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11.?冢站的舊書店,十分出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11.?冢站的舊書店,十分出色。字體大小: A+
     

    下了電車,一陣滿是寒意的春風吹過,佐倉鈴音下意識縮起腦袋。

    「好冷!真是討厭啊,春天。秋天也是。不冷不熱的季節。要是冬天過了就是夏天,夏天過了就是冬天,那該多好。」

    「有道理。」

    「不過水籟祈那傢伙超級喜歡冬天,最討厭夏天。」

    「是聽她這麼說過。」

    「不過我偏要讓四季只有夏天和冬天,讓她一會難受一會舒服。你不感覺這樣很有趣嗎?」

    「哪裡有趣?」

    「生活中,一個人只能高興或者難受,不是很有趣的事嗎?就像舞台表演,好像所有演員時時刻刻都沉浸在明確的情緒中,高興啊,難受啊,憤怒啊,情緒不要錢一樣。」

    「你這樣一說,我倒是有點興趣了。」

    村上悠想著夏天和冬天的時候,稍微留意一下水籟祈。但轉念又想到,雖然現在《地錯》遊戲還在收錄,但是是分開收錄的,再加上兩人以後應該不會再合作,也就算了。

    出了車站,天氣更冷,再加上下著雨,佐倉小姐把嘴唇和鼻子縮在高領毛衣里,兩人沉默著往錄音棚走去。

    一路遇到的行人,要麼是情侶,要麼是一家人。

    兩人跟在一對情侶後面。

    這對情侶互挽著胳膊,緊緊地挨著。風都不一定能穿過他們中間的縫隙。

    到了錄音棚,佐倉鈴音如釋重負地長出一口氣,把外套掛在牆壁的衣鉤上。

    她邊往座位上走時,伸了一個懶腰,高聳飽滿的山脈,纖細柔軟的腰肢,就像春風下滿開的櫻花樹,讓人情不自禁地駐足觀賞。

    「今天不是工作日嗎?為什麼一大早就會有情侶在逛街?」此時配音室里只有他們兩個人,佐倉鈴音說話語氣毫不客氣,帶著憤世嫉俗。

    村上悠還以為她為了躲避寒風,一直低頭走路呢,想不到還注意著周圍。

    「也許是辦公室戀情。兩人在上班的路上。」

    村上悠打開順路在自動販賣機買的飲料,喝了一口,味道還可以,所以也就慢慢的一口一口地喝起來。

    「你不冷嗎?」

    佐倉鈴音看他喝冰冷的飲料,似乎感覺自己喉嚨、食道、胃都泛著涼意。

    「撐得住。」

    「你這人真是奇怪呢。」

    村上悠不知道自己哪裡奇怪,而這時絕世美女種田梨紗一邊喊著「好冷好冷」走進來,他也就放棄問一問的打算。

    種田梨紗重複了佐倉鈴音進配音室時的動作,她的曲線同樣優美,比佐倉鈴音稍微多了點點的肉,所以比起佐倉小姐的青春氣,縈繞在她曼妙身體上的,更多的是女人成熟的味道。

    村上悠正這樣想著,佐倉鈴音瞪了過來。他仰頭喝了一口冰冷的飲料,味道好極了。

    人逐漸多起來,村上悠拿起台本,一面喝一面看。

    「喲!村上君,又見面了!」

    村上悠抬起頭,看著剛才還在《七人魔法使》活動商談上見過的梨依熊。

    「你好。」

    「你怎麼這麼冷淡啊!真是的!一般人都會好奇的呀!

    {誒~~,你既然今天在《四月》里有工作,為什麼不和我們一起來呢?},{嗯~~~,梨依熊是不是中途去買東西了呢,買了什麼呢,好想嘗嘗啊~~},{她會不會和鈴音鬧矛盾了啊,又是因為什麼呢}!

    這樣才正常啊!」

    村上悠安靜地聽完梨依熊聲情並茂地表演后,出於禮貌地問:

    「那麼,村川桑你為什麼沒和我們一起呢?」

    「這個啊~~~我想想~~~是個秘密!梨依熊不會告訴你的!嗚哈哈!」

    村上悠把目光看向佐倉鈴音、

    「梨依熊!過來!」佐倉小姐說。

    「誒~~~鈴音醬兩天不見我,是想我了嗎~~~」

    熊孩子的聲音逐漸遠離,原本狹窄擁擠的配音室似乎都變得寬闊了很多。

    「村上君真是受人歡迎啊。」一旁的早見紗織打趣著說。

    「沒有這回事。村川桑只是喜歡捉弄人。」

    「但她為什麼不捉弄其他聲優呢?」

    「看我好欺負?」村上悠反問。

    「村上君是一個好欺負的人嗎?」早見紗織繼續用問句回答。

    「不是。」

    「那你會生梨依熊的氣嗎?」

    村上悠想了想,「應該不會。」

    「為什麼呢?」

    村上悠看向正和梨依熊打鬧的佐倉鈴音,「也許是因為,她的心理年齡還是一個孩子吧。」

    「村上君真是溫柔啊。」早見紗織感嘆。

    「早見桑也不差。」村上悠禮貌地回敬道。

    配音結束后,村上悠下午有兩場試音會,晚上還有一個《四月》的座談會。

    櫻花庄也好,咖啡店也好,索性哪個也不去,吃完飯後,鑽進笹冢站附近的一家二手書店裡。

    店裡放著舒緩的音樂,外面雨聲潺潺,落在長滿杜鵑花的花壇里,濺起了污泥。

    往遠處眺望,能看到雨霧蒙蒙中新宿的高樓。

    有一群似乎中午出來聯誼玩耍的大學生,熱熱鬧鬧地擠進來。男學生穿著十分潮流的裝束,女學生也是一溜的裙子。

    他們進來后,下意識直接往最里處走。

    也對,門口時不時有少許略帶寒意的春風吹進來。更何況他們為了好看,還穿得單薄呢。

    店老闆過來村上悠這裡整理書籍。

    他手上把書放進不同書架上,嘴上低聲說:

    「附近的學生?不對,是老師?」

    村上悠確認他是在和自己說話后,回答道:「不是。」

    「看起來挺像老師的呀。」老闆自言自語似地嘀咕一句,又開始整理書籍。

    放了兩三本書後,他又開口說:

    「現在年輕人的關係真是複雜啊。」

    村上悠疑惑地看他了一眼。

    店老闆用手裡的書,指了指店的深處。

    村上悠看過去。

    兩個男學生似乎說著笑話,在逗女孩們開心,目光總是下意識看向一個中短髮的靚麗女孩。

    靚麗女孩卻一直和一個長相一般,但打扮時尚的陽光女孩說話。

    此外,就是一個隨著店裡音樂輕輕點頭的嘻哈女孩,她正像是在翻找寶藏一樣在翻著舊書的,對另外四人的對話似乎一點興趣都沒有。

    「這種關係現實隨出可見。更何況是大學生之間的聯誼。」

    「我說的是複雜。常見不代表不複雜。」店長解釋說,「你感覺那個女孩怎麼樣?」

    「哪個?」

    「穿淺綠色短裙的那個。」

    就是被男學生關注的那個靚麗女孩。

    「還可以。」

    「你眼光真高,我感覺已經很漂亮了。你感覺她最後會選擇誰?」

    「這怎麼說?可能是那個穿夾克的,可能是那個穿休閑西裝的,也可能一個不選。」

    店老闆砸了一下嘴,似乎在說村上悠不會聊天。他也不整理書了,湊近了低聲說:

    「就這店裡的。外面的男人都死光了。」

    「死光了?」

    「對。通通死光了!」

    「原因呢?」村上悠問。

    「地震、火山爆發、隕石、生化病毒,什麼都好,總之死光了。」

    「慘。那女人們呢?」村上悠又問。

    「你......我在說那個綠色短裙女大學生的事,能不能先不要關心外面的?」

    「嗯......那她應該會選我吧。」

    店老闆直接瞪圓了眼睛,隨後似乎有些惱怒也有些無可奈何地說:

    「死了死了,你也死了,我也死了,就剩她們。」

    「好慘。」村上悠翻著手裡泛黃的舊書頁,「穿夾克的。大概。」

    「理由呢?為什麼會選他?」

    「我不喜歡穿西裝。」

    「就因為這個?」店老闆不敢置信地說。

    「足夠了。」

    「足夠了?」

    「足夠了。」

    村上悠走的時候,店老闆免費送了本舊書給他。

    內容大概是,一個女大學生喜歡上一個男高中生,一個本校男大學生,一個其他學校男大學生,還有一個社會男。

    每個都很喜歡,每個都難以割捨,整本書都在講女主角如何巧妙地周轉在四人之間的故事

    翻開封面,是作者寄語。

    【這是一個悲傷到極致的故事。

    雖然講的是螢子(女主角)如何機智地周轉在男人之間,但絕不僅限於此。

    希望大家能在螢子想盡一切辦法,同時交往四個男友的各種取捨和行動中,看到她內心的不舍、迷惘和掙扎。

    螢子為了大家的幸福,孤獨地背負著這一切。】

    書名叫《孤獨的螢子》。

    如果喜歡看這種書的話,書店老闆主動和自己討論那種話題,也是不足為奇的事了。

    村上悠在笹冢站上了車,準備去參加試音會。

    根據石田彰和他說的,是製作組那邊指名讓他去試音。

    對於展露頭角的村上悠來說,這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

    製作組幾個能說得上話的人,都可以直接點名自己屬意的聲優來試音,最後錄用哪位聲優不一定。

    下了車,進了休息室,意外地看到中野愛衣和大西紗織。

    「村上君~」

    「前輩!」

    「下午好。」村上悠招呼道。

    「村上君,我怎麼沒聽你說過,參加《路人女主》試音會的事呢?」中野愛衣問。

    「對啊,前輩。這部動畫的試音會半個月前就開始了,今天已經是最後的選拔。中間怎麼沒聽你說起過呢?」

    「忘了。」

    「忘了?」中野愛衣笑著用疑問的語氣重複一遍。

    「是啊。」村上悠點頭說,「好記性不如爛筆頭。」

    「你不是說記憶力好是你唯一的優點嘛?」中野愛衣不依不饒。

    「現在不是了。」

    「現在不是?以前是?」

    「是。」

    「將來呢?」

    「誰知道呢。」

    「你啊。」中野愛衣笑著說。

    兩人和村上悠聊了會兒,又回到緊張的準備狀態中。

    村上悠自去角落待著。

    和村上悠一起參加最後一輪男主角試音的,還有六名男聲優。

    其中有兩個是和村上悠一樣,屬於被直接點名,可以直接進入最後一輪試音。

    不管選拔出來的,還是被點名的,這些男聲優們,都在用各自的方式做著最後的準備。

    用台本敲打自己的腦門,像是要把場景直接塞進腦子裡;無聲地念著台詞,身體動作像是在真人演繹……

    轉過頭去看女聲優,只有三個,除了中野愛衣和大西紗織,還有一位村上悠不認識的。她們也都在努力準備。

    村上悠感覺自己無所事事的樣子有些格格不入,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比如說{村上悠瞧不起試音會}、{村上悠這麼自信,說不定和製作組有交易}之類的傳言——他把台本拿在手上,一頁一頁的翻過去。

    總之,先裝出很認真的樣子吧。

    「中野愛衣桑,大西紗織桑,安野希世乃桑,麻煩三位直接進來吧。」

    三人同時開始試音的情況,村上悠還是第一次見。也不知道兩人試音的是哪些角色,他剛才也沒問。

    大概十幾分鐘后,三人走出來。

    村上悠問:「怎麼三人同時試音?」

    「監督讓我們三人輪流試了加藤惠、英梨梨還有霞之丘詩羽。」中野愛衣回答說。

    「怎麼,你們三個人已經被欽定了嗎?」

    「沒錯!」大西紗織一副快來誇我的語氣,「怎麼樣,前輩,我厲害吧~~」

    村上悠的眼神慢慢挪到她身上,看了她幾眼。

    「知道啦,知道啦,我知道啦。我不該這麼驕傲的,對不起前輩。我會繼續努力的。」大西紗織自暴自棄地說。

    「大西醬已經做得很好了呀~」中野愛衣說,「村上君的要求也太嚴格了。」

    「沒關係的,中野桑。前輩說什麼都是對的,誰讓他是前輩呢。」

    「村上君!你這是職場欺壓!不可以的!」

    「我還什麼都沒說。你們可真夠可以的。」村上悠無奈地說。

    「哈哈哈。」兩人同時笑起來。

    看來能在《路人女主》中保底拿一個角色,讓她們的心情很不錯,對於試音的結果也不是很在意。

    三人聊了兩句,中野愛衣說:

    「村上君,你好好準備吧。」

    「對啊前輩!我還想和你一起共演呢!」大西紗織也勸說道。

    「好。」

    村上悠又看了幾分鐘台本,很是無聊,乾脆把那本原本毫無興趣的《孤獨的螢子》夾在台本里,偷偷看起來。

    這本書很小,頁數也不多,而台本有A4紙大小。換了其他座位,還是有被人發現的風險,但角落就不會了。

    看了沒兩頁,女角色的試音結果出來了。

    加藤惠:安野希世乃

    英梨梨:大西紗織

    霞之丘詩羽:中野愛衣

    「啊?討厭~~我不想配英梨梨啊!聲音太高了!」大西紗織小聲嘀咕。

    村上悠說:「生活上再怎麼樣都無所謂,但工作的事,就要用工作的態度。你明白嗎?」

    「那,前輩,」大西紗織裝作很委屈的樣子,指著村上悠手裡的台本:「你在看什麼呢?」

    「我還沒拿到這份工作。」村上悠說,「你最近態度好像有些不對勁?」

    「哪有啊?!沒有的!我一直很尊敬前輩你呢。」

    「是嘛?」

    「嗯嗯~~」

    看著大西紗織{你信我,我不騙你}的表情,村上悠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不過也無所謂,只要她能好好學習演技技巧,確保將來能成為頂級聲優,其他怎麼都好。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
    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