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14.村上徒勞的四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14.村上徒勞的四月。字體大小: A+
     

    村上悠出了車站,漫步在回櫻花庄的路上。

    四月過了大半,一直都沒什麼晴天,今天也是多雲。

    路上走著的行人,四十歲往上年紀的,大多還穿著毛開衫,老太太甚至還裹著圍巾,而老頭則戴著帽子。

    迎面走來三個並肩走著的三十多歲的女人,看樣子似乎是閨蜜周末一起出來逛街。

    村上悠和她們擦肩而過的時候,空氣中飄蕩著一股濃濃的香水味。

    味道很人工,但並沒有傳說中的刺鼻味,甚至帶著香甜。

    村上悠並不討厭這種氣味,一直聞下去也沒有意見。

    但和櫻花莊裡的少女還有女青年相比,這味道就顯得難聞和廉價起來。

    村上悠因為這陣香味,突然聯想到《紅樓夢》——賈寶玉認為姑娘嫁了人,就是泥巴做的,也不是沒有道理。

    誰能不喜歡少女呢?女人們也喜歡啊。

    走進巷子,人立馬稀疏起來,任由外面祭典、歌舞、啤酒,這條巷子只有那台飲料品種少的可憐的自動販賣機。

    櫻花庄外院的門還是村上悠早上走時的模樣。

    開門時,他注意到掛在門上的名牌已經脫漆,還有刷成紅色的木箱——自製信箱——已經搖搖欲墜。

    大門打開后,把名牌和郵箱都取了下來,過程很輕鬆。

    如果他今天不發現的話,它們也可能熬不過這個春天吧。

    進了屋,所有人都在。

    熊貓玩偶被移到電視機前,東山柰柰和悠沐碧上半身趴在上面,下半身縮在沒有通電的被爐里玩著遊戲。看屏幕,好像是馬里奧賽車。

    佐倉鈴音正在給中野愛衣塗粉色的指甲油。

    中野愛衣聽到聲音,抬起頭:「回來啦,村上君,手上拿的是什麼呀?」

    「名牌和信箱。」村上悠給她看了下,「快掉下來了,我準備修一下。」

    「去買新的不就好了。」佐倉鈴音低頭專心塗著指甲油,說。

    這兩樣東西都是悠沐碧爺爺那一輩的東西,她父親在的時候還刷過漆。不是現在很多人家裡的名牌和郵箱,哪些都是從超市買來的工業產品。

    「東山,把你電腦借我一下。」

    「自己去拿啊,還是在桌上。」東山柰柰{手柄不動身體動}地玩著賽車遊戲,頭也不回地說。

    村上悠想起上次的事,不過同樣的錯,對方應該不會犯兩次才對。

    等他走進東山的房間,亂還是像以前那樣亂。

    電腦桌的椅子背上,掛著一雙不知道是否穿過的黑色長筒襪,那本筆記就隨意地攤開在桌上。

    村上悠拿了電腦出來。

    打開YouTube和Nico,挑選手工藝方面的教程視頻。

    一面看,一面把信箱里必勝客的廣告傳單和《社區報道》掏出來,扔進垃圾桶。

    【手藝lv1:1/100】

    【手藝lv1:2/100】

    ......

    村上悠幾個技能滿級后,對於知識的獲取速度大大增加,不消一個小時,【手藝】就到了lv2。

    視頻繼續播放,他也開始上手。

    實踐與理論結合下,經驗值的增加不減反增,等他把佐倉鈴音的快遞包裝紙板折騰完時,已經到邁入人類頂尖水平的lv3。

    【肉體改造】在光看不練的情況下,村上悠用了快兩個月才到lv4,從那以後看視頻再也沒增長過經驗。

    感覺夠用后,他也懶得去跑步健身刷取經驗,到現在還是4級1點經驗值。

    「這個馬和真的一樣誒,太厲害了。」

    「嗯嗯嗯,這個海豚還有蜘蛛也是!」

    在村上悠抱著大量紙板進客廳開始,四個女孩就一直有意無意地盯著他看。

    從一開始的對四不像的嘲諷,到現在的驚嘆佩服,也就是從下午兩點到四點的事情。

    「我們把它們上色吧,怎麼樣?」佐倉鈴音提議,「馬塗上棕色,蜘蛛畫上黑色,海豚畫上藍色。」

    「好啊好啊。」

    「我去拿顏料和筆!」

    四人一人拿了一個手工製品開始上色,一開始還在認真的畫,後來就嬉鬧起來——看你畫的好,就給你的蜘蛛畫上一筆綠色,然後她反過來給你的海豚畫上紅色。

    村上悠感覺差不多了,拿了火盆、水和一些木料,然後開始拆信箱。

    木料浸濕,放火上烤,然後用恰到好處的力道把木料緩慢搓揉成自己想要的形狀。

    打孔、裁剪、拼接,一隻似乎正準備振翅高飛的木鴿子就完成了。

    比郵箱大一些,脖子與身體的拼接處可以打開。

    「這是什麼啊?」悠沐碧捧著比她臉還要大的鴿子,左看看右看看,一臉新奇。

    「信箱啊。」

    「信箱?是不是要刷成紅色?」

    「大概吧。」

    「讓我來!」東山柰柰上手搶鴿子。

    「不行!這是我家的信箱!」

    「凹醬你還小,畫畫也不行,這鴿子做得這麼好,上色不好看怎麼辦?讓我來吧。」佐倉小姐一副為你考慮的語氣,在哄著小孩子。

    「沒錯哦~,讓擅長畫畫的人來上色好一些哦。」擅長畫畫的中野愛衣這樣說道。

    最後,鴿子以紅色為底,又被畫了其他各種顏色的圖案。

    村上悠擔心郵遞員不知道這是信箱,乾脆在寫完名牌后,又在鴿子眼珠子上,用印刷體寫上{郵箱}兩個漢字。

    「好醜啊,這樣弄的話。」悠沐碧很嫌棄。

    「對啊對啊!我們畫得多好看!畫蛇添足!」東山柰柰附和著說。

    「村上,你畫畫的水平和水籟祈一個水平的吧?」佐倉鈴音這麼說。

    村上悠不樂意了。

    先不管他只是寫了兩個字,鴿子丑是她們亂花的原因,把他畫畫的水平和水籟祈相提並論實在是莫大的侮辱。

    他的【畫技】怎麼著也有9點經驗值,和水籟祈那種因為經驗值底線只有1點,才有那麼1點經驗值的人,差距還挺大的吧?

    天光只剩最後一絲,遠處東京塔亮起燈光時,村上悠把嶄新的名牌和不知道是什麼鳥的信箱裝訂好。

    借著遠處路燈微弱的光,村上悠看著大概又可以用數十年的名牌和郵箱,再想到這是一個下午的成果,心裡洋溢起{無所不能}和{凡事只要想做,都能得到預想的成果}的驕傲和自信。

    接下來幾天,吃完飯後,洗澡前,他抽空又給自己做了一個衣櫃和書桌。

    一周后的周日,四月二十六日,難得的晴天,最高氣溫20°。

    悠沐碧拜託他修理一下儲藏室的老舊自行車。她想騎車去上學,每天擠滿員電車太難受了。

    這是一輛老舊的女式自行車,鏈條也好,輪胎也好,除了材質堅固的整體車骨架,其他東西通通壞了。

    「這車還能修嗎?」佐倉鈴音持懷疑態度。

    「不知道。」悠沐碧看向正在打量自行車的村上悠,他穿著一身髒兮兮的舊衣服,仍顯風度翩翩和俊雅:「悠哥哥,還能修嗎?」

    「可以。」村上悠點點頭。

    自行車而已,只要耐心,但凡騎過的人,買點材料,花點時間都可以收拾好——從心底里認為自己不行、實則懶得去修的人除外。

    村上悠開始動手修理。

    先把所有零件拆下來,然後往輪胎里打氣。

    後輪沒事,前輪在漏氣。

    「給我端盆水。」

    「好的!」

    悠沐碧很快端水過來。

    村上悠把前輪放在水裡,有兩處在冒氣泡,還在能修的範圍。

    修好輪胎后,檢查了鏈條,已經斷了,只能重新買。

    整體檢查完后,村上悠也不換衣服,穿著臟衣服直接去了附近的商店,買齊需要的東西。

    回來后,沒急著安裝,而是先給車架除銹,刷漆。

    見到又有地方可以畫畫,四個女孩按耐不住了。

    不過考慮到悠沐碧是要騎到外面和學校去的,總算沒有再亂畫。

    車骨架整體刷成水藍色后,佐倉鈴音說:

    「我們把自己的卡通人物畫上去吧?」

    「這個想法好。」村上悠說,「不過你們畫得好看一點。」

    「放心吧。」

    悠沐碧自己也沒意見。

    佐倉鈴音撩起袖子第一個動手,畫了一個穿浴衣、戴紅色蓓蕾帽的自己。

    中野愛衣也畫了穿浴衣,戴白色貝雷帽的自己。

    東山柰柰是太陽帽。

    「啊啦?」悠沐碧驚訝地說,「要畫得這麼複雜嗎?」

    然後她畫得戴紫色貝雷帽的自己,是四人中最好看的。

    悠沐碧的【畫技】居然是櫻花庄最高的。

    「村上,輪到你了。」佐倉鈴音對坐在中庭走廊上,曬著太陽看書的村上悠說。

    「好。」

    村上悠隨手把書扣在地上,走過來一看。

    「畫這麼好?」

    「自行車不好畫,這才什麼水平啊。大驚小怪~!」

    聽完佐倉小姐的話,村上悠想到自己比水籟祈強一點點的【畫技】,遲疑地說:

    「我就算了吧。以我的水平,要是畫上去,太丑,騎出去不好看。」

    「那我幫你畫。」中野、佐倉同時說。

    天上的太陽鑽進雲層,整個東京都陰沉下來。

    從南邊來的4級風,吹在庭院里古櫻這周剛長出來的葉子上,嘩嘩作響。

    「誒呀~,村上君你害羞什麼,這是心意。真要為了好看,為什麼不去外面買一輛呢?你就放心大膽地畫吧。」東山柰柰埋怨著村上悠說道。

    「好吧。」

    村上悠在四人的注視下,用時兩秒畫完自己——一個火柴人。

    「好醜!」佐倉小姐乾淨利落地點評。

    「是有點簡單呢。」中野愛衣也說道。

    不理她們怎麼說,村上悠開始安裝輪胎、腳踏、剎車、鏈條等零件,但不管怎麼樣,那個火柴人一直晃蕩在他的視線里。

    隨著自行車逐漸安裝好,他心裡積累了一周的{無所不能}的自信心,也開始逐漸瓦解。

    【手藝lv4:3/100】

    原本村上悠還想再用一周的時間,看看「公輸子削竹木以為鵲,成而飛之,三日不下。」的傳說是真是假,現在看來,一切都是徒勞的。

    村上悠把腦海里所有關於【手藝】的知識,一股腦丟在擺放馬克主義的角落裡。

    白折騰了一個四月,村上悠迎來了平平無奇的五月。

    鄰近七月這個放送夏季番的月份,五月註定被各種試音會支配。

    五月四號,周一,村上悠剛從一個叫《寶石之國》的動畫試音會出來,石田彰打來電話。

    「村上,試音結束了吧?」

    石田彰應該是預測好時間打來的。

    「剛結束。」

    「情況怎麼樣?《寶石之國》是一部相當不錯的動畫,製作組信心很足。原本是指定中田讓治來配音{金剛老師}的。」

    村上悠在試音會片場,的確只看到一個六十歲左右的老聲優

    「石田桑,不會是你主動給我爭取來的試音機會吧?」

    《寶石之國》的片場太可怕了,是真的一男N女系列,連個路人男角色都沒有。

    關鍵中野愛衣、佐倉鈴音都已經確認出演。

    徒勞的四月,一切都是徒勞的,村上悠默默感嘆。

    「我哪有那麼大的面子,」石田彰的聲音從電話對面傳過來,把村上悠的思緒打斷,「再說這麼做,太得罪人了,是製作公司那邊。這裡面還有一個內部小故事。」

    《寶石之國》動畫化企劃確定后,製作組一開始把{金剛石}這一角色的聲優,鎖定在老一輩男聲優身上。

    首先想到的是速水獎,他那渾厚的低音,和{金剛老師}寵愛後輩(各種性別不明、但全是女性外表的寶石娘)、實力強大到不可思議的和尚形象十分貼切。

    但速水獎接了《點兔》第二季,還有各種活動,年紀也大,不想太累,所以拒絕了。

    然後就是經常把聲音和速水獎混淆的中田讓治。

    中田讓治那邊也確認沒有問題,但四月發生了兩件事,改變了這個決定。

    一是《想與佐倉做的大西IN沖繩》CD的大賣,還有就是《七人魔法使》活動CD的大賣。

    業界忽然發現,粉絲似乎特別喜歡看村上悠和女粉絲互動?

    那正好啊。

    《寶石之國》全是女聲優,雖說對動畫很有自信,但加一個村上悠,動畫萬一不行,舉辦幾場活動,賣賣活動光碟也是好的嘛。

    「就因為這個?製作組不是都和中田讓治說好了的嗎?」村上悠問。

    「製作組的資本家可不管你年資大不大,他們只在乎能不能掙錢。村上你能給他們賺錢,他們就喜歡你。有比你更賺錢的,他們立馬就會拋棄你。」

    「人不都是這樣嗎?誰也不例外。」

    石田彰在電話里笑了下:

    「也對。就算我們YM事務所,以前不還想著封殺你嗎?現在所有資源都圍著你轉。」

    這話倒是沒說錯。

    上次去沖繩找佐倉小姐,也是事務所那邊和811商場談妥,臨時更改了活動企劃。

    最後的結果——CD大賣——讓雙方都很滿意。

    811商場那邊似乎又在尋找贊助商,等湊齊足夠的贊助商后,準備再策劃一次外景CD。

    這次對方直接和事務所這邊說好,到時候一定要把村上悠的活動安排空出來。

    「石田桑打電話來,就是為了《寶石之國》試音會嗎?」

    「那是順帶的。」石田彰說,「這裡還有一個試音會,《食戟之靈》,時間是這周五。」

    「好。」

    「有內部消息......」

    「石田桑知道的內部消息還不少。」村上悠不無揶揄地稱讚道。

    「那當然。沒內部消息的經紀人,就像沒有背景的女聲優,怎麼在業界混。」

    「有這種說法?」

    「佐倉鈴音的背景,村上你是知道的。」

    「嗯。」

    「我們社的早見紗織,家裡具體的做什麼的不好說,但你知道她家是有傭人的就行了。」

    村上悠想起早見紗織配音室外的溫柔舉止,很難想象這是一個比YM事務所還要厲害的名家大小姐。

    「現在出名的大多數女聲優,起步都是東京本地人。」

    「唔。」

    整個世界都沒房產、打三份工的村上悠,無話可說了。

    「不說這些。」石田彰說,「《食戟之靈》那邊,聽說版權方和製作公司簽的合同,就是把這部動畫全部做完。」

    「怎麼?」

    「這意味至少三部起步,四部,五部都有可能啊,村上!明白嗎?這是一個長期工作啊!」

    「這樣。」

    「所以,《食戟之靈》,請務必拿下!」

    「我只能說會儘力。」

    「我相信你!村上君,你是一個絕對不會讓人失望的人!」

    「好的,好的。」村上悠敷衍著掛掉電話。



    上一頁 ←    → 下一頁

    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
    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