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16.恰巧間,村上決定好好收拾大西紗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16.恰巧間,村上決定好好收拾大西紗織。字體大小: A+
     

    五月八日,晴,最高氣溫25°,絕世美女種田梨紗穿著白色西洋襯衫,花裙子,黑色過膝襪。

    她雙手捧著台本,因為略厚而顯得性感的雙唇,快速無聲地念念有詞。

    村上悠注視著對方——她佔了屬於他的角落。

    《食戟之靈》試音會,最後五名女聲優和最後六名男聲優,都聚在準備室里。

    熟悉的緊張空氣啊,村上悠一面感嘆一面走到堂本海斗身邊坐下。

    「怎麼又是你啊,村上。」堂本海斗有些凄慘地埋怨。

    「嗯?」

    「村上,我說,你差不多該放過我們這些男聲優吧。」

    「這話是什麼意思?」村上悠一怔,問:「我最近做什麼了?」

    「哎......」堂本海鬥合攏台本。

    「累了?」

    「累了。」

    「看來你最近很努力啊。」

    「哎。」

    「怎麼了,一直嘆氣。」

    「沒什麼。累了。」堂本海斗把頭靠在牆壁上,表情淡泊起來。

    村上悠猜測他最近可能去三丁目去多了,也沒在意,拿出台本假裝看起來——總得找點事做。

    過了一會兒,堂本海斗恢復精神,眼睛開始四處遊走。

    「今天的種田桑也一樣可愛啊。」

    「可愛是可愛,就是腿粗了。」村上悠搖搖頭,示意不行。

    「腿粗?」堂本海斗顯得很驚愕,隨後收緊眉頭,仔細瞧了瞧種田梨紗的腿,說:「還行,可以了吧。真要說腿粗,雄馬的姐姐那才叫腿粗。」

    「是嘛?」村上悠沒仔細打量過內田真理的腿,「怪不得雄馬防備著你,你一直盯著他姐姐腿看。」

    「沒有的事。我不是那種人。我喜歡看臉,腿啊,胸啊,屁股啊,都是次要的。村上你的話,一定喜歡腿吧?」

    「沒有特別喜歡的。但一定選一樣的話,那隻能是腿了。」

    「聰一,是胸部。」堂本海斗掰著手指頭,「信長喜歡二次元的胸部,雄馬那傢伙,是御姐。」

    「與其說是御姐,不如說是他姐姐那樣的。」村上悠笑著說。

    「嘿嘿!」堂本海斗也發出猥瑣的笑聲。

    不遠處的絕世美女種田梨紗皺眉看著兩人,然後雙腿併攏得沒有一絲細縫,微微側過身,用側臉對著兩人。

    「完了完了,形象全沒了!都怪你,村上!」

    別看堂本海斗喜歡去歌舞伎酒吧,但在聲優圈裡還挺在乎自己的名聲。

    村上悠懶得爭辯,只要不給自己帶來實際性的麻煩,名聲什麼的,怎麼都好。

    「感謝各位來參加《食戟》的試音會,先從男主角幸平創真役開始。」音響監督明田川仁說,「村上,你最後一個試音,可以?」

    「仁桑你安排就好。」村上悠答道。

    「嗯。」明田川仁點點頭。

    準備室里響起男聲優們的嘆息聲,有的和堂本海斗一樣淡泊起來,有的眼神更加堅毅。

    村上悠毫無所覺,繼續翻動《食戟之靈》試音台本。

    從拿到手為止,這應該是第三遍了吧。

    試音台本翻到第三遍,倒還是頭一回,村上悠這樣想著,百無聊賴地等待試音。

    「堂本海斗桑請試音!村上桑,請準備!」打牌技術爛得可以,但最近有所進步的明田川仁的助手喊道。

    堂本海斗進了配音室,絕世美女種田梨紗突然走過來,坐到村上悠身邊。

    「緊張嗎?」

    「還好。」村上悠不知道她為什麼突然找自己搭話。

    「說的也是。村上君的話,怎麼會緊張呢。」

    「這話什麼意思?」

    「沒什麼。」種田梨紗露齒一笑,「加油!」

    「你也是。」

    說完這些,絕世美女種田梨紗又起身回了角落。

    是因為現在大家還在收錄《四月》的原因嗎?所以才過來互相鼓勵一句?

    又等了會兒,堂本海斗走出配音室,不等助手來喊,村上悠拿著台本站起來。

    身形挺拔修長,臉型柔和,看起來有些柔弱。

    烏黑茂密的碎發下,那雙眼睛哪怕沒有多餘的情緒,也勾人心魂。

    五名女聲優都下意識抬頭看了他幾眼,隨後才繼續琢磨演技和安撫心中試音的緊張感。

    ......

    「難吃!」

    「太不搭了。簡直是毀滅性的......」

    村上悠實在想不到什麼詞來形容,只能徒勞地重複感嘆:

    「太不搭了~~」

    「魷魚腳和花生醬,哈哈,笑死人了,真是......難吃!」

    ......

    「烤魷魚腳配花生醬。」

    章魚觸手上滿是黏稠的不明物體,主人公拿著它,慢慢逼向嬌小的女子初中生。

    「撒,請用吧。難吃到,讓人發笑哦。」語氣溫和到陰森。

    調音室里,第一次和村上悠合作的總監督米穀良知,連忙把戴在頭上的專業耳機鬆了松。

    艱難的滾動了下喉結,他產生自己被人強迫吃下難以言明的東西的錯覺,胃裡甚至都不舒服起來。

    調音室里其他沒有戴耳機的人,雖然感受沒有那麼真實,但也都驚訝地看著玻璃對面的村上悠。

    漫畫原作者附田祐斗感嘆說:

    「之前明田桑和我說,村上悠和其他聲優不一樣,我心裡還一直以為是明田桑個人的主觀欣賞。

    現在現場聽到他的聲音后,雖然我不太懂演技,但也知道他配的比其他人好。」

    感覺自己喉嚨和胃裡舒服一點的總監督,下意識點點頭。

    調音室重新安靜下來,眾人繼續聽著村上悠的試音。

    男主角需要的開朗高中生聲線,非常的完美。

    動畫里經典台詞,被說得朗朗上口,讓人忍不住模仿。

    把普普通通的台詞,念成這樣,已經比得上其他動畫里的經典台詞加上經典演繹了。

    「招待不周!」

    最後一段說完,村上悠合攏台本,出了配音室,安靜地等待結果。

    「招待不周!」明田川仁下意識模仿了村上悠一句。

    隨後雙手手肘撐在椅子上,五指相對,有些驕傲的對配音室的眾人問:

    「男主角幸平創真,大家決定由誰來配音?」

    「村上桑吧?」原作者附田祐斗試探地問。

    「村上桑吧。」監督米穀良知肯定地說。

    「就村上悠吧。」製作公司說。

    明田川仁右手一攤,眉頭一簇:「招待不周!」

    眾人嘴角扯了扯。

    村上悠說得那麼帶感的一句台詞,被這個鬍子拉碴的中年男糟蹋得不成樣子,簡直不堪入耳。

    明田川仁卻得意洋洋,感覺自己模仿的還挺像,一邊把椅子轉過去,一邊「招待不周!」「招待不周!」,搖頭晃腦,好不快樂。

    ——————

    「感謝大家來參加《食戟之靈》的試音會,以後有機會再合作。」

    等總監督宣布完男主角試音結果,走回調音室會後,幾名男聲優都過來恭喜,但語氣和神情卻不怎麼真心。

    村上悠早已經知曉{人類的悲歡並不相同}和{人高興地時候,自己高興就好}兩個道理,不管對方是否真心,自己都真心地道謝。

    「村上!你這傢伙!請客!必須請客!」

    堂本海斗在看到村上悠進準備室時,早就做好失敗的準備,但真的落選后,心裡難免還是有點難受。

    《食戟之靈》可是發行量最高的連載漫畫雜誌《周刊少年Jump》的連載漫畫,他為此做了不知多少準備。

    不過來參加試音,感覺有點希望的男聲優,誰不是呢?努力是基礎啊。

    不過輸給村上悠,也算是安慰,但花村上悠的錢可不會因此客氣就是了。

    「可以。」村上悠點頭,「把信長他們一起叫上吧。」

    「這肯定啊,不能給你省錢!」

    堂本海斗下午還有事,也沒和村上悠說好聚餐的具體時間就離開了。

    村上悠也準備走人,又想到種田梨紗在自己試音前鼓勵了自己,接下來《四月》片場還要經常見面——這點很重要,直接走未免有些失禮。

    他走過去,對緊張的絕世美女種田梨紗說:

    「加油。」

    種田梨紗第一次被村上悠主動搭話,一時間有些驚訝,回過神后,客氣道:

    「謝謝,我會努力的。希望能再次和村上君一個片場。」

    「嗯。我先走了。」

    「好。」絕世美女種田梨紗溫柔地點點頭。

    ——————

    下午沒事,晚上還有一場《刀劍神域》GGO篇的宣傳會,村上悠決定回櫻花庄睡個午覺,然後去咖啡店看兩本書。

    在{大木學院站}下了電車,順路去便利店買了一份496日元的便當,一杯200日元的油炸食品,一瓶127日元野菜生活牌子的季節限定蔬菜汁。

    原本想在店裡用餐區解決,但座位都被佔了,索性帶回櫻花庄慢慢享用。

    在{不知道什麼鳥信箱}里,拿出廣告單,裡面夾了一封來自北海道小樽鄉下的信。

    櫻花庄沒有一個人,他把便當放微波爐加熱,又把廣告單扔了。

    打開不知道誰錄製的什麼廣播,一面吃飯,一面看信。

    「大家晚上好,我是佐倉鈴音~」

    「大家晚上好,我是大西紗織!本節目是,文化放送想和音泉一起做節目,佐倉也想和我一起做廣播,我也想和佐倉進一步交流,而開始的前所未有的實驗項目。」

    怎麼又是《想與佐倉做的大西》廣播?

    不過無所謂,只是吃飯的背景音而已,什麼都可以,怎麼都好。

    村上悠右手拿筷子刨飯,左手單手把佐藤良馬的信打開。

    裡面有很多照片,村上悠先看了信。

    【村上悠君:

    身體還好嗎?很高興收到你的春季問候。

    櫻花從南開到北,到北海道已經是五月了。

    我和弟弟妹妹出去玩了一趟,拍了很多照片。

    等到五月中旬芝櫻開放,六月富良野成為薰衣草海洋時,再給你去信。

    祝春季快樂

    佐藤良馬·筆】

    村上悠把信放一邊,拿起照片。

    「喔!大西!」

    「嗯?怎麼了?佐倉。」

    「聽說,沖繩外景的DVD大賣了哦!」

    「然後呢?」

    「下次,是不是可以考慮,多一點經費呢?去海外!住高級酒店!花別人的錢!」

    「對對對!希望贊助商能聽到這集廣播呢!」

    「我們給他們送過去吧?」

    「誒~~~~,我們?主動送過去?」

    「沒錯!」

    「這麼,這麼主動嗎?也,也,也可以吧~~,我,我們,我們待會就去吧~~」

    照片大多使用粉色的櫻花做背景,下面或是綠布一樣的草坪,或是有小船的清澈小河,或是行人密集的石橋。

    還有戴著布帽子的小孩,出鏡率很高,應該是佐藤良馬的弟弟妹妹。

    「我是絕對不想變成男性的!」

    「為什麼啊?佐倉你說過的吧,你小學的時候一直是籃球部的,應該不會排斥的呀?」

    「那是讀書的時候,大西,現在我們工作了,成為男性話,就是男性聲優了哦。」

    「怎麼了?」

    「男性聲優,可是要和村上那傢伙競爭的。」

    「啊!啊!啊!對對對!差點忘了!這點非常的重要!佐倉你聽我說,最近,在片場,別人和我說起村上前輩的時候,開始稱呼他{試音會破壞者}了。」

    「{試音會破壞者}?」

    「嗯!有人統計過,說村上前輩參加的試音會,不管是主角,還是配角,都沒有失敗過呢。」

    「嘛,嘛,嘛,的確是的。反正那傢伙手上有什麼動畫的試音台本,就會有什麼動畫的正式台本。我就是考慮到這一點,才不想變成男性。你不感覺太殘酷了?」

    「不過,仔細想想,我就算變成男性,應該也無所謂吧。你想啊,我不管男性還是女性,都是跟在前輩後面就行了,對不對?」

    「喂!大西紗織!人要靠自己呀!」

    「誒?為什麼?前輩能試音成功多少動畫,我就能出演多少動畫。為什麼還要自己吃苦呢?人生的話,能不吃苦最好不吃苦吧?能混過去就混過去。」

    「但那就拿不到主角了啊。」

    「沒關係,完全沒關係!錢不是一樣拿嘛?而且我可以現場學習村上前輩的演技,等過個四五年,我相信自己就可以慢慢獨立了。現在的話,跟著前輩就好了。」

    「學徒期?」

    「嗯嗯。不過啊,說實話,等過了四五年,我不知道我還能不能獨立。」

    「恩?為什麼?」

    「太安逸了,你不感覺嗎?就說什麼什麼動畫吧,村上前輩突然給我發line,{大西,多少號跟我去片場。}嗯?我這就可以上了?這種感覺……爽!!!所以啊,我怕我四五年後,不想努力了。」

    「完了,完了,完了,我要把這事告訴村上。你完了。他對你還抱有期待呢!你就這樣回饋他的嗎?」

    「沒有啊!我說說而已!我自己也在努力好嗎?!《路人女主》、《精靈使的劍舞》也是我自己爭取到的啊!」

    「但是,這兩部動畫村上都有出演吧?說不定製作組就考慮到這個了。」

    「嗯……果然呢,我還是不努力算了。前輩活躍的時候,我跟在他後面。等前輩退社了,我自然而然就會成為YM的搖錢樹吧?」

    「才不會呢,我還在呢,不給你機會的。」

    「可是佐倉你和村上前輩一樣大吧?」

    「小1歲。」

    「那就讓你做一年的搖錢樹好了,我比你小1歲,等你退了,我再當1年的。」

    「那我多干1年,不給你機會。」

    「為什麼啊!!!你不能這樣啊!那我也讓前輩多干1年,大家都當不成!」

    「我現在就把剛才說的話發給他,他絕對會在片場收拾你的。啊——別搶!別搶!混蛋!手機要掉了!等等!你在摸哪裡啊?!把手拿出來!」

    「好軟!!!」大西紗織發出登山成功后,喜悅的宣言。

    村上悠把飯和炸物吃完,最後一口蔬菜汁也解決掉。

    骨頭單獨放,把垃圾收拾好。

    「哈~哈~哈~,累死我了。」

    「大西!都怪你,真是的!我的耳環都不知道掉哪裡去了。」

    「肯定掉山裡了!我幫你找找!」

    「住手!住手——混蛋!衣領要被你拉大了!快......」

    村上悠把廣播關掉,回樓上睡午覺去了,準備在《路人女主》片場,讓大西紗織知道社會的殘酷。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