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08.帽子事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08.帽子事件字體大小: A+
     

    「悠哥哥,快下來!我們回來啦!」

    村上悠正俯首「書桌」,有一句沒一句的寫著,窗外傳來悠沐碧快活似百靈鳥的呼喊聲。

    他走到窗前。

    櫻花莊院子外,撐著可愛雨傘的悠沐碧蹦躂著對他揮手。

    在她旁邊,是踮起腳招手的東山柰柰,她那雙大眼珠子,和地面積水一樣,反射著驚喜的光。

    負責打開大門的佐倉鈴音也在做著手勢,但卻是{給我下來}的意思。

    村上悠對三人揮揮手,仍由搞紙攤開著,直接下了樓。

    客廳里唯有中野愛衣一人,赤崎千夏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的。

    佐倉鈴音三人還在門口整理著滿是雨水的雨傘,村上悠站在客廳門口看了她們兩眼,先進了客廳。

    雨天的下午三點,客廳里開著燈。中野愛衣低頭看台本,露出少許肩背。燈光下,白的晃人心神。

    「她們回來了?」中野愛衣抬起頭,望著客廳外。

    「嗯。」村上悠在自己的位置坐下,「剛才那麼大的聲音,都沒吵著你嗎?」

    中野愛衣淡淡地笑著,「看的太入神了那。」

    客廳外走道上,傳來「噔噔噔」的腳步聲,還沒等村上悠看到人影,悠沐碧的聲音就傳了進來。

    「悠哥哥,給我們帶什麼禮物啦?」

    話說到一半,她們才從走道邁進客廳。

    「喏。」村上悠指著桌上的絲巾。

    「絲巾啊,正好配悠哥哥你給我們贏的浴衣~。鈴音姐,你們選什麼顏色?」

    「我要白色!」東山柰柰像幼稚園小孩搶蘋果一樣舉起手。

    「那我要櫻花色!」佐倉鈴音說。

    「愛衣姐呢?」

    「凹醬你先選吧。綠色和黑色我都挺喜歡的。」

    「好吧。嗯......那我就要綠色的了。」

    四女分配好禮物,又詢問起村上悠這幾天的見聞。

    於是他說了高松如何的偏僻,早上十點店門都沒開始營業,講了三味線的音色如何清越,撥弄琴弦的老人神情怎樣的認真,又告訴四人這幾天去了什麼飯店,吃了哪些料理。

    「那些料理擺盤看起還不錯,吃起來味道就差遠了。」村上悠總結說。

    「誒?」東山柰柰問。「不是說那裡的烏冬面很正宗嗎?」

    「正宗不正宗,這是怎麼都無所謂的事,關鍵是好不好吃。」

    「不好吃嗎?」悠沐碧撲閃著眼睛問。

    「一般。」

    「那讓我替你去嘗嘗這些一般的料理好了。」佐倉鈴音有些羨慕,帶著你別身在福中不知福的語氣說。

    村上悠側躺在地上,漫不經心地回答:「你當初拿到宮園薰的角色,也就不用說什麼替我不替我的話。」

    佐倉鈴音抿抿晶瑩小巧的嘴唇,側過頭不看他,留給他雪白的下巴和波波頭掩蓋下精緻的側臉。

    到此為止,村上悠三天的見聞說的差不多了。

    「有一個好消息,村上,你想聽嗎?」佐倉鈴音氣過去了,又撐著下巴,笑眯眯地對村上悠說。

    「好消息?」村上悠想不到對什麼都無所謂的自己來說,還有什麼事能稱為好消息,「說說看。」

    佐倉鈴音伸手摟住中野愛衣。

    「愛衣也加入《四月》了,出演相座凪哦~」

    相座凪,動畫第十五集出場,有馬公生的對手相座武士的妹妹,兄控,不情不願地拜主角有馬公生為師,兩人之間也發生了很多有趣的事。

    「是嘛。」

    他漫不經心的態度惹得兩位女聲優好一陣白眼。

    「工作都要待一起的友誼,我可理解不了。」村上悠解釋說。

    可惜四女對已經講述完四國之旅的村上悠失去興趣,再也沒有在門口打招呼時的熱情。

    第二天是周日,村上悠在房間里寫了一天的。

    剛寫了三頁稿紙(每頁四百字),就在房間里走了一圈;再寫三頁,又在窗前眺望遠處若隱若現的東京塔十分鐘;又寫三頁,把筆夾在稿紙里,「噔噔噔」到樓下,一遍喝著喝著中野愛衣沖泡的咖啡,一遍繼續俯首寫作。

    「村上,來打牌。」佐倉鈴音熟練地洗著撲克。

    「好。」

    於是筆和稿紙被推到一邊,他和佐倉鈴音、東山柰柰、悠沐碧打起牌。

    等佐倉鈴音輸到咬牙切齒,不想玩的時候,他繼續奮筆疾書。

    晚上做飯,吃飯,洗澡,八點回到房間,準備繼續寫。

    剛拿起筆,堂本海鬥打來電話。

    「村上,回來了吧?」

    「昨天。」

    「喝酒。三丁目等你。」

    「不行。有事。」

    「什麼事?活動?直播?」

    「其他事。」

    「好吧好吧。那就明天喝酒。你請客。」

    「好說。」

    掛掉電話,村上悠靜下心,開始認真的寫。

    【......我早上起來,心情很不痛快,嘴裡忍不住說了幾句粗口。

    因為昨天的他全喝酒去了,今天的自己要背兩天的台詞。

    為什麼昨天的我輕鬆,就要讓今天的我受罪呢?

    北海道還沒這樣的道理。

    東京也沒有!!!】

    時間來到十一點半,村上悠寫下今天的最後一段,把筆紙收拾好,下樓上完廁所,被子一蓋,睡覺去了。

    四月六號,周一,多雲轉中雨。

    村上悠洗漱好后,在客廳等其他四人。

    洗漱室內,大家差不多都已經洗漱好,眉毛、黑圓圈也處理的差不多,對著鏡子做著最後的調整。

    佐倉鈴音給自己唇上塗上增加光彩的唇膏,她注意到,鏡子里,中野愛衣正在戴一頂白色的貝雷帽。

    「這頂帽子很好看啊,愛衣,在哪買的?我也去買一頂。」

    「村上君送的,怎麼樣呢,合適嗎?感覺大了一些。」

    「沒啊,剛剛好呢。」

    佐倉鈴音抿抿嘴,把唇上的唇膏塗抹均勻。

    櫻花庄五人,上學的上學,上班的上班,仍舊在巷子路口分開。

    村上悠和佐倉鈴音在前往《四月》片場的電車上,一路搖晃。

    今天的佐倉鈴音一句話都沒說,讓他感覺有些奇怪。

    往常,她總是說說最近新上映的電影,要麼就是那個叫乃木坂46的女團中,哪個女孩子最可愛,要去買BD之類的。

    可能是身上來事了,對這方面略懂的村上悠如此猜測著。

    到了片場。

    「種醬,我好想啊~~」

    「鈴音,我也好想你,這是給你帶的禮物。」

    「謝謝種醬~~」

    女人真是神奇的生物——就算種田梨紗不去四國宣傳,三天之內她們也未必能見上面,有什麼可想的?

    村上悠一如既往,坐在配音室的角落,陷入漫無邊際的遐思。

    今天是第六話的配音,早見紗織和梶裕貴的角色也開始登場,再加上配角,配音室里擠了有不少人。

    有幾個今年的新人聲優,看到已經成長為人氣聲優且在《四月》里擔任主角的村上悠,坐在角落,所以明明還有多餘的位置,卻因為比他的更好,都不敢去坐,只能依靠牆壁站著。

    知道村上悠習慣的,可能出於事不關己,也有可能認為後輩的確該老老實實這樣做等各種原因,沒有出聲提醒。

    而村上悠看他們站著,純粹以為是他們自己的配音習慣——聲優們有各種各樣的怪癖。

    「大家準備好了嗎,試配開始。」

    第六話開場是有馬公生和澤部椿小時候的一段回憶。

    「嗚啊嗚啊~~」村上悠發出電車上招人厭煩的熊孩子哭聲。

    「我說公生!只是膝蓋擦破點皮,別哭哭啼啼的!你是男孩子吧?!」佐倉鈴音又無奈又生氣地埋怨道。

    「都怪小椿你要在土堤上做什麼大迴環,嗚啊嗚啊!」

    「吵死了———!!!」

    幾個新人聲優,肩膀都嚇得一抖,驚悚地看著咆哮的佐倉鈴音。

    「哎。」

    佐倉鈴音發出宣洩后的嘆息聲。

    「不過還好公生是傷在腳上。如果傷到手上的話,估計會被公生媽媽弄死。」

    佐倉鈴音聲音顫抖,逐漸帶上哭腔。

    「別哭了,混蛋村上!害我一起,嗚哼,嗚哇——」

    配音室里全是兩個孩子的哭聲。

    村上悠一邊發出哭聲,黑珍珠般的眸子,瞬間鎖定坐在沙發上欣賞兩人配音的早見紗織。

    這位早間前輩,不會傳授了一些「體驗派」演技給佐倉鈴音吧?恰巧,兩人這幾天似乎因為宣傳的事,一直有在一起。

    等試配結束,明田川仁來到配音室。

    「佐倉,哭戲不錯,放得挺開。只是情感注意一下,澤部椿哭,是因為擔心有馬公生受傷的后怕,還有自己本身年紀小,做錯的事擔憂,沒有對有馬公生的埋怨。」

    「嗯,我知道了。」

    「還有。」明田川仁笑著說,「台詞念對了,有馬公生是有馬公生,村上是村上啊,你把我都嚇了一跳。」

    「嘿嘿~」佐倉鈴音手摸著自己細小而雪白的後頸,「村上桑發出的小孩子哭聲太逼真了,聽了就很煩,情不自禁就,那個,嘿嘿。」

    「懂,懂,我聽了都想打他。」

    「嗯嗯~~,正式配音的時候,我會注意的。」

    「我相信你的實力,不要太緊張。」

    配音結束后,村上悠和早見紗織一起去《春物》的片場。

    休息時間,村上悠問東山柰柰:「佐倉今天怎麼了?」

    東山柰柰仰著小臉,不看他,嘟著嘴,氣呼呼地說:「除非你給我買頂帽子,要不然我是不會告訴你的。」

    「帽子?」

    「沒錯!帽子!」

    「這有什麼?買就是了。」村上悠疑惑道,「最近有什麼節日嗎?怎麼突然要買帽子?」

    村上悠還記得今年白色情人節的時候,櫻花庄幾人每人都要他送她們糖果。

    「哼~~」東山柰柰發出可愛的鼻音,臉又轉了一個方向,還是不看他:「等你給我買了才告訴你。」

    她鼓起的腮幫子實在可愛,讓人忍不住伸手捏一捏。

    村上悠雖然有這種衝動,但不是這樣輕浮的人,轉眼把這個念頭拋之腦後。

    等《春物》配音結束,他和東山柰柰一起去了澀谷,準備買帽子。

    「要什麼樣的帽子?貝雷帽嗎?」

    「我才不要貝雷帽呢!」

    「哪要什麼?」

    「編織帽!」

    村上悠看了她腦後大大的丸子頭,感覺的確只有編織帽才能塞下。

    「春天都過去三分之一了,現在買編織帽嗎?」

    東山柰柰停住腳步,想了想,點頭說:「也對,那我就買太陽帽!」

    雖然距離夏天還久,但總比等來年冬天要短。

    不過編織帽也好,太陽帽也好,怎麼都無所謂,帽子一定是要買的。

    村上悠在東山柰柰說到帽子這個詞的時候,就已經反應過來——中野愛衣那頂帽子的事,怕是已經被其餘幾人知道了。

    東山柰柰很好應付,但心理不爽從來不說出口,等著你自己主動道歉的佐倉小姐,又該如何處理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