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18.看那滿山遍野,盛開的百合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18.看那滿山遍野,盛開的百合花。字體大小: A+
     

    「晚上還去嗎,柰柰那裡?」中野愛衣問。

    「都答應她了,只能去了。」

    「要不要我陪你去?」

    「不用麻煩,走路還沒問題。」

    「那你小心點,別又被棒球砸到了。」中野愛衣笑著說。

    村上悠看著她明亮的眼睛,「不會再給它任何機會了。」

    中野愛衣如同望著村上悠的眼睛,兩三秒后,似乎確認他沒有撒謊,自己走路過去也真的沒問題后,才笑著揮揮手,上了公交車。

    村上悠獨自戰在站台,望著公交車遠去的背影。

    等車看不見,等自己略微提起半點幹勁,等身體想動,他離開車站,準備去赴東山柰柰的約。

    東山柰柰今晚有一個直播,為了宣傳《月色真美》的專輯。

    原定的活動安排,是她一個人對著觀眾聊一個小時。

    「太難了!一個人怎麼可能聊一個小時!」東山柰柰軟綿綿地趴在桌上,「鈴音,23號晚上你沒事的吧?來陪我啊~~」

    「好啊。」

    「真的嗎?太好啦!」東山柰柰彈起,跑過去和佐倉鈴音抱在一起,兩人白嫩的臉蛋互相蹭著:「鈴音醬太好了,我愛你,么么~~」

    「這邊,這邊再親一下。」

    「么!」

    村上悠看了兩人一眼,順便給自己苦得不行的咖啡加了兩小勺糖。

    「看什麼看!」佐倉小姐瞪了過來,「你那天也沒事吧!跟我一起去!」

    「村上君也要來嗎?太好啦!」

    「對了!」佐倉小姐右拳捶在左掌,「我想到聊什麼了!」

    「什麼什麼?」東山柰柰眨著大大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佐倉小姐的臉。

    「就聊我們三個第一次見面的事。觀眾一定很感興趣!對了對了!還有那本雜誌,聲優雜誌拍的照片,也可以給大家看看,怎麼樣?」

    「恩恩~,感覺可以聊很久呢,鈴音太聰明了!么么!」

    這之後,村上悠當然有拒絕、反抗,結果嘛......

    「公平一點,投票吧。」

    佐倉小姐舉起右手,左手捂著嘴偷笑,像是與頭頂燈光重疊在一起的眼睛,都快眯成一條縫似地注視著村上悠。

    「我贊成村上君去!」東山柰柰一臉嚴肅地舉起手,像是在參加廢除人權法案的投票一樣。

    「好!兩票對一票!村上和我一起去做柰柰的嘉賓,就這麼決定了!」議會長佐倉小姐立刻公布投票結果。

    從頭到尾,村上悠一直在攪拌苦得不行的咖啡,讓砂糖儘快融化。

    反正也沒事,幫忙的對象又是東山柰柰,去也就去吧。

    況且私人幫忙不是工作,不是工作就可以不用工作的態度,換句話說,可以偷懶。

    聲優相互之間友情出演很常見,但大多出現在演唱會上。

    比如今年年初井口裕香舉辦了第一場個人演唱會,釘宮未夕去了。

    也只有她去了。

    其他女聲優,包括井口裕香所在的小澤事務所女聲優,沒有任何一個同行去的。

    原本中野愛衣是打算去的,畢竟《遊戲人生》劇組的幾個人——村上悠除外——關係都還不錯,可惜井口裕香開演唱會那天,正好趕上《三重公錄》。

    原定也要出席《三重公錄》的井口裕香,都是由小松未可子代打的。

    而《三重公錄》的三個廣播里,最有影響力的廣播就是村上悠和中野愛衣主持的《遊戲人生》,別說中野愛衣本身的意願,就是主辦方都不會允許她缺席。

    東山柰柰的賣碟直播,時間定在晚上七點半。村上悠看了下手錶,五點四十九,還早,所以慢悠悠地走過去。

    鞋裡,裹著紗布的腳指頭有些不舒服。

    不過也不礙事,走路不舒服這還是第一次,體驗一會兒也不是什麼討厭的事。

    等他到了約定好的演播廳,已經是太陽緩緩畫著弧線,沉淪在城市與天空交際處的時分。

    佐倉鈴音和東山柰柰正在吃飯。

    「村上桑,」工作人員雙手放在小腹,微微彎腰,連忙說道:「不好意思,不知道您現在就來,我立馬給您再買一份,非常抱歉。」

    「不用麻煩,我已經吃過,謝謝。」

    村上悠自然沒吃,但他撒謊基本都是用於擺脫麻煩,既有讓自己不陷入麻煩,也有不讓別人麻煩。

    白天被中野愛衣的香味迷惑,稀里糊塗的假裝跛了腳除外。

    不過,他現在對櫻花庄幾人的事,也不感到麻煩了;對於自己麻煩她們,也逐漸失去自覺。

    「我還是給您買一份吧,不吃的話放那裡也行。」工作人員堅持說。

    「不用了!」正在吃飯的佐倉鈴音朝這邊喊道,「我和柰柰只吃了一份,還有一份沒吃的,就給他吧。」

    「這......」

    村上悠看出對方的為難,主動說:「這樣就好,不同特地去買。」

    「非常抱歉。」工作人員再次鞠躬。

    村上悠朝佐倉和東山走過去,心裡再次感覺島國沒什麼「人味」。

    對於他這種{最好誰也別理我}的性格來說,可以說是禮貌到麻煩的程度。

    不過禮貌有禮貌的好處,沒有任何東西只有純粹的壞。

    「喏,」佐倉鈴音指著蓋子還沒打開的便當,「吃吧。」

    便當的確是沒吃過的便當,但配套的筷子被她們兩個其中一個含在嘴裡。

    村上悠只得說:「我真吃過了。」

    佐倉鈴音意識到怎麼回事,那份便當的筷子就是她拿的。

    她伸手把筷子遞給村上悠,自己準備和柰柰用一雙款子。

    遞過去時,注意到筷子沾了點點黃色的雞蛋液,她下意識舔掉,然後再準備遞過去時,臉紅著想想還是算了。

    反正這傢伙說自己吃了。

    村上悠沒發現這一幕,他正在打量著休息室,看哪個角落的風水好——更偏僻。

    在東北角硬得要死的凳子上坐下,雙手抱頭靠在牆壁上,拿了東山柰柰今晚要宣傳的專輯來聽。

    兩首歌的時間后,東山柰柰和佐倉鈴音開始化妝。

    兩人化妝的場景他早已看膩,東山柰柰的歌在他聽來也不是非常好聽,所以乾脆閉上眼睛睡覺去了。

    就這樣熬到七點半,直播總算開始。

    先是東山柰柰一個人出現在直播間,給直播網站打了一波廣告,告訴新來的觀眾有哪些功能。

    村上悠和佐倉鈴音在鏡頭外看著她。

    「......網站上還可以轉發直播間到推特,可以增加道具哦......」

    「哎~」她把台本一丟,「我好想把他們兩個快點叫出來啊,廣告說到這裡夠了吧?」

    「啊,對了,還要說一下《東山柰柰與彩虹一起》這個標題的由來。」

    「為什麼要取這個名字呢?這是我要求這麼起的。」

    「彩虹,在我出道后,歌手的logo上是有彩虹圖案的。」

    「我認為彩虹象徵著,人與人之間的聯繫還有笑容。」

    「我想和支撐著我心靈的人、我最喜歡的人,和他們一起,在這裡共同分享彩虹!」

    「沒錯!終於來了!」她又拿起台本,傻乎乎地讀道:「購買《月色真美》CD,讓我們一起分享彩虹吧!」

    「但是啊,」台本又被丟掉,東山柰柰一揮手:「專輯今天就不談了。總之,能三人一起做節目我就很開心,開心得不得了!」

    「這份心情......是戀愛吧?」東山柰柰雙手交叉搭在自己肩上,一臉女青年的害羞。

    鏡頭外的佐倉小姐也是一臉寵愛,雙手張開恨不得立馬衝過去抱著她。

    村上悠懶洋洋地打了哈欠,有點沒睡醒。

    東山柰柰害羞完,「好了好了!現在正式向大家介紹!有請,佐倉鈴音!!!」

    佐倉鈴音張開雙手走進鏡頭,直接把東山柰柰的丸子頭按在自己胸上。

    兩女「啊」「啊」地叫,說著「好開心」「我一直很期待」之類的話。

    「我來啦!」佐倉鈴音用男朋友的口吻說。

    「柰柰我現在很熱吧?」靠在佐倉鈴音懷裡的東山柰柰是女朋的嬌羞。

    「嗯,柰柰很熱哦~」

    「啊~~~,快點平息我的熱吧!」

    ......

    「那個,」鏡頭外等了一分鐘的村上悠,「我今天可以先回去了嗎?」

    「安靜!」因為化了妝,沒有和東山柰柰臉蹭臉的佐倉小姐,回頭就是一個凶神惡煞的眼神。

    東山柰柰從佐倉小姐的懷裡探出頭,「啊啦,差點忘了。有請,村上悠!!!」

    村上悠和佐倉鈴音一左一右,把主角東山柰柰夾在中間。

    顯示屏上的彈幕開始刷屏。

    【悠悠!!!】

    【悠悠今天的眼睛里有光芒】

    【我先出去跑兩圈】

    【我來看女聲優的?為什麼會出現男聲優?】

    【我也是,但我發現,男聲優,好像,也不錯。】

    彈幕像殘影一般刷了四秒,就卡住不動,直播間人數也突破一萬人,並且還在持續不斷的增長。

    「眼睛有光芒?」

    三人看著那幾條卡住屏幕上的彈幕。

    佐倉鈴音說:「讓我瞧瞧。」

    「我也要看!」

    兩人頭伸過來,看著村上悠的眼睛。

    既不清澈,也不深邃。

    像是坐在深夜寂靜的火車上,遙望遠處黑暗中閃耀著的燈火。

    沒有似笑非笑,也沒有戲謔不羈。

    平淡到有些冷凄凄,但讓注視著這團燈火的人,心裡感覺到寧靜和溫馨。

    「嗯,的確有光芒。」東山柰柰丸子頭左搖右晃,使勁地打量著。

    而佐倉小姐,手臂一伸,手掌張開,五指併攏,擋在村上悠雙眼前:「好了,今天你就這樣直播吧。」

    「別鬧。」村上悠把她溫潤的小手推開。

    這時工作人員也把卡頓的網路故障修好,彈幕也重新變成殘影,人數突破兩萬。

    「今天呢,主要是為了宣傳《月色真美》的專輯,但已經說過了,我們不說了。」東山柰柰說,「我們就聊聊我們最開始的事情,怎麼認識的,什麼時候開始變得親密的。」

    「哈哈,好啊。」佐倉鈴音有點興奮,笑著說,「我今天還特地!把不應該再出現的潘多拉魔盒帶來了!」

    「哦?什麼?」東山柰柰雙手捂著嘴期待地問,眼睛已滿是笑意。

    三人自然知道佐倉鈴音的「潘多拉魔盒」里裝的是什麼。

    村上悠心裡,更希望她們能聊專輯的事。畢竟說從前的事,似乎不太好偷懶。

    在他出神的這段時間,佐倉鈴音從盒子里拿出一本雜誌,《聲優雜誌》。

    「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人知道這本雜誌?」

    「真是懷念啊,一年前的東西了吧?」東山柰柰看著雜誌問。

    「嗯。」佐倉鈴音偷偷把雜誌上某頁的小標籤撕掉,「那個時候我們還在播音演技研究所,村上是在abc養成所,是吧,村上?」

    「嗯。」

    「誒~~」東山柰柰轉頭看向村上悠,「abc養成所從來沒聽過誒,村上君能和我們說說嗎?」

    「順便把你如何從這麼小的養成所,成為YM現役聲優的事說給大家聽聽。」佐倉鈴音笑著命令道。

    【想聽】

    【悠悠!!!】

    【看我!看我!悠悠!】

    【我要死在悠悠的眼睛里了!】

    佐倉小姐指著顯示屏:「你看,大家都想知道,你就說說吧。」

    「好吧。」

    村上悠記憶回到2014年的春天。

    「產生成為聲優的念頭是在去年。在這之前,我對聲優的理解,僅僅是給動畫配音就行。」

    村上悠的聲音有著特別的感染力,說短句還沒什麼,一旦說得長了,所有人都下意識認真地聽。

    「後來因為夢想,準備成為一名聲優。擋在前面的第一道困難,不是起步晚,也不是知識的缺乏,而是沒錢。」

    「沒錢?」東山柰柰反問一句。

    「嗯,當時身上只有幾萬日元。左找右找,終於找到只需要首付五萬日元的abc養成所。」

    「真虧你敢交錢啊。這麼便宜的養成所,一般人都認為是假的。」佐倉鈴音心裡心疼,但太善於表達內心情感的她,說出口好像是在吐槽,「接下來呢?」

    「接下來的日子,白天在咖啡廳打工,晚上八點坐電車去聽課,深夜十一點回家。」

    「好辛苦啊。」東山柰柰嘟著嘴,眼睛一動不動地望著村上悠的側臉。

    佐倉鈴音也抿抿嘴,隨後問:「那有沒有特別難忘的事呢,那段時間?」

    「沒什麼特別難忘的,說兩件日常生活不怎麼遇到的吧。

    有一次上完課,坐末班電車回去,和一個陌生人一起分享了白天店裡剩下的麵包。還有就是,當時住的出租屋到了梅雨季,整堵牆壁散發著霉味。」

    東山柰柰嘴裡發出剛出生小狗的嗚咽聲,像兔子一樣的大眼睛水汪汪的。

    「會不會感到孤獨?」佐倉鈴音輕聲問。

    「孤獨是一定孤獨,但哪有人不孤獨。孤獨不是壞事,孤獨才能讓人安靜,安靜才能積蓄力量。就像東山,為了考上早稻田,整個高中都一個人在靜靜地學習。」

    「嗯,說的也是。」東山柰柰可愛地點點頭,「一般做什麼事之前,比如說考試,總會一個人呆著安安靜靜地複習。果然啊,成功少不了孤獨。」

    佐倉小姐側頭看著村上悠:「所以說,你喜歡孤獨咯?」

    「【哪裡會有人喜歡孤獨,只是不喜歡失望罷了。】」村上悠說著笑了笑,演播室、直播間剛才沉澱著的悲傷氛圍隨之散去。

    「喔!」東山柰柰上身微微後仰,小嘴可愛地張著,「說出了不得的句子呢!」

    「不是我說的,我可說不出這麼好的句子。」

    「嗯?」

    「一個叫村上春樹的人說的。」村上悠說。

    佐倉小姐給了他一記{你得了吧}的嫵媚白眼,而東山柰柰笑倒在佐倉懷裡。

    兩人都知道村上春樹是村上悠寫的筆名。

    村上悠也笑了笑。

    「好了好了,現在給大家看看,可能有些人看過了,我手裡這本雜誌。」佐倉鈴音打開到三人合影的那一頁,自己先笑起來。

    東山柰柰看一眼照片,躲一下,又探頭去看一眼,又難為情地躲開,嘴裡發出「呀哈哈,好害羞,一定給他們看嗎?」的笑聲。

    「鈴音那時候還是長發呢。」東山柰柰說。

    「嗯,去年還是長發。我給觀眾看咯?」

    「不要啊~~」東山柰柰又害羞的捂著臉。

    佐倉鈴音把雜誌反過來,照片對準鏡頭。

    照片上:左邊的佐倉笑嘻嘻,右邊的東山念念笑眯眯,中間的村上悠面無表情。

    【神的降臨】

    【唯一神的嫌棄】

    【左護法!右護法!】

    【業界三巨頭!!!】

    【只要你看動畫,就避不開的三人組!】

    男性觀眾仗著手速,彈幕率先佔據屏幕,隨後是女性觀眾仗著數量和紀律性,統治了接下來半分鐘。

    【悠悠!】

    【我愛你!悠悠!】

    【ILOVE悠悠!!!】

    這樣的彈幕刷了半分鐘,彈幕列表又卡住了。

    「現在想想,我們三人組從出道開始,就一直經常共演是吧?」東山柰柰問。

    「《七人魔法使》是共演的,」佐倉鈴音出神地望著顯示屏,腦海里開始回憶,「其他的,好像沒有三人一起,都是兩人兩人一起。《四月》我和村上,《春物》你和村上,《軍人少女》是我和你。」

    「嗯嗯,還有愛衣醬。我們四個第一次見面,嗯,是《我勇》的片場?」東山柰柰歪著頭想了會,然後下意識看向{再厚的台本,看一遍就能記下}的村上悠。

    「四月二十五號,《我勇》的配音現場,我是酒鬼,中野桑是服務員,東山你是貓。三個小嘍啰。出去后,遇到了佐倉,這才是我們四人第一次見面。」

    【小嘍啰可還行?】

    【我村上是嘍啰(桐子醬雙手叉腰.jpg)】

    【{試音會破壞者}自稱小嘍啰,聲優界職權等級壓制太黑暗了!!!(桐子醬被詩乃揉臉,無力反抗.jpg)】

    【說{試音會破壞者}這個詞的,我知道你是佐佐人了!】

    【你錯了,其實我是村上紗織黨噠!(桐子醬叉腰.jpg)】

    【你厲害】

    「對了,村上,」佐倉小姐把雜誌收起來,偏頭看向村上悠,「你一次見到我們,心裡印象是怎麼樣的?趁這個機會,說說?」

    東山柰柰雙手捧懷,直接轉過身凝視著村上悠的眼睛:「誒?我也很好奇,村上君!」

    村上悠感覺【演技】加的魅力值似乎有點水分,大家好像對他的眼睛並沒有任何害羞的情緒啊。

    「東山是可愛。」

    「好高興!」

    「我呢我呢?」佐倉小姐問。

    「漂亮。」

    「敷衍!」

    「實話。」

    「那愛衣醬呢?」佐倉小姐又問。

    「嗯......」

    村上悠仔細回憶起當時每一處場景,重新體驗了當時的心境,說:

    「這個女孩我見過的。」

    「就這樣?」

    「這還不夠?」

    「你說柰柰可愛,說我漂亮,確定不誇愛衣醬嗎?你們兩個的共演是最多的吧?不怕她在片場找你麻煩?」

    「中野桑的話,不會的。」

    「是哦,愛衣醬一直很溫柔呢。」佐倉鈴音的語調相當怪異。

    村上悠敏銳地嗅覺,聞到了醋味還有危險。

    果然,下一秒他就感覺腰被擰了。

    直播屏幕正好截到三人的腹部,看不清沙發上具體情形,所以佐倉小姐很大膽地直接上手。

    村上悠抓住她還在使勁地小手,往她那邊一推。剛放手,佐倉小姐又把手伸過來,他只好又抓住......

    「我沒記錯的話,鈴音你和村上君在YM事務所的最終面試會上,也遇到了吧?」東山柰柰問。

    「嗯!」佐倉鈴音笑著說,「是啊!對不對啊!村上!」

    村上悠把她還在不斷向他腰部掙扎的左手緊緊握著:

    「嗯,畢竟abc關聯的事務所只有YM而已。」

    「真是辛苦啊。」對自己屁股后發生的事毫不知情的東山柰柰說,「我們的播音演技研究所關聯的事務所有四所,每年都有很多人失敗,一所事務所都沒面試成功。所以你在養成所的時候,很用功吧,村上君?」

    「還好,習慣了也就不感覺辛苦了。」佐倉小姐的手已經不掙扎了,村上悠鬆開。

    「我和鈴音倒是從小認識的,我們還拍過結婚照呢!」

    「嗯嗯嗯!」佐倉小姐又試圖去擰某人的腰,然後手又被抓住:「柰柰一直都是我的新娘。」

    「真是的!鈴音你為什麼不是男孩子呢!要不然我們兩個就可以在一起了!」

    「柰柰!男人和女人之間的愛情不靠譜的,女人和女人卻能做一輩子的閨蜜哦!」

    「鈴音!么么!」

    佐倉小姐現在被東山柰柰親著——女人特別在意妝花沒花,所以她們除了在櫻花庄的時候,都不會真親——左手被村上悠握在手裡,像極了渣男的樣子。

    【被閑置的村上】

    【百合是真的香!所以,我和村上搞基沒問題吧?】

    【滾!】

    【我終於想起我今天來幹啥的了?是來看女聲優之間的友誼的!】

    【悠悠!!!】

    村上悠:「佐倉,你不是和梨依熊玩得好嗎?最近兩人也經常一起出去吃飯。」

    「嗯?」佐倉小姐原本安分的手又開始掙紮起來。

    「鈴音~~~」東山柰柰一臉委屈,像極了被拋棄的人妻。

    「柰柰,你要知道,」佐倉小姐毫不心虛地對視著東山柰柰清澈的大眼睛,「你,梨依熊,愛衣醬,你們都是我的翅膀啊!」

    「鈴音~~~我愛你!」

    「柰柰,我也愛你!」

    【村上:啊?是誰搶了我的台詞?】

    【梨依熊和柰柰就算了,連愛衣都不留給村上的嗎?】

    【你懂什麼!就連佐倉自己都是村上的!】

    【哈哈哈】

    【梨依熊和村上你都能湊一對?】

    【放過梨依熊吧,她還是個孩子啊,需要我的照顧。】

    【悠悠!!!】

    百合花盛開的季節過去,兩人終於不摟在一起。

    「但是啊,鈴音在片場的時候,身邊總是坐了其他女孩子。都不怎麼和我坐一起。」東山柰柰小脾氣又上來了。

    「才不是呢!」佐倉小姐立馬抗議,「就算不坐一起,我也一直注視著柰柰啊!」

    ——————

    關於這點,在片場無所事事、幾度想要睡著,所以只好通過默默觀察配音室其他人來打發無聊時間的村上悠,可以作證。

    首先兩人的確不經常坐一起。

    其次,佐倉小姐也確實一直注視著柰柰。

    在《七人魔法使》的片場,經常出現以下畫面:

    東山柰柰招招手:「鈴音過來~」

    佐倉鈴音跑過去,坐在東山柰柰腿上。東山柰柰熟練地摟著佐倉鈴音的腰。兩人幾乎嘴要貼在一起一樣的講著悄悄話。

    還有,每當工作人員送來慰問品,喜歡花別人的錢的佐倉小姐總是第一個跑過去,挑選喜歡吃的,然後走到東山柰柰跟前。

    「柰柰,給,這個很好吃哦。」

    「謝謝鈴音,么么~~」

    ——————

    回到直播的演播室,佐倉小姐繼續說:

    「配音室偶爾會有人來參觀是吧?」

    「嗯。」

    「這個時候,柰柰都會主動招呼別人,{坐在這裡沒關係哦}讓別人坐在隔壁。」

    「嗯~」

    「又會問別人,{是不是以聲優為目標}、{有沒有從事過聲優相關的工作}之類的問題,很擅長和別人進入首次交流。」

    「這也是從小鍛鍊出來的。」

    「我就很難做到!」佐倉鈴音說。

    「都是佐倉叔叔的錯!一直慣著鈴音你!」

    「才沒有!不說這個,我繼續說下去。」

    「嗯~」

    「每次有人來——真的是每次——我都會看著柰柰你,如果來參觀的是個男性的話,心裡就會想著{別再靠近柰柰了!}{給我滾開!}{給老娘注意點}。就這樣,一直不停地在心裡念叨!」

    「好開心~~鈴音為我吃醋了!」

    「所以啊,柰柰,就算不坐一起,我也一直看著你,一直在乎你哦。」

    「鈴音~~~」

    「柰柰~~~」

    「么么!」

    百合花再次盛開衰敗后。

    東山柰柰說:「下次鈴音也試著主動和別人打招呼吧?」

    「我才不要呢!」佐倉小姐望向偷懶中的村上悠,「村上幾乎每次都是片場的男主角吧,算是船長,但有別人來參觀的時候,他從來不說話啊。別人和他搭話,不管男性還是女性,他都愛搭不理。那為什麼要我這個船員說話啊?」

    「嗯......村上君的話,果然,那個,特別情況啊。」

    「再說了,柰柰,我主動和別的女人說話,你不吃醋嗎?」

    「啊!那還算了,鈴音和我說話就好了!」

    兩人秀完恩愛,終於打算插播一下專輯的廣告。

    佐倉小姐右手拿起專輯。

    「這部專輯我已經在網上買了電子版,真的非常好聽哦,大家一定要去買!而且啊,裡面還有柰柰的宣傳海報,打開光碟就……嗯?海報呢?」

    「好像被我丟掉了。」村上悠想起來,自己在聽歌的時候,順手好像扔掉一樣東西,當時他認為是說明書之類的,也沒放在心上。

    畢竟說明書這種東西,存在的意義就不是給人說明的。

    「你這傢伙!知不知道這張專輯是柰柰準備送給我的!你怎麼可以把我的海報扔掉!」

    佐倉小姐的語氣聽起很生氣,俏麗的眉毛似乎都要豎起來,但在村上悠掌心裡的左手,卻安安靜靜地一動沒動,很溫熱,軟綿綿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
    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