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13.順路摘了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13.順路摘了花。字體大小: A+
     

    「師傅,我家店裡最近推出春季限定的櫻花年糕,請務必來嘗嘗吧。」

    「花季都過了,現在還在賣?」

    「嗯。爺爺說,櫻花年糕賣的最暢銷的時間,不是櫻花開得最好的時候。」

    「哦?」

    「是櫻花還沒開和凋謝之後呢。」

    「就像人喜歡追念過往,憧憬未來,卻從不把現在當回事?」

    「嗯?」

    北川玉子抱著托盤,微微偏著腦袋,水靈而純真的眼睛望著村上悠,似乎在說{師傅,我在說櫻花年糕的事呢,你在說什麼啊}。

    她那雙眼睛,讓村上悠有一種似乎不應該在這樣的人面前,說那些看似深刻實則膚淺的道理的感覺。

    「好啊。時間是什麼時候?」他點頭說。

    「這周末,也就是十九號。師傅,你一定要來啊。」

    「{一定要來}是什麼意思?我不是答應了嗎?」

    北川玉子害羞地低著頭,似乎為自己懷疑村上悠而不好意思。

    「我怕師傅你那天有事,來不了呢。」

    「不至於這樣忙吧?吃個年糕的時間還是有的。」

    於是,四月十九號這天早上九點半,在櫻花庄眾人可能還在睡覺,也有可能躺在床上玩手機的時候,村上悠在玄關處蹬上鞋,坐上去兔子商店街的電車。

    來的不湊巧,碰上滿員電車,村上悠乾脆等下一趟。

    站在站台邊,看著協理員使勁的把掛在電車門外面的人「撞」進去,然後目送電車開走。

    是不是要帶些禮物?又該帶什麼?村上悠望著沒了電車的鐵軌,陷入遐思。

    想到一半,思緒跑到{四月過了大半,過了五月,又是梅雨季節,不知道那間滿是霉味的出租屋有新房客沒有},隨後又想到{那天晚上,中野愛衣對他說「男孩子不要猶猶豫豫」,但之後有絕口不提那晚的事的原因}。

    電車進站的聲音把村上悠隨上一班電車遠去的思緒拉回來。

    他上了第一節車廂,貼在司機背後的玻璃上,繼續眺望向前伸展彷彿直到天際的鐵軌。

    電車一路行駛,兩旁櫻花樹的褐色細枝丫仍是光禿禿的,綠葉長出來應該還需要一點時間。

    電車到站,他才把思緒重新回到該買什麼東西登門拜訪上。

    最後實在走投無路,乾脆就在兔子商店街里的一家花店裡,買了一盆正當季節的杜鵑花。

    北川玉子家的年糕店叫「玉屋」,小小的店面,和很多小店鋪一樣,除了商店氣息外,還有商店主人的生活氣息。

    「歡迎光臨,需要什麼自己看。」柜子後面的北川餡子,只能看到烏黑的頭頂。

    「餡子,是我。」

    「啊,村上哥哥!」

    北川餡子從椅子上站起來,終於能讓人看到她和姐姐沒區別的小臉。

    她朝著店內大聲喊:

    「姐姐!村上哥哥來啦!」

    帘布後面,率先出來的是穿著白色廚師衣的玉子父親,北川豆大。

    「小子!誰讓來的!滾出去!」

    「父親~~!」

    緊跟在他後面的,是頭上纏著白色頭巾,戴著村上悠送的眼鏡的北川玉子。

    她眼角洋溢著開心,像小鹿一樣蹦躂到村上悠跟前。

    「師傅~,你來啦,請先到裡面坐吧~。」

    「我不允許!絕對不允許任何男人到我們家來!滾出去!」

    村上悠對北川豆大的女兒控晚期行為早已習以為常,也不理他,對北川玉子說:

    「好。喏,這是禮物。」

    「啊,是杜鵑花,我最喜歡杜鵑花了,謝謝師傅。」

    「沒什麼。不過是在笹冢站等車的時候,隨手在花壇里拔的,然後在百元店裡買的花盆。」

    「花壇?這......這樣是不好的,師傅,!來我家其實不用帶什麼東西的。花壇里的花是大家的呀。師傅這樣做,會被責怪的。」

    村上悠見她一副在認真擔憂和勸誡的樣子,心裡默念{有趣,有趣。}

    「姐姐,」北川餡子無奈地說,「看清楚啊,花盆上還寫著{FloristPrincess},這是花瀨叔家的花呀。」

    「啊!」

    北川玉子驚訝地劉海都微微后揚,慌張地確認花盆上的標籤后,立馬把腦袋躲在杜鵑花后,臉比粉紅的花瓣還要紅了。

    她用蚊蟻般微弱的聲音說:「師傅,裡面請。」

    「好,打擾了。」

    掀開帘子,是製作年糕的設備,白色的粉塵在空氣浮遊。再過一道門,就是一間稍大的客廳。

    榻榻米上放著方形木桌,玉子爺爺北川福正在切羊羹。

    兩人互相打了招呼,雖不算熟絡,但也還算客氣。

    「玉子,」北川福手撐著膝蓋站起來,「你來切,我去幫你父親打年糕。」

    「嗯,注意腰啊!爺爺!」

    「說什麼呢?我的腰還好的很!」

    「總之注意就是啦!」

    「好吧好吧!」

    兩人交流的音量下意識放大,但村上悠和北川福對話時,確認對方沒有老年失聰的癥狀。

    也許是習慣吧,這樣想著,村上悠在坐墊上坐下,注視北川玉子切羊羹。

    她眼睛貼的很近,像是在用顯微鏡。和她學習咖啡時一樣,自己因此還說過她很多次。

    「眼睛。」

    「啊?」北川玉子像是受到驚嚇一樣抬起頭,拿著刀的那隻手的手背推了推鏡框:「這是師父你送給我的呀。」

    「我是說,眼睛離得遠一點。」

    「啊!」

    北川玉子又繼續切羊羹,視線離得遠了,但雙耳通紅,切出來的羊羹也變得有厚有薄。

    「最近練習的怎麼樣?」

    「挺順利的。」這次北川玉子沒有被村上悠的突然開口嚇到,「只是為了研究新的咖啡,浪費了很多咖啡豆。」

    「真田也不會說什麼吧。」

    「嗯~,美子姐真是一個溫柔的人。」

    「她只是喜歡玉子你。」

    真田美子不管是對他,還是對小林阿婆,都算不上溫柔。唯獨只有玉子,當做自己妹妹和女兒一樣喜歡著。

    買當季的最新款衣服,免費使用店裡的材料等等。

    「沒有的啊,師傅!美子姐也很尊重您的。」北川玉子連敬語都用上了。

    「是嘛。」

    「嗯嗯~」

    對話到此結束,北川玉子繼續切羊羹,不知不覺又把臉貼了上去。

    村上悠也不再開口提醒,無所事事地打量起客廳來。

    鶴、烏龜、鴨子、貓形狀的老瓷器,寫有餅的摺扇,掛有繪馬的箭,房間東北角地上,放了一台早就不用的老式電視機。

    在放雜物的櫃壁上,貼有五顏六色的太陽花。天花板上懸挂著手疊的千紙鶴。

    房間布置陳舊又帶著童趣。

    玉子把羊羹切好,村上悠就開始吃羊羹。她又給他沏了春茶,拿了魷魚味的脆餅。

    沒過一會,餡子也進來了,三人圍繞著咖啡師大賽聊了會。

    等到十點半的時候,玉子起身去做飯。

    「家裡一直都是你姐姐做飯嗎?」村上悠問。

    「嗯。媽媽死後,爺爺和父親輪流著做,等姐姐學會了,就由姐姐做。」餡子乖巧地回答。

    村上悠點點頭,想起在初中時期失去父親的中野愛衣,可她卻不會料理。

    這也許就是失去父親和母親的區別吧。

    北川家吃飯也很有特色,飯桌中間放了一竹簍的用葉子包著的櫻花年糕,其餘菜品放在年糕周邊。

    「玉子,幫爺爺把梅子酒拿出來,讓村上君也嘗嘗。」北川福說。

    北川玉子應了聲,腳步輕盈地跑出客廳。

    「憑什麼!那我是釀的!」玉子父親雙手抱胸,很不樂意。

    「你給我閉嘴。」北川福訓斥一句。

    玉子父親「哼」了聲,小聲嘀咕道:

    「老頭子,這傢伙是個咖啡師,聽說還是個什麼聲優,不可能入贅咱們家繼承年糕店的。」

    「你這小子一天到晚在想什麼?繼承年糕店是你選女婿的標準嗎?」

    「不是嗎?」玉子父親大聲回道。

    「當然不是!你這個小子懂什麼!玉子的......」

    北川餡子一言難盡的把小手捂住額頭,小大人似地嘆了口氣,對村上悠說:

    「村上哥哥,抱歉了,我家大人沒有一個正常的。」

    吃飯的時候,玉子父親妄圖用自家釀的低度數梅子酒灌醉村上悠。

    但直到他滿臉通紅,趴在桌上大喊玉子母親名字,說著{玉子不要我了}{北川家的年糕店只能靠餡子啦}之類的話時,村上悠仍舊氣定神閑地坐在坐墊上,一邊吃菜,一邊品著梅子酒。

    吃完飯,玉子送村上悠去車站。

    路過花店時,她還特地跑過去,蹲在擺放杜鵑花的區域前,仔細看了會兒。

    那個一頭長發,像貴婦人一樣漂亮的男老闆,又送了一盆杜鵑花給她。

    北川玉子搖擺雙手和小腦袋,連忙推辭。但最後還是抱著杜鵑花出了店門。

    「師傅,原來你真的是在這裡買的呀。太好啦。」

    村上悠對她懷裡的杜鵑花瞧了兩眼,不管是品種,還是修剪成的樣式,他買的那盆都差遠了。

    「玉子真是受人寵愛。」

    北川玉子沒有反駁,笑得很甜:

    「兔子街的大家,還有美子姐、小林阿婆,大家都是很溫柔的人。」

    「是玉子你太可愛了,所以這些性格完全不同的人,都喜歡著你啊。」

    「不不,哪有啊,沒有的!師傅別亂說!」北川玉子立馬害羞起來,埋著頭,貼近白色線衫的脖子都是紅色的。

    好半天她才緩過來。

    「對了,師傅,大西姐說,這個月底就會辭職了。」

    「是嘛。」

    「嗯,大西姐也要走了。」北川玉子消沉起來。

    「畢竟是兼職。況且她在聲優上也逐漸有了名氣,事務所也不會允許她再在咖啡店打工。」

    「嗯。」

    在島國,不是正式職員是沒有保險的。而沒有保險,去醫院看病的費用會一下子昂貴起來。

    真田美子雖然有錢,也不在乎錢,但也不會給註定干不長久的服務員繳納居民稅、年金和保險費。

    對於大西紗織是否在咖啡店幹下去,村上悠怎麼都無所謂,而北川玉子有些消沉,兩人沉默著走了一段路。

    村上悠主動說:

    「今天的料理很好吃。」

    「真的嗎?謝謝師傅,只是隨便做了點。複雜的料理我沒學過,本來想學習幾道菜,做給師傅吃的,但味道完全不行,所以就放棄了。」

    「不。今天的非常好。複雜的料理反而不好吃。」

    「是這樣嗎?師傅不用安慰我。」

    「我不會安慰人。」村上悠實話實說,「今天的款冬花莖、菜花、還有洋蔥頭,都是最新鮮的。

    我這人就喜歡吃時令蔬菜。不需要多麼複雜的手法和工序,怎麼做怎麼好吃。

    玉子,你是有眼光的。」

    北川玉子不好意思地笑了。

    「師傅下次再來,我還做給你吃。」

    「那得等到夏天。春天吃一餐就足夠了。」

    「嗯嗯~,到時候我會買夏天的蔬菜的。」

    「好。到時候我去上野公園摘荷花,當做禮物。」

    「不要這樣啊,師傅~~~。而且荷花才不是送人的呢!」

    「這樣?」村上悠對島國文化也不了解,「那就向日葵吧。我記得在世田谷有。」

    「師傅!採花也是不行的啊!」

    兩人來到車站,等待電車的到來。

    抱著杜鵑花的北川玉子,快比村上悠還吸引人目光。

    「師傅這一年變了很多呢。以前從不會開玩笑的。」

    「是啊。」

    「果然呢,作為聲優,不變得樂觀開朗是不行的嗎?」北川玉子好奇地問。

    「差不多吧。其中還有各種各樣的原因。具體情況千頭萬緒,我自己都理不清楚。」

    村上悠望著鐵軌,又有一些出神。

    「不過啊,一定能解決吧,不管多難的事。」

    村上悠側過頭,看著杜鵑花里的玉子的臉。

    「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是師傅啊,所以肯定能解決!玉子是這樣相信的!」

    「這又是什麼奇怪的因果關係?」

    「去年的時候,我第一次看到師傅,師傅你猜我心裡在想什麼?」

    「想什麼?」村上悠問。

    「這個人好沒禮貌,還很一副自己很了不起的樣子。」

    「嗯。」

    「後來啊,做出最棒的咖啡、甜品;而且聽大西姐說,師傅只上了幾節聲優相關的課,現在已經是人氣聲優了。慢慢地,師傅在我心裡就有點無所不能了呢。」

    說完這些,北川玉子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無所不能......人是不可能無所不能的。哪怕是我,也不能例外啊,玉子。」

    「嘿嘿,但我心裡就是這麼認為的嘛。對了,大西姐也是這樣想的呢。

    她說師傅你是lv很高的Boss,她作為勇者還有很遠的路要走。」

    北川玉子迷茫地偏著腦袋,又說:

    「我不玩遊戲,也不知道大西姐在說什麼,不過應該是在誇師傅吧。」

    電車來了,村上悠在北川玉子的招手中上了車。

    他仍上的第一節車廂,可惜能依靠玻璃的最佳位置被人佔了。

    人果然是不可能無所不能的,明明是一件小事,他卻消極起來。

    這時,依靠著玻璃,出神地眺望窗外風景的女乘客,雙眼極快地瞄了村上悠幾次。

    他俊雅的面容沒有表情,僅有眼瞼微微低垂。

    女乘客心一揪住,莫名的難過起來。

    「那個,」她顫抖著聲音,說:「不舒服的話,看看風景吧。請站到我的位置,這裡可以很舒服地靠著玻璃。」

    女乘客讓開最佳的位置。

    村上悠抬起眼瞼,黑珍珠般光彩奪目地瞳孔全部顯露出來。

    他淺笑著說:「不用了。謝謝。我很好。」



    上一頁 ←    → 下一頁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