吧,要不然辛苦寫了台本的作家太可憐了。」佐倉鈴音拿起從頭到尾還沒被打開過的台本。

    「嗯嗯,好啊~」東山柰柰也不去拿自己台本,頭湊過來看佐倉的。

    佐倉鈴音只好收回被村上悠握住的左手,一手捧著台本,一手翻頁。

    「這個環節怎麼樣?」她指著其中一行,「{隨機回答觀眾的彈幕},感覺會很有趣,要不要試試?」

    「可以啊,麻煩工作人員幫忙暫停彈幕吧。我們每人回答幾條好呢?」東山柰柰看了看兩人。

    佐倉鈴音指著自己和東山柰柰說:

    「我和柰柰一人回答三問,村上你五問。」

    「原因呢?」右手還有佐倉小姐左手餘溫的村上悠說。

    「嗯?」佐倉小姐瞪過來。

    「好吧好吧,五問就五問。」

    「就這樣,大家開始刷彈幕吧。」佐倉小姐抿嘴笑著對鏡頭說,「柰柰喊暫停可以嗎?」

    「好啊~~」

    東山柰柰臉貼在顯示屏前,丸子頭隨著彈幕的流動不斷地點著。

    過了五六秒,「停!」

    彈幕延遲一秒被工作人員暫停。

    【佐倉和東山在一起后,誰是丈夫,誰是妻子?】

    【在配音現場有什麼印象深刻的事嗎?】

    【三位在夏季番里有共演嗎?】

    【村上桑是怎麼看待佐倉桑、東山桑和中野桑的?】

    【村上桑什麼時候娶中野桑?】

    【請村上桑現場配音桐子醬!!!】

    【村上桑知道{無關係}嗎?】

    【聽佐倉桑說,村上桑是{試音會破壞者},請問村上桑在參加試音會的時候,是什麼樣的心態呢?三位能說說試音會現場的事嗎?】

    【三位好,我現在也正在以聲優為目標,請問有什麼經驗可以傳授的?】

    【佐倉桑和村上桑和好了嗎?】

    【三人私底下關係怎麼樣?和直播時一樣相處嗎?太害怕是營業了~~(土下座求回答)】

    【悠悠!!!】

    【悠悠有女朋友了嗎?有喜歡的女孩子嗎?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

    顯示屏上所有的彈幕顯示出來,同時工作人員也弄了一個分屏放在三人左下角,展示給觀眾看。

    「誰先來呢?」東山柰柰看著佐倉鈴音。

    佐倉小姐說:「我先來吧。讓我看看觀眾都提了什麼問題。」

    她靠近了一些,仔細看了一遍暫停的彈幕。

    時而偷笑,時而面無表情,偶爾還有些不屑。

    「鈴音要回答哪三個?」東山柰柰把下巴放在上半身前驅的佐倉小姐的肩頭。

    「怎麼都是問村上的?」佐倉小姐看村上悠一眼,不滿道:「我們兩個女性聲優居然沒有男性受歡迎?」

    「這還不理所當然,連我都喜歡村上君。」東山柰柰用下巴點著佐倉小姐的肩頭。

    佐倉小姐笑著撇撇嘴,似乎在說那種人有什麼好喜歡的。

    「那我就回答{誰是丈夫}、{和好了嗎}還有{私底下關係}這三問吧。」

    「嗯!」東山柰柰像觀眾一樣期待地看著她。

    「我和柰柰沒有誰是丈夫誰是妻子的說法,東山鈴音可以,佐倉柰柰也可以。」

    「嗯嗯~」

    「我和村上已經和好了,他主動向我道歉,我就大方地原諒他。」

    「誒?鈴音你和村上君吵架了嗎?」東山柰柰眨眨大眼睛。

    「唔。」佐倉小姐一時語塞,眼睛轉了一圈后:「那個,那個啊,一件小事,說著玩呢。」

    「嗯~~~」東山柰柰可愛又意味深長地點點頭,卻沒有問具體是什麼小事:「那麼輪到我了。」

    佐倉鈴音鬆了口氣,連忙說:「嗯嗯,柰柰要選什麼問題?」

    「這個,{配音現場最深刻的事},還有這個,{試音會有趣的事},最後一個,嗯......這個吧,{三人私底下的關係}。」

    「哦~~?那麼,」佐倉小姐把台本捲成圓柱當成話筒,擺出職業記者的架勢,開始採訪東山柰柰:「請人氣聲優東山桑,正面回答我們的問題!」

    「嗯哼~~」東山柰柰雙手抱胸,配合著擺出了不起的姿態,「第一!我在片場印象最深刻的是,收錄的時候,肚子發出很大的聲音!對了!」

    她放下雙手,看著村上悠說:

    「這裡必須說一下村上君!我記得很清楚!當時所有人都笑了,我害羞得不行,臉變得通紅,都想跑出配音室了。只有村上君沒笑哦。」

    「嘛,嘛,」佐倉鈴音點點頭,「村上還是很溫柔的。」

    「我只感覺不好笑而已。」村上悠實話實說。

    兩人僵住。

    東山柰柰嘟著嘴:「可惜彈幕被暫停了,要不然真想看看大家怎麼說村上君的!」

    「別理他,我們繼續。」

    「我怎麼了?」村上悠笑著說。

    「真是的,不理你了,村上君!」東山柰柰繼續回答觀眾的問題。

    佐倉小姐又偷偷把手伸過來,村上悠為了自己的腰著想,只好再次把軟綿綿的小手握在手裡。

    佐倉鈴音笑眯眯地望著東山柰柰,擺出一副認真在聽的樣子。

    「接下來是{試音會有趣的事}。恩……讓我想想。」東山柰柰手撐著下巴,陷入思考中,「其實不管是配音,還是試音會,都是工作中哦,沒有那麼多有趣的事情。」

    「嗯嗯~」佐倉鈴音眯著眼睛點點頭。

    「試音會大家都很緊張,也不會去打擾別人,都在安靜的準備。」

    「嗯。但是除了村上。」佐倉小姐的眸子移到最左邊,笑著說:「進了準備室,先找角落,然後睡覺。」

    「真是失禮啊,佐倉。我那是在養神,緩解緊張。」

    佐倉小姐還要說什麼,村上悠捏了捏她的小手,她就笑著抿抿嘴,不說話了。

    試音會大家都很緊張地準備著,而他卻在睡大覺,聽起來相當酷,但被業界的人知道也是麻煩。

    村上悠從來不需要把自己的遊刃有餘展現出來,讓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到底有多麼的厲害。

    這在他看來完全是無意義的事。

    「最後是{三人私下的關係},這個啊,」東山打了一個完全不響的響指,動作看起倒是很帥氣,「我們關係一直很好哦。村上君去四國宣傳《四月是你的謊言》,還給我們帶禮物了呢。」

    「說的是呢!」佐倉小姐想起帽子的事情,本來暖洋洋的心,溫度直接升高,變成一肚子火。

    村上悠感受到她的小手又在掙扎。

    「嗯,《四月》劇組互相交流宣傳經歷的時候,我還把屋島的風景給她們看了。」

    他一邊說,一邊輕輕捏了捏佐倉小姐的小手。

    小手再次安靜下來。

    「我的回答結束了,村上君,輪到你了。」

    村上悠看了眼顯示屏,挑選著不太麻煩的問題。

    「回答什麼呢?」佐倉小姐右手托腮,笑著說:「乾脆回答{什麼時候和中野桑結婚}吧?」

    「誒?」東山柰柰驚訝的很假,「村上君和愛衣醬在一起了?」

    「沒有的事。」村上悠右手加大力度,讓佐倉小姐疼到眨了下右眼。

    「我開玩笑的,大家不要當真。」佐倉小姐連忙對著鏡頭解釋。

    村上悠挑選好問題,開始快速作答。

    「{試音會抱著什麼樣的心態},全力全開。」

    「{配音現場深刻的印象},樓道里自動販賣機的飲料換得不勤。特別是秋鳴錄音棚,更是常常缺貨。」

    「{表演桐子醬的聲線},請關注七月《刀劍》GGO篇。」

    「{試音會有趣的事},《刀劍》劇組因為桐子醬設定成御姐還是蘿莉,吵了一架。」

    「{在夏季番里有沒有共演},沒有三人一起常駐的片場。」

    「等等!」佐倉小姐不滿,「怎麼都回答一些無趣的問題?大家一定想知道你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之類的吧?」

    「不是自己挑問題?」

    「話是這樣說,但是啊,」佐倉小姐突然用上撒嬌的口吻,「畢竟是直播嘛,也需要節目效果的。不信把彈幕暫停關掉,大家一定想讓你回答其他問題。」

    工作人員說:「村上桑,我們發起投票,選三個觀眾最想知道答案的問題可以嗎?就在剛才幾個問題里。」

    佐倉小姐:「{什麼時候和中野桑結婚}也要放在裡面?」

    工作人員:「這個問題會撤掉的。」

    其他問題,除了{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比較麻煩,也沒什麼,村上悠點頭同意。

    一分鐘投票結束。

    【村上桑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沒有意外地排在第一。

    排第二的是【村上桑是如何看待佐倉桑、東山桑和中野桑的?】

    第三是【村上桑知道{無關係}嗎?】

    東山柰柰看著問題,嘴裡就下意識念出來。

    佐倉鈴音看到第三個問題,直接把臉埋在托腮的右手心裡。

    兩三秒后,抬起頭嚷嚷道:

    「為什麼第三個問題能上榜啊!大家對村上親口回答我們三人的關係,不感興趣嗎?或者學習一下他為什麼成為{試音會破壞者}的經驗也好啊!你們這些人真是沒有眼光啊!」

    「什麼無關係?」村上悠問。

    「不知道。」東山柰柰搖搖頭。

    「我也不知道。」東京人佐倉鈴音也搖搖頭。

    彈幕開始刷起來,相當的快。

    【《gangan》!!!】

    「《gangan》?和這個{無關係}有什麼聯繫?」村上悠又問。

    「好了!村上不知道{無關係}!接下來回答另外兩個問題吧!」佐倉小姐抽回左手,雙手捂住彈幕列表,催促道。

    村上悠也不在意,少回答一個問題總是好的。

    「{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嗯,只要不是壞女孩,都不討厭,喜歡不喜歡,是沒有嚴格標準的,需要慢慢地相處才能確定喜歡不喜歡。」

    「外表呢?」有一個從頭到尾一直盯著村上悠眼睛看的女性工作人員突然插了一句。

    「腿型好看的。」

    村上悠直接說出自己的喜好,表現出自己膚淺的一面。

    過於完美的男人容易招人喜歡,像那些偶像說到喜歡的女孩,必定回答溫柔體貼,長相外表不重要什麼的,他不需要建立這種人設。

    「腿不一定要長或者細。看起來漂亮、摸起來手感好的,各種各樣,我都喜歡。」

    「變態!」經常主動給某人摸腿的東山柰柰毫不猶豫地說。

    「大——變態!」腿長且形狀好看的佐倉小姐笑罵道,十分唾棄。

    村上悠怎麼都無所謂,繼續回答:

    「{怎麼看待佐倉桑、東山桑和中野桑的}。

    佐倉,她的脾氣古古怪怪,但互相了解后,就會感覺她有點可愛。

    東山,除了可愛還是可愛,有時候有點小壞。

    中野,恩,那個人太可怕了。」

    【中野桑可怕?】

    【村上私底下怕不是一個妻管嚴?】

    【大天使:村上君,昨晚的榴槤看來還沒跪夠。今天回去給我繼續跪!】

    【相互了解之後?有點可愛?佐倉桑,你又騙我們!這就是你說的無關係?】

    【東山小壞?抱歉,我可能想歪了。】

    【我想起《七人魔法使》活動上,佐倉的短褲長腿,東山的黑絲襪。不愧是你,村上!】

    【論黑絲!我大天使絕不認輸!】

    【兄弟,求圖。】

    一個專輯宣傳的直播,到最後成了三人閑聊和回答問題。

    結束回到後台,佐倉小姐和東山柰柰去換衣服和卸妝,村上悠去垃圾桶找自己扔掉的海報。

    三人走後,工作人員不會擅自進入休息室。

    村上悠一眼就看到垃圾桶里摺疊起來的海報。

    把海報打開看了眼。

    選取的照片是東山柰柰穿著西式校服、拿著畢業證書的那張。是他陪著一起拍的。

    當時他還說她動作和姿勢做作矯情。

    照片上東山柰柰的臉被P的有些過白,在他看來反而不如現實好看,失去了東山柰柰特有的可愛因素。

    回去的路上,兩個女青年又要去喝奶茶,拉著村上悠排了二十多分鐘的隊。

    「柰柰,讓我喝一口你的。」

    「嗯~,給。」

    「你這個好像比我的好喝,你嘗嘗我的。」

    「好像是的。不過沒關係,鈴音喜歡的話,我把我的給你吧。」

    「不用不用,想喝你的,我就喝一口好了。」

    「嗯~」東山柰柰喝了一口奶茶,發出滿足的嘆息聲:「今天真開心啊。」

    佐倉鈴音笑著說:「工作時間聊這麼久,還是第一次。」

    「我們兩個是友情出演,不是工作時間。」村上悠一面呷著奶茶,一面望著斑馬線對面的紅綠燈。

    「請你喝奶茶還不能讓你少說點?」佐倉小姐直接把吸管咬扁。

    ——————

    五月二十四日,周日。

    村上悠在七點醒過來,隨後怎麼也睡不著,折騰十分鐘后,乾脆直接起床。

    刷牙的時候,他猜測可能是昨晚十點喝的那杯奶茶的原因。

    但只聽說奶茶讓人失眠,沒聽說讓人早上睡不著的。

    刷完牙,他出門去附近常去的便利店買了早飯。

    兩個飯糰,一個牛肉味,一個咖喱味,還有一杯蔬菜汁,花了396日元。

    一個人默默地坐在用餐區角落,把東西吃完,扔進垃圾桶。

    回到櫻花庄,在走道上碰到眼睛都沒睜開的佐倉鈴音,她正迷迷糊糊地走進廁所。

    村上悠吸取上個月的教訓,決定這個月好好努力,所以拿著稿紙在客廳寫到九點。

    但直到中野愛衣起床,開始沖泡咖啡,他才寫了一頁(每頁四百字)。

    「村上君,喝嗎?」中野愛衣問。

    「喝。」

    和碼字比起來,品嘗中野愛衣沖泡的苦咖啡也是甜美的事。

    戀戀不捨地把咖啡喝完,五月的村上悠不得不又拿起筆。

    寫了兩行,心裡感覺自己實在偉大。

    他本可以像四月的村上悠一樣,把五月的事丟給六月,然後自己悠閑的享受就好。

    感謝我吧,六月的村上悠。

    下定決心,村上悠一連寫了三行字,逐漸進入狀態。

    【嘿】

    【你腦子有什麼問題yeah】

    【嘿】

    【你的思想和手勢有什麼問題】

    正在喝咖啡的中野愛衣放著音樂,身體左搖右晃,身姿嬌小而誘人,被沖泡咖啡的熱水熏紅的臉蛋,可愛極了。

    這首《ComeAndGetYourLove》隨著去年《銀河護衛隊》的上映,又再次火起來。

    中野愛衣也把它添加到歌單里,時不時聽一遍。

    村上悠筆在稿紙上隨著節拍敲打著。

    【管它呢寶貝】

    【因為你很好你是我的】

    中野愛衣和村上悠同時輕唱起來。

    【嘿】

    【感覺對了有什麼問題】

    【難道你感覺不好么寶貝】

    一首歌合唱完,村上悠心裡湧起後悔和內疚。

    「村上悠啊村上悠,你怎麼能如此墮落!上半個月吃的苦頭,你下個月還想吃嗎?」

    中野愛衣聽到他的碎碎念,發出哧哧的笑聲,都沒力氣翻台本了。

    村上悠不理她,又奮筆疾書四行字。

    「我去中庭看看古櫻的樹葉到底長了個什麼樣。」他邊外走,邊不知道向誰解釋道:「這是寫作需要,不是偷懶。」

    「哈哈哈,哎呀~」中野愛衣笑倒在榻榻米上。

    大概五分鐘后,村上悠嘴裡念叨著:

    「明日復明日,明日何其多。

    我生待明日,萬事成蹉跎。

    世人若被明日累,春去秋來老將至。」之類不明覺厲的話走進客廳,又開始伏案疾書。

    又寫了三行字,村上悠打定主意,怎麼也要寫完一章時,手機響了。

    非戰之罪啊,如此感嘆著,村上悠拿起手機。

    「喂,村上。」

    「石田桑,你怎麼總是在周日加班?」

    「還不是因為你。」石田彰的語氣既有無奈,也有活太多的幸福煩惱。

    「因為我?」

    「對啊。你昨晚是不是幫IN事務所的東山柰柰宣傳專輯了?」

    說聲優帶上所屬事務所,似乎是經紀人的習慣。

    「是有這事。怎麼?社內有規定不能幫別人宣傳嗎?」

    「不是這事。」石田彰說,「是那家直播平台,showroom,看上你的人氣。希望能和你簽約,每個月直播一次就好。」

    「直播?」

    「是。」

    「做什麼?」

    「什麼做什麼?」石田彰一愣。

    「直播內容是做什麼?」

    「哦,這個啊。隨便你,玩遊戲,聊天,唱歌,怎麼都行,每個月直播一個小時。」

    「每個月一小時?」

    「嗯。主要是你的工作太多了。夏季番的很多小活動我都幫你推了,就這樣,你的活動安排都還要再左挑右選。」石田彰再次用幸福的苦惱語氣說。

    「你安排吧。」

    每個月一小時也不錯。

    待會去買台電腦,周日就有不寫,打麻將玩遊戲的時間了,還能掙錢。

    多好,多好。

    完美的華羅庚燒水定律。

    一石三鳥。

    「這樣的話,你把地址報給我。下午那邊會有工作人員給你送電腦,安裝軟體,教你如何直播。」

    「還送電腦?」村上悠更加高興了。

    多省一筆錢,早一天在東京買房啊。

    「那是,你也不看看你的經紀人是誰?」

    「厲害厲害。」村上悠看在錢的份上,勉強稱讚道。

    對面的石田彰很受用。

    畢竟誇他的可是{試音會破壞者}、{聲優界鬼見愁}、{試音從未失敗,除了事務所面試時差點被淘汰,做不了聲優之外,毫無敗績}的村上悠啊。

    掛了電話,村上悠想著把電腦裝哪兒。

    自己的卧室放了自己上次手工打造的衣櫃和書桌,已經沒有放下其他東西的餘裕。

    只能放客廳了,這首先需要徵得悠沐碧的同意。

    他起身,朝東山柰柰的房間走去——昨晚她們兩人玩遊戲到深夜,最後睡一起了。

    「你又要去哪啊,村上君?」中野愛衣問。

    村上悠把直播的事和她說了。

    「現在去找凹醬,徵詢她的意見。」

    「哦,這樣啊。」中野愛衣望著村上悠的眼睛,問:「你不寫了嗎?」

    「唔。」

    「而且她們還沒醒吧?這段時間你可以多寫一會呢。」中野愛衣繼續說道。

    村上悠只得重新坐下,費勁地拿起筆,卻寫不出一行字。

    「哈哈哈~」

    客廳里充滿中野愛衣快活的笑聲。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
    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